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80章 大家一起笑哈哈(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80章 大家一起笑哈哈



    趙太守跟黃郡尊,作為西楚郡地位最高、權利最大的人物,氣質也不同。

    趙太守是武夫,四十來歲的年紀,正值氣血最為旺盛的時刻,面色紅潤,五官端正,頗具威嚴之色,四肢孔武有力,形如鐵塔。

    用一句程路的話來說,此人面相一看便是虎狼之士!

    黃郡尊年齡更老些,似乎讀書人都喜歡留山羊胡,灰白之色,似乎更有氣質些?

    程路看不懂,黃郡尊過了半百之數,氣色很好,精氣神十足,程路不敢小看他,這位黃郡尊,可不是現在那種,

    隨便被各地實力派官員提拔的無用讀書人,這是一位儒家讀書人。

    何謂儒家讀書人?

    便是天下大亂之前的儒家學子,正規途徑從鄉學考入縣學再從縣學考入州學,最後通過京城的殿試。

    可謂是讀書人中的精銳,真正獲得儒家法門傳承的讀書人。

    絕非王佐這類手無縛雞之力的讀書人,實打實的,儒家修士,氣質更為溫潤,宛若一塊養了多年的璞玉般。

    程路不敢在兩個大人物面前做次,乖乖帶著天涯鏢局眾人拱手作揖,“吾等見過趙大人、黃大人。”

    先不提二人都是西楚郡數一數二的人物,光是修為,趙太守六品武夫,看樣子,很有可能問鼎五品,黃郡尊具體不知。

    誰讓程路不了解儒家的修行體系呢?

    “免禮,我西楚出了天涯鏢局,倒是件好事,清水縣賦稅押送的不錯,老黃,日後我看,可以將五縣的賦稅押送交給天涯鏢局,

    彰顯吾等作為父母官的支持,你看如何?”

    趙太守含著笑意,看了眼黃郡尊,一開口就令程路感到了濃濃的斗爭氛圍,心里嘆口氣,何必呢?

    何必要把天涯鏢局拉入西楚郡的斗爭當中呢?

    黃郡尊捋著山羊胡,“賦稅事關西楚運轉,事關重大,當再議。”

    程路松了口氣,暗道黃郡尊,咱倆才是好朋友啊。

    “來人,快將蜀中的大紅袍拿來泡茶。”程路忙招呼二人坐下,笑呵呵道︰“勞煩二位大人遠道而來,真是失禮,請上座。”

    趙太守看了眼座位,處于主坐上,暗自頷首,坐在左邊的主位,黃郡尊瞥了眼程路,後者笑呵呵的掩蓋眼里的尷尬,不動聲色坐在右邊主位上。

    以大魏以左為尊的習慣,意思很明確,這就是程路承認的趙太守的地位更高一些,而不是掌管政務運轉的黃郡尊。

    信娘動作迅速,很快將泡好的茶水送上,兩位大人物也不發話,靜靜看程路的安排。

    雖然黃郡尊幫了自己一把,不過程路不會去在意。

    玩斗爭的人,有什麼幫不幫的?

    賦稅銀兩能賺到多少?

    風險又大,遠不如運鏢來的輕松快活。

    程路自然是不會在意的,再者,趙太守手握軍權,又是本地豪族,巴結這位爺,總比黃郡尊沒多少底蘊的外來豪強強太多了。

    放在前二十年,程路必然會巴結黃郡尊,而不是趙太守。

    如今,誰手里有軍權,誰就是老大。

    忙碌一番,程路才落座,這里有資格坐下的,就那麼幾個,程路自問自己是其中之一,隨後是同為七品的信娘跟武松。

    妹子跟靈秀早被安排去了別院,其他人只能站著。

    馬德勝腰桿挺直,這可是西楚郡的大人物,往日只能在各種傳記傳聞中听聞,此番見到本人,更加覺得自己跟對鏢局了。

    “黃大人。”

    程路起身,拱手看向黃郡尊,“此番天涯鏢局遭遇的一切襲擊,幕後真凶,已經被草民以假死之法詐出,不知大人可否提供些便利?”

    黃郡尊握茶的手微微緊了些,這樣旁枝末節的動作,連一旁的趙太守都難以察覺,“不知是什麼鼠輩如此大膽,

    竟敢對程總鏢出手,有何冤情盡管道來,西楚江湖,也得看咱們的薄面。”

    “看看,什麼叫讀書人,這就叫讀書人,黑的愣是說成白的,自己罵自己都說的出口。”

    程路心里嘀咕,臉上笑眯眯,“不敢不敢,怎敢有勞黃大人呢,不過是躲在陰暗角落里的鼠輩而已,

    亮亮刀鋒,也就躲起來了,你要用力找吧,反而找不到,不然膽小如鼠,說的可不就是這些背地里耍陰招的鼠輩?”

