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五十四章天問九式



    第五十四章天問九式

    王禪一追出伯府,就看見前方一個黑影在跳躍。

    王禪也不懼怕,施展這幾年所學,向著黑影追去。

    吳地民房大都是青磚瓦房,兩人都在房頂飛躍,如同月光之下的兩個蒼鷹一般。

    王禪此時心里已經沒有顧忌。

    前面兩個刺客,他心里有數,可這一個卻是他始料不及的,所以他必然親自追上去探個明白。

    而且剛才刺客那一劍,他十分熟悉,就如同他與鐵劍刺客對陣時所用的一劍直刺一樣,含著三十六種變化,如同天罡星宿的變化一樣。

    王禪雖然後發,卻慢慢已離刺客越來越近,剛才十丈有余,現在也只有三丈不足,但若想追上刺客卻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前現的刺客也發現,王禪的武技輕身之術,已出乎他的意料。

    他從來也未想過在吳地還能遇到時如此高手,這也是他始料不及的。

    而且剛才趙伯一出手就破了他的劍招,因為若不是一劍直刺趙伯的手中,那麼他的劍會瞬間變幻,刺向伯否,這是他作為一個刺客的目標,而且也並非王禪。

    “你是誰?為何在伯府?你不是我刺殺的目標,為何還緊追不放?”

    黑衣人邊在跳躍邊問著王禪。

    此時兩人已躍出吳都城,來到吳都唯一座山丘之中,此地風景十分秀麗,在月光之下,依然不減半分,反而顯得十分神秘。山樹濃密,巨石迎月。

    “我不是誰,你不用逃了,我知道你的武技必然出自史角大師。”

    王禪一語道破來者武技之源。

    黑衣刺客一听,心中一怔,放緩一步,卻是一踏反身,向王禪反刺而來。

    此劍的目的十分明確,就是要置王禪于死地。

    “天問九式!”

    王禪的若愚劍向上一橫,刺客的長劍正好刺中若愚劍的劍身。

    王禪向前受阻,可追勢尚在,身子一旋,正好與刺客換了一個身位,兩人同時落在一塊巨大的青石之上,下面一潭清泉,正好映著一輪圓月,冷光照耀在兩人臉上。

    “你怎麼知道天問九式,快說,若不然今夜就是你的死期。”

    王禪一听,心里也有數了。

    自顧收起若愚劍,拍了拍衣袖,就直接坐在青石之上也不說話。

    “我在問你呢?”

    “坐坐坐,你急什麼,我都不問你是誰,你為何竟然有這麼多問題,愚蠢!”

    王禪也听得出對方其實年歲也不大,因為語氣中還帶著稚氣,算起來該比王禪大二三歲吧。

    但王禪卻表現得比刺客更沉得住氣。

    刺客一看,心里疑惑,也收起劍來,畢竟對方也只是一個孩童,他也能听出王禪的年歲。

    “我叫王禪,鬼谷王禪,楚國虎踞鎮人!”

    王禪也不看刺客,到是看著這一池滿月發著呆。

    追了老半天,卻不問對方,反而自報家門,實在讓人費解。

    “鬼谷王禪,不認識,難道你認為自己很有名嗎?”

    刺客也坐了下來,也不看王禪,畢竟王禪都不想看他,而且他也未蒙面。

    月光之下卻也可以清楚的映射出他俊朗的面容,臉型瘦小,身型與王禪相當,卻沒有王禪健壯,看樣子還帶著稚氣。

    “你的劍法不錯,史角大師能看中你,說明你資質不錯,但你今天卻做錯了兩件事,你可知道?”

