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十五章虎踞四族



    第二十五章虎踞四族

    王禪依然起得很早,太陽升起就已經做完禪定,又練了一個時辰的劍術了。

    劍術其實就是刺那塊幕布之上的紅心,有了昨日的經驗,今天刺來準確率也提高不少,而且也有了新的體會。

    那就是心中需有那個人休的經脈形像,這樣再刺過去,就只是憑手的感覺,還有意念的指揮了。眼楮的視覺反而成了其它。

    今日所練動作依然十分緩慢慢,他需要感受這種刺擊,讓身手適應于劍法的基本。

    現在他十分興奮的奔向堂屋,他知道她的母親必然已經在等他了。

    堂屋里王彩霞端坐中間,趙伯則坐在一邊,就等王禪了。

    “母親,早安。”

    王禪還是行著大禮,卻偷偷看著王彩霞。

    “起來吧,楚國靈童,我如何敢讓你行如此大禮。”

    王禪一听,知道母親定然是為自己私自接手翠花樓七人命案而生氣。

    所以王禪卻並未起身,依然跪在地上,耍起娃娃的脾氣來了。

    “禪兒,你為何還不起身?”

    王彩霞看著跪在地上的王禪,知道自己這個兒子的脾氣。

    一個做娘的,如何能熬得住做兒子的耍賴呢?

    “母親,您一定是怪我未經你允許就私自接了翠花樓一案,而且也未經你同意就把翠花嬸嬸帶回趙府,孩兒這就給母親賠罪。”

    王彩霞一笑,知道王禪又有鬼點子,她是不忍見兒子就這樣跪著。

    “算了,你都知道了,為娘的又怎會怪罪于你,還是起來回話吧,可別讓人說我做娘的欺負于你。你可是天賜之子,又蒼天時時照拂,都在看著呢。”

    王彩霞是想讓王禪快些起身,若是不起,王禪如此跪著反到變成他在為難王禪的。

    趙伯一听,也是站起身來,親自扶起王禪,讓王禪少了些顧忌。

    王禪這才站起身來,臉上帶著笑道︰“母親,你可別老說我是天賜之子,我可是你生的,你得照管著我,這蒼天要照管的人可多了,而你就只有我一個兒子。”

    王禪現在到是恢復一些孩童本色。畢竟在母親面前,永遠都是孩子,也只有在母親面前,才有機會耍些小脾氣還不會有失體面。

    “快坐吧,趙伯已為你泡了一杯藥茶,這一天你也夠忙累的,娘也幫不上你的忙,你還要自己照顧自己,至于接不接翠花樓之案,只要你有心,並無惡意,娘並不責你。至于翠花,想來你也深思熟慮,娘也不會干涉,只是有一點要提醒于你,虎踞鎮四族在此百年有余,你勿要輕易打破此般平衡,若不然一家做大,其它三家也難與為繼,只有相至牽制,保持平衡才是相處之道。你不必為娘操心,若有一日你欲離家而去,娘自然也會照顧自己。”

    王彩霞顯然已通過趙伯了解了王禪所做的一切,心里還是十分感動。

    可她也知道虎踞鎮四族之間,一直是十分微妙的存在,相互牽制,又相互依存,四家都實力相當,趙家雖然落敗,但卻有楚相支持,所以綜合而言,也算平衡。

    王禪坐下去先把藥湯喝了,只覺十分苦澀。

    看了看趙伯,眼中有些乞憐。

    “小公子,這是苦連湯,能夠解渴避暑,還能疏通經脈之塞,達到活血生津的效果,只是苦連味苦,稍忍一下,就會回甜。”

    王禪听完,也顧不了苦,埋頭把湯都喝完,再閉上嘴。

    剛才嘴里是一遍苦味,現在嘴里慢慢變得苦甜苦甜的,正是剛才趙伯說的味道。

    王禪心中有奇,也忘了來的目的,看著趙伯問道︰“趙伯,這苦連之茶為何先苦而後甜,這是何道理?”

