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十一章真正凶手



    第三十一章真正凶手

    一個時辰之後,王禪依然在練習,也是一邊練一邊捉摸,再一邊擺弄著木偶。

    同時也看著木偶,想著自己的身體,如何變換,又如何協調,竟也是有些忘我。

    趙伯帶著翠花已來到後院之中,兩人坐在桌前,看著王禪。

    “如此聰慧之人,怕也只有趙伯的方法才能教得了他,若是按常規之法,怕會反而傷了這塊天然之玉。”

    翠花也是懂行之人,看王禪現在的訓練就知道,趙伯是引,只引王禪自己思考自己捉摸,並不教他形,也就是招式,這與大部分習武之人是不一樣的。

    普通習武之人,師傅都會先教一套入門劍法,或者是入門功底,扎樁,馬步等。可趙伯並沒有教王禪招式,也沒有教他那些基本功,而只是給了他一個木偶,讓他自己擺弄,再調整身體,達到木偶的姿勢。

    在此過程之中,王禪自然能感覺自身的不足,加以補強,算是引異著王禪自我進步,自我進化一樣。

    “小公子悟性超人,能夠自我否定,也能以小見大,不愧為天賜靈童,將來成就,無可限量,我只是普通凡人,不能誤了他的前程,所以教也是導,最終他的師傅或許只是一個道字而已。”

    趙伯為翠花倒了茶水,兩人也不打擾王禪,依然讓王禪再練了一刻。

    王禪其實也知道兩人到了,可他剛才正在捉摸著自己的身體,所以並不分心,而是繼續練習。

    此時已小有通意,有些熟練了這才轉過身來看了看兩人。

    “趙爺爺,翠花嬸嬸你們來了。”

    王禪說完,也走了過來。

    趙伯已為他斟好茶,他端起就喝,然後才緩緩坐下。

    “小公子傳我來此,不知有何指教?”

    翠花也是直來直去,並不轉彎。

    “其實也並沒有什麼事,翠花樓殺人一案,已基本上有了定論,翠花嬸嬸不需著急,我現在只想先問一個小問題,不知翠花嬸嬸是否能如實回答?”

    “你說吧,我現在是你的犯人,只要小公子不對我用刑,我已是十分欣慰了,若有問題就請小公子直問吧。”

    翠花也是半開玩笑,語氣輕松。

    可她卻說得是實話,在大周殺人之案,疑犯若不用刑的還很少見。

    “化蝶小妹妹是否你的女兒?”

    王禪微微一笑,問完也是看著翠花的表情。

    “不錯,化蝶就是我的女兒,他的父親你也見過,這在虎踞鎮說是秘密,其實也不是秘密。”

    翠花也十分爽快,並不扭捏就承認了。

    王禪一听,心里有數,湊了過去輕聲問道︰“化蝶真的是去越國了嗎?”

    “她去吳國,那里是她的家鄉,可以學習許多楚國沒有的手藝,比如刺繡,比如采蓮,還有江南的軟語,總之她也該回到自己的故鄉,這難道有何不可嗎?”

    翠花反問王禪,王禪只是嘿嘿一笑。

    心里想著,六年後自己就不會跑錯了,至于找個理由去吳國,到難不到王禪。

    翠花此時看著王禪的表情,心里也有些明白了。

    可她卻有些疑惑,王禪剛才說此案已有定論,卻不知他在想什麼。

    “小公子,我既然是殺人凶手,依楚國之律該如何處置,還請明示,能遇小公子如此靈童,也是我的榮幸。”

    王禪一听,反而臉色一變,十分詫異道︰“翠花嬸嬸,誰說你是殺人凶手了,你雖然承認,可我還沒有確認,可不能亂說。我既然是靈童,就不能有辱靈童之名,冤枉好人。”

    翠花一听,到是微微一笑道︰“你說我不是殺人凶手,那誰是殺人凶手?若是沒有殺人凶手,這案子又如何會有定論?”

    王禪也陪著翠花一笑道︰“翠花嬸嬸如此身材,玲瓏有致,與被殺七人身材相當,前日在翠花樓前,我觀七人之傷,傷口有自上而下之勢。依翠花嬸嬸的身姿,定然無法做到,若要躍起,那樓板必然有限,也難與順手。由此可見此人身高必然比這七人要高,你猜他會是誰呢?”

    王禪反問翠花,可翠花听王禪一說,心里已是一驚,臉色有變。

    她也沒想到王禪推理能力如此之強,從殺人的手法反推疑犯,這才認定自己不是真正的殺手。

    至于殺手是誰,她當然心知肚明,只是有心維護,可心里畢竟也緊張。

    “我猜不出,我說是我,你不信,那你自然已有答案了,何須問我。”

    剛才翠花還十分溫和,此時已變得有此焦燥。

    其實她並不知,王禪也是略施小計,他雖然心里有了猜測,可還是沒有證據,也不能確認。

    可現在看翠花的表情,他已可以肯定了。

    “翠花嬸嬸,還要謝謝你剛才心里的變化,以及臉上的表情,讓我可以確認,雖然你沒有說出凶手是誰,但我已知道。”

    翠花一听,臉上一紅,十分後悔。

    她更想不到一個六歲的孩童會出此攻心之計,想自己行走江湖也有二十年,卻不想今天卻栽在一個小孩子的身上。

    “真凶該是化蝶的父親,那日他帶化蝶出走,讓大家知道,他已遠離。而且正好我與趙伯就是目擊證人,實際上他只是掩人耳目,讓人不會懷疑于他。而他卻並沒有走,而是出而返回,應該是安頓好化蝶妹妹,再孤身返回。翠花樓有你作內應,要殺這七人,該是十分容易,殺人之後,你再縱火,如此一般,沒有人會想到是他。翠花嬸嬸,你說我的推測對與不對?”

