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77章 陳道長奧利給(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77章 陳道長奧利給



    嬌軀曼舞,臉蛋略施粉黛,衣著翠綠衣裳,外套白袍,手里還拿著倒茶用的大鐵壺,劉海遮住半邊額頭,“是給你們的狗膽,也敢在這里鬧事!”

    王佐臉色難看,看著被打飛的家丁,哼道︰“那來的毛賊,膽敢阻礙官府辦案,如有差池,爾同罪問責!”

    “好大的官威呀。”玉娘嬉皮笑臉。

    放下大鐵壺,看著王佐身後的捕快,“你們那來的回那去,辦案?我兄弟都去了,你們還辦什麼案?!”

    見此情景,一直舞劍的陳道長也不再繼續跳大神,跳著眉頭看向王佐,悄悄拉一下玉娘的袖子,“此人是司錄主事王大人。”

    王佐看著玉娘嬌嫩欲滴的臉,家丁被打,他臉色很難看,“武將軍,此人阻礙公務,爾身為統兵將軍,不維護秩序,捉拿飛賊!”

    剛剛獻殷勤就發覺事情不對,正靠著牆壁準備挪走的武松一個激靈,裝作沒事人一樣只是走到了邊緣看一下。

    心里把王佐祖宗十八代全都問候了一遍,馬勒戈壁的王佐,老子跟你往日無仇近日無怨,拉我下水做什麼!

    既然被點到了,官職上也要大自己半級,武將軍黑著一張臉,膀大腰圓的身板,著實令王佐身後的快手們有些許壓力。

    畢竟衙門總捕頭,也不過是個八品武夫,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殘,上面拿來充當人頭響的。

    平日里欺負一下老百姓,刮點油水比誰都猛,一旦遇到江湖中人,各個就是弟中弟,一點用處都沒有。

    “王大人,今日乃程老弟的忌日,還是要以和為貴,死者為大,不需如此興師動眾吧?”

    武松琢磨著用詞,一邊用眼角余光看著王佐身後的各司官員,摸不準王佐的來意。

    看著打馬虎眼的武松,王佐輕哼一聲,“今日各司攜手辦案,程路有重大嫌疑,既然身隕,那本官更要確認其是否死亡,

    如此,才能對上面好交代。”

    王佐以辦案的名義而來,又是乾豐城第三把手,要動真格的,還真沒人敢攔,至少在場的幾位七品當中,武松是不會出手阻攔的。

    同是乾豐城主要管事,他不想跟王佐鬧的太僵,免得日後出現分歧,大家一起死磕。

    當然,他也不會坐視不管看著賢弟的棺材被人撬開,真是左右為難。

    王佐看著玉娘跟陳道長,“乾豐城各司辦案,無關江湖人士立刻退開。”

    一席話落下,頓時一群正在吊唁的江湖人散開,他們本就是宗門或者幫派給面子,才派遣個弟子來充充場面的。

    現在有事他們更加不會管,反而有種看熱鬧的心態。

    “動手。”王佐再次下令。

    這回上前的已經不是他的家丁,而是衙門麾下的快手捕頭,毫無例外的陳道長跟玉娘擋住了這些人的去路。

    又打了一架,玉娘飛袖翻飛,輪轉間便是七八名快手被打退,陳道長更離譜,雙手掐訣引導火焰直接焚燒眾人。

    “武將軍,二將軍,想袖手旁觀不成?”

    王佐怒喝,官餃上,他比二人都要高半級,然而這兩個人都是太守府的,只听命于太守。

    已經是第二次被點名的武松也懶得搭理這貨,自顧自的跟信娘說道︰“天首府與衙門司職不一,他沒權調動我們。”

    信娘跑了個媚眼,“王大人,不知我家總鏢,犯了什麼事?”

    玉娘跟陳道長見王佐不再派人,也沒有繼續出手。

    “史公子遇刺案,場邊有天涯鏢局走鏢人的尸體,疑似天涯鏢局策劃此案,莫非認為,死無對證就可逃過一劫?洗清嫌疑?”

    王佐信誓旦旦說道,揮了揮手,衙門請的供奉接連出來,皆是乾豐城當地有名有幸的江湖高手,其中不乏一位七品武夫。

    信娘眉頭緊皺,饒是她實力再強,也沒自信在一位七品跟多位八品的配合下,不落下風,美眸中泛著智慧。

    王佐既然是代表衙門而來,但衙門卻要听令于太守與郡尊,相比較之下,郡尊對衙門的權力更大,太守更多的是負責班房這些捕快。

    “武將軍,還請為妾身仗義執言。”

    武松愣了一下,他好不容易才撇開這些麻煩事,現在又來。

    正要惱怒呵斥,忽見信娘美眸善睞,隱隱透出依賴之意,不如火坑,如何抱得美人歸?