    王禪說話總是讓人捉摸不透。

    “我什麼事也沒做錯,因為我現在還能殺死你。”

    刺客說完,順手一舞手中的劍。

    “殺死我,你剛才那一招劍問蒼穹,本就是天問九式的起手,此招出其不意,卻無功而返,知道這是為什麼嗎?你今夜沒死,那是你的幸運,若出手的是我,你已身首兩段了。”

    王禪也不理會刺客的威脅,直接從剛才的那一劍說起。

    “不錯,那個老者他在瞬間能破我的劍問蒼穹,該是深藏不露之人,而你也知天問九式,說明你還不是普通之人,但你卻也破不了師傅的天問九式。再說,史角其名,名震列國,知道他的名又有如何?”

    刺客反問王禪。

    “你今年該十六了吧,說起來還大我三歲,我並非有意氣你,但也得讓你見識一下。”

    王禪總是這樣,跳躍一般思維,跑躍一般的說話。

    王禪站起身來,抽出若愚劍,一個飛躍,人在月影之中穿梭。

    木劍無光,卻勁氣十足,仿佛若愚劍可以斬斷月光一樣,只是九個劍影落在池中,而月光在這剎那,卻也消失九次。

    “你到底是誰?”

    刺客還在追問,像是身份反了過來,一個被刺者追了來,不問一句,而刺客卻十分著急的問著對方。

    “我是你師兄,你這都看不出來?”

    王禪耍完天問九式,十分輕松的依舊坐在巨石之上,語氣帶著一種傲慢。

    “你的天問九式確實耍得不錯,甚至比我的還要奧妙一些,不過以你年紀來看,做我師兄,還不適合,這些年我一直跟著師傅,可從來也未他傳過那個小娃娃。你天姿聰明,只是不該參與此事。我做事從來也不會錯,更何況你竟然還說有二件,我到有些奇怪了,快說,若不然就動手。”

    刺客顯然已承認王禪的劍法,因為天問九式非普通人能習會,就算面對面教你劍招十年,悟性不足,依然是只能畫個葫蘆,卻並不能成瓢。

    可他還是心有顧忌,不得不主動問起王禪。

    “這就對了,你是該問一問,你究竟錯在那。

    就讓我告訴你吧,其一你既已學史角大師劍法,就該對道法有所了解,而且你應該早已潛伏。

    所以最開始兩個刺客只是一個引子,而你才是真正想殺伯否的人,所以你錯在明知我劍法不錯,卻還是要對我下手。

    其二,其實剛才那兩個刺客的來到可以說讓我大半晚上的心血付之東流,可你的出現,卻又無形中為我身份正名,說起來我還該感謝于你。你們三人雖然各為其主,但卻統一行動,這該是早就已定下的計劃,我若不出現,今晚伯否必死無疑。

    一開始的兩個刺客知道我在伯府,可你不知,但後來你知道了,卻還行刺,這就是你第二個錯。現在你可明白了。”

    王禪心里把握得十分準備,以他來看,前兩個刺客之所以主動刺殺自己,是早有預謀,是想引開自己,而他們沒想到王禪帶著趙伯,所以王禪並未分心,而是也意料在先,所以竟然未出堂屋就返身回救伯否。

    而現在這個刺客呢則是想先殺了王禪,這樣就可以殺伯否。

    因為當時趙伯只是與另一個殺手拆招,並沒有表現出非凡的武技。

    而王禪一劍逼退黑衣人,才真正讓他忌憚。

    “是又如此,今夜我來刺殺伯否,該是天意,有你這個小子在場攪亂。不過你知道得太多,也太過聰明,太過 攏 閱憬褳磣防詞悄鬮ㄒ壞拇懟!br />
    刺客已經站起身來,正對著王禪並非想要偷襲,而是要與王禪公平比試。

    王禪卻也不理他,依然坐著說道︰“當年專諸師兄怕也是只用了一招劍問蒼穹就刺殺了吳王僚,而你卻失手了。反而刺了同門師兄一劍,你現在竟然還如此厚顏想著殺我,不知道背後主使給了你多少錢?竟然讓你連師門之誼都不顧,我真替史角大師汗顏,怎麼就收了你們這兩個不爭氣的徒弟,不想著縱橫列國,卻甘願做人的走狗,為人賣命。”

    “你說什麼,你說誰是走狗?”

