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59章 失道寡助(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59章 失道寡助



    握著茶杯的手略微顫抖,窗外吹進來的風,搖曳著燈火,程路心情忐忑,跟西楚最有權柄的人這樣說話。

    他以前從未想過,但現在想後悔也來不及了,話已出口,安能收回?

    而且天涯鏢局晉級,也是遲早的事。

    放在別的時間,這不過是正常的晉級事情而已,但在這個節骨眼上,拿這個當說辭。

    魯莽了。

    踫了一天鼻子灰,是個泥人都有火。

    李總鏢似是沒什麼異常一樣,搖曳著杯中茶,“天涯鏢局實力再增,我為程鏢頭感到高興,來,敬你一杯,武運昌隆,讓我也沾沾喜氣。”

    茫然跟李總鏢踫了踫杯,程路只覺得這酒辛辣無比。

    “李總鏢。”

    “我明白。”李總鏢輕描淡寫拿起筷子吃了片青菜,似有所感,“正如這青菜一樣,熟絡了,就要端上飯桌,不是嗎?”

    程路思索片刻,卻是懂了,拱手道︰“晚輩明白。”

    “錢莊不會借你錢,但天涯鏢局畢竟是本地鏢局,本總鏢也不想看到有潛力的鏢局就此斷送前途,

    該是什麼樣的,就在什麼樣的位置,非分之想,只會斷送前途,別指望墨門錢莊,它們更是吸血敲髓。”

    李總鏢拂袖而去,程路一人喝著悶酒,半夜便睡。

    天明便離去。

    “有禮了,還請代為通傳。”

    小廝自是記得賞錢的大爺,道︰“等著。”便跑了進去。

    額角泌出冷汗,心不自覺忐忑起來,如果失敗,怎麼辦?

    又能怎麼辦?

    小廝返回,臉上滿是不悅,沖著程路,“請吧。”

    “呼。”

    呼吸口氣,程路走進墨門錢莊,小廝低聲暗罵︰“害我大早上被管事訓斥,一點表示都沒有,活該你倒霉。”

    在屏風外等了許久,窗外的街道從行人少少到如今叫賣聲喧囂,卻是還沒看到,墨門錢莊的掌櫃。

    許久,才有一位穿著紫色衣袍,留著八字胡的精瘦老頭走過屏風,“怪了,怎麼有人比我還早?”

    “您是?”程路看著精瘦老者,干巴巴問道。

    站了一早上,卻是口干舌燥的很。

    “你既站在這里,莫不知我是誰?”精瘦老頭也正奇怪,反問。

    我那知道您是誰啊?

    仔細看了眼精瘦老者,衣袍做工講究,好在認出了,莫非真踫上了好運氣?

    “不知掌櫃在此,失禮了。”程路拱手做禮。

    精瘦老頭搖頭,“一點眼力勁沒有。”搖著頭進了屏風後,搞得程路一陣尷尬,難以自容。

    終究是無力放下,有求于人,默默等待,這個點才陸續有人登上二樓,心里明白,自己被那小廝耍了。

    站了一早上,口干舌燥的緊,想去找點水喝,又怕錯過機會,只能干站著,問人也不搭理自己。

    到了午時,人陸續下樓,精瘦老頭走了出來,嘖嘖稱奇“看你站了半天,是要典當還是借貸?”

    見是早晨的老者,程路大喜,忙道︰“借貸,還請先生帶為引薦掌櫃。”

    “說了你沒眼力勁。”精瘦老頭臉上不喜,程路尷尬,不知自己犯了什麼忌諱?

    精瘦老頭哼了一聲,“掌櫃都出去了,你若要找,七日後再來吧。”

    什麼?

    程路咂舌,他沒听說啊,想問,看精瘦老頭不耐煩的臉色,忙不迭就是一個木匣子遞過去,“一點見面禮,還望先生笑納。”

    “什麼笑納?公然行賄,你當墨門是什麼地方!”

    精瘦老頭見此大怒,喝罵道,程路心里百味呈雜,想了想,把木匣子放在地上,後退兩步,“唉,那個粗心大意的,掉了個這麼個東西在這!”

    說完,眼角余光打量著精瘦老頭,忐忑不已。

    “嗯,不錯。”精瘦老頭捋須,彎腰撿起木匣子,“老夫掉的,找了一早上,唉,這可是貴重物品,丟了可沒法跟老伴交代。”

    程路︰“……”

    早知道你這樣,我何苦在這站半天?

    精瘦老頭稍微打開一條縫,見是五張百兩的銀票,心滿意足點頭,“拾金不昧,高風亮節,老頭兒理應請你吃一頓酒,走罷。”

    心頭嘆氣,這五百兩,準備打點所用,死馬當活馬醫了,但願運氣不錯吧。

    跟在精瘦老頭身後,入了一家酒樓,程路勤快的點了個包廂,既邀請用餐,精瘦老頭應該是個突破口。

    “前輩,請。”

    “嗯。”

    精瘦老頭入座,程路在旁坐下,畢恭畢敬,安靜日子過久了,忘了為人處世之道。

    當久了老大,也適才想起,以前領導陪酒的場面,當個老大,難啊。

    “前輩雅興,不知貴姓?”

