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78章 我們是不是兄弟?(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78章 我們是不是兄弟?



    這哪像是一個修道之人該說的話?

    張口閉口就是青城、羅浮這樣的巨頭,搞得空山道人是內外絞痛,身體痛是被打的,心痛是因為陳友。

    說好的大家都是道友,結果你裝個逼就算了,還在背後刺一劍?

    真特麼死道友不死貧道!

    空山道人內心憤憤,但他不敢說,能開鏢局的,就算在同層次修士里屬于混的差這樣的類型,但也不妨礙他眼光。

    陳友渾身上下那里有什麼道士的超然氣質,倒是有一股混下九流的興致,不過術法是真的純。

    光是那掌心雷就能說明很多問題,掌心雷這樣的法術,雖然也是大路貨,但屬于大路貨里的王者,價格昂貴不說,關鍵是沒有關系,肯定是買不到的。

    而且陳友使用的招數就是颶風跟掌心雷,排除是散修大佬,應當是門派傳承,能有掌心雷傳承的門派很多。

    說牛毛那就難听了,掌心雷威力強、消耗小的特性,在西楚這樣的小地方屬于鎮派傳承,但能把掌心雷隨便交給一個弟子的門派。

    在空山道人的心里,也就茅山跟全真這些術修大宗這麼干。

    “十把劍坯太多了,道友,能不能少點?”

    “少?”

    陳友疑惑自問了一聲,看向玉娘,“你怎麼說?”

    “少一把,老娘就把你骨頭拆了,金丹拿了,然後把你吊在亂葬崗讓群鬼虎視眈眈。”

    玉娘凶巴巴的握了握粉嫩的小拳頭示威,空山道人低下頭,不說話了。

    听听,這是人說的話嗎?

    劍坯是鍛造飛劍的核心,價格昂貴,但雙劍鏢局,勉強能拿出二十把劍坯,就是代價。

    “唉。”

    心里嘆口氣,空山道人對程路恨得要死,算計了雙劍鏢局一次,現在還要大出血,早知當日,就該把這筆賬給吞下去。

    趁早打包回蜀中,搞得現在,錢沒賺到,報復也沒成功報復,反而還要繼續打出血。

    順帶把王佐祖宗十八代全給問候了一遍。

    “行,七日內一定送到。”空山道人咬牙認了,從懷里摸出丹藥,非常不舍,這可是他花重金才買到的療傷聖藥,寒丹,一枚就要三千兩。

    “等等。”

    正要吞下的時候,陳友回頭喊道,空山道人愣愣的看著他,“把你的丹藥給你弟子吃,你留下來。”陳友說完也不管空山道人。

    空山道人內心抽搐,他就一枚寒丹,還不能自己吃,只能含淚把喂給自己最信任的弟子。

    “回去後,記得把你師叔喊上。”

    剛服下寒丹的弟子一臉不解,師傅這是要報仇?

    “不報仇,這筆賬就這麼揭過去了,咱們寒門,惹不起人家大宗派,護送過來,我的命,就看你了。”

    空山道人搖頭,他已經熄滅了復仇的心思,掌心雷都是人家拿來玩的,鬼知道他還會不會什麼陣法?

    就算不會,他也不想跟這樣出身于名門大派的弟子產生交合,特別是眼下這樣交惡的情況。

    能交好他能打坐笑醒,交惡,他打坐都難以入定。

    “信娘姐姐,你說吧,這老匹夫怎麼處理?”

    玉娘拎著王佐的後脖領走到靈堂前,看都不看跌坐在地,滿臉灰敗的王佐。

    “信娘子,女俠,道長。”武松趕忙上前說話,他不敢太放肆,這個陳道長他知道,七星道館的館主。

    一身本領怎麼樣不知道,反正趙太守告誡他不能得罪的人當中,就有這一位。

    這是趕來求情的,王佐怎麼說,也西楚郡的司錄主事,西楚郡的第三號人物。

    “還請手下留人,王大人行為再有冒犯,他也是……這是?”

    武松話到一半,看著從陳友袖子里鑽出來,頭頂著一片綠葉的小胖子,估摸還沒一個巴掌大,倒是挺可愛的。

    “我這小精靈已經把事情都看了一遍,你也不用說了,通知誰都沒用。”陳友非常不給面子,主要是玉娘非得摻和,不然他才懶得管這是勒。

    又沒好處。

    也不知道程路這貨醒來了,能給自己什麼回報?