    “小公子,人的身體就是如此,若不用苦味,就引不出甜味,這些其實本是你體內之物,而苦連只是藥引,把你體內的津液引出,同時也注入苦澀,甜與苦難道不正是相對應的嗎?”

    趙伯總是話只說一半,剩下的就留給王禪自己來悟。

    王禪一听,自然懂得,這就是相生相克之理。

    人休也是如此,汗鹽苦之味,夏日流汗多,所以要補充同樣的苦澀之味,與體內的甘甜之津相互平衡,這樣自然能吸入體內,起到調節疏通經脈的作為,也保證不會在天熱而中暑。

    “禪兒,听趙伯說,你有事詢我,為何現在又不問了。”

    “是,孩兒想問母親關于其它三族的歷史,母親可否為孩兒解疑。”

    王禪看著王彩霞試探著先問其它三族歷史,也是借此引申之意。

    王彩霞看著王禪知道他想問什麼,卻還是要他主動提及。

    “禪兒,我們四族來此虎踞鎮也有百年,說起來年代久遠,只能有一個大概的記憶,說起來卻也一時說不清楚,你若想知道什麼就直接問,娘與趙伯知道定然會告知于你。”

    王彩霞說完,王禪一听,臉帶微笑道︰“娘,我只想知道三族原藉何處,其它的並不涉及。”

    王彩霞看了看王禪道︰“趙府來自晉國,這個你該已經知道,我王氏一族在商朝之時,原本就是皇族,故而賜姓王,就來自洛邑,這個你也該知。至于張氏一族卻是來自洞庭湖畔,一直都是楚國之地。劉氏一族卻是來自西秦之地,所以你大嬸嬸的為人也十分強勢就是此故。西秦民風強悍,無論男女,你大嬸嬸也多少留有一些西秦的作風。”

    王禪一听,心里卻百般滋味。

    他一直以來都認為張家既然是翠花樓的背後主人,那麼翠花與里正都來自吳國,張家自然也是來自吳國,現在一听,頓時一時之間失了方向。

    若說張氏來自楚國,與現在的虎踞鎮同為楚地,那昨天他的設想就錯得有些離譜了。

    王禪一直以為張家在虎踞鎮的目的是吳國的暗探,以探查其它列國的情況,現在看來竟然有些偏差。

    “禪兒,你怎麼了,現在知道了,你為何反而不開心了,臉色這般差。”

    王彩霞與趙伯相視一笑,顯然王禪的種種猜測,趙伯已經如實跟王彩霞說了。

    所以他剛才說起來,並沒有重點介紹張家,反而是說了劉家,這讓王禪摸不著頭腦。

    “娘,我沒什麼,只是一時有些混亂。”

    “禪兒,這家族由來,並不能確認一個家族會做什麼事,你不需要太過注重。張家雖然在虎踞鎮,可這兩年听說與楚國朝中當權之人,關系十分緊密,在楚國的產業也是越做越大。區區一個翠花樓想來他們根本看不上眼,你不必過多懷疑,尚且此事還涉及其它二族,就連王家與劉家也未關注此事,你又何必執著己見。”

    王彩霞也在引導王禪,讓他多從其它地方去想想,至于這三族之斗,她也不希望王禪小小年紀就過多參與。

    王禪一听,也知道母親有心提點于自己,嘻嘻一笑道︰“母親,孩兒不會鑽牛角尖的,現在想不通,或許日後會想得通也未必可知。”

    “你想得通就好,這天下事呀,有其因必有其果,有其果必有其因,若你能拋開己見,聯系時勢,或許還真能找到其中聯系。”

