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十六章各懷心思



    第三十六章各懷心思

    王禪送四人出去之後,安排府里的人為一些受傷的百姓包扎傷口,同時也看了看這些人的傷口。

    傷口皆是老虎利爪所至,並無咬傷之痕,而且依傷來看,並不深,這些受傷之人,還能行動自如。

    王禪微微一笑,知道此虎其實並無傷人之意,說起來也只是警告。

    因為若是普通老虎傷人,縱然是不吃掉獵物,也會用嘴撕咬,直至把老虎眼中的獵物撕咬成碎片,才會罷手。這也如同獵吃老鼠一樣,會反復捉弄獵物,並將不會只是用爪傷人。

    而此虎只用利爪及這些鄉民,而且都是皮肉之傷,並無骨損之傷,由此可見,此虎並非以人為食,也並非故意如此。

    若說這些鄉民之傷,就可以判定,是這些人誤入老虎的勢力範圍,定然是讓老虎感覺到了威脅,所以才出爪警告。

    並且老虎也不想由此引起更多人的圍捕,由此可見此虎,也算是通靈的獸類。

    虎踞鎮後山形如一只老虎盤踞于此,而其虎尾之部與其它群山連綿相連,若是整體看來,虎踞鎮後山之虎就如同從連綿的山丘奔出的下山之虎,在虎盤踞,意在守護著虎踞鎮。

    如此看來此山有虎,亦是從虎尾後連綿的山丘而來。

    虎是獸中之王,其形巨大,一山難容二虎。由此可以判定,虎踞山中只會有一只老虎,而且從利爪的深度以及傷都劃傷的形狀來看,劃痕縴細,此虎該是一只母虎。

    母虎較之公虎體型要小,而且虎爪也要小得多,普通之人若是遇上公虎,老虎一發威,一虎爪就可以把人拍出丈余遠,那這些人的傷就不會是這樣。由此可見此虎不僅通靈,而且動作十分靈敏,虎爪劃過只留下爪痕,並不帶其它傷痕。

    這在剛才練武場時,王禪听老虎的嘯聲就是基本能猜測到,現在再結合虎傷人情況,王禪心里已經有數。

    可以肯定此只母虎該是覓到後山,覺得後山靈氣十足,所以在山中產子,不巧有獵人經過,所以怕獵人傷及虎仔,所以出爪警示鄉民,老虎本意也不想多惹麻煩,只是鄉民們不解其意,卻連續上山,欲捕此母虎。

    一來是若能捕得此虎,定然收獲不小,比之打到其它獵物更有價值。

    二來若能捕到此虎,也可以在虎踞鎮搏得名聲。

    實則都是人心的貪欲作怪,所以才讓母虎連續傷人。

    想到此,王禪也是搖了搖頭,對這些受傷的獵戶,不再同情。

    “小公子,看出什麼沒有?有什麼需要老朽為你準備的,你就直說。”

    王禪看了看趙伯,讓下人把這些傷者都抬回後屋醫治。

    回過頭來微微一笑道︰“趙爺爺,你幫我兩籮蕁麻(白蛇麻)來,幫我搗成漿,盛在一個罐子里就好了。”

    王禪說完又道︰“趙爺爺,煩您幫我再準備一根色鏈索,一副弓箭,我要打些兔子。再為我準備一把鋒利的砍刀,幾根繩索,還有三日的干糧,其它的就不用了。另外你去告訴里正,我不帶一人,明天早上我就進後山,三日之後必能降伏此虎,著他們不準任何人進山,兔得驚了老虎。”

    趙伯一听,也是不懂王禪的主意,卻並不有異議,而是微微一笑道︰“小公子,你如此準備,心懷仁慈,只是想降伏此虎,而不是除掉它吧?”

    “還是趙爺爺知道禪兒的心,此虎當是一只母虎,並無傷人之意,這些人只是驚擾了母虎,母虎護仔也是常情,所以此虎剛才的叫聲氣喘短促,應該是產仔失血,氣息弱之故。我只需降伏此虎,讓它知難而退,不再傷人,自然就解了鎮上的虎患。”

    王禪說完,詭異一笑,似乎還藏著秘密。

    趙伯也不多問,心想難得王禪能為母虎考慮,而且何必老虎產仔之故,如此解決不失為俠義之道,心里也十分欣慰。

    只是淡淡回道︰“一切依小公子安排,難得小公子有如此仁心,懂天地萬物之道。可虎不通人性,你還是小心從之,于虎而言,只要侵入它的範圍,自然會認為你給他帶來威脅,並不會體察人之善意。于此看來小公子也不願老奴與你一同前往了。”

    “我都說是還是趙爺爺知我心意,我若永遠靠著趙爺爺,如何能獨自外出。這些年來一直有趙爺爺護著我,如同這趙府,為我遮風擋雨,可我總有一天要離開此地,那麼此次就當是我鬼谷王禪第一次行險,遠離之前的一次考驗。自然該由我自己處置,再說趙爺爺年歲已高,就留在府里休養吧。

    王禪話說得十分自信,聲音也提高許多。

    王彩霞站在後院十丈之外,也听得清楚。

    原本她想為王禪物色了本府幾個能干的青壯獵戶,他們都是趙府的佃戶,平時受家主恩惠,此時小公子要為民除害,當然也是義不容辭。

    可王彩霞剛才听王禪的話,顯然連趙伯都不帶,要一個人進後山之中降伏老虎,那這些獵戶,他是更不會需要了。

    心里一想,透著一陣陣心酸,一是知道兒子長大了,需要獨自面對危險,獨自處理,他有這種勇敢的氣質,十分欣慰。

    可同時也代表著王禪離家之期不遠了,作為母親,心里的酸楚可想而知。

    所以此時縱然心里擔心,可也不願為難王禪。

    而王禪呢,自然是早就听說王彩霞的腳步聲,所以故意說給王彩霞听的。

    他同樣不願讓母親為難,也不想王彩霞為難于他,而且他也知道,他的母親王彩霞也知道他要離開的決心。

    “那好吧,願你此次如願,老朽也老了,總不能一直跟著你吧,這里有一張後山地圖,你帶在身上。袋子里也有幾棵解毒的丹藥,你帶在身上防患于未然。現在夏日,山中毒蟲甚多,你的武技對付老虎,或是逃生該不是問題,可這些毒蟲卻無孔不入,而且在後山幾處山澗這中,常年流水,早晚有障氣出沒,需時刻提防,萬事一切小心。”

