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十二章識物之術



    第十二章識物之術

    官驛其實也就一座小的四和院,沒有官只有院,但是這里有許多馬。

    因為這里四通八達,需要傳遞著各方信息,所以馬是必不可少的東西。

    平時這里只有二三人,傳職就是傳遞信息,此時李悝入住,反到十分適應。

    李悝雖然為楚相,可平時卻也輕裝簡出,並不奢張,只帶了十幾個隨從,還有十幾個護衛。

    這里是楚國領地,同時緊臨著大周洛邑,所以縱是其它諸侯有不軌之行,也不會冒然來此,反而顯得十分安全。

    李悝此時坐在正堂,手中一卷竹冊,可他卻無心再看,想著剛才送別之意,心里也是惆悵萬分。

    “相國大人,今日劉家一族請相國大人赴宴,如何安排,小的也好準備一下。”

    還早,不必如此周折,再等一會兒,我還有客人要會!”

    李悝話雖如此講,得心里還是沒有譜,能算能卜,可未必真能把每件事都算得事無巨細的詳實如真,可他還是相信,一定會有客人。

    這些客人並非虎踞鎮三大家族之人,他是算好以王禪之能,以王禪之傲,應該會來找他。

    果不其然!

    “李伯伯可在,小佷王禪冒昧來訪,不知是否方便。”

    王禪站在門外,輕敲官驛之門,聲音卻很大,透著稚氣。

    “誰家小兒,竟然敢如此無禮,轟他出去!”

    驛內傳來李悝的聲音,大門已開,卻是驛管老奴。

    “小公子,想來你也听我家相國說了,快走吧,不見,不見!”

    老奴話邊說邊假意著關門,手上動作卻十分緩慢,似乎也習慣了李悝的作風。

    李悝本是書生一個,對于一般富貴人家求見,連他的門都進不了。

    可若是他喜歡的,意氣相投之人,那縱然是挑大糞的,他也會畢恭畢敬出門迎接。

    “老人家,煩你再為我報一聲,就說趙府王禪求見,相信李相國一定會給家母幾分面子。”

    王禪不敢再提自己,而他所能仰仗的也只有他的母親,所以也只能把王彩霞的面子搬了出來。

    老奴其實早就知道,所以也一听就會意,點了點頭,不敢表率,就直朝里面走去。

    “不必了,即若是趙府王氏之子,楚國靈童,就讓他進來吧!”

    老奴微微一笑,听著李悝的聲音回道︰”是相國大人,我這就讓靈童進來。“

    李悝早就算準王禪會來,剛才只是想壓一壓王禪的傲氣。

    可一听王禪把王彩霞搬出,也不好意思,再為難王禪,畢竟王禪才六歲。

    若是一個楚國相國與一個六歲稚童生分,這就有些說不過去了,況且王禪能一語說到關鍵之處,足見其機智與靈活,非一般孩童能比。

    李悝當然不想讓王彩霞知道,他會故意刁難王禪,這也正好體現王禪的敏銳觀察。

    “禪兒拜見楚相,望楚相信守承諾,賜禪兒一書。”

    王禪語氣說得十分恭敬,話里已情明來意,而且十分自信,就憑這一點就已經讓李悝心中震驚。

    “王禪,你既來了,也算期望之中,站著回話吧,剛才那一道考驗想好了,再回復于我!”

    王禪一听,再看李悝,似有困意,心里也知他一直在等自己,只怪剛才貪玩,險些誤了正事,心里也有愧意。

    “夏之意,本是禪意,亦非有答,正所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李相所問,千人千答,佷兒此時已思慮周全,不知李伯伯是否願听?”

    王禪此言跟李悝剛才跟王彩霞所說幾乎一模一樣,只是語氣稚嫩,但卻唯妙唯俏。

    “說吧,難道還要我賜座嗎?”

    李悝心有好奇,可卻還是不失尊嚴,話言之間,像是老學究考教弟子一樣。

    “夏本無意,意只在人心之中,若是富貴之家,夏之意或許只在茶酒之中,四季變換卻不改其享受之樂趣。”

    王禪站在堂中,說完也是頓了一頓,並不全數說完,而是看了看李悝的表情。

    然後再道︰“若是在于貧若之家,夏之意,只在于汗水之間,夏勞而秋收,無論烈日炎炎,還是傾盆大雨,鄉野田間百姓之夏,意在勞作。”

    王禪說完,有些小自得,以為能得到李悝的贊揚,臉上透著榮光。

    “禪兒,你只是一個六歲小童,百姓與權貴之夏與你何干,我問你的是你自己的感覺,而非別人的感覺,剛才所說,我何須問你,難道你覺得我不懂嗎?”

