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十四章李悝之死



    第三十四章李悝之死

    歲月如梭,光陰似箭,轉眼三年過去了。

    同樣的炎炎夏日,九歲的王禪並沒有等來楚相李悝。

    而列國之爭依然如火如荼,吳國隨時叨擾著楚國的邊界,時有沖突,卻也算相安無事。

    李悝的一封書信,只帶來了短短的幾句話,意思是說楚國爭而外患,一時抽不出時間來探望,只希望楚國靈童不負光陰,不負韶華,努力學習,築基固本。強身健體,以人為善。藏拙于胸,不露鋒芒。照顧好他的母親王彩霞。

    千里來書卻只帶著一卷憂慮,讓王禪心有不安,卻不得不更加刻苦學習各項技能,易理、武技、機關、術算、醫理草藥、五行八卦及以兵法韜略,可以說是學貫今古,采百家之長,集百家于一體,文韜武略,已是被露鋒芒。

    又是三年過去,王禪已是過黃口小兒年,進入總角兒童。

    可從身形外貌來看卻已如舞像之年了,也不負天賜靈嬰的先天優勢,和楚國靈童之號。

    趙府依然如故,只是比六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言語,這幾個四大族也相安無事,而其它三族也對趙氏一族禮遇有加,而趙府也在王彩霞的把持下,日益興隆,家奴侍女也成倍增加,現在的趙府與其它三府已不遑相讓。

    只是長大的長大,衰老的衰老,趙伯已是白發蒼蒼,形枯影離。

    這一日,趙伯躺在朝陽之下,曬著清晨的太陽,一只手輕點著手指,微閉著雙眼,桌邊放著清茶,還冒著熱氣,十分悠閑。

    只听得一陣麻雀的驚叫聲後,後院又平靜下來。

    王禪從老槐樹上飛縱而下,在半空之中一個燕子翻身,穩穩的站到上趙伯面前,無聲無息,輕身功夫已如一只燕子,燕過而無痕。

    “趙爺爺,六年前你第一次教我之時,曾施展過劍法,老槐樹上數千只鳥無一遺漏,讓禪兒無比佩服。今天我依六年前趙爺爺的動作,一氣哈成,完成了六年前您所完成的動作,不知您老人家還滿意吧!”

    王禪頭上束了個發角,已從一個稚子長成一個俊俏少年,可他額頭上的四個肉角,也隨著他在長大,所以人長大了,天賦也增強了,武技更是一飛沖天,似乎可達趙伯當年的水平。

    所以此時王禪十分滿意,對自己剛才這一招。

    “少了一只鳥兒,它飛走了,飛得遠遠的。”

    趙伯雖然沒有睜眼,卻一直听著王禪的每一招。

    所以輕聲嘆著,卻也不看王禪。

    他知道十二歲能達十年前他的武技狀態,已是非常人所能。

    趙伯練了一輩子劍,而王禪只用了六年,所以他也一直把王禪當作一個另類,一個天賜的神人,教王禪也就不按常規,正是教有道,而學有術,兩相得益。

    王禪的進步,離不開趙伯這種以挖掘潛力,以導代教的方法,同時也有王禪天賜的聰慧以及刻苦怒力分不開。

    可六年來,看似一切依舊,而王禪卻已長得高大健壯,瀟灑自如,隱隱透著俠士風範。

    若是不說年歲,走到外面,別人還以為他已是成年之人。

    “趙爺爺,百密一疏,也該網開一面,事事做全,不如留有余地,這只小鳥也許因此躲過劫難,最終也能像雄鷹一樣,遨游藍天,這何嘗不是一種自然之道。”

    王禪雖然志得意滿,可還是說得十分尊重。

    “你那些大道理呀,老奴我是听不懂了,我怕也只有夫人才能與你說一說了。此次就算你過關吧,天問九式是師傅傳我最高的九招,含天地之理,人間之道,你還需慢慢領悟,若有一日你能領悟通透,這些招式也就不必記掛了,你自然可以隨心所意,自創與道相通的招式技法,甚至達至無勝有的境界。“

    ”禪兒明白,可我與趙爺爺相比,還是差得很多,也謝謝趙爺爺這些年來的栽培。“

    王禪說完,為趙伯斟好茶,手揮了揮,茶的熱氣快慢消減。

    看來王禪不僅劍法已十分高絕,道家這內力修為也是爐火純青,這樣一揮,不著痕跡,卻讓茶水慢慢變溫。

    ”這里有十二味草藥,你就將就著配一配,夫人偶感風寒,你為人之子,也該有點表示吧!”

