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41章 怕倒是不怕,就是單純詭異而已(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41章 怕倒是不怕,就是單純詭異而已



    夜,燈火彌漫,空氣中夾雜著一絲血腥味。

    三家武夫之人終究是沒有死光,一些運氣好的,狼狽逃到了天涯鏢局營地,看著一眾手持長刀的走鏢人,各個嚇的魂不守舍。

    幾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武夫,瑟瑟發抖縮在灌木叢旁,他們承受了這個年齡不該有的壓力。

    想他們在乾豐城,好勇斗狠,街頭巷角的跟混子打,肆意妄為。

    可這真動刀劍,見血的時刻,卻是慌了神。

    街頭巷角的好勇斗狠,終究是私斗,放戰場上,無用。

    程路帶著蔡苟從營地內走出,臉色凝重看著幾人,“發生了什麼事?”

    “快救人,救人,我們被襲擊了,那悍匪好厲害。”三家武夫中一名狼狽爬起,嚎啕大哭道。

    “安置好他們,所有人戒備。”

    程路回頭喊了一句,氣機動蕩,身影沒入密林中,嚎啕大哭的三家武夫,抓著蔡苟的手,“為什麼你們不去!”

    蔡苟呼吸急促兩分,說辭總鏢已經教誨,頭一回干這種事,他的內心多少還會有些不忍。

    在三家武夫連番追問下,才道︰“悍匪人數眾多,貿然追去,只會落得全軍覆沒的下場。”

    說完不理會嚎啕大叫的年輕武夫,看著密林,暗暗握緊拳頭,要學的,還有很多。

    密林邊上。

    程路站在樹梢上,看著火焰燃燒,三家武夫的營地毀了,三家武夫趕的牛奴僕,除了少數在天涯鏢隊那邊。

    其余全被劫掠而去,能帶走的奴僕一個不留下。

    看著匍匐在地上,受傷的奴僕,拼命往火圈外爬,程路從腰間摘下一指粗的長筒,嗖的一聲火光沖天而起,絢爛火花。

    不一會,一隊弓隊抵達,程路看了幾人一眼,“射殺。”

    “…是。”

    代副鏢猶豫了一下,便下令射殺,事情已經說了,他們行動很干脆。

    這里煞氣濃厚,尸體曝尸荒野,第二日絕對找不到,不是被狼吃干淨了,而是他會追著你跑。

    死後比生前更凶,這誰敢惹?

    傷痛的奴僕,帶也帶不走。

    與其讓他們死在荒野,最後變成邪物一流為禍四方,不如直接一把火來的干脆。

    至于救?

    能救的,自然救走,救不了的,不如給他們痛快。

    一番忙碌,掃干淨尾巴,在大火蔓延到這邊之前,蔡苟便帶領鏢隊退到了空曠地帶,風勢正盛,催動火勢。

    一片密林燃燒而起,程路安排走鏢人圍繞著密林挖了一道溝壑出來,隔絕內外火源,天剛亮,便啟程出發。

    能做多少,也僅有這樣了。

    不可能把人力物力放在撲滅山火上,程路沒什麼不妥,蔡苟疑惑,“總鏢,為何你總算抱著三國志?”

    這個問題問得好。

    因為追讀麼。

    程路不可能把實話說出,笑著道︰“看先人往事,多看看,總有好處。”

    蔡苟若有所思,即使走鏢途中,總鏢也不忘讀書。

    他想起父親說的話,窮文富武,雖是比喻,但讀書,也是需要花費很多錢的。

    買兩本書看看?

    讀書的種子在蔡苟心中種下,決定回到回歌鎮就去買。

    蠍子尾十八彎。

    弓隊照例去高處警惕,這回就需要走鏢人來幫忙了,光靠駑馬,會累死,必須要有人推著鏢物上去才行。

    不光走鏢人,幸存的三家武夫,奴僕,鏢客,全被發動起來幫忙。

    三家武夫神色呆滯,或許是還沒緩過來,也或許是,此次損失太大,他們不知該怎麼跟各家家主交代。

    也或者是,梁叔牙死了,就得活著的人頂包。

    程路看了眼日落的黃昏,拿著火把,沿途插在路旁,徑直走到頂,瞳孔微縮,蠍子尾上,一麻衣老道士,獨自坐在岩石上。

    如果不是他周邊呈扇形排列開的人,也不必程路如此驚訝。

    是人是尸,一眼便知。

    趕尸人。

    程路腦子里第一個念頭便是這個行業,畢竟過了蠍子尾再走個一天半左右,便是馬掌櫃的趕尸客棧。

    在附近遇到趕尸人,合乎情理,但不符合程路的感官。

    他上來之前,根本沒察覺到上面有活人氣息,要麼,是這麻衣老道士內斂的功夫極好,第二種,他周遭的尸體尸氣掩蓋他的活人氣息,至于第三種。

    人死道消。

    程路覺得,第三種可能性不大,但也不小,本人更傾向于第二種或者的第一種。

    不管是那一種,見到了,總該要寒暄一番,警惕上前,“道兄,鏢隊立馬就上來,還請帶你的客人,暫避一番。”

    行尸避人,人多了,尸也要避。

    何道長說過,晝伏夜出,不是趕尸人,不想白天趕路,而是白天撞人,會擾了客人胸中的生氣。

    沒必要為此冒險,壞了客人,趕尸匠也是要賠錢的。

    微微皺眉,這人根本就沒理會自己,坐在石頭上跟老松似的,運起氣機,“道兄,還請…。”

    氣機引起的風一吹,麻衣老道士跟他四周的客人一同,整齊往後倒,程路眉頭一挑,話都忘了說。

    腦子里第一個念頭,便是趕尸匠趕尸失敗,上次何道長也只是提了兩句,沒說更多細節,程路撫額。

    他怎麼就能遇到這麼多鬼啊僵尸之類的!

