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章仙體靈胎



    第三章仙體靈胎

    王禪的元神再次沉睡!

    因為這一次他不是被烈焰燒死,而是被人熬成粥喝了下去。

    這一來一去,也算是冷熱煎熬,戳骨揚灰、尸骨無存。

    說起來也是歷經磨難,卻不知道此次會不會化成大糞,永遠沉睡在糞坑之中。

    亦或再澆在農田里,再次長成一株野草,也不得而知了。

    春風吹拂大地綠,冬後的虎踞鎮到是生機勃勃,青山綠水,鄉野農莊,透著一片和諧之景。

    王彩霞歷經勞作,現在從一個大家閨秀,化身農家大姐,一個人種著一畝三分地,交了田租,還有余糧。

    還真是天佑勤勞之人,不負努力,不負汗水。

    此時的王彩霞手也不細膩了,臉也曬黑了,身材也不縴細了,走起路來也不再是小步輕移,一步三搖,而是大步甩手,昂首挺胸。

    可臉色卻更加紅潤,眼神也自信了許多,挺過最初艱辛的歷程,日子也越來越意氣風發,充滿希望。

    看著剛種半月的小麥,冒出青青的綠意,心里卻是十分欣慰。

    三月前的那一次白日夢,早就煙消雲散,在腦海中已沒有留下多少記憶。

    她不奢求什麼奇緣,只想通過自己的勞作,養活自己,再陪伴著那坐已慢慢陣舊的新墳,就是她此生最大的願望。

    站在田地頭,迎著早露,已經拔除了田間頭的雜草,有些欣慰。

    可她此時卻有些腹疼,一股從來也未曾有過的痛楚,讓她不得不雙手抱腹,彎著腰,十分痛苦。

    汗珠瞬間在臉上流淌著,她想坐下去稍作休息,可卻一陣頭暈,跌倒在田里。

    “三小姐,你怎麼了!”

    旁邊的農家馬大嬸在自家田地里除著草,眼瞧著平時還活蹦亂跳的王彩霞就這樣無聲無息的倒在田里,也是嚇了一跳。

    王彩霞租種的是自家王氏一族的田地,而馬大嬸家自然也是。

    知道王彩霞為人正直,正情重義,體貼這些佃農,平時多少也得過王家三小姐的好處。

    所以也來不及顧田里的活計,急吼道︰“大牛,快快去看看,王家三小姐怎麼了。”

    馬大牛此時抬頭一看,也嚇了一跳。

    他是馬大嬸當家的,人長得憨實,一副農家漢子的本色,心腸好,知恩圖報。

    兩人三步快跑,抱起王彩霞就往茅屋奔去。

    一路上王彩霞下半身卻血流不止,留下了一路血跡,讓兩人有些奇怪。

    大牛把王彩霞放在她的床上,馬大嬸一看,王彩霞下半身已被血浸了個半透,嚇得直打哆嗦。

    “大大,大牛,快去鎮里請個穩婆來!”

    大牛一看,有些疑惑,為何不請大夫,卻要請接生的穩婆?

    可他不敢跟老婆子頂嘴,還是跑得飛快,就向鎮里奔去。

    三里地說長不長,對一個農家漢子來說,也就片刻,更何況大牛是背著穩婆再從鎮上跑回來的。

    穩婆心里也是疑惑,這全鎮子就她一個穩婆,但凡有人家懷上孩子她都會知道。

    可這馬大牛卻不由分說,直接背起她就跑,而且一跑三里多,跑出鎮外來到農地之中。

    穩婆此時也不管那麼多,見王彩霞一褲子血,還以為快生了。

    “你,那個快去熱些水來。”

    大牛不好意思嘿嘿一笑,想起她媳婦當年也是這般樣子,忙去灶房燒水。

    穩婆把王彩霞小褲脫了,再看其腹部,仔細一看。

    心里更回郁悶了,只得幫王彩霞把血止了,擦試干淨,再為王彩霞找了條干淨的褲子穿上,搖了搖頭,臉上懵了逼。

    一只手卻搭在王彩霞手腕處,把著脈。

    “婆婆,為啥,難道不生了?”