    趙伯說完,閉上眼,腦海里有不舍與依戀。

    凡人說,老少最易相處。

    趙伯與王禪這六年亦師亦友,趙伯教會王禪武技之道,醫理之術、江湖經驗,機關巧術,五行八卦。

    可王禪也教會趙伯,道之天然,人之有數,陰陽相生,陰陽相克的內涵思想,想來趙伯也在六年內小有收獲,武技修為也達天人之境。

    “趙伯這些藥似乎對母親的風寒之病並無用處,並且有些藥草是毒藥,這如何來用,還請趙爺爺詳解。”

    王禪長了六歲也少了些自負,問歸問,可態度卻謙虛許多,而且他對未知之事的認知,比常人更敏感一些。

    “陰寒之癥,其癥在于體內陰陽五行失調,五行者心、肝、脾、肺、腎,陰陽相生,陰陽相克,五行者亦然,萬物不離陰陽,這毒性者陰,盛補者陽,草藥之理也就是對癥下藥,調和陰陽,用點毒又有何不可。”

    趙伯說完,回首看了看身前一幕布,六年,這幕布還在,只是已換了數十塊,而且已經畫滿了人體所有正脈與奇經八脈,五髒六腹,骨肉清晰,並節明顯,可卻只是處處痕跡,布滿數不清的小洞。

    雖然它只是一塊破布,而且現在王禪也不用再如此練了,可這幕布卻也記載了王禪習武的六年,二千多個日夜的經歷與磨練,從未停息。非常人難解,也非常人難耐。所以一直掛著。

    “趙伯,我知道了,此十二味六陰六陽,卻相生相克,最終以陰制陽,卻稍有陰氣,陽補體內之陰,陰補體內之陽,稍強之陰正好補陰寒之陽。”

    (個人見解,請勿對號入座,冷感冒許多人認為是,陰寒所制,其實是因為體內陽氣過盛之故,所以化陰怯陽,而熱感冒則相反,正是陰氣纏身才會致,正合了內與外相克相沖,而陰與陽相生相補之藥理。)

    “知道就好,那還不配藥。”

    趙伯監督王禪完成清晨之練,此時卻坐在石椅之上,等待王禪。

    這些年王禪總是停不住,年輕一點的奴僕,都經不起王禪的拷問,難與與王禪相處,也只有歷經世事,遇事不驚的趙伯,能夠侍候王禪了。

    正當王禪配藥完畢之時,不想空中傳來一聲嘯吼,震砌整個虎踞鎮。

    “趙爺爺,這是誰的吼叫,像是失了魂一樣。”

    “這是虎嘯,你明知,為何還有此一問?”

    趙伯十分清楚,王禪自然知道。

    這些年他帶王禪出入虎踞鎮四周群山,也听慣了虎嘯,可他還是不知道為何王禪會出此一問,讓人十分疑惑。

    “但凡虎嘯,都是氣息長久,而且聲勢驚人,意在自威,可此虎嘯之聲,卻氣息稍短,有忐忑不安之意。”

    “我听不出來,虎踞鎮名為虎踞,只因後山形如虎踞,其實我自來此也未見過後山有虎,至于那里來的老虎,也不得而知了。”

    趙伯也不想與王禪理論,他從來也說不贏王禪。

    況且這個虎嘯之聲,並非今日才有,已連續幾日,雖然奇怪,可趙伯年歲已大,也沒有興趣了。

    “趙爺爺,其實後山一直有虎,只是他平時吃飽了,喝足了,他也不會下山覓食,所以一直藏在山中。後山之後還有後山,並非一山可稱後山。”

    趙伯一听,更是不敢招惹王禪,若是讓王禪說起來,虎踞鎮已無人能敵。

    所幸的是王禪善辯,可從不欺人,反而體恤貧困,處處為貧困之人作想。

    這六年王禪已成為虎踞鎮無人敢惹的狠角色,同時也是一些鄉民百姓的保護神。

    “那你听說它在嘯什麼沒有?”

