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64章 鬼話連篇(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64章 鬼話連篇



    早起的鳥兒嘰嘰喳喳叫個不停,朝日之光照在甲冑上,煥發著冷冽,矛頭寒光四溢。

    行進隊伍步伐一致,紀律嚴肅,馬嘶長鳴,殺伐之氣撲面而至。

    早起去回歌鎮做生意的販夫走卒,紛紛避到路旁,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看不出來,你這訓練法子,出來的成軍,不差于那些大城的士卒。”

    信娘掀開車簾子,回眸看了眼正對著書案,寫寫寫的程路。

    軍容肅穆,每日的開銷,是值得的。

    程路放下毛筆,看著自己寫的字,“有大家風範。”

    “我看看。”信娘俯身拿去,越看眉頭越緊湊,程路研磨沾墨,準備把下一行也寫下來。

    “這是行氣走脈之法?”

    信娘皺眉看向程路,美眸中滿是求解之色。

    程路驕傲點頭,“這是我領悟的歸真拳,正準備寫成冊,拿來做鏢局的高等武學。”

    一日功夫,程路寫,信娘看,從震驚到錯愕再到麻木。

    黃昏時刻,從卯時出發至此,也才下了蠍子尾,找一處地方扎營,程路走出活絡筋骨,坐了一天,夠累的。

    信娘一臉戒備的看著四方,偷摸來到程路身邊,“你那歸真拳,太深奧了。”

    “深奧?”程路眨眼,分明學的很輕松啊。

    “你這拳法,根本不是一般武學好吧,你有好悟性,內含多種變化,這讓新人學,怎麼入門?

    我建議,拆分開來,先教導基礎的,再進階,不然按照你的辦法,

    除了天才,誰都學不了。”

    听著信娘的話,程路不由得陷入思考,沒兩秒便點頭,“行,晚上再改改。”

    “我去找找老友回來了沒,你先看著。”

    信娘還沒說完話,程路就騰空而起,踩著花草騰到樹木上,無奈搖頭,“什麼都丟給妾身!”

    雖然不滿,但信娘還是去安排輪值事宜,畢竟這趟鏢很重要,兩個七品外加一個馬德勝,蒙武幾人還是被安排繼續走鏢。

    趁這個時間完成春季的押鏢量,為夏季擴張打基礎。

    蛛網彌漫在屋檐上,門前落下了一層淺淺的灰塵,程路看著自己踩出來的腳印,無奈推開門,“馬掌櫃,你在家嗎?”

    各處落滿灰塵,角落結滿蜘蛛網,屋內更顯昏暗,毫無亮堂的意思,看著櫃台上鋪滿灰塵的銀兩。

    程路無言嘆息一聲,恐怕馬掌櫃是一直沒有回來,都快一個月了,他跑哪兒去了?

    將銀兩拿回來,又推了推馬掌櫃的房間,還是跟以前一樣。

    角落黑影,一道模糊的人影看著程路離去,剛想飄出來。

    程路又折返回來,看著馬掌櫃的房間門,“該不會出事了?”

    “砰。”

    想到就做,蘊含數千斤之力的一腳,這木門自是擋不住,滿天灰塵飛舞,洋溢著一股發霉味,程路捏著鼻子。

    點燃燈火,幾只耗子驚慌失措的逃離,看著被褥,不僅落滿灰塵,還多了許多耗子的米田共,角落堆滿雜物,三清畫像都上了一層灰塵。

    供奉的肉早已爛完,程路眉頭微皺,拿起神桌上露出來的紙張,吹開灰塵,湊到燈火下。

    軒親啟。

    馬掌櫃叫馬軒不成?

    程路心頭嘀咕,掃了眼內容,大致是一位名叫懷遠的師弟,在揚州立了門戶,邀請師兄去喝酒之類的。

    “去揚州了,也不跟我說一聲,真的是。”

    程路嘀嘀咕咕,這老頭不仗義,不動聲色就跑了。

    黑暗中的人影看著程路離去,這才飄出來,撿起紙張正要看,左側的木板忽然破開,緊接著一記拳形氣機轟在他臉上。

    整個鬼被打散身形,程路從破洞邁入,接住紙張,雙眼掃視著臥室,“我就奇怪上回來也感覺到背後有人窺探一樣,

    原來是你這個衰鬼,也不睜大眼楮看看,連趕尸客棧也敢闖!”

    “往那里跑!”

    一拳轟出,身形騰挪而去,氣機將其去路轟斷,探手一抓,卻抓空,程路拍了拍腦子,那是鬼,怎麼能用手抓?

    又是幾拳,將衰鬼逼到了後院,程路破牆而入,雙拳交錯,氣機頓時擴散,形成一股壓抑,鬼影被無形之力反彈回來,再也不能穿牆。

    “你再跑啊!”程路哼了一聲,看著顯形的衰鬼,眼中滿是雷厲,這才看清。

    蓬頭垢面,衣服破破爛爛,骨瘦如柴,不是衰鬼是餓死鬼!

    “仙師饒命,仙師饒命,我不過是孤魂野鬼,奉馬道長之命,為他看家而已,請收手,請收手。”

    “鬼話連篇!”

