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十八章案情分析



    第十八章案情分析

    “小公子,今日李相之題是否已考慮清楚了?”

    趙伯知道小孩子好忘事,經翠花樓一事,此時小王禪依然還在興奮之中,所以怕他忘了來鎮上的正事。

    “趙爺爺,我不會忘了今天來鎮上的目的的,剛才你看這七個無辜者,他們妄死,這作惡之人算是十惡不赦了,這就是惡了吧?”

    趙伯一笑,搖了搖頭,並不言語。

    王禪一看,明白趙伯還有高見,只是如此搖頭,定然是要自己再思慮思慮。

    可王禪只知死者無辜,就依此斷定行凶者是惡人,這該是常規,至于其它王禪一時也說不上來。

    “趙爺爺,你覺得殺人者還會是好人嗎?”

    小王禪不是正問,而是反問,這讓趙伯也不得不回答他的話。

    若是不回答,那就是默認,殺人者是好人,這有違常理。

    可要確認一個人是否好人,這其中之理,並非一言可蔽之。

    “好與壞此時還很難說,這七個人之死,行凶之人未必有錯,江湖之中靠此營生的人很多,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其行徑只是一種契約,並無善惡之分,若要說惡,自然只在出此謀之人。”

    趙伯也不便多加分析,只想讓王禪知道這其中之意就可以,並不想讓他追根刨底。

    “哦,這大周天下竟然還有如此職業,到是新奇,以殺人為職業。正所謂鳥為財亡,人為財死,可能就是這個道理。”

    王禪邊說邊偷偷瞄著趙伯,在他心里似乎已經認定趙伯曾經有可能就是這一行當之人,所以才能此中行當了如指掌。

    “你不用如此看我,我都已是七十古稀之年的人了,經歷多一些自然就會知道,知道的人也並非就是此行當之人。你自小熟悉卜算之術,難道你也自認為自己是神仙不成?若說這大周列國的行當,等你長大以後,你自然也需熟悉,殺手、妓女、說客、門徒,還有很多,正是上下各九流,也就組成這個大周天下的江湖世界。”

    趙伯也是有些自嘲,而且所說也是要讓王禪知道他年歲尚小,不懂的東西還多了去。同時也感嘆江湖復雜,人心不古。

    “禪兒受教了,趙爺爺,不若你就給我講講今天所說的下九流中的殺手與妓女如何?“

    王禪到是十分好奇,畢竟只有知道這兩行,才能真正了解這個案子。

    趙伯一看,微微一笑道︰“這妓院之所以存在也是由于富人需求,貧家子女往往走投無路,被逼無奈才會走上此行。有需求,自然會有人去做,可這些需求正是富貴權勢之人,所以所謂下九流之說,其實也是服務于上九流之人。妓女賣身,殺手賣命,只是買賣而已,慢慢的就形成一個行當,也是一種謀生的手段。”

    王禪听得有些迷糊,可卻也不想再問,因為他看見趙伯說起這些事,已經臉上帶著一股憤怒與同情。

    王禪知道這是對貧富之別的一種反抗,富貴之家心術不正,才會有這些下流勾當,可富人權貴卻從來也看不起,為他們實現下流勾當的人,覺得他們所作所為,十分下流,疏不知,這些所謂的下流人物,其實只是憑自己的本事在混口飯吃,反而這些心術不正之人,從來也不會為自己的下流行徑感到下流,這正是錯宗復雜的大周社會的病癥所在。

    “趙爺爺,你看這就是張府的後院,為何他家的翠花樓被燒死七人,張家一族卻無人在場,難道他們不知道?還是知道了也不聲張?這又會是什麼意思?”

    王禪連問幾個問題,卻是一時跳不出這翠花樓殺人走水一案,讓趙伯也是好生為難。

    他本來就不想王禪趟這混水,可王禪還是趟了。

    現在連拋三個問題,說明他一直未真正放下這一起凶案,讓趙伯都不知如何回答。

    “小公子,此事涉及甚廣,四大家族之中王氏一族逃不脫干系,劉氏一族更是顯而易見,而張氏那就不用說了。你的三個問題,還是等回到府上,你自行捉摸吧。至于今日來此,還是以你的考驗為主,難道你現在不想完成李相國的考驗嗎?”

    王禪一想,也對。

    這翠花樓一案始終會由官驛的人來處置,而現在官驛里最在的官就是李悝,若他想知道此案進展,倒不成問題,現在為今之計,還是完成考驗,再得一本古書。

    這個時辰也和昨天一樣,但今天的街上卻十分忙碌,行人匆匆,似乎意示著有大事將要發生。

    翠花樓的七個尸身應該已抬至官驛,所以此時軍馬也是跑得急。

    但王禪看來似乎這些軍馬,卻又與官驛的不同,心里有惑,可又不敢再問。

    趙伯見這些官馬,也是心生憂慮,顯然是一眼就能認出。

    “趙爺爺,你覺得剛才那里正又是善是惡?以他之能當是能看出此七人非被火燒死,但他開始卻一口認定七人是意外被火燒死,而且我說及老鴇不在其中,他也听而不聞,這是為何?”