    上回拿到的先天錢,舵主可是相當喜歡的。

    “王佐是幕後主使,殺死史公子的是空山道人的弟子,驚雷堂的刺客是王佐找來的,王佐的背後……”

    陳友施了個法訣,小精靈話到一半忽然靜音了,它渾然不知的說完,這才美滋滋的鑽回陳友的袖子里。

    王佐听完一臉慘白,饒是他為官多年,也扛不住這樣的說辭,好似把自己全身上下的秘密都看光了一樣。

    事實上也是如此。

    “這是當年朝廷監督天下百官用的靈鬼之法,不曾想陳道友還會這種法門,多謝。”

    信娘見多識廣,看出小娃娃是什麼門道,“武將軍,你現在說什麼都是沒用的,現在要閉堂了,武將軍想留便留,想走便走。”

    信娘的話很冷淡,也不說王佐怎麼處理,心里暗道程郎君的激將法果然奏效,大魚自己送上門來了。

    武松摸不著頭腦,罵道︰“狗日的趙二,你特麼還不滾!”

    “武松你敢罵我,你大爺的。”趙二罵罵咧咧的離去。

    信娘瞥了眼武松,也不說話,走鏢人驅趕客人,剛剛目睹一場神仙斗法的江湖人們正是談興正濃的時候,被驅趕也就罵罵咧咧的離去。

    沒人想留,門庭若市的酒樓很快就門可羅雀,唯有滿臉警惕的走鏢人,上上下下的戒備著。

    陳友正納悶吶,忽然听到嘎吱一聲,棺材板忽然從內破開。

    “鬼啊!”

    “我的個道德天尊!”

    前一聲是武松跟王佐,後一聲是陳友,他早就懷疑程路用了某種假死之法,不然他都跳了一天的大神了,

    不可能看不到程路的亡魂。

    只見穿著壽衣,頭發油乎乎成一坨坨的程路甩了甩膀子,滿嘴都是髒話,“瑪德,憋死老子了,誰訂的棺材,就那麼個小口,老子再不出來就要憋死了。”

    隨意扯掉身上的壽衣,王佐嚇得卷縮在牆角,也就大門關了,不然他現在能用飛一樣的速度跑路。

    “賢弟,你是生是死!”

    武松瞪著眼楮,近乎是用罵人的話喊道。

    “老哥別急,我還沒涼呢,別惦記你弟妹啦。”

    程路笑呵呵的開了個玩笑,倒是令武松不好意思撓頭。

    信娘嗔怪看了眼程路,也沒仔細研究弟妹這個詞。

    “來,說說吧,王大人,咱們無冤無仇的,你算計我干哈?”程路蹲在地上,用壽衣打著王佐的臉,“我覺得這壽衣很適合你。”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王佐一邊後退,一邊搖頭否認。

    程路嘆息一聲,怎麼有的人給他面子就是不要面子呢?

    “陳兄,我們是不是兄弟?”程路笑呵呵看向陳友,一邊朝著玉娘拋媚眼。

    玉娘笑意盈盈的反拋媚眼回去,陳友翻了翻白眼,你惦記我娘子,還管貧道叫兄弟?

    武松心里莫名的寬慰。

    原來不是只有自己想兄弟你安心的去吧,汝妻吾養之。

    看向陳友的目光充滿憐憫。

    陳友好像察覺似的瞪了眼武松,吭哧吭哧道︰“鑒你行為不端,貧道不認你這個兄弟。”

    “我認我認,兄弟你操作太牛了,詐死騙大魚,你怎麼騙過張樓的,他這人油鹽不進,又不好錢財。”

    “可他好大長腿推板車啊。”

    程路心里嘀咕,高深莫測的拍了拍玉娘的肩膀,“人,不可能沒有缺點,道祖也不行。”

    “因為道祖已經不是人了。”

    程路默默的在心里補充一句。

    玉娘雙眼冒光,“太厲害了,太厲害了,誒陳友你拉我做什麼!”

    玉娘正歡呼著,就被陳友拉到一旁,也不知道當年自己是怎麼匹配到玉娘的,這腦子不太聰明的亞子。

    居然跟著程路這貨吹牛。

    “得了得了,牛都要飛到道祖那兒了,說吧,兄弟,你要我怎麼做?”

    陳友不耐煩說道,特意在兄弟二字加重了口音。

    “待會借你那個靈鬼小胖娃用用,不是不想說嗎?沒干系,我用小胖子來抵押,看你說不說!”

    程路邊說還不解氣的踹了王佐兩腳,瑪德,害的他躺了兩天的棺材,mmp,如果不是幕後的家伙自己忍不住了,他都快要下葬了!

