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四十三章頑童伏虎



    第四十三章頑童伏虎

    第二日,樹林中已是陽光普通,鳥語花香。

    王禪躺在松樹之上,吊床之中,伸了個懶腰,已布置好今天該做的事,所以也是精神百倍。

    輕輕一躍跳下松樹之外三丈有余。

    此時他知道不會再有人來打擾他伏虎了,帶頭黑衣人,雖然逃遁,可想來他一定會去主家匯報,那其它人等恐懼于此,所以此時山中的一切,應該在有心人之中已十分清楚,沒有臨時應變之策,也沒有人敢再來了。

    所以王禪現在也無須防備其它偷襲者,可以用心來降伏巨虎,心情自然十分愉快。

    王禪躍下樹後,掂了掂藥罐,再揭開用鼻子聞了聞,覺得已經融和,藥效正好,這才悠悠的向山澗深處走去。

    從王禪所睡的松樹下去不足一里,這里半山懸崖半邊澗,小溪水流潺潺,紫藤纏繞,還透著霧氣,顯得十分隱蔽。

    懸崖底部,紫藤之中,卻有一個半丈有余的山洞,山洞口上還有不少余血,看來是巨虎獵食留下。

    王禪不用聞也不用再多看,就知道這里該是母虎及虎仔的?身之處了。

    王禪順著洞口的虎足之印,向小溪走去。

    走過一段幾丈長的斜坡,就可以看見一條丈余長的老虎正側身趴在小溪邊上,渾身濕透,在霧氣之中冷得瑟瑟發抖。

    母虎動也不動,听得腳步聲,也是無可奈何。

    其實它並非不想動,也不是不敢動,而是動也動不了。

    因為其整個腹部已腫得如同灌了水一樣,比其上半身還要大兩倍有余。

    再看其虎臉,同樣腫得發亮,若是依此來看,沒有人能認出它是一只老虎,到像是一只泡在水中久了的豬頭,十分可憐。

    母虎感覺到時有人走近,困難的扭過頭來,試圖睜開眼,可虎臉浮腫,連眼都只能睜成一線。

    可虎還是看著王禪怒意十足,不失野獸之王的威嚴。

    母虎想掙扎著起身,可腹部浮腫,四腳麻木,已是有心無力。

    王禪此時也不懼虎,走近母虎,拍了拍虎的著肢後背,

    從邊上扯上一技樹枝,打開罐子,就開始為母虎刷了起來。

    王禪是用自己配制的草藥漿為母虎療傷。

    從虎面到虎腹。

    甚至把老虎給翻了個身,讓老虎來了個全身療養。

    老虎十分無奈,看著王禪在擺弄于它,一股股怒氣直沖出來,可也只能從有限的鼻孔里,冒出一股股熱氣。

    王禪卻也不管,十分認真的為母虎刷著,把母虎折騰了個遍,不消一刻再看時,母虎此時一身上下,全部透著青綠之色,這是草藥漿的顏色。

    而且透著一股清涼。

    王禪一看,已基本為母虎上藥完畢,再次拍拍母虎,提起罐子,哼著小調就朝原路返回。

    王禪依原路返回,再次不管母虎,誰也不知道王禪到底想做什麼?

    畢竟依現在依母虎的樣子,就算是一個普通獵戶也可輕易制服母虎。

    可王禪卻不急不燥,到了?身之地,放在藥罐,開始進行自己一天的修練。

    (蕁麻含蟻酸,若是被刺,人會一時麻木、奇癢,而且會腫痛,這在南方的小伙伴應該有記憶,可配方卻是我自編自寫的,解藥就更無從考證了。只是薄荷清涼解毒,而山上溫泉一般都是含堿的水,所以把它們弄在一些,不過解毒的關鍵並非這兩樣,而是其它幾味草藥,那就是秘密了。所以小伙伴們不必較真,更不要去試蕁麻,中招了可別怪我。)

    王禪這六年,不論風吹雨打,從不間隙,打坐禪定,練劍習武,這是他每日學習武技的必修,若是不做,反而不習慣了。

    過了響午,王禪竟也有些餓了,去到後山深處,不到半個時辰,前胸後背掛著十幾只免子。

    王禪就地烤了一只,在深山之中,也自得其樂。

    當王禪吃完兔子的時候,耳邊傳來老虎的嘯聲。

    王禪微微一笑,丟掉兔骨,拿起長劍,就這樣從松樹下面一躍而起,橫過五丈的草地,直接站到了母虎的前頭,也就不足兩丈有余。

    “母虎呀母虎,你好了?

