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84章 感覺我是多余的



    “轟隆!”

    夜空中雷聲陣陣,閃電劃過,狂風趁著夜幕掃入,不久之後雨滴擊打在樹葉上,落在土壤上,電閃雷鳴不停,龍飛鳳舞,宛若老天發怒。

    這躁動的天氣,正是代表冬季已經過去,大地回春的信號,萬物在雷鳴中驚醒,沉眠的蟲子在雷聲的吵鬧下從沉睡中甦醒。

    又名驚蟄。

    書房內,程路可謂是挑燈夜戰,花費數日,他終于將歸真拳內的十八種拳法由淺入深的全部抒寫完畢。

    “好累啊,難怪宗師都不願收太多弟子,這要是一個一個的教,不得累死。”

    程路嘀嘀咕咕,極為不滿的為歸真拳總綱寫下最後一個字符,將毛筆一丟,靠在太師椅上,“信娘,我好累啊。”

    听著程路的無痛哼哼,信娘笑笑沒說話,而是仔細看起了歸真拳總綱,時而點頭,時而疑惑,有些地方看明白了,有更多的地方,她則是一點都不懂。

    “小郎君,歸真拳似乎很高深?”

    自己都看不懂的拳法,那肯定是高深的功法,可小郎君這樣的白身,沒理由會這樣的拳法?

    看著信娘充滿疑惑的美眸,程路嘿嘿笑著,“寫了這麼久,略微口渴,肚子還有點餓了。”

    “你呀。”

    信娘無奈,走出去喊廚房起來趕制宵夜,拿著酒壺蓮步輕移而回,“下雨了,喝點小酒暖身。”

    “雨打瓦檐,人喝酒,不錯。”

    程路哼哼笑著,給自己滿上,“我頓悟的拳法,怎麼會不高深,我說信娘,不要用你庸才的腦子來推測一個天才的想法跟做法,你真的看不懂。”

    “妾身愚鈍。”

    信娘又拿起歸真拳總綱看,與她所主修的紅花手雖不通,卻也能觸類旁通,畢竟都是煉手的功法,時不時請教一些她不懂的疑惑。

    程路邊吃邊回應,不知不覺,飯菜涼了,燈也熄滅了,大雨還在持續,他也不耐煩了,“去去去,快忙活去吧,

    都問了一晚上了,有完沒完。”

    嘀嘀咕咕驅趕走信娘,程路才松了口氣,當老師真的很不爽,特別是教導一個這麼笨的學生,他更不爽。

    正準備躺會假寐,自家妹子急吼吼的沖來,“大哥,快來看,天空好漂亮。”

    看著身著桃粉色長裙帶著活力的妹子拉開書房的窗板,程路總算看見外面的景色,天空烏蒙蒙的,小雨在下,

    神奇的是,天空中掛著一道彩虹跟這烏蒙蒙天形成強烈的反差,“知道彩虹怎麼來嗎?”

    “大哥知道嗎?”程韻回頭,眼中滿是笑意,天好看,少女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程路愣了一下,“知道一些,

    所謂彩虹,是老天爺開心了,讓人們看到的,祝福今年有個好收成,獨樂了不如眾樂樂,走吧。”

    “去那?”

    程韻臉上滿是迷糊,下雨天,大哥還要做什麼嗎?

    等跟著大哥來到院子里,整個人就莫名的不開心,雨水沿著屋檐落入排水渠又進入池塘,而在亭子外放著幾個瓷盆,淤泥密集,卻綠意盎然。

    蓮蓬詭異的生長,迎著雨水反而有種欣欣向榮的生長錯覺,一單衣馬尾女孩正擺弄它們,程韻兩步超過大哥,嘴里甜甜喊道,“師姐,這又是什麼好玩的法術?”

    “這不是法術,是養殖之法,經過特殊調理,在這樣的季節,也能令一些藥材生長,這個距離你還遠,先學好基礎篇。”

    靈秀溫柔擺弄蓮蓬,一邊回應程韻,小心翼翼的撒入些許粉末,這才拍拍小手,笑道︰“好,程鏢頭,你也來了。”

    靈秀的表情很尷尬,程路全當沒看到,看了眼迎著雨水的蓮蓬,手拿捏蓮子,“能吃嗎?”

    “可,可以。”

    靈秀臉色很紅,低頭走到另一邊蹲下,跟程路保持一點距離,後者沒心沒肺的拆了蓮子剝皮丟嘴里。

    “大哥,這可是師姐好不容易才養出來的。”

    程韻看著大哥,一臉不滿,一旁的靈秀小聲回應道,“我試驗用的,不入藥。”

    “听听,小妹的胳膊往外拐呢,你這麼喜歡,是不是要大哥把你師姐娶進門,一家人,你還怎麼胳膊往外拐。”

    程路半笑鬧的指責小妹,其實是在試探反應,靈秀沒啥反應,背對著他也看不到臉色怎麼樣,倒是程韻,“大哥你說什麼!?”

