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79章 天涯鏢局四朵金花(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79章 天涯鏢局四朵金花



    王佐的運氣也是背到家了。

    本來事情進展的順利無比,只需再有些耐心,探出程路的虛實,他們就可以摘得勝利的果實。

    然而背後的靠山急了,王佐翻車的錯誤,在于他對于自己的高估與低估修行人的力量。

    武夫那怕再不受其他體系的修士待見,但大家都是修行人,圈內人鄙視可以,圈外人?

    你拿什麼鄙視?

    故而被一個初入修行門檻跟一個醫師打的抱頭鼠竄。

    而不出賣背後的靠山,他覺得自己很難活下去。

    “姑奶奶們,饒了我吧。”

    王佐丟下了多年身居高位養成的尊貴脾性,低頭求饒,對于這樣一位從郡學教書先生走到司錄主事這樣朝廷六品官員而言。

    這是一種源自內心的崩潰,也只有這樣的崩潰,才能令王佐明白,他手中的權力,根本指揮不動這些修行人。

    “我願意說,我什麼都願意說,別打臉,哎呦。”

    王佐一邊弓著腰保護臉,一邊承受程韻跟靈秀雙重粉拳的合擊,奈何倆姑娘都不是武夫,都是醫師。

    不然這幾下,早就把他踢死了。

    “妹子,靈秀姑娘,給俺老程一個面子,別跟這樣的小人物計較,哈。”

    程路丟下供奉給自己的酒,心里忽然冒出個奇怪的念頭。

    自己和供奉給自己的祭酒,算不算應驗了祭酒的含義?

    看向陳友,程路很快把這樣的念頭踹出腦袋,目前靜靜看向陳友,笑呵呵︰“陳老弟,你那靈鬼挺好用的,不妨借我用一下?”

    “大家都是兄弟嗎,別這麼見外,你說對吧玉娘?”

    看著陳友一副不情願的樣子,程路笑嘻嘻不動聲色的把話題切換到玉娘身上。

    “貧道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陳友心里暗自鄙夷了一句,施了個法訣,小胖娃娃又一次出現,頭上的小綠葉變淡了些,小臉上也是一副沒睡醒的亞子。

    “看起來不太聰明啊。”

    程路心里嘀咕,忽然想到一點,搓著手看著陳友,“那個啥,陳老弟,你看啊,以前佛門有句話,

    叫送佛送到西,做人要做全,這靈鬼都借了,控制法訣也得借給我一下吧?”

    陳友面色警惕,這是能借出去的東西嗎?

    白紙黑字的,程路打什麼心思,陳友心里門兒清,裝傻充愣逗弄靈鬼,壓根不理會程路。

    程路撇嘴,親切拉著程韻的手,“妹子啊,告訴哥,最近學的怎麼樣?有沒有听靈秀姑娘的話,沒有的話,哥也是會懲罰人的。”

    程韻小臉漲紅,低下頭不敢看程路,搞得後者莫名其妙,靈秀走來‘啪’的一下拍掉了程路的手,“小韻學的很認真刻苦,就不勞煩程鏢頭惦記了,也不見你來過一次。”

    “你胡扯!”

    程路大叫著,“那次明明就去了,還看到你們,怎麼就沒去過?”

    靈秀翻了翻白眼,然而給人的感覺就是這就是個溫柔的眼神,自顧自的的拉程韻走到一旁耳語。

    “你哥哥也太壞了,詐死還要把我們請過來。”

    “我還以為他發生了什麼不測,都準備過來挫骨揚灰,可惜了。”

    程路︰“……”

    玉娘看向掀了蓋子的棺材,一副我沒在听的表情,陳友仰頭看天花板,武松左看右看,決定低頭看鞋子,眉頭微微一皺。

    彎下腰拍了拍鞋子,這才滿意站起來,笑呵呵的看著地板。

    然而在座的那個不是武夫道士,各個耳聰目明,靈秀跟程韻的耳語跟沒有一樣,武松覺得自己已經覬覦老弟的妻子了。

    就差履行兄弟誓言。

    汝妻吾養之。

    不能再嘲笑程老弟的為人處世了。

    陳友悄悄給玉娘暗送秋波,大概意思是,“程路跟鬼谷傳人的關系很親密,你說的沒錯。”

    玉娘則是滿臉傲嬌的拋了個媚眼,陳友的解釋意思是︰“本姑娘的眼神從不會錯的,晚上早點回家。”

    實際是,“你以為我的眼楮跟你的一樣嗎?”

