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69章 戴刀•猝(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69章 戴刀•猝



    日頭西落,灰褐色的馬車上,叮鈴 啷的不時作響,駑馬鼻息間噴出白霧,黑色油布緊緊綁在馬車上,走鏢人披堅執銳,看著日頭下的馳道,甚是安靜。

    程路靜靜坐在馬車上,看著頗有幾分秋風蕭索的馳道,無行人,唯路旁的茶攤,孜孜不倦的冒著白煙。

    “信娘,這一段路,怕是會很難走。”

    程路笑哼哼看向信娘,“這種平靜的路段,有的時候,才最危險。”

    “郎君的感知,比妾身的更強一些。”

    信娘微微拍了下馬屁,美眸中泛著異彩,“郎君打算如何做?”

    “哈哈,時不我待。”

    程路大笑,跳下馬車,唰唰兩聲,拉繩斷開,同時手上摩擦出一縷火苗,點燃馬尾。

    “嘶。”

    駑馬嘶鳴,縱然累的跑不動道,此刻也發瘋似的往前奔騰而去,卷起漫天煙塵。

    “嗖。”

    密集的箭雨聲突兀而來,將奔騰中的四匹駑馬盡數射成馬蜂窩,最猛的一只,沖出百余丈,才倒地抽搐。

    眼楮里倒映著一道沖天而起,渾身燃火的人影。

    “砰。”

    拳影裹扎著氣機轟在馳道兩旁,氣機炸裂,掀翻泥土,宛若一顆顆炮彈落在兩旁,一路延續百余丈才罷休。

    走鏢人瑟瑟發抖,听著耳畔的轟鳴聲,抬頭呆呆仰望自家的總鏢,這手段,宛若仙神,有這樣的總鏢在,何愁不能走下去?

    “這威力,真強。”

    馬德勝眼中閃過一抹羨慕,七品武夫,較之八品而言,強的不是一星半點,這氣機外放的,足夠在七八丈之外,打死八品武夫。

    根本沒得打。

    努力,加以時日,定然可以成為七品武夫!

    信娘眸中閃過一絲狐疑,郎君都轟了百余丈,為何還要繼續轟?不知氣機恢復的速度趕不上消耗嗎?

    馳道兩旁泥土碎石翻飛,頗不成樣子,程路轟了一路,持續在一里才罷休。

    “郎君,你的氣機,”

    信娘有心追問,程路擺了擺手,獨自扛起拉繩,一步一步前進。

    馬德勝大吼,“繼續前進。”

    信娘懂了,這是要讓自己去後面看著,他在前方開路。

    看著倩影從身旁走過,馬德勝握住腰間的劍柄,頗為緊張。

    一般而言,鏢局之間有那家會上位,都會被聯合打壓,而且可能是截殺,因為根本不知道,他們會從你那里來。

    鏢隊內的氛圍顯得很壓抑,那怕剛剛總鏢大展神威振奮士氣。

    程路渾身熾火繚繞,氣勢全開一人拉著馬車開道,一步一步,沉穩且有力前進。

    某根樹梢上,陰鷙男子眼中閃過一抹錯愕,“目標氣勢較強,你我聯手未必拿得下。”

    “七品,他不是初入七品嗎?”一旁的同伴小聲嘀咕,幾百丈的距離,足夠看到天涯鏢隊前進的路線。

    這跟雇主的情報不符合。

    陰鷙男子微微搖頭,“無法截殺,另尋機會,走。”

    說完便如猿猴般在山林里快速前進,一路通知兄弟們撤退,再等信號,潛入乾豐城,行走在街頭巷尾,動作迅速,普通人難以察覺其從身旁走過。

    別院內,三人正對坐飲茶。

    陰鷙男子翻牆二人,站在牆角,確保能第一時間翻牆出去,冷聲道︰“情報不符合,對方不是初入七品,

    連續毀了一里內的陷阱。”

    “哼。”大漢輕哼一聲,大力拍著石桌,指著陰鷙男子,“我怕是你們驚雷堂怕損失人手,才不敢上的吧。”

    陰鷙男子冷哼一聲,“戴門主,你有何不滿,驚雷堂拿錢辦事,自有我們的方法,何須你來插手?”

    戴刀冷哼一聲,不屑的咕嚕咕嚕喝酒。

    “這位小友倒是機緣了得,氣機渾厚,大人,你要我們何時動手?”

    空山道人捋須,看向中間的錦衣中年人問道。

    錦衣中年人微笑著,令人如沐春風之感,“看二位的意思,何時動手皆可,我只需見到他的項上人頭即可。”

    “在原定的數額上,誰殺了程路,另有重賞。”

    錦衣中年人將茶杯遞給二人。

    “好。”

    戴刀放下酒壺,喝下茶水,“大人且在此等候,日落我必提程路狗頭來見。”

    “必不如這驚雷堂,畏首畏尾,也敢號稱天下第一刺客組織?”

    陰鷙男子冷冷看著戴刀,目送他離去,目光才看向錦衣中年人,“雇主,你想如何?”

    “配合在側,如若其敗,殺。”

    空山道人看著錦衣中年人,暗道好大的殺氣,戴刀可是七品武夫,說殺就殺,而且狂刀門還有一位六品武夫存在。

    西楚郡江湖的元老級人物。

    風卷起塵埃,塵埃中,一人緩慢走來,程路渾身火焰消散一空,感應到一股殺機涌來,放下拉繩。

    “戴門主好大的雅興。”

    程路調整氣機,看著一手提著酒壺,一路和一路撒的戴刀,“跑到這種地方來喝酒?”