    馬大嬸也是好奇,這生孩子,血都流了這麼多,為啥又穿好褲子。

    而她生孩子的時候,那可是牛吼馬嘶,生不如死。

    “唉,老身忙活大半輩子,手下不知接生過多少嬰孩,卻從來也未見過如此奇異之事。”

    穩婆長嘆一聲,有些茫然。

    再拉開王彩霞的手臂一看,更是確定無疑。

    這一看連馬大嬸都有些弄明白了。

    王彩霞手臂之上清晰的還點著宮砂痣,由此可見,剛才也是大驚小怪。

    “我說呢,這一年半載的,我們都看著王家小姐,從未與男人有過來往,怎麼就忽然就有了,讓婆婆忙和了。”

    馬大嬸有些不好意思,剛才也是沒有細看,而馬大牛也說不清楚,所以這才弄了個誤會。

    “王家小姐還是黃花閨女不假,可剛才老身把脈,卻是滑脈,已有三月之孕也是不假,這就奇了!”

    穩婆說完,馬大牛的水也澆好了,端在門外大吼道︰“生了沒有,生了沒有?”

    “算了,你們既然平時也得王家小姐的好處,就去給她抓些田雞來補補,王家小姐只是一時勞累,身體虛弱昏了過去,稍後該會無恙。”

    穩婆說完也不敢再停,就朝外走。

    畢竟這王家小姐被趕出家門,在虎踞鎮可是人人皆知。

    再者王家老爺放出話來,誰敢幫她,就是與王家作對,作為穩婆,她也不敢公然與王家對抗。

    “謝謝婆婆!謝謝牛大嬸、大叔!”

    三人本是站在外面說話,也未顧及王彩霞,卻不曉得她此時竟已醒了,而且還開口說話。

    “王家小姐,你就安身休息吧,少得勞作,若是有事,可讓兩人再來尋我!”

    穩婆看王彩霞已醒,自然就不敢再呆,匆匆趕了回去。

    “三小姐,我們還下地去,等會讓大牛給你抓些田雞來補補身體,這富家小姐可做不得我們這重活,你多休息。”

    馬大嬸也是識實務之人,見王彩霞已醒,自然找個理由開溜,若是讓王家人見了,他們也難做人。

    王彩霞此時面色蒼白,摸了摸肚腹,心里泛起一絲驚異。

    三個月前老人家的話似乎又想了起來。

    “奇緣”,難道說是因為吃了那墳前稻谷的原故,這上天才體恤她孤苦一人,送一個孩子來陪她?

    穩婆的話她已听得清楚,自己有孕在身,那是假不了的。

    想到此,王彩霞也是心中寬慰,心里到是十分快活,可卻是一時歡喜一時愁。

    愁著如果這傳出去,王家聲譽更是受辱。未婚有孕,那她的阿爹,還會饒過她嗎?

    可這些王彩霞一想過,就不擔心里。

    她天性聰慧,要對付自己家族,已有辦法。

    現在擔心的只是如何生孩子,一個黃花閨女,人道未通,卻要生孩子,實在有些為難。

    ……

    ……

    響午之時,王彩霞吃過馬大牛送來的田雞炖湯,人也精神多了。

    這農家人雖然膽小,可也善良本分,不僅送來田雞湯,而且還把自家的老母雞給捉來三只,十分仁義。

    這鎮子小,謠言也就跑得快。

    此時王家三小姐黃花閨女懷有身孕的消息也是滿天飛了。

    穩婆雖穩,可嘴卻不穩!

    好奇害死貓,她不知道為何一個黃花閨女會懷有身孕。

    所以現在整個鎮子都圍繞著王家三小姐的身孕,炸成一?粥。

    有人說是上天保佑,天賜靈嬰。

    有人說是趙光誠的冤魂作怪,投了個胎在王三小姐肚里,是鬼嬰靈。

    反正猜測總是不著邊的。

    這不,十幾匹快馬朝著王彩霞的茅屋沖來,一個個怒氣沖沖。

    當頭的是王彩霞的大哥王志滿,後面是二哥王志得,再後面管家、奴才、打手跟了一堆人馬。

    最後面還有一個身穿灰袍的神棍,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不急不燥,卻也緊緊跟著。

    哥兩個一到茅屋就蹦了下來,怒氣沖沖看著氣定神閑的王彩霞。

    王彩霞算到王家必然會來興師問罪,所以早有了準備,而且還比較合她的意,因為帶來了鎮上唯一個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卜會算的神棍。

    “三妹,你好大的膽子,竟然做出如此不要臉的行徑,快說孩子是誰的?”

    王志滿也是霸道慣了,說話還完不給親妹妹面子。

    “大哥,我不要臉,我何來不要臉,難道你沒听穩婆說嗎,我還是黃花閨女,未經人事,我肚里的孩子當然是我的了,與你何干?”

