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73章 想不到你個濃眉大眼的跟我搶男人(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73章 想不到你個濃眉大眼的跟我搶男人



    來往家僕端著制作精良的木盤,將一碗碗菜肴送上主桌,主家八口人,分列不同吃著早膳,一副官宦世家的氣度。

    “老,老爺,不好了。”

    家僕跌跌撞撞跑入,一襲白袍的武松氣定神閑的喝了口茶,漱口噴在一旁,一雙眼楮不怒自威,“何事?”

    家僕身軀修長,是擅于奔跑的體型,上氣不接下氣,擦拭著汗水,“老爺,程總鏢,程總鏢昨晚受到刺客襲擊,此刻重傷在床。”

    “嗖。”

    家僕看都沒看清,就覺得一道風從身旁席卷而去,渾身打轉,跌坐在地,暈頭轉向。

    武松速度很快,換上甲冑,當即騎上快馬,帶領一隊士卒離開將軍府,眉目緊皺,程路被襲擊,這是大消息。

    “立刻通知,戒嚴。”

    “是。”

    親軍將領轉身帶人去傳達命令。

    來至天涯鏢局下榻酒樓,馬德勝攔住武松,“將軍請回,我家總鏢尚未甦醒,不見外客。”

    “你知道我是誰?”

    武松皺眉。

    “知道,統兵將軍閣下,此乃總管之令,還請將軍莫要為難小的。”

    馬德勝拱手恭敬說道。

    武松打量酒樓,走鏢人如臨大敵般護衛酒樓,其內行走的也只有走鏢人,對于程路受傷的消息,將信將疑,“你家誰做主?”

    “總管大人。”

    “請你家總管下來一見。”

    “將軍稍等。”

    馬德勝立刻吩咐走鏢人進去詢問,一會出來,“將軍請回吧,總管大人正為總鏢護法,不見外客。”

    武松狐疑,“誰敢偷襲我程老弟?”

    “回稟將軍,驚雷堂。”

    囂張氣焰為之一頓,驚雷堂,這個名字,很有震懾力,武松暗道原來如此,心里信了七成,“唉,驚雷堂行事詭譎,路老弟傷勢如何?”

    “不能告知,還請將軍莫怪。”

    馬德勝眼中閃過嘆氣與無奈。

    武松點點頭,看向親衛,“調集二百人來,看護此地,程老弟要是出什麼閃失,我拿你們是問。”

    “是。”

    內心雖焦急,武松也只能在門外等著,程路可是給自己送了一份大禮,于情于理,他都不能甩手走人,至少在情況明目之前。

    日上三竿,華貴車馬緩緩停在路旁,王佐一臉錯愕看著坐在矮桌上飲酒的武松,“武將軍,程總鏢情況如何?”

    身為司錄主事,他不能如武松這樣隨便請休,只能趁著正午過來。

    “唉。”武松嘆氣,搖頭,“凶多吉少。”

    “怎麼說?”

    王佐問道,眼楮直勾勾看著武松。

    武松仰頭一口酒,不耐煩看著王佐,“快死了。”

    王佐不再問,跟馬德勝問了兩句,如同武松一般的回復後,令家丁在此守著,有情況立刻通知。

    坐在馬車內,王佐捋著胡須,程路也不知情況如何?

    “唉,這小子死了,老夫放出去的債怎麼要回來。”

    小老頭罵罵咧咧的在護衛的保護下來到酒樓,“小娃娃,我乃墨門錢莊主事,你家總鏢欠我家一萬二千銀。”

    馬德勝原本還打算按照信娘吩咐的回應,听到上萬的銀兩,凝眉看著小老頭,“不知尊駕高姓?”

    “讓讓。”

    兩名走鏢人帶著四名大夫打扮的人穿過人群,徑直往酒樓大廳而去。

    “老夫司寇,你快去通知你家管事的。”司寇不耐煩揮手,一天都沒個好消息,這要是債主翹辮子,可就損失太大了。

    馬德勝趕忙見禮,“司寇前輩請等候一二,如今我家總鏢重傷不醒,還需請示總管意思。”

    “重傷不醒就讓他醒啊,你看看,我把乾豐城名醫張樓都帶來了,你進去看看,程路死了沒。”

    司寇不耐煩哼哼,一旁的老頭,背著個藥箱,緩步走出,“見過鏢頭,在下左玄門精修醫師,張樓。”

    “哎呀,張先生出馬,程老弟也能救回來,還請張先生出馬。”

    大嗓門傳來,武松推開眾人,看著張樓,兩眼放光,“在下副統兵將領武松。”

    “武將軍真是閑情雅致,不好好點卯,跑來這小地方坐著,老夫道是那個不長眼的,關了城門,

    讓我們生意都做不了。”