    這里又不是聊齋!

    警惕上前查閱情況,麻衣老道氣色略白,看樣子不像正常人,倒像是得了大病的樣子,肌肉緊繃。

    推測他不僅是個趕尸匠,還是個道士,仔細打量麻衣老道士,也不見什麼端倪,僅有幾處隱蔽的地方沒看。

    抬頭看了眼,錯愕後退數步,七八名客人額頭上,壓根就沒符紙,本能就想起了在趕尸客棧頭一回見行尸暴走的記憶。

    “他們…死了?”

    程路看了半響,這七八個客人,顯然死的有一段時間,只是這趕尸匠不知用了什麼辦法,遮蓋了他們身上的尸臭。

    沒符紙,站著不動,也沒有變成僵尸。

    “沒道理啊。”

    程路嘀咕,他不太了解這個行業,但眼前問題的詭異性,是個人都能看出來。

    確定七八個客人不會突然尸變,來一出垂死病中驚坐起,拿火把挑起麻衣老道士的下顎,兩枚細小的洞在他脖頸上。

    莫名覺得這兩個孔洞還有些許秀氣?

    可能看錯了,兩只手折斷麻衣老道士的手腕,連著血肉斷裂處,只淌下一些水漬。

    除此之外,什麼都沒。

    血肉仿佛失去色彩,變成了白肉,就跟被放空血再殺的豬肉,不見絲毫鮮血。

    眉頭皺的更深了。

    靈秀提起過,僵尸吸人血,只會吸走三分之一,也就是那部分精華,余下的尸毒,還需要借助鮮血,才能完成尸毒攻心。

    好吧,還有另外的方法,例如自戕往地上躺,在這地頭上,沒多久就又可以活蹦亂跳了。

    就很離譜。

    所以這是什麼情況?

    “嗡。”

    火勢熊熊燃起,程路聞著腥臭的焦油味,頗有些習以為常這個味道了。

    呸。

    想什麼呢。

    趕忙後退幾步,管他有什麼問題,還是什麼情況,一把火放了先。

    這條路是鏢隊出去必經之路,若有這些玩意在側等著,還能安心不成?

    許久,頭一輛鏢車才在走鏢人們呼哧呼哧下拉了上來,程路看了眼,沒多在意,繼續打量著火勢。

    現在問題已經不是是不是離譜那麼簡單了。

    火焰中,七八個客人已經化為了飛灰,只剩下老道士的尸體,那怕火焰灼熱,都沒辦法把他的尸體燒了。

    “總鏢,這是人麼?”

    代副鏢頭看著燒著火的尸體,嚇了一跳,小心翼翼問道。

    “我也希望他是人。”

    程路語氣復雜,火燒不爛,這就難辦了。

    眼前的老道士,除了衣服被燒干淨,整體沒啥變化,如果不是某個地方的火勢特別旺,燃起的火峰不斷炙烤著下巴。

    可能他就站在著,靜靜赤著身體。

    鏢隊一個個上來,打量了幾眼燒火的老人,各個唏噓不已,程路決定今晚親自看著他,耗上了。

    看你有什麼端倪不成!

    鏢隊在幾十丈外扎營休整。

    一夜過去,老人還是站著,火沒了燃料,自是不會繼續燃燒,程路看了一晚上,什麼都沒看出來。

    “總鏢。”蔡苟端著飯碗走來,吞了口唾沫,“他不會是什麼妖怪吧?”

    那有人被火燒了一晚上都燒不成灰的,如果有,那肯定是這人不是人。

    程路接過飯碗,瞥了兩眼,確定沒問題才吃了起來,這人很古怪,火燒不死,但卻能折斷骨骼身體。

    不是僵尸,就只是詭異。

    看久了,還有點覺得他秀氣的錯覺。

    分明是個老頭。

    吃完早食,程路安排鏢隊出發,很貼心的把老頭也帶上,自己不了解的東西,交給專業人士就好。

    蔡苟的坐騎很榮幸出賣了一把自己威武的身姿,拉著鐵鏈,之拉著的是東倒西歪,完整如初的老頭尸體。

    蔡苟一路好像坐在榴蓮上,坐立難安,程路握著鐵鏈,“在前面等我。”

    交代完蔡苟,便拉著老頭的鐵鏈,往趕尸客棧走去,看著木門上熄滅的白燈籠,怦怦敲門,“馬掌櫃,我給你送爹來了。”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