    “ 當。”

    戴刀將酒壺一丟,哈哈看著程路,眸中殺機凌厲,“這是本門主送給你的送頭酒,賊子,施以陰謀詭計,

    害我狂刀門,今日仇恨,刀見真章。”

    話放完,戴刀身形爆沖而至,旋風刀中的身法,一擊必殺,大弧刀往程路脖頸而去,迅若驚雷。

    “鐺。”

    滋滋滋火星不斷涌現,大弧刀,被一雙泛著青黑花紋的手擋住,戴刀眼皮狂跳,大弧刀乃下品神兵,居然砍不透?

    接下這一劈,程路身上消退的紋路再度上涌,如同岩漿般,泛著紅芒,氣機蕩開大弧刀,雙拳劈頭蓋臉轟出。

    戴刀不敢大意,施展身法避開,同時不忘掌中大弧刀不斷攻擊,然而程路仿佛能夠看懂這把刀的攻擊角度一般,層層擋住。

    泛著青黑的拳頭轟在戴刀的銅皮上,戴刀卻越攻越猛,逐漸佔據上風。

    程路時不時出拳偷襲一招,隨後趕緊避開凌厲的狂風刀。

    “斷水流!”

    戴刀一刀劈出,程路又是錯開身體,就好像差那麼一點。

    “轟。”

    弧形刀氣轟出,在地上留下一掌深的溝壑,反手將大弧刀橫劈而出,程路轉過身來,雙手上的青黑花紋不知何時消退,一拳轟在刀鋒上。

    金鐵交鳴,二人虎口震顫各自後退一步,程路哈哈笑著,“我這引氣拳如何?本總鏢再讓你嘗嘗,金剛拳的滋味。”

    “盡耍下三濫手段,看刀!”

    戴刀不忿怒吼,體內氣機如同躁動的烘爐,不斷翻滾,催促著他繼續發起更猛烈的攻擊,宛若瘋魔般將旋風刀施展到極致。

    刀影層疊,宛若將周身空間化為刀的空間,戴刀呼吸急促,卻是有些難以呼吸。

    “不動如山。”

    程路雙拳隔在左右,任由火星不斷在拳頭上爆發,叮叮當當聲不絕于耳。

    馬德勝緊握了一下劍柄,欲要去幫忙,卻看到一道倩影輕飄飄落在馬車上,“總管。”

    “你上去,只會打亂他的章法而已。”

    信娘瞥了眼馬德勝,繼續看向與戴刀交鋒的程路,郎君比之惠安縣,強太多,破鏡後,郎君的實力,怕是在我之上。

    馬德勝眼神中充滿渴望看著兩個七品的激斗,從中他看到了不少痕跡,頗有感悟,“總管,為何總鏢能與戴刀交鋒?

    其之旋風刀,不是以凌厲凶猛著稱,正面應對,勝負難料,為何不選擇迂回?”

    信娘瞥了眼馬德勝,後者低下頭。

    “迂回縱然能避開,總鏢如何還擊?一直迂回,下盤不穩,總鏢何時才能結束這場激斗?

    七品之間,

    不管是任何體系,在近身的情況下,都不如武夫來的迅猛,唯這陰柔與剛猛,是武夫克制銅皮鐵骨的手段,

    退無可退,你道,用不用剛猛?”

    馬德勝眼中透漏出一絲明悟,心中升起感激,正要拜謝信娘,那邊戰局已然發生了變化。

    “金剛動而天地悲。”

    下一刻一拳轟出,下品的大弧刀震顫著,巨力傳入虎口,戴刀踉蹌後退,回過神,劈頭蓋臉就是一頓亂拳轟在身上。

    那怕有銅皮的保護,依舊感到疼痛,刀都舉不起來,只能被動挨打。

    可惡!

    這該死的氣機,為何消耗如此快速?

    氣海枯竭,施展不出招式,某種神經忽然斷裂,戴刀青筋暴突,雙目怒睜,仰天狂嚎︰“啊!”

    程路後退兩步,頗有一種想打個佛號的感覺?

    戴刀銅皮充滿龜裂,滿地翻滾,無比狼狽,嘴上哀嚎,但意識中,戴刀卻是看到了一座閃閃發光的佛像。

    和藹的佛,正在招手,邀他前往極樂,散發的金光驅散了身上的疼痛、怨恨。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隨著和藹的佛手放在戴刀天靈蓋上,解脫感油然而生,渾身的劇痛也消失一空,整個人無比清明。

    愧疚、悔恨、大徹大悟等等思緒,一同沖擊他的元神。

    怔怔看天,雙目出神,嘴角卻是溫和的微笑,程路在一旁看了眼,打了個冷顫,這金剛拳好詭異。

    “幕後,主使是,”

    程路忽然察覺到身後異動,當即避開身體,下一刻一柄利劍劃破空氣,程路反手就是一記拳影轟去。

    左三十丈外的山石炸開,兩道黑衣人影蹦跳間沒入山的那邊,程路看向死狀極為詭異的戴刀,皮膚暴徒,經脈隱現,這是銅皮被擊碎,

    極致痛苦的情況下才會出現,可為什麼,他的嘴角是溫和的微笑,眼神是解脫般灑脫?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