    她好震驚,因為以前她沒覺得過,自家大哥會跟師姐之間發生什麼,但是現在,雖然是玩笑話,但真的話,豈不是。

    親上加親?

    呸呸呸,程韻你在想什麼!

    “大哥你別做夢了。”程韻展開雙手攔在程路前面,“師姐怎麼可能被豬供,還有啊,大哥你不知道師姐比我大三歲嗎?”

    “這是我親妹妹該說的話嗎?”

    程路不滿瞪著程韻,後者倔強的昂著頭,“就是親妹妹該說的。”

    “誒誒誒,這場雨過後,恐怕桃花也該開了,你們要不要,哇,這麼多蓮蓬,是不是還有蓮藕呀?

    我最喜歡做蓮藕小人了,陳友,你說是不是,你不是會蓮藕之法嗎,到時候幫我們姐妹幾個施法,

    咱們來蓮藕小人大戰。”

    兄妹倆互相不讓步的時候,玉娘嘻嘻哈哈的聲音從走廊傳來,她把刻意剪短了些,穿著無袖上衣與露臍裙裝,才到膝蓋,腿上則是一雙竹制的涼鞋,身後還跟著一臉不情願的陳友。

    顯然是被拉來的。

    “玉娘,你家是夏天嗎?穿這麼清涼?”

    程路陰陽怪氣的說道,這姑娘身材就最好,這是在顯擺你的馬甲線跟腹肌嗎?

    不過不得不說,這樣的苗疆裝扮,卻是適合這個姑娘,西楚郡也有苗疆人,一般都是這樣刺繡山石花朵的衣裳,頗為華美。

    “狗嘴吐不出象牙,這可是我昨天剛買的,好看吧。”

    玉娘打趣了程路一句,拉著程韻的小手說道。

    “在那買的,我也想要,這刺繡真的好看,是花耶,誒,你倆身上的衣服怎麼都有鴛鴦?”

    程韻驚訝的看了看陳友短褂上的刺繡跟玉娘身上的雷同之多。

    反觀自家,大哥跟師姐都是單調的白衣,也就自己身上的衣裙,在好朋友面前顯得好沒有品味。

    “買不到哦,這是特供賣去楚州的,妹妹要的話,我給你們截留一批。”

    玉娘笑嘻嘻,眼里滿是驕傲看著陳友,後者正跟程路談話,笑了笑當回應。

    “行勒,你們三個女人一台戲,陳兄,咱們雨中走走?”

    程路說了一聲玉娘,天天帶壞小妹跟靈秀姑娘,“我說陳兄,這幾天你在忙什麼?”

    “小韻我跟你說,以後找相公千萬不要找陳友這樣的,沒心沒肺,我都快被他氣死了,榆木腦袋!”

    玉娘看著兩個男人走遠,哼哼唧唧的挖苦陳友,程韻看著大哥的背影,那是白衣,師姐也是白衣,她莫名覺得,自己是多余的那個。

    細雨中,這點雨水對兩個有修為在身的修行人而言,有跟沒有一樣,陳友挑眉說道︰“這幾日,黃府一切如常,沒什麼大的反應,

    倒是太守府那邊,史夫人鬧過幾次,但都無果。”

    “嘖,家長里短啊,趙太守家里的經難念的很,空山道人的弟子還沒回來?”

    “沒有音訊。”

    “算算都快六天了。”

    程路疑惑嘀咕,看了眼陳友,後者微微搖頭表示自己什麼都不知道,想了想,道,“要不我們去見見空山道人?”

    “有點麻煩。”

    程路嘀咕,當初為了圓上去,武松就近安排看著空山道人,現在再去商量什麼,恐怕不妥,“這樣吧,我去拖住武松,你進去問問,他想活著,就必須跟我們合作。”

    “上了你的賊船,他還能活著下去嗎?”