    這對百花門門徒,早就煉就了眼神傳遞消息的秘訣,場面詭異的平靜,只有程路跟靈秀的交談聲,偶爾換來少女的一陣嬌笑。

    信娘看了眼靈秀,又看了看自己,心里莫名嘆口氣,“唉,還是老了,長江後浪推前浪。”

    自己目前的條件雖然比靈秀優秀,可自己年紀擺在這,青春也沒幾年了。

    想到日後自己年老色衰,程路開始嫌棄自己。

    信娘在心里暗自為自己鼓氣,女人,就不該活在男人的羽翼下,需要有自己的獨特之處跟倚仗。

    人心各異,程路開完玩笑,笑呵呵拍著靈秀的肩膀,“多謝靈秀姑娘,來都來了,就別走了,不妨幫我把事情解決了?”

    程路攔住想要離開的靈秀跟程韻,語氣誠懇,“現在雖然拿下了王佐,但幕後主使是誰,這是一定要知道的,

    否則的話,恐怕我是睡不好也吃不好。”

    “師姐,就幫幫大哥吧。”

    程韻實在不願見到大哥這麼委屈,看著靈秀眼里充滿哀求。

    靈秀很生氣,程鏢頭剛剛就那麼口花花,她心里是賭氣的,看著自家小師妹這麼維護這個浪蕩鏢頭。

    心里無奈,揉了揉程韻的小腦瓜,板著一張臉看向始作俑者程路,“哼,本姑娘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你敢攔?”

    “不敢。”

    程路老實回答。

    “那你敢阻礙?”

    “敢!”

    程路信誓旦旦說道。

    靈秀︰“……”

    她都服氣了,怎麼一段時間不見,程鏢頭越來不要臉不要皮了。

    陳友見程路的談話陷入僵局,笑嘻嘻湊上前,遞給程路玉塊,傳音道︰“這是靈鬼的操控法訣,先借給你用,記得還給我。”

    “一定。牛逼操作啊。”

    程路點頭,頭一回看到傳音,這玩意就好像在自己腦袋里裝了信號天線似的,總是能見識到了一下,傳說中的傳音。

    陳老弟還是具有大本事的人,光是甩出傳音手段這一點來看,是程路所沒有觸及到的知識盲區。

    “奈何老子沒文化,一句臥槽來回敬。”

    程路內心想著,靈鬼之法的控制法訣弄到手,單手拎起王佐,“王大人,咱們可真是有緣分啊。”

    “我去問幾句話就過來啊。”

    程路向著靈秀跟程韻二位妹子說道,走向內室。

    眾人面面相顧,信娘搖曳身姿,挽起程韻的手,“小韻,在那邊還適應嗎?”

    “還,很好,師姐跟師傅對我很好。”

    一直以來,程韻都覺得信娘更像是自己的母親,她身上的成熟女人氣質,不僅吸引程路,也吸引程韻,口頭一快,就想拿出小時後跟母親撒嬌的語氣,好在及時反映。

    “嗯,還得多麻煩靈秀妹妹,替我們照顧這個小妹妹。”

    信娘笑意盈盈看向靈秀,後者頷首,“小韻很聰明,師傅都說她的天賦很好,就不勞信娘姐姐操心了。”

    “那有什麼勞不勞的,累不累的,先休息會。”信娘見自己的宣示達到效果,笑盈盈的招呼她坐下喝茶。

    “好滴。”

    然而信娘想的是,信娘是程鏢頭的屬下,二人私交又極好,說是‘我們’也沒錯。

    程韻臉蛋紅撲撲的,心里是濃濃的幸福。

    那種離家後的空虛感,逐漸彌補上來。

    “我給你們倒茶。”

    玉娘進屋,手里還拿著大茶壺,卻是不知何時出去拿了進來。

    三個女人一台戲,四個女人嘰嘰喳喳的,愣是在在場的三個男性面面相顧。

    武松︰程路死而復生!

    陳友︰拿下了罪魁禍首王佐!

    二將軍︰此刻恐怕黃郡尊與趙太守正在趕來的路上!

