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27章 殘血浪(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27章 殘血浪



    “嗯?”

    黑袍程路微微一愣,忽見山腳下沖上來一道煙塵,這樣的情形它知道,往常它就靠著速度,絕殺一切。

    動作還沒來得及停下,那煙塵已經沖到了他面前,高高舉著斬僵刀,刀鋒反射著陽光,顯得寒氣森森。

    糟糕!

    黑袍程路大呼不好,反應速度極快,化為陰影潛在雪地上。

    “轟。”斬僵刀劈在雪地上,刀痕彌漫而出,卻是劈空,黑影朝著另一邊遁了些許,適才浮現而出。

    程路看著這個黑袍程路,除了膚色比自己白一些之外,還真難辨別,不管是氣息還是神態。

    “幾日不見,本事倒是長進不少。”

    黑袍程路咧開嘴,用程路熟悉的語氣,說著令他錯愕的話。

    他是見過我的!

    程路來到這個世界不過兩個月,遇到過什麼人,他記得,再加上眼前這人跟自己一樣,心中有了些許猜測。

    “是你!”

    “不錯,看你如此聰慧的份上,我可將你斬了。”

    黑袍程路說著,雙臂陡然化為暗影,暗影須彌間形成爪狀,猶如離弦之箭往程路撲來。

    程路氣機翻涌,動作皎潔避開,看著雪地上的痕跡,這爪子,堪比虎妖,心里做出判斷,童年時不忘以及猛撲。

    “哈哈,看我怎麼打爛你這把刀。”

    黑袍程路猙獰笑著,雙爪合一,強行抵住程路的斬僵刀,後者無論如何發力,斬僵刀分毫不動。

    足以劈碎岩壁的巨力,在這黑漆漆的爪子里,仿佛沒了用處。

    “斷!”

    黑袍程路露出虎牙,另一只黑爪陡然拍向斬僵刀脆弱的部位,“帕拉。”一記火花炸響,伴隨著黑袍程路的哀嚎。

    “原來如此!”

    程路看著斬僵刀上亮起的符咒,又看了眼爪子冒煙的黑袍程路,頓時明白了什麼,眼前的自己,不是妖,而是邪物,氣機震顫入斬僵刀內。

    剎那間,斬僵刀浮現出赤色之芒與閃爍的電弧,這家伙不怕物攻,那就看看法攻行不行!

    “吃我一刀。”

    程路咆哮著,氣機飛涌,支撐己身跳躍而起,凌空一刀。

    黑袍程路動作更為迅捷,雙爪合並,一記黑色的球體在掌中形成,舉起雙爪便是一記黑色球體沖擊。

    “砰。”

    黑球與斬僵刀勢均力敵,赤色之芒耀眼,電弧游走虛空,程路氣機快速消耗,幾個呼吸才將黑球消弭。

    然而此刻他的力也被消耗大半,再攻過去,就是將自己的優勢送給對方。

    黑袍程路微微一笑,雙爪上各自凝聚著一枚黑球,“不過如此。”

    “砰砰砰。”

    程路避開激射而來的黑球,它落在雪地上炸起一個個坑洞,倒是威力不俗的樣子,邊避開的同時邊尋找近身的機會。

    這家伙,莫非真的是那只虎妖?

    這豐富的經驗,絕非是一般的邪物能比,程路越打,心里越是錯愕。

    看著黑球逐漸形成的虎首形態轟然而來,程路咬牙,氣機爆發,一刀橫劈,斬僵刀的效果沒讓他失望。

    “砰。”

    猛虎形態黑球化為兩半撞向兩旁,一頭撞在樹上,一頭撞在雪地上,程路斬僵刀橫著,“果然是你,虎妖。”

    這段時間,程路可沒有偷懶,把妖怪分類都學了一遍,用廣域的說法,有肉身非人的,稱之為妖,無肉身只有魂的稱呼為邪。

    介于二者之間的例如僵尸稱之為妖邪,墮落的人或妖、邪稱之為魔,草木石成精就是精怪。

    眼前的這個有魂無形的,還是跟自己一樣的言行舉止樣貌,只有虎妖了。

    眼前的,想必就是它吞了原主的靈魂而化為的吧。

    為虎作倀,這就是,倀鬼的一種吧。

    “白兄弟,你真是生性魯莽,也不等等老夫。”不遠處傳來叫喚聲,馬掌櫃姍姍來遲。

    不足五十丈時,手中符已然化為灰燼,“大膽妖孽,看老夫雷法!”

    “轟隆。”

    伴隨著一聲雷鳴,程路整個人都不好了,正準備找個地方躲,閃電一下就竄了下來,劈在不遠處黑袍程路身上。

    程路莫名松了口氣,現在倆人一模一樣,要是這老頭心黑點,這雷豈不就轟在自己身上了?

    “該死的道士,本王沒找你報仇,倒是接二連三上門。”

    黑袍程路很狼狽,身形若隱若現不說,連帶著凝實的雙爪都消散成了黑霧籠罩在周身。

    “是你這個孽畜!”

    馬掌櫃聞言錯愕,下意識便拿著符夾在指尖,看著黑袍程路,“怪不得如此輕易滅了你的本體,

    原來是修了此等邪法!”