    黃郡尊笑笑不說話。

    “趙大人,如果真凶乃西楚重要人物,大人是否會秉公執法?”

    黃郡尊沒想到的是,程路的下一句話,令他平靜的心思泛起了波紋,他是什麼意思?

    認準我了?

    王佐什麼都吐露出了!

    趙太守哼了一聲,“程總鏢有什麼話盡管說,能幫的,咱們一點不含糊。”

    “程某多謝趙大人。”

    程路仙力有底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趙大人很支持自己,算了,官府上的彎彎繞繞,還是少摻和為妙,“黃大人,可否供給便利?”

    “他吃定我了!”

    黃郡尊心說,捧起茶杯喝了口,表示敬意,慢悠悠道︰“程總鏢需要,郡府都為你提供便利,

    肅清歪風邪氣,還江湖朗朗乾坤。”

    “如此,多謝大人。”

    程路心道小樣,老子可是拿捏著你的七寸,看向信娘,“將人押上來!”

    “是。”信娘緩緩起身,對著兩位大人微微福身,“妾身告退。”

    黃郡尊眼中不可查的閃過殺意,心里有一絲緊張,如果王佐露餡了,怎麼辦?

    這個辦不了事的家伙。

    心里罵罵咧咧,想著如果王佐被押上來,呈堂公證的對質,想辦法夜里干掉王佐,免得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家伙壞了自己的大事。

    “趙太守,喝茶。”

    黃郡尊總覺得他在看自己,拿起茶杯示意了一下,趙太守頷首,悶悶的喝了口茶。

    武松看了眼兩個大人物,心想程老弟可以啊,這就巴結上西楚的話事人,誒,還好只是念頭,沒把他的小嬌妻弄來養。

    兄弟之妻,作為兄弟的自己幫著養,照顧他的遺孀,是沒問題也是合情合理的。

    心里默默想著,武松心里也好想了些。

    沒多久,此次襲擊天涯鏢局的幕後真凶便被信娘跟一名道人押了上來,蓬頭垢面,雙目如死灰。

    黃郡尊看著來人,心里是一松一弛又一驚。

    松的是,這人不是王佐,弛的是,不是王佐,沒有認證,趙太守就沒有大義拿捏自己,驚的是,這個道人他知道,

    而且本事不小,對天涯鏢局背後的力量更更多一分忌憚。

    那個神秘的邪道武夫還沒查出來,現在又來一個,是這個道人嗎?

    哦,是七星道館的那個百花門道士。

    看清空山道人身旁的道人,黃郡尊也就不奇怪了,這個道人的本事如何,他跟趙太守都是知道的。

    “陳兄,可以解開禁制。”

    程路起身來到空山道人身旁,看著他的禁言被解開,踹了一腳,看著他踉蹌倒下,“老子跟你無冤無仇,你居然膽敢做出這樣天怒人怨的事情!”

    空山道人滿臉死灰,眼神炯炯看著黃郡尊,期望這位大佬,能救自己,沉悶不語。

    那怕遭受非人對待,他也知道不能說話,一旦開口,才是壞事,不管王佐那邊怎麼對的口供,他絕對活不過今天晚上。

    “你不說話,自己做過什麼,沒膽子承認?”

    程路見空山道人沒有說話的意思,笑了,看向陳友,“陳兄,把你那小兄弟喊出來,既然人不說,咱們讓這位小兄弟來說!”

    對付這種不開口的人,放在沒有超凡力量的世界可能要嚴刑逼供,但在這,方法有很多,靈鬼听說只是其中之一。

    “這家伙,真是不客氣。”

    陳友心說,動作很麻利,畢竟鬼谷傳人看樣子跟程兄弟的關心很親密,要抱好大腿,雙手施訣,剎那間寬大衣袖舞動,滲透出點點綠芒。

    星點聚合,白白胖胖只有巴掌大,頭頂掛著一片大綠葉的靈鬼現身而出,一副沒睡醒,精神不振的樣子,

    小眼中滿是嗔怪。

    靈鬼的出現,趙太守眼中閃過一絲好奇,黃郡尊眼中閃過一絲忌憚,他身為曾經的官員之一,最明白,靈鬼的可怕性。

    心里暗道糟糕了。

    不過召喚的是爸爸,小靈鬼再有牢騷,也不敢跟對程路那樣對待爸爸,拿著小胖手指著一臉駭然的空山道人。

    他身為道門修士,比任何人都明白,靈鬼豢養的難度,眼前這只,分明神情具備,在小胖子發牢騷之前。

    “我招,我招!”