    看來今日王禪是難與放下此案,所以縱然現在問起趙伯善惡由來,也是把案中之人帶出來問。

    “這個里正姓渾,叫渾輝子,來此鎮也有些年頭了,他的里正也當了十幾年,管理虎踞鎮也深得四大家族的認可,剛才你所問,並非可用善惡來定。依他之能,自然也知道此案會涉及三大家族,所以謹慎從事,想大事化小,不影響三大家族的關系,維持虎踞鎮百年來的穩定,也並非惡意。可若說對這枉死的七人來說,他又有負里正之職,你說這該如何定奪。”

    趙伯還是稍稍帶著里正的想法來說事,最後卻又讓王禪自己思考。

    “這到也是,若讓四大家族相互內斗,于虎踞鎮確實沒有好處,死的人或許還會更多。只是我看他言語閃爍,左右而言他。趙伯你認為他有可能會不會是知情者,既然他與四家族之人都有聯系,那麼與張家、劉家、王家自然走得很近,這鎮上夜間自然也是巡守,為何偏偏就沒人知道殺人焚尸之事?”

    王禪听趙伯一言,也知道無法認定這個渾輝子所為到底是好是壞,本著猜測,也一並說了出來。

    趙伯心里一驚,若按王禪的推理,那麼上此案或許比表現還復雜得多。

    只是王禪的問題實在太多,一個接著一個,讓趙伯也覺得跟不上王禪的思路。

    “小公子,若是你心里已有判斷,不妨直說,老朽年紀大了,腦子也不靈活,听听也好。”

    趙伯此時謙虛起來,他也好奇王禪的想法。

    “劉家小姐,也就是我嬸嬸昨天來過翠花樓,若是氣憤那是自然,可她該不會這樣明目張膽的做。可依今日的情況,但凡知道內情之人,都會首先認定殺人者必然是劉家。因憤殺人,因妒殺人,因辱殺人,該是殺人最常見的動機。可劉家卻不會如此愚蠢,因為剛才趙爺爺已經說了,這下九流勾當,也是因富人需要才興起,劉家若如此,就像狗被樹樁絆倒,而怪樹樁子,這樣做了反而會成為笑話,讓劉家面子全無。而王家呢,大公子被捉奸,臉上無光,失了面子,自然想清除污垢,洗脫聲譽,也有可能被大家認定有殺人的動機。但事實上又絕不可能,因為縱是把這翠花樓全燒了,也無濟于事,家里還有那個婦人,已經說明一切,並且舅舅的行為已然在鎮上不是秘密,這樣做了就好比掩住自己的耳朵再去偷盜別人家的鈴鐺一樣,只會自欺欺人。更何況王氏一族,還有二舅舅,所以王家絕不會再做此下作之事。那麼說來說去,看似最沒有可能,實質上卻又最有可能的,也是最值得懷疑的就是張家了。”

    王禪一席話把與此案涉及的三大家族在其中的利害關系分析一通,也是十分在理。

    趙伯一听,臉上不顯山色,心里卻十分震驚。

    看了看王禪道︰“小公子,這是張家產業,劉王兩家相斗張家該是十分開心才對,此案該與張家無關。正所謂魚蚌相爭,漁人得利,張家應該十分喜歡做這其中的漁人,為何反會自燒其產業,那不是多此一舉嗎?”

    王禪一听趙伯詢問,自然也來了勁頭,潤了潤嗓子道︰“最不可能的是張家,可最有可能的也是張家,我二嬸嬸就是張家小姐,若大哥失勢,得利的肯定是二舅舅,那張家自然得利。可若說只憑在舅舅的下流勾當,只要劉、王兩家不記隙,很快就會大事化小,夫妻倆為了爭奪族長之位,反而會合成一條心,這當然是劉家不願意看到的,所以劉家希望把此事攪亂,讓此事難與化小。其次,昨日之事最讓人懷疑的是有明知我那個笨頭笨腦的大舅舅會來,然後又告訴于大嬸嬸,像一個局。所以王家肯定會懷疑是張家,現在張家的產業被燒毀了,但卻裝作毫不生氣的樣子,意思就是想與此事脫了干系,反而讓王家與劉家相互猜疑,既不得罪王家,也不得罪劉家,而且王家與劉家之隙便不會輕易化妥。若火燒翠花樓一事,按走水了事,張家也不會深究,反而劉家與王家都會感激于張家。可不明白之事反而讓人猜疑,猜疑的結果自然還是王家與劉家。王家與劉家的名名譽受損是小,可我二舅舅就成了這其中的得利之人,用小的損失來得到巨大的利益,這正是張家為何要這麼做的原故。趙爺爺,你覺得禪兒分析的對與不對。”

    趙伯听王禪小小年紀,竟然能分析得頭頭是道,不僅不被表相所迷,反而順著表像深挖其中真相,更是對王禪刮目相看。

    “小公子,你這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分析,至于與真相有多遠,我也不得而知,只是想告訴于你,事理分析一定得有證據支撐,若無證據正是空口無憑,任你說得天花亂墜也不會有人相信的。”

    趙伯並非有意打擊小王禪的自信,而事實也是如此,若無實證,就輕易下結論,那是會害死很多人的。

    “趙爺爺,你可不能小看這毫無證據的人言,正所謂人言可畏,人言能殺人于無形,若能在列國之間運用此關系,自然作用不可小看。”

    趙伯從來也未想過王禪此說,心里也是有些心驚。

    若真如王禪所說,就憑他剛才的分析,只要散布出去,那三大家族必然相互懷疑,虎踞鎮自然會無故起風波,最後得利的或許是趙家,依此看來,王禪心里的謀略,也可察知。

    “小公子,老奴不善長謀略,若說現在虎踞鎮最善長的該是李相,既然來了,為何又駐足不前呢?”

    趙伯一直跟著王禪,在王禪說這些分析的時候,竟然不知不覺得走到了官驛,這也正是他心里所想。

    此時官驛大門開著,里面的人正在忙碌,卻不見李相的身影。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