    母虎站起身來,先是用前爪抓了抓地,扭了扭頭,算是感激王禪的施藥之恩。

    “你不用感激于我,這受傷也是因我而起,所以我為你療傷自然也是應該的。”

    老虎似乎听得懂王禪這語一樣,咧著嘴,露出一口尖銳的虎牙。

    此時的母虎已經不是想趕走王禪,而是想要吃了王禪。

    在老虎的眼中,沒有人敢拂其虎意,更沒有人敢在其面前羞辱于它。

    顯然這一切王禪全做了,不僅引誘母虎上樹,因此中了蕁麻之毒,一身紅腫,。

    而且還被王禪折騰著刷藥,此時好了,再看王禪那嘻皮的笑臉,這讓老虎的面子也實在掛不住了。

    老虎怒吼一聲算是給王禪提個醒。

    而王禪呢早就做好準備,用劍試著去戳著虎須,邊戳邊退。

    母虎畢竟是母虎,一旦發起怒來,連公虎都要懼怕三分。

    更休況在老虎的眼中,人始終是人,只是能填飽肚子的獵物。

    所以母虎開始沖向王禪,而王禪卻是邊逗著母虎邊退,還表現得跌跌倒。

    當退至松樹下面三丈之時,人卻忽然間向後一躍,人已輕飄飄的向松樹飛去。

    母虎那里知道這又是王禪的詭計,依然一撲過去。

    可還是中了王禪的詭計。

    只听得“撲通”一聲,巨大的母虎一下就掉進了一個深坑。

    深坑之下斜插著十幾根削尖的木樁,而此時母虎卻被四根布成井字形的繩子套住,四條虎腿分別插在一個空隙之中。

    母虎也是惱怒成羞,如此掉在陷阱里面,而且向上有半丈有余,向下卻是直立的尖木樁。

    四腳卻被四條繩索套住,連動也不敢動。

    若是想伸展虎腿爬上去,怕是一不小心就會掉下深坑,被下面的木樁刺死。

    母虎也不甘心如此受制,想著各種辦法,小心翼翼的,試圖脫困。

    可四根繩子蕩蕩悠悠,普通人動物連站都站不穩,而且母虎身型較大,四條腿也不敢輕易抬起,怕因此失重掉下深坑,可若是不用腿,那老虎還真沒有什麼可用的,用嘴就更不行了,若是把繩子啃斷,就是自尋死路了。

    擺弄了半天,只听得繩索反而在“吱吱”的響著,老虎也能靈,不敢再亂動,始終就是無法掙脫,腳不落地,更無法爬出陷阱了。

    折騰了一個時辰,虎毛到掉了一地,四腳也被繩索勒得露出血跡,老虎氣息也平靜許多,想來也知無能為力,眼中透著祈盼。

    王禪此時竟然蹭在陷阱邊上,十分得意的看著母虎。

    這是他的絕作,昨日挖土埋人的時候,隨便挖了此坑,而且還布置了如此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陷阱,讓獸中之王空有一身本事,卻無力發揮,只能呆呆看著王禪,怨氣更重。

    王禪也不管母虎,徑自再次向山澗深處走去。

    母虎此時大概明白王禪的意思,竟然哭泣的吼叫,看著王禪遠去的身影,無可奈何。

    其實王禪並非想傷害母虎,此時他來到虎穴。

    里面雜草堆中,一只尺長的小老虎正在草中睡覺。

    王禪走近之時,小老虎竟然一點不懼,像一只大貓一樣,舔著王禪伸出的手。

    王禪撫摸著,心里十分喜歡。

    而且此虎竟然與母虎不一樣,因為此虎竟然一身雪白,是十分罕見的白虎。

    王禪把玩著小白虎,心里也是十分開心,他原本也未曾算過,竟然有如此罕見的白虎。

    當時他听虎嘯之時,內心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此虎與自己有緣,所以那天當趙伯問他之時,他無意說此虎是在等他,所以王禪兩日來並不傷母虎,一直想訓服這一只巨大的母虎。