    空山道人沒辦法,那怕他是金丹修士,可靈鬼的話,曾經也是大魏朝堂之上,通用的手段之一。

    甚至不需要他開口,這種小東西能把自家直系親屬全給扒出來。

    程路奇怪的看了眼空山道人,剛剛不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嗎,現在變的居然這麼快?

    真是稀罕勒。

    程路向來是個聰明的人,起碼他這樣認為的,很快就發現了問題所在,是這個小家伙。

    “好大的狗膽。”

    “砰!”

    王佐狼狽翻滾身體,胸口挨了一腳,差點沒把他骨頭踢散架,他還是個病秧子,那能挨得起程路這樣生龍虎猛的一腳。

    “咳。”

    空山道人咳嗽好一會,听著粗重的咳嗽聲,都令人皺著眉頭,差點令人想到的就是這人會不會把心髒給咳出來?

    “別裝了。”

    程路不耐煩的把空山道人拉起來,被封氣海的道門修士,肉身連八品武夫都比不上,“快說,別跟我玩馬虎眼,我不高興,

    小靈鬼會把你祖宗都扒出來鞭尸!”

    “哼。”

    小靈鬼看著這個可惡的壞人,居然拿自己威脅別人,可憐巴巴的看了眼老爸,奈何他爸也不管他。

    空山道人顫顫巍巍,“是,殺史公子的事情,是我的兩個徒弟干的,他們瞞著我,自己動了歪念頭。”

    “轟。”

    一聲悶響,趙太守旁邊的桌子四分五裂,黃郡尊身旁漂浮著一圈若有若無的罡氣,將忽如其來的氣機抵消。

    “動什麼怒啊,老趙。”

    黃郡尊小心護著手里的茶杯,看著趙太守眼中全是不滿,“這茶可不好買,灑了可惜。”

    趙太守氣勢迫人,瞪著空山道人,也不說話,空山道人被嚇的夠嗆,更加恐懼,畢竟這件事,從根本上來說,

    跟他沒有任何關系,徒弟自己拿了好處去殺人,他都是後知後覺。

    “趙大人,不妨讓他把話說完,也好知道誰是幕後主使。”

    程路看了眼趙太守,可不能讓他壞了自己的事情,趙太守哼了一聲,目光盯著程路看著,後者與他對視,絲毫不懼懾人的氣勢。

    信娘手心全是汗,暗道小郎君太魯莽了。

    程路心里笑眯眯的,絲毫不在意這股氣勢的存在。

    武松時刻準備著,萬一交手,他好去勸架,心里佩服不已,程老弟果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不知退讓,這也對。

    馬德勝心里滿是自豪,我家總鏢,跟西楚太守眼神絞殺,絲毫不落下風!

    “好,本官倒要看看,這狗賊幕後究竟是誰指使的。”

    趙太守挪開目光,示意程路繼續。

    “多謝大人。”

    程路接過桿子,瞪了眼空山道人,“把實情都說出來,不要有任何僥幸心理,也不要有什麼夸大其詞,程某要的是真實性,

    至于謊話,你覺得靈鬼的嘴不行,還是程某的刀夠不夠鋒利,道友皆可嘗試一番。”

    “我說,史公子之死,是我那兩個不成器的徒弟瞞著我做的,我跟程總鏢在清水縣賦稅竟鏢中交惡,

    被他算計,懷恨在心,偷摸來到乾豐城,為的,就是要報復,

    本以為驚雷堂能刺殺成功,誰曾想他們如此無用,報復陷入死循環,我那兩個不爭氣的徒弟,自己做主,去殺了史公子,

    再把提前殺害的天涯鏢局走鏢人丟在一旁當嫌疑犯,是我的錯,沒有教好兩個徒弟,

    身為他們的師傅,我願代罪受罰,還請趙大人明鑒,請趙大人看在修行不易……。”

    陳友法訣施展,沒有令空山道人繼續說下去,畢竟有些話,實在是不適合說,你修行不易?

    難道史公子就該死?

    雖然他吃喝嫖賭還不爭氣,但他還是個好男孩。

    是史夫人的掌上明豬,趙太守的可愛小舅子,你能這麼干?

    趙太守怎麼交代?

    趙太守眼含憤怒看向程路,他要一個交代。

    程路心里也沒譜,該死的空山道人,不按劇本來,明明說好大家一起笑哈哈的演戲?

    你丫的卻跳戲演出!

    你要我怎麼接?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