    天穹又劈落一記雷霆,黑袍程路想避開,卻被劈了個正著,程路舉著斬僵刀,帶著電弧直接將黑袍劈為兩半。

    “本王九泉之下,也不會放過爾等。”

    黑霧如煙消散而去,程路看著散落在地上的黑袍,眼神復雜萬分,真…真的是虎妖,果然,沒那麼好對付!

    “誒誒誒,打完了?”

    少許,藏在灌木叢里的靈秀才抬起頭,看了眼四周,“害,嚇死我了,原來我一直被一只虎妖欺騙。”

    她倒是將事情听了個始末。

    程路挑眉看著馬掌櫃,“它修了什麼邪法?”

    “邪修之法。”

    程路︰“…。”

    “此妖倒是果斷,知曉吾等要斬其虎身,便將其斬去,化為了你。”

    “這麼玄學?”

    “什麼玄學?”馬掌櫃看向程路,見後者沉默,感慨道,“此妖,倒是殺伐果斷,

    又托了白兄弟的人情,若非如此,貧道恐怕還被蒙在鼓里。”

    在自家附近就有一只化為邪修的虎妖,還是跟自己有仇的,他對此毫無察覺,若是等虎妖再成長,

    自家性命堪憂。

    “我听師傅說過,但凡化為邪修,其原本的族群特征將不再存在,而實力也會大打折扣,不過是邪物的話,就很難對付了,必須要斬根,才能完全滅殺。”

    靈秀小跑著過來,繞著程路看了一圈,除了氣機消耗有些猛烈之外,並無傷勢,隨手打出一道氣機飛向程路。

    “馬掌櫃,你殺了這虎妖的根了嗎?”

    馬掌櫃摸著胡須,拿出一枚陰符,“東南西北,速速徹查周遭一切邪物,見了便持哭喪棒斬了。”

    四只侍魂將軍打扮,同時點頭,化為暗影而去。

    程路只覺得體內的氣機好像嗑藥似的,瘋狂恢復,如果一直帶著靈姑娘,自己是不是不會氣機枯竭?

    “靈秀姑娘所言極是,此邪物不除,對天地都將是一番禍害。”

    馬掌櫃眼神有些復雜,雖說雷法浩蕩,在雷霆之下,沒有什麼東西是不能湮滅的,但他也不敢保證。

    化為邪物的虎妖,究竟有沒有徹底死去,還得等四英將的回饋才行。

    程路渾然不在意笑著,“怕什麼,它沒死,就追殺到它死為止。”

    又惦了惦手里的斬僵刀,有它在,來幾只虎妖都是送菜。

    馬掌櫃搖了搖頭,白兄弟雖然莽,但實力卻是不錯,“邪物算不得多強,對上修行人,但凡留心,以邪物的能力,

    都能防得住,難的,是邪物對百姓的危害,這種東西,

    只需留有殘魂,就可無限的轉生,根本難以應對。”

    程路咂舌。

    這不就是,殘血浪全圖?

    “嗯,邪物以精氣而食,修行人的精氣對它們而言是大補,我們尚且有應付之法,但百姓,不辨是非,

    乃是邪物最易滋養之地。”

    靈秀也是眉頭微皺,顯得有些擔憂。

    “唉,如果這天下,能多些馬掌櫃,靈姑娘這般義士,世道也不至于亂成這樣。”

    程路聞言嘆息一聲,馬掌櫃挖著鼻孔,“義士?能當飯吃?

    沒了百姓,就沒了趕尸人,沒了趕尸人,老夫的客棧開什麼,萬物依存,互生互助,本該如此。”

    靈秀沉默沒說話,而是問道,“程鏢頭呢?會是這樣的義士嗎?”

    程路沉默了,義士?

    正如馬掌櫃說,能當飯吃嗎?

    他不是熱血的少年,做什麼事都帶著自己的目的,義士說出口,他能說,馬掌櫃也能說,但要問做不做?

    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說跟做貌似不是一件事。

    “我?不是純粹的義士。”

    程路想了許久,才給了一個回答,他不算義士,義士是那種只為社會付出不求回報的**式好人,他不是那種聖人心腸的人。

    走鏢,他更多的是為私利,而非貨運便捷,世道逼的,你不吃人,這吃人的世道,就會吃了你。

    “嗯。”

    靈秀輕微點頭,程路仿佛從她身上,感覺到了一些失望之意?

    有些不解,自己,有什麼讓她期待的地方?

    是夜。

    程路正準備把弄好的木牌收好,注意到端著燈火走來的馬掌櫃,“這麼晚了還不睡?”

    “哼,老夫欠你因果,卻是難以入眠,思來想去,還是將你刀上的雷咒給補充完善。”

    听著馬掌櫃的話,程路抽出斬僵刀,怪不得打邪虎的時候,只覺得這把刀似是缺了點什麼,只見電弧不見刀劈落帶傷害的。

    一度讓程路懷疑這電弧是不是就是來充特效的。

    “免費的?”

    “老夫都說當還你因果,老夫便問心無愧,唉,又平白無故欠了你因果,老夫血虧。”

    “好,那就多謝了。”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