    程路怒喝,嚇的餓死鬼跪地求饒,雖然心里覺得馬掌櫃為人摳門,還真可能干這種事,讓孤魂野鬼幫他看房子。

    “千真萬確,千真萬確,仙師,我怎麼敢騙您呢,若不是馬道長之令,我一個孤魂野鬼,又怎麼敢闖入道士家里來,這跟找死沒有區別,請仙師相信我。”

    “哦,這樣啊,倒是我怪罪你了。”程路笑哼哼,滿臉和善,解開招式,頓時氣機消散一空,感受著壓迫消失,餓死鬼爬了起來。

    “仙師法力無邊,小鬼實在是仰慕您的風采。”

    “一點微末之學而已。”程路對這只餓死鬼的好感直線上升,有點眼力,馬掌櫃沒看錯鬼,“對了,馬掌櫃讓你看家,他給你多少錢?”

    “啊……十……百個金元寶,對,百個金元寶,瞧我緊張的,看到仙師大發神威,一時竟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了。”

    餓死鬼一副仰慕的表情,程路點頭,忽然拳頭轟出,猛烈氣機頓時把餓死鬼身軀炸散,久久無法匯聚。

    “哼。”冷哼一聲,揉了揉拳頭,“鬼話連篇,馬掌櫃什麼人?我不知道。”

    那話怎麼說來著,鬼的話,確實說話好听,就是沒一句真的。

    等了片刻,餓死鬼才再度凝聚身形,身體恍惚,仿佛隨時會消失掉,有氣無力,連飄起來都難。

    “說實話,我給你一條生路。”程路蹲在餓死鬼身旁。

    餓死鬼吃力擺手,“我說,我說,仙師饒命,仙師饒命。”

    “我本是游蕩在蠍子尾的餓死鬼,忽然有一天,一位王大人找到我,要我盯著這里,他會給我轉世的……”

    “砰!”

    地面猛的炸起碎石,隨碎石一起炸開的,還有餓死鬼的魂魄,程路吐了口口水,“給臉不要臉。”

    一個餓死鬼?

    盯著一個修士!

    真是鬼話連篇到都不想想邏輯。

    下死手,餓死鬼再也沒能凝聚身形,徹底魂飛魄散。

    程路在趕尸客棧翻騰了一陣,沒找到有用的東西。

    “看來馬掌櫃人沒事,應該是去揚州去跟他那懷遠師弟喝酒去了。”

    程路嘀咕著離開趕尸客棧。

    他去喝酒,為什麼要把那具尸體也帶上?

    還是說是什麼別的問題?

    現在惠安縣的問題還沒弄明白,他就跑去揚州喝酒,等他回來不得先揍他一頓不可!

    走到蠍子尾,看著下方火把沖天,數量之巨,眼皮子一跳,“還真有劫匪敢來!”

    說罷沖下山去。

    ——

    信娘渾身彌漫著桃粉色花瓣,雙手如殘影,不斷避開刀劍攻擊,身法優美,氣機一蕩,擋住兩名賊子的刀劍,身形回旋,優美靈動。

    一桿長槍扎在原地,掀起土層,信娘雙臂上紅花繚繞,兩記掌印轟出,二名賊子身形破殼,胸口炸開一記掌形的傷口,沒了聲息。

    手持長槍的蒙面大漢眼前一亮,“不愧是紅花手,看槍。”

    信娘不敢大意,來人是槍法大家,大開大合的打法,令她毫無回擊空間,眼看著走鏢人陷入劣勢,身形一縱,如風箏般輕飄飄拉開距離。

    感到空氣,身形落地又是一記橫翻,避開箭矢,單腳落地,俯身,雙手伸展開,另一條大長腿以大開的方式直踢中沖來的賊子。

    整體保持一字型,靈動無比。

    三人同時吐血而亡,五髒懼碎,腳尖點地轉圈,雙手好似無骨如波隨著轉動,定住身形,看向蒙面大漢,詭異的紅掌轟出。

    掌印所過,賊子仿佛受到重擊,直挺挺倒地,五髒皆被震碎,蒙面大漢渾身顯現出一層繚繞的白氣,皮膚泛白,長槍扎出。

    卻是直接開了銅皮,氣血如龍,使得力道更強幾分,壓著信娘猛攻。

    大開大合,長槍佔據距離優勢,換成程路,現在恐怕想的是放風箏,信娘就不同,施展開優美的身法,避開長槍。

    愣是繞圈拉近了距離,槍芒打在她身上,迸發出火星,一手摁住槍桿,看著蒙面大漢,信娘莞爾一笑,蒙面大漢眼神呆滯一息便回過神來,暗道不妙。

    而就是這一息的時間,便晚了,信娘一掌拍在蒙面大漢面門上,奮力摁下,欲要拍碎其頭顱。

    “哈哈,好身法,娘們,給老子退!”

    蒙面大漢哈哈大笑,不顧臉上的紅花手,周身氣機猛的震蕩,信娘一個趔趄後退數步,不敢執行看著蒙面大漢。

    他的銅皮,居然能抗住紅花手正面一擊。

    “哈哈哈,看我直搗黃龍!”

    蒙面大漢大笑,揮舞長槍,便是一記直搗黃龍,槍芒撕裂空氣,引起一層鋒利的氣流,直沖信娘面門而去。

    信娘渾身氣機繚繞,膚色全轉桃粉,如此近的距離,只能開啟銅皮避開,還未行動,一道人影閃電沖來,凌空一腳踹在蒙面大漢腦門上。

    時間如同慢了下來,信娘看的真切,那是小郎君!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