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33章 要麼凶,要麼死(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33章 要麼凶,要麼死



    “列陣。”

    身為隊正,楊佑是頭一回見到密密麻麻的火把往山路口沖來,氣勢駭人,一聲冷靜的喝令。

    六名持盾走鏢人統一拿起背後等人高的大盾,一字排開。

    叮叮當當。

    流矢聲打擊在青銅盾上,喊殺聲急劇而來,約莫上百人,而鏢客早已嚇的往一旁卷縮。

    楊佑瞳孔微縮,沖在最前面的,儼然是衣衫不整的流民,手上拿著的,也是木棍石頭。

    好一些的,木棍綁上打磨鋒利的石塊,充當武器。

    “殺敵!”

    楊佑那怕于心不忍,這些面黃肌瘦的流民,能造成什麼危害,然而身後傳來的鏢頭命令,還是拿起大盾,往前直沖。

    如同推土機一般,七人撞開流民的沖鋒,流民手上的簡陋武器轟在他們堅實的鐵甲上,顯出道道火星。

    楊佑的手腕被一名蓬頭垢面的流民握著木棍敲打,後者便上前搶奪他手中的兵器,順著目光看去,入眼的盡是貪婪與瘋狂。

    楊佑想起了自己。

    流民中,不乏作惡之輩,為了活命。

    念及家中老幼,爹娘囑托,楊佑手中的刀一轉,流民胸膛劃開傷口,往後仰倒。

    程路站在高處,揮舞著斬妖刀,靜靜看著這一幕,沒有箭矢,只有盾隊在阻擋,那怕他們氣力更強。

    猛虎也懼群狼。

    “放箭!”

    一聲呼嘯,氣機加持下,聲音擴散而出。

    如果流民發起沖鋒前,弓隊及時發射兩輪箭雨,盾隊也不必落得被包圍的下場。

    “沖。”

    程路對此見怪不怪,蔡苟聞言,帶著剩下的護鏢人沖入流民群,局勢頓時反轉,流民被殺的潰敗。

    逐漸露出的流匪面目,穿著破爛皮甲,武器倒是成建制,程路微微挑眉,判斷著流匪中的氣機。

    拿起身上的弓,抽出箭矢,附上氣機,對著遠處的綠林,激射而去。

    “哈哈哈,某家在此收買路財,這開春大吉,某也不與兄弟為難,留下買路財,大可離去。”

    听著黑暗中傳來的笑聲,程路哼了一聲。

    買路財,又豈是那麼好留下?

    “看你本事。”

    氣機震蕩,整個人沖天而起,箭矢連發,沒入黑暗中,肉眼可見便有兩道人影倒下。

    程路剛落地,一抹凌厲的槍芒便直沖面門而來,反手抽刀往上一揮,頓時將投來的丈八蛇矛挑飛。

    看著沖來的胖子,刀鋒凌厲,帶著一絲電弧直沖而去。

    胖子瞳孔微縮,這人什麼來頭?

    武學竟帶著附法?

    氣機震蕩,形成氣旋護在身前,咬牙切齒,“閣下什麼來頭?”

    “來頭?。”程路笑了一下,匯聚氣機于手掌上,渾厚氣機一拍而出,猶如山洪踫巨岩。

    “砰。”

    胖子喉嚨一腥甜,氣機絮亂幾分,連退數丈,趕忙就地一棍,避開這一刀,握上丈八蛇矛,

    沖擊而出。

    這小子,氣機比自己渾厚數倍。

    “鐺。”

    程路忽感後背疼了一下,饒是他的元神已經察覺到了胖子的攻擊,然而上手動作慢了一拍。

    胖子瞪著眼楮,看著自己的矛尖,打在一層熠熠生輝的淡色皮膚上。

    斬妖刀打擊而下,斬落蛇矛,氣機爆發之下,程路猶如瞬移般,一把掐住胖子的脖子。

    胖子氣機震蕩,然而並不能逼退程路。

    “買路財,也得看看自己有沒有命拿!”

    “砰。”

    將胖子直接摔在地上,強大的力量將其腦顱直接震碎,斬妖刀一指四方後退的綠林好漢,“殺!”

    蔡苟吞了口唾沫,頭一回見如此迅速的攻勢,揚起手中的劍,“殺!”

    一場鏖戰,直至深夜,多是追著殺。

    走鏢人最遠追出十里地,才將最後的綠林好漢誅殺。

    “總鏢,斬殺綠林好漢四十六人,流匪六十三人,四人負傷,其余人都受了輕傷。”

    蔡苟向程路匯報,震撼人心的廝殺。

    然而,結果卻是血淋淋的,如果不是盾隊身披甲冑,恐怕七人全部都得死。

    程路頷首,看著面前站著的弓隊,“走鏢,綠林流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你們心腸軟,就得連累盾隊的兄弟一起,為你們的心軟買賬,慶幸今天沒死一人,否則,我頃刻斬了你們!”

    鏢客們猥瑣在篝火附近,靜靜看著這個年輕的總鏢訓話,逃過一劫,他們也不敢發聲。

    “往日教導你們,團結,團結才是你們的活路,今日小錯大懲,沿著蠍子谷跑十圈!”