    王禪再次問翠花。

    翠花此次是不得不服,王禪的推測像是有目親睹之一樣,說得分毫不差。

    “你說得很對,事情大概就是這樣,我們千算萬算,卻還是算不過一個孩童。”

    翠花說完長嘆一聲,臉色蒼白,樣子十分悲怯。

    王禪一笑,並不是得意之笑,反而是安慰之笑。

    “翠花嬸,不用難過,我說過此案早就有了定論,既然大家都知道化蝶父親已離開虎踞鎮,我又如何會定他是殺人凶手呢?再說了,化蝶妹妹是我現在唯一的朋友,我自然不會傷害她的父母。”

    王禪說完,臉色如常,而翠花則更加疑惑的看著王禪。

    若是不拿真正的凶手,而已承認的凶手也不拿,那此案如何了結。

    趙伯此時心里也是十分矛盾,對王禪剛才所說也十分肯定。

    但有一點讓他更回吃驚的是,王禪此時已懂得通過事情的周旋在收買人心。

    王禪有意放翠花還有化蝶的父親,以及里正,這樣也成全了李相國。

    因為此舉可以向楚國朝中的費無極表示,李悝知道他與吳國通敵之事,也有證據可以把通敵的中間之人抓住,可卻並沒有這般做,反而是裝作不知,如此費無極當然會領情。

    王禪若是放過翠花與化蝶父親,同時也讓兩人對王禪心存感恩,日後相見,自然不會把王禪當敵人了,如此心計,縱是成年人也一時難與想到。

    可能想出的卻是一個孩童。

    “翠花嬸嬸,此案既然由一個不是凶手的人做下,那麼就是沒有凶手。可你剛才也說過,我是楚國靈童,楚相國交與我來辦理,自然有其考量,那本身就是兒戲之舉。我若說此案本非殺人之案,而是走水,想來里正大人,不會不同意。至于那幾個司衙的伙計,應該也不會多事。而張家與劉家還有王家,都不願此事宣揚出去。所以說此案原本就是意外走水,跟里正大人說得一樣,所以我剛才才說,早就有了定論。我只是周折了一圈而已,並無發現,只要我把此案寫一個詳情,承認自己只是兒戲,那全鎮之人也會相信,此案自然不會有人追究,因為死者該都是翠花嬸嬸吳國之人,並非楚人。翠花嬸嬸,你覺得禪兒如此處理,是否可行?“

    王禪把自己的定論說出,讓翠花也是目瞪口呆,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趙爺爺,你覺得禪兒這樣做,是否可行?”

    趙伯一听,也是一楞,接著道︰“小公子,我跟小公子說過,你是主審此案之人,你該如何處置就連李相國都不會干涉,何況我只是你身邊的老奴而已,你決定就好。”

    王禪一听,嘻嘻一笑道︰“那還得有勞趙爺爺,你送翠花嬸嬸回司衙,把此案再交與里正,由他處置。另外煩趙爺爺去趟官驛,把剛才我的定論告訴李伯伯,也算是對此案的一個交待。”

    王禪說完,站起身來,伸個懶腰,像是完成一件大事一樣,心里十分舒爽。

    翠花見狀,也站起身來,向王禪深深一揖道︰“小公子仁義,我翠花當銘記在心,他日小公子若到吳地,自當恭迎,若小公子有難我與夫君自當以命相助。”

    王禪一听,嘻笑著回頭道︰“翠花嬸嬸不必如此,化蝶妹妹是我的朋友,我答應于她六年後去找她,到時只要化蝶妹妹不要不理我就行了。”

    王禪說完,十分開心,再次蹦跳著向書屋走去。

    案子已結,心里了無掛念,是時候再想想第三個考驗了。

    只留下趙伯與翠花難與置信的眼神,目送王禪離開。

    【作者題外話】︰整個案子沒有懸念,只是繞了個圈子,並非沒有目的,若說把一個六歲童寫得過于成熟悉,顯然有駁常理。小生只是想把鬼谷王禪的縱橫之道有一個鋪墊,兼之鬼谷王禪實在是十項全能之人,所以在敘述故事之中把習武、機關、醫理簡單交待了一下,同時也把鬼谷王禪的時代背景交待清楚,以及他長大後將面對的是一個什麼樣的大周局勢,有些乏味,所以還請讀者們耐心等待。明天把六歲王禪的故意收個尾,再留下他拜師老子的伏筆,就會直接進入鬼谷王禪的十二歲出道縱橫之旅!

    求銀票,求支持!寫得不好,請包涵!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