    陳友反諷一句。

    程路也不在意,搖頭晃腦,“水至清則無魚,人至賤則無敵,你們修道之人是不懂滴。”

    二人說說笑笑的離開天涯酒家,往旁邊被威嚴的親衛軍封鎖的院子走去,校尉見二人,“程總鏢,請稍後,卑職需請示將軍。”

    “去吧。”

    程路頷首,這二百精兵在這里警惕,天涯酒家這塊的治安立竿見影,上升了不少,附近居民可謂是夜不閉戶,等開業了,生意不會差。

    沒一會校尉返回,“將軍請二位入內。”

    程路作為總調查,是有權力不必通報就指揮武松的,名義上如此,實際上他很尊重這個便宜老哥的地位。

    “哎呀呀,昨晚我听那喜鵲叫,就知道老弟你要來了,來來來,咱們一起喝幾杯。”

    武松一身戎裝,頭發有些亂,可見剛剛起床,也別想他能怎麼盡職盡責,空山道人封了氣海,又被束縛鎖著,外面重兵把守,

    就是七品武夫來了,一時半會也絕對沒有辦法攻破,他有那個自信在短時間內就做出反擊。

    “好,很久沒跟老哥一起喝醉了,就是不知道,老哥你家的喜鵲怎麼半夜叫?”

    程路對此表示疑問,喜鵲這玩意半夜會叫嗎?

    “小老弟這就不知道了,我的第七房小妾,名叫喜鵲。”

    程路︰“……”

    “不說這個,喝酒喝酒。”

    程路拍掉封泥就跟武松喝了起來,一壺酒下肚,當真是開始吹起了牛逼。

    “老弟你料事如神,這次立了大功,再過幾日,這清水縣可就成你的了,嘿嘿,日後老弟可要多多照顧老哥啊。”

    “老哥更是了得,身為太守親信,手握重兵,日後還要多多關照鏢局才行,全仰仗老哥了。”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兄弟,喜鵲叫是好事,要不要晚上留下來,咱哥倆不醉不歸。”

    “唉,大哥你也知道,我家妹子都在家呢,怕是不能如願。”

    “那可惜了,女人家怎麼能管男人的事情呢,真的是,算了,咱們喝酒。”

    看著喝的差不多,程路問道︰“老哥,空山道人還好吧,調查有什麼結果?”

    “誒,他跟干的饅頭一樣,油鹽不進,眼看期限快到了,睡都睡不好,老弟你可要為老哥解憂啊。”

    武松一臉困難,這可不是什麼好差事,雖然吃喝嫖賭樣樣精通的史公子死了,但他是個好男人,史夫人高度關注這件事。

    特別是這兩日,她那枕頭風吹的趙太守神魂顛倒,都派來好幾次二將軍過問,再不出結果,怕是要影響自己在趙太守心里的位置了。

    “我們也有調查,但結果還要問問空山道人。”

    程路暗道拖字訣果然奏效,女人的枕頭風,可不是你這個粗漢子了解的,“陳兄擅長此方道法,我尋他相助,

    要去問詢一番空山道人,老哥給開個證明什麼的就可以。”

    “有勞陳道長。”

    武松可不敢托大,他可是被特意告誡過這位陳道長不能惹,“兄弟的兄弟就是兄弟,開什麼證明,拿我的令牌直接去就對了。”

    看似豪邁的話語,實則里面很細膩,拿令牌,不給有心人留下把柄。

    陳友拿著令牌,看了眼兩個爛醉如泥的家伙,心里嗤之以鼻,兩個戲精,昂首挺胸邁步走向被陣法包圍的院子。

    空山道人灰頭蓬面坐在樹下,任由沾滿雨水的落葉滴落在臉上,也絲毫不顧,哼哼唧唧的不知道在念叨什麼。

    眼神渾濁,看著陣法開啟,來了那日的道人,“道友。”

    空山道人警惕的起身,後退幾步,滿滿對這個出身名門的道友的恐懼,陳友笑笑,“道友不錯,看四季輪轉,體悟大道自然,

    有道是冤冤相報何時了,不如一時快刀斬亂麻,你說對吧,人啊,只有活著,才有意義,死了,什麼意義都是空。”

    空山道人沉默不語,這是他很熟悉的一套說辭,以前他也這樣跟外人說過,畢竟都是上過當的人了。

    “你看那西楚霸王,空有天下霸主之名,卻不趁熱打鐵,被高祖撿了便宜,他自戕烏江,何其悲烈,

    但凡他腦子好些,也不至于此,落得個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

    陳友大肆拿著前朝的事情來說事,听的空山道人一臉揶揄,你這麼說,不怕那些軍伍出身的家伙打死?

    項羽再怎麼不行,那也是兵家歷史上有名有幸的人物,可謂秦末兵家代表。

    空山道人眼神愈發頹廢,“道友說的沒錯,只有貧道活著,才更有意義,可關鍵是,貧道能活著嗎?”

    “哈哈,看你想怎麼活,想如過去般逍遙自在,是沒辦法的,別說程路那鬼頭不答應,貧道就不答應,

    但你在這地方,能安心悟道,能教導弟子,發揚你門楣,不是更好?

    是是非非有程路替你擔著。”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