    王彩霞說完,似乎知道內幕,卻並不直言。

    以王彩霞剛才的話來說,已經十分確定。

    第一張家這兩年傍上了楚國權貴,所以家業越做越大,這當然是得利于朝中權貴,朝中權貴也不可無端照顧張家,自然是利與利交的結果。

    其二四族來此已有百年,至于還會不會認定原藉之說,會不會投入其它列國,這個根本無從說起。

    王禪沉思片刻,王彩霞與趙伯也不言語,全憑王禪一人思慮,也算是給他鍛煉的機會。

    王禪想把楚國與吳國聯系起來,也是難得。

    對于相對來說處于敵對的兩個列國,若要通迅自然需要中間環節,而虎踞鎮的張家與翠花樓就是吳楚相通的關鍵。

    由此看來,李悝此次而來自然並非單純的為看母子兩人,而是另有他圖。

    王禪想到李悝的憂慮,聯越必然有阻。那麼自然就想找到阻止他主張的人與吳國相通的關節之處,而翠花樓顯然就是一個漏洞。

    而翠花樓卻在李悝來虎踞鎮的第二在晚上走水,還燒死七人。如此看來斷臂求生,舍卒保車的動機還是真真實實的,只是此時王禪想的已非昨日所想。

    翠花樓斷臂其實並非想保張氏,而是要斬斷翠花樓與張氏的聯系,同時也斬斷了吳國與楚國某些權貴的聯系,讓李悝抓不到朝中反對勢力與吳國通敵的把柄,保的該是楚國權貴。

    王禪也是一通百通,想清楚了,此事也就基本上通了。

    “母親,張氏一族在虎踞鎮主要做些什麼生意?”

    王禪已經知道這其中之意,又不想讓王彩霞與趙伯知道,因為他還是起著利用此事,讓三族有隙,才能達到他最初保護趙家的目的。所以就左右而言他轉而問起生意產業。

    同時也是想通過此來了解三族的關系,以判斷如何利用此案實現自己的目的。

    “張氏以織布為主,通過把江南的布販到北方賺錢,兼之做一些修繕木材,以及漁業生意,整個虎踞鎮在大宅都出自張氏之人建造,就連王家與趙府的宅院,也不外如此。”

    “那劉氏呢?”

    王禪緊著問起劉氏,劉氏出自西秦,若是與西秦有關,那他還是可以利用。

    “秦氏與西秦通,所以做的主要是北方物產,馬匹之類。”

    王禪接下來道︰“母親我也知道了,王氏一族主要與農牧為主,而趙氏一族則是藥材,也算是各有其道。”

    “不錯,那禪兒可還有什麼要問的,整個虎踞鎮這些商鋪,自然也是依此來分,你以後出去,自然能一眼就識別是何家產業,至于有些行業,卻各家都有涉及,若有疑問,你自可問趙伯就好了。”

    王彩霞說完,也是站起身來看了看趙伯。

    “趙伯,禪兒練習兩日武技,可有偷懶?”

    王禪一听也與趙伯同時站起身來,盯著趙伯。

    “回夫人,小公子這兩人勤奮練習,未有偷懶。”

    王禪一听,這才放下心來。

    “那就好,禪兒你還是去練習技擊之術,正所謂‘一日練一日功,一日不練十日空’,你雖然忙于翠花樓一案,可該做的功課不能有失,跟著趙伯學技,可不得有半刻松懈,現在就去吧,我還要去官驛見見李相國,就不陪你了。”

    王彩霞說完,就走出堂屋,只留下王禪與趙伯。

    “趙爺爺,你可知現在楚國朝中是什麼局勢。”

    趙伯一听,知道王禪還是終于從虎踞鎮脫出,開始以小見大,考慮朝野之爭,列國牽連,心里也高興。

    “小公子,只要你能通透此事,回復李相,他自然會為你分析,等你他日走出虎踞鎮,自然會十分清楚。當然我們趙家在楚國也有產業,所以也多少知道一些,既然你問你,我就與你粗淺一說。”

    王禪一听,又恢復常態,坐到趙伯一邊認真听著。

    【作者題外話】︰小說慢慢會通過一個小事件,把列國的一些歷史講清,也讓大家清楚鬼谷生活的年代,相互之間的關系,同時因為鬼谷其人涉及的太多,只能從小引入,希望大家不要看得有混亂的感覺。

    小說在推薦期間,還望大家多多支持,有票投票,無票追讀評論,為小說增一分人氣,也就為小說多一分生存的基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