    武松眉頭直跳,“那個,程老弟,算了吧,高跟這樣的廢物不值得你動手。”

    “我沒動手啊老哥,我動的是腳。”

    看著程路無辜的轉著腳,武松無言以對。

    信娘拉著玉娘交談,一臉不認識程路的樣子,以前沒發現,這人做事莽了點之外,沒臉沒皮的。

    在場的沒有那個敢把程路這種沒臉沒皮的性子不當一回事,這小子一詐死,連張樓都幫他,也不知道他怎麼玩的。

    “你們別這樣啊,多沒意思,我可是在棺材里躺了兩天誒!”

    程路不滿了,沒人搭理自己,強行湊過去,一手摟著信娘一手摟著玉娘,看的陳友差點想掌心雷此後程路。

    “嘀咕我干哈?我好著呢,快听我說話。”

    玉娘嚇了一跳,信娘反應沒那麼激烈,只是身子湊近程路一些,表達自己的親近。

    “誒!怎麼門是關的?”

    門外傳來呼喊聲,听起來很靈動,也很動听,是個姑娘。

    “砰!”

    “我說信娘你怎麼回事,我是你上司,你怎麼能饞我身子,注意距離啊,還有你,玉娘,都說了咱倆是兄弟,你居然想睡我,圖謀不軌,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

    大門倒塌那一刻,

    程路咋咋呼呼的推開信娘跟玉娘,一臉埋怨的抱怨,帶著幾分憤怒,玉娘眨巴著美眸,一臉怪異,信娘瞥了眼。

    心里暗道這小子以前沒這麼壞的。

    來人是兩個姑娘,一人長發披肩,眼眸燦爛,氣質出眾,五官倒是清秀,就是氣質令人神往,充滿母愛,另一人就顯得小家碧玉,有些看妹妹的感覺。

    陳友還沒來得及找程路算賬,他欺辱自己媳婦這件事,就看到這個沒臉沒皮的家伙湊到了充滿母愛氣質的少女邊,親切的握住她的手。

    “哎呀,靈秀姑娘怎麼來了,勞煩你大老遠跑過來,我真是羞愧的無地自容,唯有用以身相許了,正好你也是小韻的師姐,

    咱們湊一家,老先生肯定不會介意的。”

    程路回頭瞪了眼武松,“看到沒,做人坦蕩蕩,要跟我一樣,別惦記著汝妻吾養之。”

    武松漲紅臉,這小子,你口花花還要來踩老子一腳!

    哼了一聲,不爽別過頭去,不過這是事實,他也不好把話說出來。

    “哥。”

    “你別打岔。”

    程路霸氣打斷自己親妹妹的話,呵斥陳友,“看啥看,我把你們當兄弟,你們惦記我身子,這朋友沒法當了。”

    陳友差點想動手,特麼的幫你打了一架,你還嘰嘰歪歪這麼多,不過感到小手被握住,玉娘在他手掌上寫了幾個字。

    “鬼谷傳人。”

    陳友心中明了,臉上笑呵呵,心里mmp。

    這貨要腳踏幾只船?

    他算看明白了,程路鬼精著呢,一方面跟這個信娘曖昧不清,一方面又在追求鬼谷傳人,最重要的是旁邊那個姑娘。

    跟程路有三分相似,居然是鬼谷傳人的師妹,那也就是鬼谷傳人了。

    他權衡利弊一番,還是不要打破程路的套路好了。

    看著大哥訓斥這麼多人,程韻小腦瓜嗡嗡的,只覺得自家大哥,貌似很帥昂。

    “松,松手。”

    靈秀扭捏了一陣,臉蛋上爬滿紅暈,催促程路松手,語氣雖然不滿,但姿態在誰眼里都是。

    兩個年輕人互相有意思,只是程路這貨的攻勢太猛,人家姑娘不好意思。

    “雪中送炭重于天,我都想以身相許了,靈秀姑娘,我沒事,這其實是這樣的,嗶哩嗶哩,巴拉巴拉,總之就是柳暗花又明,言歸正傳,事情大致就是這樣。”

    程路噸噸噸噸噸的把供奉給自己的酒喝了干淨,這才覺得嗓子舒服,程韻氣不過,踹著王佐,“我大哥好心好意救你,不報答就算了,還恩將仇報,謀奪天涯鏢局,還想把我納為小妾!”

    王佐抱頭鼠竄,被靈秀跟程韻追著踹,心想程路你娘死了,什麼髒水都往自己身上潑過來。

    你特麼能不能做個人?

    程路靠在神台邊,看著最親愛的兩個女人追著王佐打,如果有根煙,他都能吐個煙圈,再來一局名人名言。

    “這世界全他媽的套路。”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