    李悝頭也不抬,竟然再次拿起一卷書看了起來。

    王禪有些郁悶,說了半天不僅沒有得到半點肯定,反而像是答非所問一樣。

    其實在李悝看來,一個六歲小童竟然能從夏日之中悟出貧富之別,已是實屬難得,更何況王禪對四時的變換之理,還是有所理解。

    更難得他在敘述百姓之苦時,臉上透著一種難有的同情之心,由此可見王禪心性善良,將來必然會造福于百姓,而並非僅僅只是為求名利,輾轉于權貴之間。

    “禪兒不敢懷疑李伯伯之能,自然明白此理。”

    王禪語氣里還是有些不服氣。

    “春天種下希望,夏天打下基礎,秋天收獲果實,冬天藏于櫃中,這本是四時之變,普通鳥獸亦是如此,並不為奇,夏之盛在于陽氣足,冬之寒在于陰氣盛,夏與冬相對,春與秋相通,你之年歲,宛若春時,一切都展現出希望,種豆得豆種瓜得瓜,你現在的學識,就像春天種下的種子,若是進入夏日,你自然會在此種子下勞作,打下基礎,此時的種子于你而言,有何重要之處?你又想種下什麼樣的種子?”

    李悝提醒王禪,善與惡本無明顯區別,可此時種下的種子,卻會影響日後的前程。

    王禪一听,也在沉思,李悝的話明顯也征對于上午之時自己的狂妄所言,正是一道通而道道通。

    大周天下,雖然天子受命于天,卻是以民為基,正所謂民為上,社稷次之,君為輕。若欲得人之尊,必居人之後,就算天子也不例外。

    天子若不把自己置于百姓社稷之後,那天下必亂,也成就不了真正的天子。

    這個道理類似于老子《道德經》里所述,水不爭而成其大海,人不爭而位其尊之理。

    不過此時王禪還沒有機會學習老子的道家之理,只是心里有這樣一種想法。

    “夏之意于我在于成長,不畏風雨,不畏酷暑,享天地之靈氣,如同一株初出苗的稻谷,孕育希望,開花結果,才能有秋之谷實。謝謝李伯伯提點,王禪知錯了,與參天大樹比,小子只是一株幼苗,還沒有足夠的能力,需要在這個時候多思多謀,積蓄足夠的本錢,現在的積蓄,代表著將來的成就,空有思謀,卻也只是空空。”

    王禪悟性之高,非常人能比,只經李悝的提點,就已參透這夏之意于己意味著什麼。

    李悝此時才看著王禪,面有愧色,心里到是十分欣賞,這塊美玉終于懂得知己之能,藏拙之用。

    “今日之言,望你此生不忘,人之所學,立本在先,築基夯礎。做人之道,論辨之術,易理之義,縱橫之理,仍至于權謀富貴還在其次,正所謂功到自然成,你若打好基礎,自然能枝繁葉茂。你回去吧,我這里有一冊《連山易》,是上古奇書,今天就傳于你,此書為易之初成,自然而然,傳聞成于黃帝親書,你須珍之又珍不可輕易示人所說,更不得用此易之理瀉了天機,有違天道。”

    李悝說完,從桌子中抽出一個包袱,用錦布包扎,卻十分陣舊,卻顯得十分珍貴。

    王禪雙手接了過來,心中這才興起歡悅。

    “謝李伯伯賜書,禪兒定不負李伯伯所托,也不會忘了今日所悟。”

    王禪說完,對著李悝行了一個大禮,以示感激。

    ”識物之術,重要本性,外在之表,易于受惑,此考驗只是要讓你多思多謀,對同一事物,首當以自之本性去認知,世界之大物與物之間千絲萬縷,錯蹤復雜,只有透過表像,認清實質,方可算是識得一物,夏之意也好,春之意也罷,非一物一言可概之,日後希望你視物見本,而不是迷于表相。“

    李悝再把出此題的本意說出,就是要讓王禪能透過表相,看到物的真實本性,而且不拘于一格,聯系其它萬物,這樣就可以參透物物變幻,這該是有意培養王禪的認知能力。

    王禪此時才真正意會楊悝的苦心,用一道似是而非的題,讓人方方面面來認識夏天,同時也是提醒王禪,以他的見識,今後會有更多不認識的事物,那麼有此方法,自然可以得心應手。

    “去吧,回歸天性,該玩則玩,不必過于拘束,玩樂之中,自有天道,你若能感知,自然也是一種歷練。第二個錦囊你回去就可以打開了。”

    李悝見王禪沉思,知道他在思考自己的話,心里也滿意,到是給王禪一個玩的機會,若是拘于理論,反到反了天性。

    李悝的話已算是承認王禪的已通過第一關考驗。可王禪卻不敢得意。

    依然十分嚴肅的對著李悝又是一揖道︰“李伯伯,那禪兒這就回府,出鎮已兩個時辰,想來母親也在牽掛,就不打擾李伯伯了。”

    王禪說完,這才退著走出堂屋,十分謹慎。

    【作者題外話】︰求收藏票票,求點贊,求認同!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