    趙伯說完,把東西遞給王禪,慢慢悠悠的朝後院藥房走去。

    ……

    ……

    清晨,後山之前,王禪特意從趙光誠的墳前經過。

    現在的墳已非一個原來一個荒土堆的樣子了。

    趙府有王彩霞入主之後,經過修繕,此時墳已有些樣子。青石砌了些低矮的墓牆,原先的木牌作碑,現在也換成了三合石碑,高高的立在墳前。四周也種著百和、菊花,還有一些紫藤。

    碑前供奉著一些時令水果,也是趙府之人及其它佃戶們時常來拜祭。

    王禪並未下跪只是一個深揖,于他而言這位長埋地底的男人,只是一個形式上的約束,對王禪並無血緣關系,亦非真起碼的父親,也非自己母親的丈夫,更無其它關系。

    只是母親王彩霞心中的一個結,一個一輩子都擺脫不了的結。

    有的時候王禪甚至有一種沖動,那就是毀了這個墳,讓母親脫離趙府。

    當年李悝讓五彩霞遷入趙府,雖然是一片好意,卻也成了兩人不可逾越的一堵牆,現在此牆更是成為永遠的隔離。

    王禪看著這座墳,也是十分矛盾,靜靜的站著,呆了片刻。

    而身後王彩霞與趙伯,還有趙府的十幾個下人,也都靜靜在等著王禪。

    鎮上里正以及三大族族長,還有十數個鄉民卻站在遠離墳的地方,大家也算送別王禪,一進此山生死由天。這三大族長及里正也是各懷心思,臉上帶著異樣的表情。

    “母親、趙爺爺,還有幾位族長、里正和諸位鄉民,你們這就回去吧!由此時開始,任何人都不準進後山,若是不听我鬼谷王禪的規勸,生死只能各安天命了,只怕進此山容易,出得此山難。三日之後我鬼谷王禪必然降伏此虎,不再傷害鄉民,大家放心!”

    王禪說完,對著王彩霞微微一笑,為王彩霞擦試掉眼角的淚。

    轉過身去,向後山深處,三縱二躍,就已潛入後山之中。

    王彩霞雖然憂慮,卻也無可奈何。

    而其它人三族之人,也十分奇怪王禪臨行的話,可卻都心懷喜悅,不露聲色,都紛紛向鎮上返回。

    “趙伯,你安排一些人在原來的茅屋住下,看好後山各個入口,等著禪兒歸來。”

    趙伯會意,輕言道︰“夫人還請放心,小公子已說過,不讓其它鄉民進山。想來以趙府在虎踞鎮這幾年的聲譽,普通獵戶一定會听從小公子的要求,至于會不會有機心不良之人,那夫人也不必擔心。進了後山,以現在小公子的身手,想來還沒有多少人能耐何得了他。小公子這幾年雖然在鎮上也常有懲惡行徑,可他都是用一些膚淺的功夫,從來也未展示真正的武技,這也是小公子過人之處。用這種粗淺的行為,反而可以讓那些機心不良者迷惑,讓他們覺得小公子也只是普通的富家公子,會些花拳繡腿而已,其實以小公子的身手,就算是出走列國,也少有遇到對手了。”

    趙伯走在王彩霞的身後,剛才听王彩霞一講,自然也能猜到王彩霞的擔心。

    老虎傷人,卻傷不了王禪,她是怕這鎮上之人表面尊敬王禪,背地里卻想置王禪于死地。

    而這一次王禪孤身入山,正是千載難得的好機會。

    “有趙伯的話,我也放心了。你對禪兒了解,他如此大張旗鼓的宣明自己一個人進山,是否也考慮了這些丑惡之人的用心?禪兒知道李相國已死,自然想著出去走走,所以他也想就此引那些壞人尋他的麻煩,就此也為我這個為娘的消除潛在的危險,是否是這樣的?”

    王彩霞其實已經想到王禪的用意,可一個女人,一個母親在這個時候往往會不敢確定,所以也想讓人證實。

    “夫人聰慧,小公子該有此意,也足見其孝心可嘉,此地荒避,夫人身份尊重,還請回府吧,就由我就在此茅屋守著。”

    趙伯說完,兩人已走到當年王彩霞住的茅屋之前,而身後跟著那選定好的十幾個獵戶好手。

    王彩霞看了看當年的茅屋,已是物是人非,心里十分感慨,有些不舍向馬車走去。

    因為趙興盛,原本通往墳地並沒有車路,可現在趙府出錢修了一條馬車路,所以可以方便王彩霞隨時來祭拜趙光誠這個名聲之下的丈夫。

    趙伯扶王彩霞上了馬車,只是站在原地,再看了看身後這十幾個獵戶。

    待馬車走遠後,點了點頭道︰“你們這就去各個入山口掩藏起來,若有人私自進山,不必與之發生爭斗,只需暗中來此回報于我就行了。”

    趙伯說完,這十幾個人也都匆匆趕往各個路口。

    而趙伯則在茅屋之前的茅棚里一坐,躺**子,靜靜休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