    “王大人,史公子案,乃太守府私事,于公于私,你且明白?”

    武松算是第一個站在官方角度發言,壓力無形中便分攤開來,最好的效果就是那些被請來的打手們左顧右盼。

    似乎在想,現在意見分歧,他們要怎麼整?

    “太守尚且為此事定了眉目,莫非王大人覺得,太守大人的命令也不足以令王大人明白,

    什麼叫是是非非?”

    這話就很有內味了。

    一直看戲的二將軍悄摸來到武將軍身側,很明顯的態度,這件事上,他肯定是站在太守府一方的。

    不管王佐背後的人是誰,什麼心思,既然拿著史公子的案來說事,他不怎麼聰明的腦袋還是知道如何分辨的。

    無非是站隊問題。

    “武將軍說的在理,不過史公子案終究是發生在本官管轄範圍之內,太守府可以了解案情,但本官身為主官,衙門已然可以繼續查。”

    王佐語氣也很堅定,也從側面表明,一直游離于趙、黃兩大派系之間的司錄主事,選擇了黃郡尊。

    “砰。”

    “啪。”

    話音剛落,兩根飛袖轟然打出,各自擊飛總捕跟捕頭,玉娘持袖而行,宛若落入凡塵的謫仙,“哼,狗屁的官府,今天本姑娘就把你們給一網打盡了!”

    玉娘那是說出手就出手,飛袖翻飛間,王佐帶來的人馬盡數被打倒,不管是快手還是小吏,全都逃不過被打翻在地的命運。

    “哼。”

    玉娘冷哼一聲,冷著一張臉,陳道長眼中滿是憐愛與無奈,看著那些被請來的當地江湖好手要參和進去,一個翻身來至玉娘身旁。

    王佐狼狽不已,頭上的官帽歪歪斜斜的,卻是剛剛玉娘收回飛袖,順手打歪的,臉色醬紫,很是難看。

    劍光襲來,三名道人駕著飛劍,從人群中飛出,為首老道臉色冷漠,“何人膽敢阻礙官府辦事!”

    圍觀的武夫紛紛驚呼,御劍的道士都來了,乾豐城官府還是非常有能量的,至少非一般武夫能挑釁。

    話沒說完,武夫們又見到剛剛維護那小娘子的年輕道人御劍而起,穩穩停在七八丈空中,“何方野道,膽敢來此撒野!”

    空山道人一個激靈,好懸差點沒掉下去,愣愣看著眼前這個身著杏黃道袍,腳踏桃木劍,英姿颯爽的道人。

    光賣相,就比自己更勝一籌,還有那氣度,非小宗小觀能教導出的道門修士,給兩個弟子使了下眼色,二人也不敢發怒。

    野道兩個字,可是實打實的扎心,陳道長可一點不給面子,“三位道友看路子乃是劍修,

    不知是出自青城還是蜀山?”

    這語氣,這態度,名門大派弟子的形象立馬在空山道人心里樹立了起來,蜀山、青城,都是蜀中大派,其中蜀山更是號稱玄門正宗。

    天下劍修都渴望去進修的宗派。

    陳道長看著這三個道士的臉色,心里有譜,“貧道陳友,三位道友如何稱呼?”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眼前三人雖然都御劍,其實是一種御劍之法,采取三才之妙,由領頭的空山道人帶領御劍,拉著余下的兩個道人飛。

    大路貨。

    “貧道空山,見過道友,道友有禮了。”

    空山道人老江湖了,不自覺的把飛劍高度都降低了些,他看不出眼前年輕道人的路數,但卻能知道,

    他不是劍修,而是術修。

    “空山道友,這件事吧,死者乃貧道兄弟,給個薄面如何?”

    “誒我說陳友,你以前可不是這樣的慫的,這幾個野道士,打服就行了,你嘰歪那麼多干甚?”

    玉娘跳腳罵道,喋喋不休指責陳友。

    空山道人還沒明白事情呢,眼前這位高道怎麼會被這個小娘子指揮,迎面而來的便是一股颶風,暗道不妙,掐訣便是飛劍出鞘,鐺了這一旋風。

    二名弟子腳下飛劍頓時不穩,從五丈空中摔在地上,玉娘不解氣的跑過去踹了兩腳,從這個高處落下來。

    那怕他們是八品,著實只剩下半條命了。

    “陳道友,何苦如此!”