    趙伯雖然不願與王禪理論,可王禪每次說話都能讓趙伯有興趣,有一種想听下文的感覺。

    “高山流水遇知音,它在等我。”

    趙伯一听,嘿嘿一笑。

    “夫人還在等藥,若是再不給送去煎藥,可別又把我拉作借口。”

    趙伯邊說邊站起身來,向堂屋走去。

    王禪已配好藥,用一塊布一包,就跟著向堂屋走去。

    王彩霞包裹的嚴實,卻還是冷得瑟瑟。

    王禪一看,奔了過去。

    “母親為何昨日我與你運功驅寒,此時竟然不見好轉。”

    王禪跪在五彩霞面前,雙手撫著王彩霞,臉上盡是關切。

    可王禪看王彩霞臉上不淨,留有淚痕,心里有疑,卻有一種不詳的感覺油然而升。

    這兩天他也有些心神不定,他也測過,卻不敢相信,因為卦相之意,有喪親之痛。

    “禪兒,這里有一封傳書,是楚國傳來的,渾里正親送,你看看吧。”

    王彩霞說完,閉上眼,可兩行淚卻還是掩不住的流了下來。

    王禪有些顫抖的拿起一塊繡布,上面繡著幾行字︰“塵緣已了,心將遠逝,勿念。今世無緣,來世再續。囑禪兒以大道為重,勿以小失大。”

    落款︰李悝。

    王禪讀完,卻不願放下,于他而言自六歲一別,再也沒有見過李楚相李悝,三年之約,卻也身不由己。

    三年前,楚相李悝未履約而來,王禪就隱隱憂心,自卜一卦,並無妥,卦名焉困。

    木困于屋,前途有受阻,卻並不損本身。

    只是再三年,現在已到原本李悝來此之時,夏日炎炎,卻不見身影。

    只余一絹遠書,卻讓王禪淚如雨下。

    李悝對王禪,亦師亦父,恩重如山。

    而且他也知道李悝一直喜歡自己母親,母親也視李悝為知己。

    可自己母親已身為人母,也成為趙府名聲上的媳婦,從來都是克己守身。

    這些年的辛酸,他是看在眼中,痛在心里。

    而如今六年未見,千思萬盼,卻只是一條絲布,幾行清字,已讓王禪不得自己。

    雖然李悝絲巾里沒有一個死字,可他與王彩霞都知道,以李悝之能自然是在自己彌留之際留下此書,絕不會算錯。

    “母親,李伯伯不能展胸中之志,肯定是郁郁而終,空留抱負。禪兒一定以李伯伯為榜樣,縱橫列國,最終達成一統大志。還望母親勿過于悲傷,人死非死,該是重生,這是陰陽之道。”

    王禪摸了摸眼淚,臉上已慢慢不再悲傷,心里的決定卻也更加堅決。

    【作者題外話】︰小說開始進入十二歲階段,前面幾章有個過渡,也同時引出鬼谷縱橫中的一些反派,希望讀者們不棄此書,陪我縱橫鼻祖鬼谷王禪一起縱橫列國。求支持求銀票,求評論求點贊。

    若是有朋友喜歡仙俠,我另外一本小說《洪荒道祖》也同步更新,原名“太上老君等等我”,仙俠主題,無系統無套路,帶歷史背景,主寫大隋末期,以尋寶除妖,渡劫應劫為主,已寫三十五萬字有余,值得一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