    此時看到這只小白虎,竟然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王禪此時知道,與他有緣的並非落入陷阱中的母虎,而是這里的小白虎。

    王禪把弄了一會,感覺小白虎舔得越來越勤快,心想該是肚子餓了。

    可母虎此時在陷阱里面,他暫時不想放它出來。

    王禪輕撓虎頭道︰“小白虎,你乖乖呆著,我就給你找吃的去。”

    王禪說完,走出虎穴,向深山奔去。

    他知道後山這連綿的山上既然有虎,那自然少不了羊。

    所以當王禪回來的時候,身上已經扛著一只母羊。

    王禪把母羊束了四腳,直接丟到小白虎面前,小白虎餓極了,也顧不得是母虎還是羊,徑直朝羊腹拱去。

    動物與人的本能都是一樣的,初生之時,總能找到吃的地方。

    所以小白虎飽餐了一頓,精神充足,竟然跟王禪逗玩起來。

    看起來這只白虎,也才生幾天,像一只貓一樣十分靈巧。

    王禪十分喜歡這只白虎,臨行傍晚之時,還為小白虎找了一些松軟件的雜草,為它做了一個舒服的窩。

    王禪回到陷阱一看,母虎依然,只是現在也是氣息十分虛弱,這兩天一直被王禪折磨,見了王禪,只有怒意,卻已沒有力氣反抗了。

    王禪一看,從腰間再抽出一根繩子,向著母虎一甩,正好卷住母虎,再向上一提。

    丈余長的母虎竟然被王禪輕松的拋出陷阱。

    母虎脫離陷阱,回頭看了看王禪,虎眼中盡是疑惑與不解,還帶著無盡的恨意。

    母虎此時也顧不得王禪,拔腿就朝虎穴奔去。

    王禪一笑,心里也再次有底,縱身躍到樹上,開始他的修練。

    第三日,王禪依舊如故。

    可一聲虎嘯,再夾著輕微的小虎的叫聲,把王禪驚醒。

    王禪一看,母虎竟然用嘴含著小白虎,已來到了草坪地。

    王禪知道母虎該是已經服了,兩日折騰,而且當母虎回去看到小白虎依舊,喂得飽飽的,並無異樣。

    母虎有靈,自然也知王禪並無心傷害小白虎,而且虎穴之內還給母虎留了一只羊,算起來也可以給母虎補充一日的饑餓。

    王禪輕輕從樹上躍到母虎跟著一丈,也不懼母虎。

    因為此時母虎兩腿前趴,整個虎如此虎踞鎮一樣,看著王禪,並非像有攻擊的準備那種,前肢收緊,後肢蹬地。

    此時的母虎,十分隨意。

    而那只小白虎一見王禪,竟然十分順從的跑了過來,依在王禪的腳邊蹭著王禪的腳。

    王禪抱起小白虎,看著母虎。

    而母虎並不狂嘯,反而十分順從。

    只是母虎的眼中帶著淚光。

    “老虎呀,老虎,你從遠方而來,就是為此白虎尋有緣之人,現在我就是有緣之人,你從何而來,就回何處去吧。”

    王禪說完,其實心里也不知道母虎是否能听懂。

    可母虎卻站起身來,看著王禪還有小白虎,仰天一次長嘯三聲。

    向著虎踞山虎尾與其它群山相連之處走去。

    走出一段回一次頭,十分不舍。

    王禪喜得一只像小白貓一樣溫馴的小老虎,也是十分開心。

    自小以來,除了與化蝶相交朋友之後,此時這只小白虎該是他第二個好伙伴了。

    王禪收拾收拾,把衣服扯下一塊布來,把小白虎一包,往後背一扎。

    十分開心的就朝虎踞鎮走去。

    這是第三日,也是王禪誓言伏虎的最後一天。

    王禪出行前的最後一次考驗,還是十分離奇的完成了。

    本章有些流水,並無過多驚奇之事,也只是為王禪另一項技能打下基礎。

    史書有記載,鬼谷王禪的坐騎就是虎與獅,相傳鬼谷能通獸語,所以權且如此敘述。

    【作者題外話】︰《洪荒道祖》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