    空山道人一邊揮舞劍峰,抵擋時不時打來的颶風火焰,一邊怒吼。

    無冤無仇的,他這是干嘛!

    “道友也別裝傻了,你來幫王佐,這人要拆我兄弟棺材,貧道不答應,內人也不答應!”

    陳友說著,反手就是一記掌心雷轟出,砰的一聲雷光索饒,空山道人渾身冒煙掉在地上,武夫們嚇了一大跳,齊齊後退到安全圈子里。

    所謂神仙斗法,凡人退避,畢竟在這些人眼里能飛,打架還是招風用雷的道門修士,都是被歸納為神仙一類的。

    但現在看著剛剛出場威風不可一世的神仙被另一個神仙兩三下干趴下,大家目瞪口呆,特別是那些武夫。

    其中不少是見過空山道人兩個弟子的,知道他們平日里囂張跋扈,用鼻孔看武夫,現在摔下來也是半條命沒了。

    紛紛不經意的踩過他們,或者干脆是某個武夫吐了口唾沫。

    王佐更是嚇的六神無主,他本就是郡學的祭酒,沒啥修為,往日里低下的武夫自然是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但對于更高檔一些的道士,他還是有那麼點敬畏心態,如今更是看到他大發神威的把自己認為是底牌的幫手給干翻。

    他立馬慌了神。

    這也是一種錯覺,歸根結底還的是那位州牧身上,早些年一郡之學,那都是儒家體系的修行者擔任。

    自從大魏開始亂了起來,各地紛紛自立,儒家也將力量收縮回東南之地,空下來的制度不能缺,楚州州牧在自立那會,便令各地直接提攜一位郡學祭酒上去。

    有的還是郡學的學子,搖身一變成為郡學祭酒,可惜科舉路斷了,朝廷都只能管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這就給了如王佐這樣靠著郡學上位,又有幾分眼色與膽魄的人,成了司錄主事,一舉成為西楚郡最尊貴的幾個人之一。

    可謂是賓客如雲,門庭若市。

    這就供給了他這樣的錯覺,武力值驚人的武夫,也不過爾爾,也得听令于自己手中的權力。

    所以別人站隊的時候,他很明白自己的位置,左右逢源,兩位真•大佬倒也沒想怎麼樣他,今日之事,卻令王佐感到深深的可怕。

    猶如那日在惠安縣遇難,若非黃郡尊相救,恐怕現在他人都涼透了。

    “野道士罷了,也就能欺騙一下小地方江湖。”

    陳友不屑一聲,落下飛劍,轉而討好看向玉娘,“貧道做的怎麼樣?”

    “唯唯諾諾,客客氣氣的,你還能干哈,不就幾個山溝溝里出來的道士嗎,真的是!”

    玉娘滿臉嫌棄,陳道長笑呵呵的也不反駁,瞪眼看向一直發愣的武松,“那誰,趕緊的,把這個礙事的家伙給貧道弄走。”

    “啊!”

    武松聳然一驚,點頭稱是,招呼兩名士卒,強行把王佐給扣押了下來,戴上鐐銬,逼著跪在靈堂前,還別說,真有那麼幾分味道。

    特別是這鐐銬上還寫著貪官二字,武松也是惱火,心里也是怕怕,程老弟還有這樣的關系,可惜了,如果還活著,指不準還能結交上。

    “你想怎麼樣?”

    空山道人吞吐氣機,看著陳友靠近,眼神抬了抬,滿臉警惕,陳友無所謂一蹲,“空山道友,蜀中混那一路的?”

    蜀中江湖十八路路路跟劍修有關,但論正統,蜀山、青城、羅浮這些大派才是扛把子,余下的小山小觀不知凡幾。

    想要打听一個人對陳友而言很簡單,空山道人眼中閃過掙扎,最後都化為無聲的嘆息,“唉,貧道雙劍鏢局總鏢頭,

    多有得罪之處,還請道友見諒,貧道願意賠償。”

    “不想暴露你的傳承?”陳友音量大了幾分,索性甩甩頭,“算了,貧道也懶得打听,堂堂修士,混到去干鏢局,

    也就你這樣的不成人樣,隨便賠十把劍坯,這事就這麼算了。”

    空山道人听到十把劍坯這個數字,整個人臉色都變了。

    陳友轉過身,“貧道在青城還是有幾分薄面的,雙劍鏢局想混,限你七日內把劍坯拿來。”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