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十八章善惡之別



    第二十八章善惡之別

    依然還是吃過午飯,王禪看了看連山易,就把趙伯叫進書屋。

    “趙伯今日無事,我們也去看看李伯伯,至于第二道考驗,我已有了答案。”

    趙伯一听,並不言語,而是跟著王禪。

    而王禪呢此時已是劍不離身,手中的若愚劍成了他現在出行最大的把持,如同一個小小俠客一樣,走路也頗有俠客風範。

    官驛里到是平靜,官驛老奴並沒有來接王禪。

    王禪心里到是有些意外,同時也有些自得。畢竟若是每次來此都在李悝意料之中,王禪會覺得有些詛喪。

    李悝依然在小亭之中,此次石桌之上卻擺滿了一些竹簡,看樣子是楚國朝中的一些事務。

    王禪與趙伯一去,李悝也招了招手,示意兩人先坐下。

    等了約半刻之時,李悝終于把一桌的事務處事完畢,老奴也把這些東西收拾干淨,泡了壺茶送了過來。

    “說吧,今日又有何事,難不成只是想來看看我活著沒有?”

    李悝的話有些調侃,畢竟昨日在此,王禪算準李悝有驚無險,意思還是說李悝會被人刺殺,現在看來李悝毫發無損。

    “李伯伯說笑了,禪兒此來是來回復第二個考驗的,不知李伯伯此時可有心情來听。”

    李悝看了看王禪,見王禪每次都是自信滿滿,無論遇到多大的困難,都不會有所改變,心里也是十分欣慰。

    “說吧,你都已經來了,若是我不給你說說,別人會說我堂堂楚相,竟然不若一個孩童大度了。”

    “謝李伯伯成全。”

    王禪說完客套話也是略作組織,然後潤潤嗓子道︰“人之善惡,其只在于人,表于形,而出于心。若心與道通,形與心符,則人無善惡。正如天地無情一樣,夏季南方澇而北方旱,非天之惡,冬季若南方寒而北方熱,也非天之善也,皆是道之所然。而且善惡之別非一時可定,大周國初年,其行也善,如今大周國之律法、制度,其形也惡,故有列國強而周弱。所以人之善惡,因人而異,異在其心。”

    王禪此話當是驚天地泣鬼神,連李悝听了都覺得已經超出他能理解的範圍,把善惡放之道中,如同陰與陽,你能說陽善而陰惡嗎?顯然不可。

    又把善惡放諸歷史大潮之中,從商到周說起,讓李悝也無可辯駁。

    萬物之道,陰陽相生,陽陰相克,也如同人心之善惡,無善亦無惡,正也是善惡相生,善惡相克。

    王禪一氣說完,見李悝與趙伯都在沉思,又接著道︰“觀人善惡,其實本在觀人之形,以觀其心,心若依道,其行也善,心若背道,其形也惡。南郭先生,見狼庇之,其行非善。狼餓而欲吃南郭,其形也非惡,只是本性如此。草原之上,狼吃羊為天性之道,若狼不吃羊,自然有違天道,反而非善,狼若吃草,羊又何存。狼吃羊非善非惡,如同羊吃草一般,都是依道之行,無所怪罪。”

    王禪再通過自己的認識,把善惡與自然之道聯系,把一些人們普通認為惡的東西說成是天道之行。如同人見了狼吃羊,會覺得狼惡而羊善,疏不知,狼只是遵行天道、地道、自然之道,並無善惡之分。若依人善惡,那狼該吃什麼,該吃草嗎?那狼都吃草了,羊又該吃什麼?

    王禪年幼,說得話有些通俗,卻讓人不得不考慮,若是放在整個列國紛周之中,那就更難與辨別善惡了。

    李悝沉思片刻,見王禪正等著回復,也是一笑道︰“你之所思,已超出我之所想,看來我也難與教你,他日有緣,再給你覓得良師,或許你與他該有共通之處。”

    王禪一听,有些得意,可再一想,李悝或許只是推辭之說。想來今日他的母親王彩霞來找李悝,除了一般探望之外,或許還有它想。

    “李伯伯,母親今日來探視于您,不知是否跟禪兒有關,若是禪兒有過失之處,還請李伯伯直言,禪兒定當改過。”

    王禪其實並非想知道王彩霞找李悝的目的,他一直也視李悝為師,只是未正式拜而已。

    就如同趙伯一樣,王禪想拜趙伯為武技之師,可趙伯卻推說自己不能收徒。

    所以王禪也懷有疑惑,想一听李悝之說。

    “你的母親來此,正是為你,她想讓我收你為徒,傳你學識,現在看來,我並不適合。想來趙伯亦並未成為你武技之師。我與趙伯該有同想,你之師非我輩之能可為,所以今日我也推辭了你母親的請托,你不會失望吧!”