    司寇罵武松,後者只得道明緣由。

    “驚雷堂。”

    這三個字都令三人皺眉思考了一會。

    張樓看向馬德勝,“能否見一見,那賊子使用的兵器。”

    “各位大人稍等。”

    馬德勝聲音都是顫的,眼前可都是乾豐城的大人物,那一個他都得罪不起,趕忙跑回屋內,半響小跑回來。

    懷里抱著一方長匣,“諸位大人請過目。”

    攤開長匣,一柄寒光四溢的短刃跟造型奇特的蛇形劍躺在左右,司寇與武松都看向捋須的張樓,他們只覺得這兵器鋒利了些,瞧不出神異。

    但能被驚雷堂用來刺殺七品武夫,想必定有其余的功效。

    “環星匕首與七金蛇劍,用料與考究,皆是針對武夫銅皮而制,驚雷堂無疑,更是這七金蛇劍,刺入骨髓,是對付鐵骨的兵器。”

    張樓凝眉走進酒樓,馬德勝也不阻攔,這是乾豐城第一醫師,攔他就是在找死。

    武松汗毛炸立,殺意時不時釋放出,司寇眉頭緊皺。

    馬德勝合上長閘,交給走鏢人送入酒樓,繼續站崗。

    司錄府。

    “今日總計進入酒樓醫師三十二名,從他們口風中打探到,程路氣虛脈弱,有中毒傾向,經脈疑似斷裂。”

    王佐氣定神閑喝著茶水,靜靜听著,听聞張樓在午後進入時,眼楮眯了起來,頗有些無形壓力,令親信暗自吞咽唾沫。

    “統兵府留下二百精銳駐守在酒樓四周,期間太守大人親信來至酒樓,拿走了環星匕首與七金蛇劍。”

    王佐揮揮手,家僕告辭下去,一直躲在屏風後的空山道人笑呵呵走出,自顧自的倒杯茶。

    “王大人現在準備怎麼做?”

    “道長有把握,給程路最後一擊?”王佐目光炯炯看著空山道人。

    如今麾下能用且能殺程路的,唯有這位奔著‘錢’來的道長。

    空山道人思考良久,搖頭,“無法,天涯鏢局的另一個七品陪伴在側,又有天涯鏢局走鏢人,二百精銳在,

    貧道縱然能御劍,也無全身而退之法。”

    王佐沉默片刻,這不是能不能殺的問題,這是殺了能不能活命的問題,他也識趣的沒有繼續問詢。

    而是專門說起另一件事,“今日太守府之人來過,拿走了驚雷堂的武器,那幾人的尸體也被發現,死狀很慘,恐怕他們激斗時,

    被強者偷襲。”

    “貧道看過尸體,幾人皆顱內腦子炸了死亡,此乃邪道功法,乾豐城內,誰家擁有邪道供奉,便是那人無疑。”

    空山道人身為偏門的道門修士,今日也看出了端倪。

    “乾豐城上下,有能力供奉邪道武夫的,唯有太守府。”

    王佐摸著胡須算計著,“卻是正好禍水東引,將嫌疑掛在太守府身上,我等背地里行事。”

    “大人想如何?”

    空山道人暗道老狐狸,屎尿多,不過拿錢辦事,他也懶得選擇。

    “趙太守的小妾有個不學無術的弟弟,便先從他那開始。”

    王佐眼中露出嗜血之色。

    當夜,清淤館歌舞升平,鶯鶯燕燕之中擁簇者醉酒的公子哥走出,一步三回頭,手里拿著酒壺,笑呵呵道︰“不錯,明晚還來,呵呵。”

    “史公子慢走,小燕明日還等您。”

    歌姬羞答答,微微福禮告別,史公子回頭又索吻一陣,才心滿意足離去。

    “公子,今日夫人催了三回,近日乾豐城不太平,”

    “閉嘴!”

    “小小家奴,安敢管主人如何作態?”

    護衛頭目正說著,馬車內傳出史公子不耐煩的喝罵出聲。

    馬車顛簸行進,途經大道,其內傳出輕微的鼾聲,護衛頭子無奈嘆氣,若無史夫人撐腰,這種人只會被打死在鬧市口。

    “好香啊,停車停車。”

    史公子忽然打開門簾,催促車夫停下馬車,鼻子四處嗅著,一臉壞笑,“嘿嘿,是美人的獨特香味,嘿嘿,小娘子,你在那呢?”