    “向左轉。”蔡苟身為帶隊鏢頭,指揮帶隊跑,“跑步起。”

    除了養傷的盾隊,弓隊集體參加跑,其余護鏢人,各司其職,程路也沒有重復太多。

    終究是先進的理念,操練的紀律終究是操練,想要實現,也得需要走鏢考驗。

    獨坐在篝火旁,打量著丈八蛇矛,質地不錯,奇特的是,上面也有一些花紋符咒,拿出斬妖刀對比。

    這是一柄被附法過的矛,看來這胖子,匍匐在這一地許久了。

    天下沒有不漏風的牆,天涯鏢局聲勢浩大,有綠林流匪埋伏才是正理。

    “八品,看來你也想吃開門紅,哼,劫鏢,也得看看自己的本事夠不夠。”

    程路沉默的將尸體盡數點燃焚毀,楚州多煞氣,死尸極容變成僵尸,為了不必要的麻煩。

    一場不算大的激戰後,都會采取焚燒尸體來結束戰斗。

    至于綠林流匪的出身?

    程路沒興趣去管,江湖畢竟是規則分明,綠林好漢有自己的地盤,鏢局也有自己的線路。

    若是綠林好漢不守規則,天下四鏢也不會光看著。

    劫鏢致死,誰也說不得他天涯鏢局什麼。

    至于蠍子尾十八彎,倒是平安度過。

    天際將明。

    弓手才跑完十圈,氣喘吁吁喘著粗氣,然而程路並沒有管他們如何,讓蔡苟叫人起來煮米,日出一會便出發。

    弓隊氣喘吁吁,疲憊不堪,卻不得不跟上鏢隊。

    程路漠視著一切的發生,弱者跟不上,那就自求活路,鏢隊不會為了任何一個人而停下行程。

    要麼,有足夠的身份,要麼,有足夠的回報。

    吃力不討好的事,程路向來不干。

    “總鏢,為什麼,要責罰?”

    蔡苟雙眼透漏出疲憊,經過一場廝殺,又跑圈,饒是精力充沛的八品武夫,也有些扛不住。

    不過他依舊不解,為何要責罰?

    “令如山,听令而不從,便罰,屢教不改,斬。”

    蔡苟頓了一下,他覺得眼前的程鏢頭,很陌生,有些無情了,然而想起昨晚那些瘋狂的流匪。

    能在這樣的世道打下鏢局這麼大的基業,程鏢頭又豈會是優柔寡斷之輩?

    “我明白了。”

    “我們不凶狠,牛蛇鬼怪,都會來咬我們一口。”程路將昔日便宜老師的話,轉述給蔡苟。

    對于弓隊而言,今天是極為難熬的一天,好幾次坐下休息,都不得不跟上鏢隊,那怕落伍的鏢客。

    也不見鏢隊停留下來,怨言自然有,但沒人說什麼。

    又累又困,極度疲倦之下,當總鏢下令扎營時,這些漢子再也扛不住,直接就睡下了。

    有的趴著馬車,有的躺在草地上,有的更干脆點,就地一趴。

    然而沒睡多久,該值守的還得值守。

    程路面前是肉香四溢的大鍋,每人一碗肉湯加肉配著面條吃,還有豆飯,吃食上,卻是沒有區別對待。

    鏢客們也難得的,跟著喝了點湯,然而也僅限于此。

    “真是百里無人煙,總鏢,我們距祿豐還有幾日行程?”

    蔡苟疲憊的打著哈欠,看著程路隨口問道。

    看了眼天色,程路笑了笑,“叫兄弟們準備好斗笠,可能有雨。”

    “雨?”

    蔡苟疑惑望了眼天,雖然黑雲密布,但還能見到皎潔的月,這不像是會下雨的天啊?

    程路也沒回答,自己回到馬車內休息。

    剛廝殺完,好處就是,程路能休息一番。

    同時琢磨氣機的運用,畢竟頭一回跟人打,一些方法還是要改變一下的。

    程鏢頭又一次陷入沒有刀法的窘迫境界中,如果有高深一些的刀法,興許那胖子會死的更快些。

    後半夜,雷霆陣陣,大風呼嘯。

    輪守的走鏢人通知了蔡苟,一臉莫名其妙的走出帳篷,“還真讓總鏢說對了。”

    好在命令還是下達了,連帶著鏢客們,有斗笠的披斗笠,沒有的用植物葉子披在身上、

    天亮倒是晚了些,程路走出帳篷的時候,已經是大雨傾盆,生火做飯只能在帳內。

    看這架勢,進程又得拉下了。

    這回做的饅頭與湯,走鏢人配著一根竹筒,這樣子,便是不會停下做吃食了。

    風雨中,鏢隊再度出發,雨水打在馬車山,並不能淋濕里面的貨物,程路坐在馬車內,靜靜看著書。

    風嗚嗚的吹進來,遇到水坑,走鏢人推或拉,極為艱辛。

    更難的是跟在後頭的鏢客,不少體弱的,出現了受涼的情況,鏢隊也盡職盡責,將有情況的鏢客抬入休息用的馬車上。

    更艱難的,是跟在天涯鏢隊後面的小鏢隊,行路艱難,不少鏢車卡著動不了,逐漸亂做一團。

    程路拉開簾子,看著久違的陽光,走鏢人各個灰頭土臉,渾身泥濘,面無表情道,“尋一處平地休息。”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