    看著四個女人談笑聲,總覺得東道主一點都不緊張,反而是他們三個局外人最為緊張,時不時不安的看向內室,想知道程路問了些什麼。

    陳友感覺到自己圈養的靈鬼被召喚,懶得說什麼,湊到玉娘跟前,听著四個女人談論的話題。

    武松跟二將軍也很想加入進去。

    這些軍營里的猛男平日里雖然只會揮灑汗水,流血不流淚,但能跟異性交流,誰願意干巴巴的站在一旁看著。

    特別是這四個女人美的還不同。

    信娘五官身段算不上最好的,但卻是最有韻味,成熟女性的魅力在她身上無時無刻體現,那怕無意識的一舉一動,都能勾起男人的注意力。

    這就是一枚熟透了的隻果,正值女人一生中最巔峰的時刻。

    靈秀五官更秀氣一些,穿著長袍看不出身段,但潔白的脖頸,瘦小的身軀,予人一種歲月靜好的錯覺。

    可能是醫師本身懸壺濟世,靈秀身上形成一種如同母性般的氣質,卻又有所不同,更傾向于善良、溫柔等形容詞。

    程韻五官上反而是最好的那個,特別是滿臉白嫩的肌膚,活潑靈動的眼神,渾身散發著青春少女的氣息。

    談吐活潑,總能不經意間令兩個老男人想起鮮衣怒馬的少年時代,別具一格。

    玉娘身段最好,緊身的裙裝,比例完美的身姿,高挑不已,最是吸引兩個老男人目光的,是那雙大長腿。

    身上濃厚的紅塵氣息,卻是兩個老男人的最愛,興許是身為紅牌久了,信娘渾身充斥著大膽開放,二十年後,肯定是比信娘還優秀的女子。

    四朵花齊聚一堂,當真是爭相斗艷,都不知看看那個好。

    陳友這個年輕道人,心里暗嘆︰“果然是人間枯骨,好在貧道已經有了妻子,修的也不是什麼太上忘情之類的傳承,

    不然別說修行了,能不能站起來都是兩碼事。”

    內室里。

    程路把玩著手上的玉塊,“王大人,我一直很奇怪,到底是什麼力量,能請來驚雷堂的高手,你說說吧。”

    對天涯鏢局動向了若指掌,準確的對自己偷襲,甚至明白鏢局什麼時候的防範最為薄弱,除了密切關注的人之外。

    程路想不到其他人,故而詐死,引出背後的主謀,只是自己還沒下葬,背後的人就露了出來。

    王佐地位很高,權力也很大,都符合自己懷疑的點,但還不是,程路猜測,王佐也是一枚棋子。

    不過是較大的棋子而已。

    “我說,都是黃郡尊在指派,他指派我……”

    王佐害怕急了,他性子就帶著幾分謹慎,並不是因為什麼格局大,膽子大,他是反著來,知道知道格局小,膽子更小,所以才謹慎。

    程路臉色逐漸變黑,黃郡尊,西楚郡巨頭之一,卻是不知道,怎麼得罪了這位。

    召喚出靈鬼,看著小胖子,程路問道︰“將最近王佐的動向都說出來。”

    靈鬼鼓著小嘴,看到程路不是主人後,滿臉不樂意,不過還是砸吧砸吧的把王佐的祖上三代全拔了出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小胖子存心想整王佐。

    “原來如此,這個亡魂,王大人想必清楚吧?”

    程路沉吟問道,腦子卻飛速轉起來,又涉及亡魂,黃郡尊對自己出手,莫非背後還有別的勢力?

    “小胖子,還有沒有別的信息?”

    “困了,我要睡好幾十天。”

    靈鬼一臉縱欲過度的模樣,化為星光散開,回到玉塊內。

    “我知道,我知道,別殺我,別殺我,是黃大人麾下的一股勢力,他們都是亡魂,都是鬼,貌似是效忠什麼王?”

    王佐害怕的哭了,小胖子星散開,在他看來,就是被程路殺了。

    這人很惜命。

    是一件好事。

    “王大人,今天的事情你就當沒發生過,真是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程路笑呵呵看著王佐,後者滿臉不解,直至看到程路揮舞著沙包一樣大的拳頭大在鼻梁上,“哎呦。”痛呼聲喊出,摸著流下鼻血的鼻子。

    抱頭鼠竄,程路不依不饒,追著王佐爆錘,而且都打在要害上,疼肯定疼,但除了皮外傷,很疼之外,沒有別的任何效果。

    “王大人,日後別想著吾妻妹汝養之,好好當個人吧。”

    程路拎著死狗一樣的王佐怒哼,後者進氣少出氣多,渾身腫脹跟豬頭一樣,他早就昏了過去,疼昏的。

    丟下王佐拍了拍手,這種人,只要能逃出去,剩下的事,按照他的性子,他知道怎麼圓這謊話。

    這邊嘰喳的討論,話題圍繞‘運鏢’、‘選秀’、‘胭脂水粉’、‘衣莊’、‘雅居’、‘游玩’等等開展。

    主要是玉娘說,另外三個女人傾听。

    陳友心里感慨,娘子不愧是玩遍了楚州的人,看著三個女人認真的眼神,好像曾經也見過。

    那年他還在總壇修行,玉娘就是這樣的眼神。

    “趙太守到。”

    “黃郡尊到。”

    兩聲不同的喝令聲從門外傳入。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