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五章憤怒的拳頭



    第五章憤怒的拳頭

    王家畢竟是虎踞鎮的四大家族,自己的姑娘生孩子,若是不聞不問,始終于理不合,而且也會反失了面子。

    王彩霞一個人顧著田里的莊稼,卻還要照管初生的孩子,實在也心力疲憊。

    這一日,王彩霞一人看著嬰孩,這才想到自出生已經一月了,若是在家族中,這該是孩子的一個足月之日,也算是個應該慶祝的日子。

    所幸王彩霞在這一年中,一直在田地里勞作,身體健康,奶水也足,這嬰孩到養得白白胖胖,一絲也找不出生在窮苦之家的跡像。

    而此時嬰孩吃飽了,也睡足了,正躺在王彩霞懷中,瞪著大眼楮,時而微笑,時而伸出胖呼呼的小手,想要撫摸母親的臉。

    王彩霞伸手逗著懷中的嬰孩,卻不知該如何稱呼這天賜的靈嬰。

    原本按照規矩,這嬰孩的名字該由孩子的父親來娶,可眼前的孩子只有母親,卻沒有父親。

    王彩霞想著那個夢,依稀記得老人說過,此子該是自己的奇緣。

    而且這里邊透著一股禪意,非普通人能解,那不如就就依這禪字來取,心里也有了底

    看著嬰孩微微一笑道︰“孩子,你有母無父,你的名字就由母親為你取,你命由天賜,就叫你禪兒,而我姓王,日後你就叫王禪,你可喜歡!”

    小王禪此時不再問“我是誰?我在那里?”

    因為他能看見一個慈祥的女人抱著他,他知道這就是他的母親,而他叫王禪,是一個天賜之子。

    小王禪也是樂得一笑,聲音“咯咯”,雙手歡喜得揮舞著。

    忽然之間卻是一驚,臉上現出疑惑。

    “禪兒,莫怕,外面有人來訪,必是你舅舅來接你回去,讓你去看看母親原來的家。”

    王彩霞算得很準,前面的小路上幾個騎馬的男子,後面跟著一輛馬車,領頭的是王彩霞的二哥王志得。

    他看了看王彩霞的茅屋,騎馬可以走,卻走不了車。

    “三妹,母親來看你了,抱著你的孩子快快來官道之上。”

    王彩霞一楞,眼中閃著淚花,此時已身為人母,當然也會想念自己的母親。

    雖然只隔三里之路,可她卻也有一年未見自己的母親了。

    王彩霞邊擦著淚,抱著好奇的王禪,從茅屋小跑著就奔了出去。

    “霞兒,快抱來讓我看看。”

    王彩霞走到車前,車簾子已揭開,車里一個婆婆,穿著華麗,白發蒼蒼,旁邊坐著兩個婢女。

    婆婆就是王彩霞的母親,探出手來,卻不能動彈。

    王彩霞一看,內心有愧。

    看著自己的母親一年以來蒼老不少,此時半身癱瘓,只得坐在車中。

    思女心切,卻也只得看著熟悉而陌生的王彩霞,老淚縱橫。

    “媽,這是禪兒。”

    王彩霞踏上馬車,把王禪遞給母親。

    老太婆看著懷中白胖胖的嬰孩也是喜極成泣。

    “母親,彩霞這一年勞于生計,一直未敢來探望你老人家,讓你牽掛了。”

    “霞兒,娘沒事,這一年來可苦了你了,生孩子也無人照看,你看你的臉,你的手,都已變成如此粗燥,實讓人痛心,只是這嬰孩到是十分健康,不知道叫什麼名字?”

    老太婆見這孩子著實讓人喜歡,一時也不再想母女離別之苦。

    “母親,剛才女兒為他取了個名‘禪兒’,姓就跟著女兒來姓,日後就叫王禪,母親覺得可好!”

    “好好好,取了就好,快上來,我接你回家去看看。”

    王彩霞有些猶疑,為何此時母親會親自來接自己回去?

    難道是父親與二位哥哥還有嫂子同意讓她回家了?