    “呵呵,年輕人這回有眼力勁了,姓司名寇,一介草民而已,談不上貴。”司寇呵呵笑了一聲,也算是回應了程路。

    程路想自我介紹,見司寇漫不經心,忙閉嘴,待菜到一半,“司前輩,不知貴錢莊掌櫃去了,誰能做這主事人?”

    內心忐忑,他真的希望能成,那怕知道這是一件很難的事情,無人引薦,無門路,唉,下回要長記性,記得先找門路。

    “老夫說了,有點眼力勁,你事情也差不多辦成了。”

    “是是是,晚輩有眼無珠,還望前輩海涵。”

    司寇輕哼一聲,程路為其斟酒,“這是乾豐城名菜,來自乾豐城,前輩多吃點。”

    司寇臉色愉悅,一頓飯吃下來,關系拉近不少,自然孝敬也不少。

    程路很心疼,這一頓就花了六十五兩,當真如流水般輕易花掉。

    回了墨門錢莊,程路才被邀請入內,過路的算賬先生皆稱司寇為司總管,暗道自己真是有眼無珠。

    入了內,司寇坐在堂上,“我墨門最重戒律,不行那賄賂之事,還望你知道些規矩。”

    “晚輩明白,出了這門,沒第三人知道。”

    司寇捋須,思索許久,算賬先生送來賬目,偷偷看了眼程路,又退了出去,斗膽,“總管大人,不知借貸如何算?”

    “姓名,籍貫,有何產業。”

    司寇頭也不抬的審視著賬目,程路大喜,忙道︰“程路,清水縣人士,天涯鏢局總鏢。”

    “多少?”

    “六千兩。”

    “厘里六成五,能接受?”

    程路松了口氣,比起吃人的財富錢莊低了兩成,“可。”

    “三月還清,過期以天涯鏢局為抵押,沒什麼問題就簽字畫押,去賬房領錢。”

    司寇頭也不抬的說著,推出一張已經寫好的文書,程路仔細看了眼,對幾處略有不解,“總管大人,這不可抗因素提升厘里是什麼意思?

    還有這錢莊具有自主解約性,解約日當按約定厘里償還數目,這個何解?”

    司寇停下筆,看著程路,“天涯鏢局總鏢頭,昨日晉級七品,與楚裳鏢局作對,

    若你有個好歹,憑此依據。”

    程路咂舌,人家對自己根腳一清二楚,自己卻對他不當了解。

    這協議,壓根是怕他被人下了黑手,或者直接跑路,錢莊方面可隨時看情況中斷,他都得還這筆錢。

    呼吸急促,程路咬牙,李總鏢知道自己來意,如今墨門錢莊也知曉,若是再不濟,呵呵,恐怕真如李總鏢所言。

    在什麼位置。

    “多謝前輩。”

    程路簽下文書,司寇揮揮手送客,從賬房出來,臉色難看,拳頭緊握,只有五十五張銀票,少了五張。

    出了墨門錢莊,他心情異常不好。

    “窮鄉僻壤的總鏢?呵呵,狗都不如,也想在這乾豐城吃得開,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麼德行。”

    看了眼言語譏諷的小廝,他壓根不怕自己是七品武夫,程路回了句︰“確實不如你,張嘴噴糞。”

    “呸。”

    小廝氣機,想放惡言又怕,啐了一口,憤憤離去。

    太守府他根本進不去,塞錢都是肉包打狗,又去了一趟郡尊府,同樣如此。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程路搖頭,如今,天涯鏢局,不正是失道寡助?

    至于拜訪謝景,他也熄滅了這心思,買了一匹快馬,出了城,往群山峻嶺中而去。

    日落黃昏,又從山里轉道驛站,在一處溪流邊,將快馬拴在樹上,自身隱匿于樹冠之間。

    一刻鐘後,三道人影躥了出來,剎那間,一抹刀光帶著電弧劈出,最後邊的黑衣人後背開裂,還未激蕩起氣機,便化為兩半。

    “嗖。”

    身旁二人趕忙往後左右分開,袖口同時激射出箭矢,鐺鐺兩聲,箭矢無力落地,程路扛著斬妖刀。

    快馬嘶鳴,踢著步伐走來走去。

    黑衣人錯愕莫名,不約而同往兩個方向飛躥出去,程路也不追,蹲在地上,把慘死的黑衣人的尸身拼在一起。

    搜索一番,看著手里的鐵牌,上書狂刀二字,緊握在手里,“很好。”

    狂刀門,也該找你們麻煩,不過不是現在。

    騎上快馬,沿河而下,翻山越嶺,跳澗過峽,一路披星戴月,在蠍子尾等到天明,不見人來,趕到虎王嶺,將包裹藏起來,打了些野物,返回蠍子尾,程路又等了一日。

    第三天清晨,山道上走上來四人,為首之人魁梧,一臉大胡子,赫然是狂刀門掌門,江湖綽號狂刀的戴刀。

    程路蒙上面巾,腰間別著腰牌,往深處匍匐過去,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