    王禪听完,說不失望卻是假的,心里總有一種不受人見待的感覺,就好像別人見他頭生異相一樣,總認為他是鬼宿之相,天命特殊,難與常人相同。

    “小公子,若有楚相推薦,必然是大周天下名師,你為何如此愁悵?”

    趙伯見王禪有些耍小脾氣,覺得覓一個良師,卻處處踫壁,心里難受。

    另外一點,王禪想來,若是有李悝為師那至少也是師出有門,而且李悝為相,也可以照拂母親王彩霞,可卻事事不如意,心里自然不舒服。

    “這里有一本歸藏易,算是你第二個考驗的彩頭,此書與連山同為先天易理,不同于周易,所以你若能通,自然也就能通道。當年黃帝得河圖洛書而作連山,也是無師自通,道之使然,若是不通道法,縱是有師又能如何,還不是走入歧途,最終連道之邊裙皆摸不著。我本有名師,只是當年年少之時,心高氣傲,難解道之易理,所以才不能通天達地,卻又纏于人世之俗,終難成大業。”

    李悝說完,長嘆一聲,不知道是因為想起年少時的自己,還是因為王禪的聰慧已超過自己的悟性,心中失落,所以說完,也是有些落寞。

    王禪此時已想通了,兩人不收自己為徒,其實是高看了自己,所以也不敢有所苟且。

    王禪接過同樣的錦布包裹,眼中卻是透著憂慮。

    “李伯伯,是不是楚國朝中,奸人當道,欲聯吳避禍,排擠于你,而你又苦于找不到朝中之人與吳國相通的證據而苦惱?”

    王禪也是體察入微,從李悝的表情之中就可以看出,李悍此時該是已處于不得志之中。

    “翠花老鴇在你趙府,你是否查出什麼?”

    李悝並不想讓王禪參和朝中之爭,畢竟他只是一個孩童,所以微微一笑,轉移話題,看王禪有什麼高見。

    “李伯伯,我初步推測,翠花與里正該是吳國安排在這里的密探,目的就是與張家聯系,而張家就是楚國朝中李伯伯對頭在此的眼線,所以李伯伯一來此地,他們就心生膽怯,怕李伯伯查到他們與朝中之人的聯系,所以才斷臂求生。想來那翠花樓那七人,定然也是吳國之人,所以就慘遭殺害。故意造成一個既定的現實,讓李伯伯縱然知道,也沒有憑證。”

    李悝一听,心里也有數,只是有些愁悶的說道︰“你說的這一切,其實我早就知道,所以他們才會如此丟卒保車。其實我來此也是兩相不利之舉,朝中反對之人,不想我知道他們與吳國相通的證據,同時他們也不想我安然回去,所以官驛才會增強防衛,只是現在情勢,似乎只能兩相妥協,不知道靈童可否同意。”

    李悝的話一時讓王禪摸不著頭腦,為何在此案出現轉機之時,反而要與對方妥協,這似乎有些難與理解。

    而且李悝似乎是在征求王禪的意見,畢竟李悝已把查案大權交與王禪。

    “李伯伯,若禪兒順藤摸瓜,把翠花老鴇,還有里正與張府勾結的證據找到,再找到張府與朝中對頭的聯系,這樣你不就可以明證言順扳倒對手,實現你聯越抗吳的大計,保楚國平安嗎?”

    王禪也是一廂情願,畢竟年少,並不知道李悝此時的苦心,更不知道,若調查得越深,就會對李悝造成更大的危險,甚至性命不保。

    “小公子,不可如此對李相國說話,翠花老鴇是吳國之人,也不能證明他就是吳國的探子,更不能證明與張家,甚至朝中反對之人有聯系。可若是你把此案做實,只會增加李相國的危險,想來你也不會看著李相國為此而喪命吧。再者若事實如此,翠花與里正必死無疑,就連張府也會橫遭不測,吳國與楚國是不會看著這些橫隙夾在中間的。當年的趙府不就是因為同樣的事,而橫遭幾盡滅門嗎?”

    趙伯一說完,也自覺說得多了,看了看李悝的表情,有些難堪,心里也有些過意不去。

    李悝一听,自嘲一笑道︰“不錯,趙伯說得一點不錯,有的時候聰明反不如糊涂,當年趙府之事,是我李悝貪功,思慮不周,只圖一時之快,讓趙府妄死數百人,到今天我都對此心有愧意。每次進趙府我都有一種負罪之感,不想張氏再現當年趙府的情景。“

    王禪一听,腦袋瓜嗡嗡作想,他從來也未想過趙府是因何而敗落,更未想過,趙府敗落是因為眼前自己視如父親的李伯伯,這讓他一時難與接受,更不是徒增許多疑惑。

    “趙爺爺,當年趙府為何衰敗,又為何與李伯伯有關,你快說來,我想知道。“

    王禪此時已是十分迫切,也有些語無侖次。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