    王志滿沒想到以前十分恭順的三妹,此時竟然這般硬氣,在十幾個家奴面前,還把他給懟了回去,一點也不給他這個王家大公子的面子。

    可他卻是只得悶著,回頭示意神棍。

    “快幫三妹看看,若是與穩婆說得不符,今日就按家族規矩處置。”

    老大王志滿也是人狠話不多,剛才被懟,氣無處可發,可話卻說得夠狠。

    所謂家族規矩當然不會有王彩霞還有腹內胎兒活路了。

    王彩霞伸出手,並不拒絕。

    只是緩緩道︰“大哥,家族規矩,我現在難道還是家族之人?你若不知,你帶了這十幾位家中奴才應該知道,虎踞鎮王家三小姐,怎麼會住在這樣的茅屋,比這些奴才住得還要簡陋。今天你若是敢傷我一毫,亂用家規,這大周朝天子腳下,可容不得你胡來。”

    王彩霞說完,也不看這十幾人的陣式,到是盯著神棍,看著他的表情。

    神棍把著脈,汗卻是一滴一滴的在流,臉色也是一驚一乍。

    大周時的神棍也通易經八卦,能卜會算,而且醫術、草藥,上九流下九流的雜藝都會些。甚至一些神棍還能上觀天相,下察風水,說起來也是全才。

    不知道為何,到後來,那些神奇的技藝失傳了,流到現代社會,神棍一職到讓人鄙視了。

    若以當時知識來論,以前的神棍可比現代的博士專家強得不知多少去了。

    “怎麼樣,這個野種是誰的?”

    老二有些急不可待,就等著收拾自家小妹。

    “回二位公子,三小姐有孕三月有余,卻依然是處子之身,未經人事,並無虛假。”

    兩人一听,腦子里已沒有主意。

    這神棍、穩婆說得一模一樣,若是真的,那就真成了奇事。

    不是鬼怪作崇,那就是天意如此。

    兩人雖是大富之家的公子,卻也膽小怕事,這罪天責地之事,或是得罪鬼怪,都是不好惹的。

    “你說,這孩子是不是鬼怪,你是神棍,若是鬼怪,你自當除掉,免得禍害這一眾鄉民。”

    王志滿自己沒有主意,回去又無法交差,就想著推給神棍。

    “大公子,腹內嬰孩既無生辰,又無相貌,老生也不得判斷。想來三小姐從善如流,定然得上天庇佑,投與靈嬰也未可知。若是如此,也算你王家的祖上之福,必佑王家,光宗耀祖。現在又何必急于一時呢,再過七月,待孩童出世,那時再算一算,又有何妨?”

    王彩霞微微一笑,看了看神棍,心里也有數了。

    這個神棍在鎮上算卦,卻一直食不裹腹,也曾得王家三小姐的恩惠,就連今天一起來的管事、家奴都受過恩惠,所以此時他們都不言語。

    “兩位哥哥,大周天子腳下,你們不會想做傷天害理之事吧!”

    兩兄弟一听,心里更是恐慌。

    推給神棍也不行,萬一真如神棍所說,他們現在就傷害王彩霞,那就是對天不滿,那必然造成天譴。

    而王彩霞的話卻讓他們不得不三思,虎踞鎮離大周城都洛邑也就幾百里。若是被朝中人知道,那可是滅九族之罪。

    這種後果,在大周王朝,兩個紈褲子弟是不敢承擔的。

    剛才怒氣沖沖而來,現在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老神棍見兩兄弟神色,臉上微微一笑,騎上馬,也不理兩人,徑直向鎮外走去。

    嘴里卻猶自念叨著︰“遇水則喜,遇林則危,遇谷則落,仙體靈胎,鬼谷出世,一怒則諸侯懼,安居則天下熄!”

    “你去那,嘮叨什麼?快跟我去見我爹,說清楚再走!”

    “不必,我自然是去我該去的地方了!”

    兩兄弟見神棍舍他們而去,扭轉馬頭,也不敢停留,馳馬向鎮上奔去。

    剛才老神棍的話讓他們在清天白日之下,寒意頓生。

    ……

    ……

    老神棍其實早就算出王彩霞肚內之人,所以不敢停留,出了虎踞鎮就獨自消失不見了。

    可他的話卻一直在虎踞鎮坊間流傳,普通人不明其理,也就是一個笑談。稍明事理之人,卻是恐懼連連,像一股倒春寒一樣,籠罩著虎踞鎮。

    這到好,別人害怕,反而保得王彩霞一時安寧。

    于她而言,這田地之間,處處陽光明媚,綠意盎然,心中歡快,過了一段舒心日子。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