    護衛頭目一臉錯愕,看著跟狗一樣四處聞的史公子,卻是不知如何做才好,互相看著,平日這位公子也是路遇什麼好看的姑娘,就直接拉上馬車。

    他們見多了,這位可是什麼喪盡天良的事都做的出來,還有史夫人撐腰,趙家大房都沒能把他怎麼樣。

    史公子眯著眼楮,看著眼前的曼妙人影,其回眸一笑,便是風情萬種,可憐一枚情種史公子,已經解開了自己的腰帶。

    “小娘子別走,來啊,一起玩啊。”

    “嗖。”

    正嬌笑間,一桿箭矢從黑暗中激射而出,史公子腦袋跟身體分離,臉上還掛著壞笑與不解,看著身體倒下。

    同時那萬千風情的女子,化為一個紙人,臉色蒼白,臉上的妝容異常醒目。

    “公子!”

    護衛頭目怒吼,身體飛沖而去,其余護衛一同沖上去,紙人壞笑著,砰的一聲炸開,無聲無息的奪走武夫生命。

    “啊!”

    車夫嚇了一跳,才回過神來,就要跑,利劍從兩側刺出,同時將車夫的身體擊穿,二人對視一眼,將尸體聚集一處。

    作法點燃起綠色鬼火,徒留下史公子的腦子在角落。

    二人丟下一具自殺的尸體,便離去。

    “失火了,失火了。”

    不知何時有打更人見到火光,呼嘯聲傳遍四方,立馬引來了夜巡的士卒,將大火撲滅,卻發現是尸體,通知衙門不再管。

    天明。

    “跑慢點,不許跑遠啊。”

    稚童吃過早膳,嘴里不時傳出純粹的笑聲,出了家門,在巷子里撿石子,四處砸,玩的開懷。

    快到街口,稚童停下了腳步,烏黑分明的眼楮里滿是向往卻又懼怕,走出巷子,他就能吃到好多好吃的,

    可是他怕,娘親不讓他去那邊。

    正在美食與母親天人交戰中,稚童看到角落的圓形物體,好奇跑過去,翻轉過來,“啊。”的一聲尖叫,稚童大哭著跑回家。

    太守府,威嚴肅穆,守衛森嚴,史夫人嚎啕大哭,鬧了半天,太守才不耐煩的把派出自家武夫,全城搜索。

    很快便聞訊趕至稚童家,在百姓圍觀中,看著那頭顱大驚失色,呵斥百姓,抓起頭顱便以輕功離去。

    一場風波悄然席卷乾豐城,街道人流都少了許多。

    一隊隊披堅執銳的士卒進入乾豐城,接手半城防務,此乃太守府私軍,史夫人不愧是是太守最疼愛的小妾。

    縴細腰肢,明眸善睞,特別是哭起來,那委屈的表情,哽咽的語氣,令人生出憐憫。

    “老爺,哼哼,你要為妾身弟弟做主,妾身可就只有這麼一個弟弟。”

    史夫人梨花帶雨哭著,全然不顧一旁珠光寶氣的趙家正妻的臉色,趙太守輕輕拍著史夫人香肩,“老二,帶領千人,去把那程路抓來。”

    “將軍不可。”

    趙太守正要與史夫人調情,忽見一濃眉大眼的將領走出,將史夫人推到一旁,“武將軍想帶兵前往?”

    他對武松很有好感,又是心腹,連一向得寵的史夫人都得吃濃眉大眼的武松飛醋,真不知道男人有什麼好的。

    老爺怎麼就不喜歡妾身,喜歡接待這些粗胳膊粗腿的丑漢呢?

    史夫人不悅的哼了一聲,撒嬌似的走到自己座位。

    “將軍,不可派兵。”

    “為何?”

    趙太守微微挑眉。

    武松正色道︰“將軍要抓之人,便是末將時常與將軍提起的少年才俊,也是此次驚雷堂刺殺反殺驚雷堂刺客的程路。”

    “哦。”

    趙太守來了興致,“這位程路,是天涯鏢局總鏢?”

    “正是,還請將軍以大局為重。”

    武松勸道。

    趙太守陷入思考中,史夫人不干了,心道你個濃眉大眼的搶我男人就算了,現在還要阻礙我報仇,哇的一聲哭出,梨花帶雨。

    “老爺,你要為妾身做主,妾身可就這個弟弟,他死的不明不白,妾身如何向九泉之下的父母交代,沒有至親陪伴,妾身百年後可如何是好?”

    趙太守很不爽,但又眷戀史夫人的床上功夫,瞪眼看向武松,“你道,如何是好!”

    “臭娘們,真能壞事!”

    武松心里不忿,咒罵史夫人祖宗十八代,卻是不敢不從,人家的枕頭風,可比他厲害。

    “是末將疏忽,還請夫人見諒,將軍,不如末將與二將軍一同領兵,前去捉拿程路此子。”

    趙太守心累的揮了揮手,二將軍抱拳,看向武松,“武將軍,請。”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