    刺客雖然較王禪大,卻依舊和王禪是少年人。

    就如同王禪一樣,他在其它人面前裝得十分老沉,可若是面對年齡人,也同樣會耍小孩子的脾性,所以說話就沒有剛才在伯府那種氣勢,而且罵人也不講究。

    “剛才趙伯受你一劍,我還沒找你算帳,就是知道史角大師要找一個傳人也不容易,況且能習會天問九式,你卻如此蠻橫,若說趙伯不是你師兄,他又如何能破此劍問蒼穹,你的腦子難道一點也不會思考嗎?”

    王禪依然責問刺客。

    而刺客也是一愣,王禪所說切實是事實。

    若說把自己師兄給刺傷了,這也有違道門之誼,況且剛才王禪所說的專諸他也听說過,依王禪分析,該也是他的師兄。

    可他卻並不認識,就算與史角習武這十年,史角大師也從來未與他提過。

    “那位老者該只是掌心被我的劍刺穿,並沒有傷及內髒,但願沒事。”

    刺客一想到此,也是聲音低了許多,語氣也緩和許多。

    “算了,剛才我也有些氣憤,所以說得有點過了,想來依你年輕氣盛,應該不會為了錢而殺人,該也有為難之處。當年專諸師兄也是如此,實也有不可告人的難處。史角大師傳藝,首重人品德行,若無難處,想來他也不會刺殺成功後,並不反抗,而是任護衛擄殺。其實他的心里,也怕有污師門,所以他只出一劍,而且只是天問九式的起手之劍法,不懂劍道者,很難看出出處。”

    王禪長嘆一聲,也為專諸的舍身而感動。

    雖然這一切皆是他的推測,就該準確的說,是他的猜測,可他還是認為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你別把我師傅的名號一直掛在嘴上,我不知道你如何習得師傅的武技,但你既然習得,就該稱他為師傅。”

    “是呀,那剛才我讓你叫我師兄,你為何不叫?”

    王禪此時又開始耍起懶來了,不佔點便宜,他覺得追出這三十多里地,有些不值的樣子。

    “狗屁師兄,你年紀比我小,而且不是親傳,若我猜得不差,定然是剛才那位師兄傳你的,那你該叫我師叔才對。”

    剛才刺客還想與王禪比試一番,畢竟遇到同門,就想印證一下誰學得更好一些,可現在听王禪處處想佔他的便宜,也激起了他少年人的脾性。

    “不錯,你開始變聰明了,是趙伯教我的,但趙伯卻不願做我的師傅,所以他也不是我的師傅,所以你想當我的師叔,可也沒有那麼容易。”

    王禪說著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筋骨,看了看眼前的刺客。

    “你以後要去那,若是沒錢了,可以來找我,記住我叫鬼谷王禪。”

    “我不會再當殺手,你放心吧,我也不會來找你,最後可以告訴你,我叫墨翟,我要去宋國,那里才是我一展身手的地方。你回去替我向師兄至歉。”

    墨翟說完,提起劍就朝巨石下去,現在他也沒有興趣跟王禪比試了。

    而且他也不用施展輕身功夫。

    “那你慢走,他日有緣來找我喝酒!”

    王禪說完,向著吳都飛縱而去。

    他沒有墨翟的悠閑,他知道趙伯等人還在等著他,所以他需要盡快回去。

    並且這一路之上,他還得想出一個理由,才能讓伯否父子相信。

    【作者題外話】︰此章引出墨子,墨子與鬼谷是好友,兩人後期交集不少,把他們設定成師兄,也順理成章。至于天問九式,其實是依屈大夫的九問還定名,因為傳說屈大夫也是鬼谷的弟子。而屈代夫不僅是詩人,而且也是一個俠客。他的九問,到千年後的唐朝才有人解答出,所以天問九式注定是不同凡響的超級武技,所以現在只是簡單描述,讓讀者們有一個初步了解,日後會一招一招的給大家詳解。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