    懷著疑問,她還是看了看騎在馬上的二哥。

    王志得面無表情,並不樂意,也不反對,看來並非王彩霞的母親要帶王彩霞回去,而是他的父親,王氏一族的族長。

    王彩霞一看,心里多少有些譜,雖然不願意,可她卻也不能違了母親的意。

    王彩霞知書達禮,溫柔賢淑,對父母更是百倍尊重,就算這里有什麼陰謀,她此時也不得不登上馬車。

    ……

    ……

    王家大院坐落在虎踞鎮南邊。

    四大家族的宅院分踞東南西北四方,中間就是鎮子,像四個鎮守鎮子的守護。

    朝東走就是宋候的土地,朝南走是楚王之地,朝背就是大周唯一的城池洛邑,也算是大周朝固有的領地,再朝背就是晉候之地,朝西則是秦候的領地。

    整個虎踞鎮既不屬于大周,卻又與楚王領地相交。

    大周天子無心打理,楚王也多少給大周天子一些面子,不願管得過寬。

    由此虎踞鎮成了一個三不管地帶。所以往來洛邑,南下楚地西去秦地,背通晉地,東出宋地及至大齊,都必須經過虎鎮。算起來是四通八達,商戶林立,九流混雜。

    而後山就在整個虎踞鎮南邊,之所以稱之為後,是以面朝洛邑之向而名,過了虎踞山就達楚地。

    從王彩霞的茅屋到王家大院,也就片刻之間,進了王家大院的範圍,也就算是進入了整個虎踞鎮。

    王家大院與其它三院,在布局上卻有別于其它布局,每家院落的門戶都是對著四方,而院尾卻又對著鎮中。

    王家大院佔地千畝,門前一條寬闊的街道,兩側都是一些農戶商販,院落兩邊有兩條街通往鎮上,當然若是進了宅院,還可以從後院進入鎮子。

    大院呈四方布局,有如城堡。

    王家雖富,可只是普通人家,所以堂屋里也並不十分寬大,里面已坐滿了人。

    左側坐著一位官員,穿的是楚國的官服,顯然地位尊寵。

    其次是三位老者,正是其它三家的族長。

    右側坐著王志滿一人,再加上王志得,卻空著兩個位置。

    王彩霞的父親端坐正中,怒色看著王彩霞。

    王彩霞也不懼,抱著王禪向堂中一跪。

    “父親及三位族長,小女王彩霞攜子拜見。”

    王彩霞既不自稱王家之人,只依一個鎮民的身份來拜見,也不抱任何希望。

    “惡女,你丟盡我王家的臉面,竟然還敢回來,你懷中所抱難道就是月前出生的鬼嬰嗎?”

    王彩霞的父親王良生得一副富相,卻怒目沖沖。

    一見王彩霞無半分父女之情,卻大聲訓斥于自己的女兒,故意顯示威嚴。

    “族長在上,小女並非惡女,難道王氏一族也能生出惡女?小女懷中所抱是小女兒子王禪,並非什麼鬼嬰,是天賜之子,還請族長勿要惡言中傷。”

    王彩霞不卑不亢,語氣毫不示弱,不僅讓她的父親自食其言,而且提醒他勿要隨口造謠中傷。

    如此一說,她大哥王志滿坐不住了,起身對著王彩霞就是一巴掌。

    大家都覺得很驚愕,想來這王得志也太沖動了。

    王彩霞的嘴角頓時滲出血跡,可她依然微微一笑。

    而懷中嬰孩剛才在熟睡,此時經此一嚇,立時睜開眼來,雙手緊握拳頭,怒目看著王志滿,雙手揮動著,顯然對王志滿十分敵意。

    “小雜種,你看什麼,難不成還想吃了老子。”

    王志滿剛才打自己三妹,也是一時好面子,想遞他爹出頭,討得頭彩。

    現在被王禪這麼一瞧,心里反而更是虛了。

    他也想著這鎮上的傳言,而且一月之前那異相,心中生怯。

    “我大周國數講禮數,而作周禮,不知這位公子何故傷人,難道這就是王氏一族禮義?而且還恐嚇我剛滿周月的孩子,實在可笑至極,想我虎踞鎮南來北往,東西交融,今天四大族長皆在,並且還有大周天子楚王的臣子,你如此妄為,難道是不把族規、鎮規不放在眼里,還是不把大周律法、楚王律法放在眼里?”

    王彩霞一席話一眾人等實在有些意外。

    在當今之世,女子本地位低下,能讀書的放眼天下找不出幾人。

    而且在如此氣勢之下不卑不亢,氣定神閑,簡單幾句就把王志滿逼得一臉通紅,陷入絕境。

    若在其它地方,輕言細語,也可奪人性命。

    而王志滿也是一時嚇得不輕,腿都有些哆嗦了。

    他當然知道大周律法,也知道楚王的律法,更知道族規與鎮規。

    欺凌弱小,在虎踞鎮也是要受重罰的。

    “孽子,還不跪下,在三大族長面前,還有我大周朝楚王司禮監李公公在此,竟然如此無禮。來人那,掌嘴十次!”

    王良看著三大族長還有李公公都看著他,顯然也覺得剛才王志滿的行為確實過了。

    對自己的親妹妹不講情面就罷了,對一個足月的嬰兒開口辱罵,就實在有失體統了。

    外面走進一個下人,看了看跪在一邊的王志滿,向著王良一揖。

    王良只得點點頭,無可奈何。

    十個嘴巴,打得清清脆脆。

    王志滿一時之間,被打得眼冒金星,嘴角溢血,比王彩霞更甚,兩邊臉打得血腫。

    心里一肚子氣,頓時被打成一個屁,都不敢再放了。

    逞威不成,結果被自己妹妹三言兩語,反而自己遭了大罪。

    不僅面子全無,反而成了笑話。

    而且兄弟兩人一直在明爭暗斗,為的也只是王氏一族將來的族長之位,這一出顯然王志滿是失算了。

    【作者題外話】︰過渡一章,馬上會簡單交待一下時代背景,也同時體現鬼谷王禪的不同凡響,只是怒目揮了揮拳,就讓人著了一頓打,實在不簡單,同時也體現王禪母親的機智,若不然如何會生出鬼谷這般天才兒童來呢!

    新書簽約前,每天一章,希望讀者們勿怪,多投票多收藏,多點贊。坐等首秀發力!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