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25章 靈秀,事情真不是你看到的那樣!(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25章 靈秀,事情真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程路下意識抱住飛來的靈秀,然後整個人就在雪地上來了一個背剎,緊緊抱著靈秀,免得她被這股沖擊力傷到。

    一段距離後,程路才睜開眼,頓時感到懷里的柔軟,下意識的就把懷里的人往旁邊一丟。

    靈秀在雪地里滾了兩圈,程路這才下意識的摸著自己的後背,痛倒是不痛,畢竟也是半只腳踏入七品銅皮境了。

    但就算是一塊鐵板,摩擦的久了,也會起火不是。

    這皮膚滑在雪地上這麼遠,也不好受。

    “靈姑娘,你沒事吧?”

    程路摸了摸,沒感覺到有外傷,這才有空去看靈秀的情況,趕忙跑過去抱起靈秀,查探一番,她只是暈了過去而已。

    “這姑娘,別是有什麼急速恐懼癥?”

    程路嘀咕著,心里有些自責,摁了幾下靈秀的人中,人也沒見醒過來,無奈,只得背起靈秀。

    藥材飛的到處都是,找了好久,才把散落的藥材找到,木頭倒是好找,坐在木頭上,這回不敢再加速了。

    夜幕。

    “白兄弟該不會在山里出事了?”

    馬掌櫃提著個白燈籠,身上裹著厚厚的襖子,左等右等,嘀咕著,也不知是什麼情況,要是人不回來,他可就虧大了。

    損失了三兩半呢!

    “馬掌櫃!”

    听見黑暗中有人喚自己,馬掌櫃叫喚著,“白兄弟?”

    “是我。”

    話音回應許久,馬掌櫃也不搭話,只是靜靜看著,便听到雪被推開的聲音,隨後便是衣襟半開的程路,懷里還抱著靈秀。

    馬掌櫃的眉頭不自覺微皺,“年輕人,盡是喜歡在山里玩,這麼晚了也不知道回來,讓老夫等你們。”

    程路沒心情跟老頭子互損,抱著靈秀來到馬掌櫃身旁,“馬掌櫃,你看看,靈姑娘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路滑著回來,他越感覺不對勁,靈姑娘的體溫在不斷下降,到最後沒辦法,他只能將她抱在懷中,現在整個人都快跟冰雕差不多了。

    “唉,你們年輕人,就是不懂的節制。”馬掌櫃嚷嚷著,又看向頭發凌亂的靈秀,本就想隨意的眺一眼,卻登時愣住,“快,抬進屋,你小子再猛也不能這麼晚,姑娘精氣都給你搗沒了!”

    “啊?”程路一腦子江湖,什麼搗沒了?

    可也知道事情緊急,精氣,沒了?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沒了,但他知道,精氣對于每個人都很重要。

    “你先帶她回屋,換身單薄點的衣服。”

    馬掌櫃急急忙忙跑去後院,也不忘指揮程路,剛進門就愣了,還要換衣服?

    趕忙抱著靈秀上了二樓。

    屋子里,程路來回踱步,這要不要換呢?

    靈姑娘這麼保守的人,要是知道自己趁著她昏迷的時候干出這樣下三濫的事,回頭會不會拿刀砍了自己?

    算了,自己還欠她一條命,就是追著自己砍又如何?

    想了許久,程路看著躺在床上的靈秀,“靈姑娘,你醒來可別不分是非。”

    說動就動,當即為靈姑娘脫衣,程路對于單薄的理解,應該就局限在貼身衣物的層次了。

    “造孽呦。”馬掌櫃剛進屋整個人都懵逼了,轉過身去,罵罵咧咧,“混蛋,你怎麼把人姑娘的衣服都脫了?就剩個肚兜!”

    程路沒心思打量如凝脂的肌膚,精致的鎖骨,若隱若現的鴻溝,“你不是說單薄嗎!”

    “里衣即可里衣即可。”

    馬掌櫃恨鐵不成鋼吼著,不知道的,還以為老夫是什麼邪修了!

    “不早說!”

    程路差點吐血,被這老頭坑死了,瑪德,趕忙又為靈秀穿上里衣,不過,皮膚的觸感真好,抱著她放進馬掌櫃帶來的木桶里。

    熱氣氤氳,看著馬掌櫃圍著木桶不斷結印,嘴里念念有詞,然後結完印的雙手又空打在木桶周圍,程路眉頭微皺。

    他看不懂,只能歸納為道門的法術!

    “馬掌櫃,靈姑娘這是怎麼回事?!”

    看著馬掌櫃滿頭大汗的放下,程路看了眼,趕忙拿被子來遮蓋住木桶,不知何時,靈姑娘身上的衣物,卻是緊貼在皮膚上。

    馬掌櫃大口喘氣,“精氣流失過多,你小子,**呢?靈姑娘被你折騰的這麼慘,再晚點,估計都要出人命了!”

    “啥**?”程路迷惑。

    馬掌櫃看著程路一臉愕然,又似是想起什麼,自言自語著“也不對,人之精氣,向來是穩定的,怎會平白無故流失如此多?”

    程路听不懂老頭在說什麼,但卻知道,這老小子不正經,木桶里的風景什麼時候出現的都不告訴自己!

    實乃小人!

    吾輩唾棄之!

    “白兄弟,你們今日在這山上,到底遇到了什麼?”

    馬掌櫃走江湖多年,這種精氣流失嚴重的情況也不是沒見過,“實話相告,靈秀姑娘精氣去了三成,對于常人而言,

    精氣若是一次性去兩成,便會立即斃命,若是日漸而為之,體弱多病,折壽免不了,

    也虧得靈秀姑娘是修行人,這一次性去了三成精氣,只是昏闕,老夫好奇,你是又招惹什麼妖邪?”

    “不是吧,就玩個飆雪,這麼嚴重?”

    “飆雪?”

    “對啊,就是滑雪,比馬還快的速度。”

    “這倒不會,即使如此,也只會受到些許驚嚇,你再想想。”

    程路皺眉沉思,最後搖頭,“今日上山的時候,我倆是分開的,她先上去,我後上。”

    “罷了,也只能等靈秀姑娘醒來才能得知了。”馬掌櫃作罷,轉身便要走,程路這才問道,“誒,馬掌櫃,靈姑娘多久會醒?”

    “快些幾個時辰,晚些幾日,得看個人福氣,這個,老夫也說不準,等著吧。”

    馬掌櫃拍了拍程路的肩膀,出了屋門,程路把門關上,看著從縫隙間鑽出的熱氣,看著靈秀的小臉,“靈姑娘你在山上遇到了什麼?”

    無解,漫長等待中。

    “混蛋…你給我停下…停下…混蛋!”

    “怎麼回事?”

    程路瞬間打了個激靈醒來,看著自言自語的靈秀,走到木通邊,“靈姑娘,沒事了,沒事了,早就停下了,你好些了沒?”

    “混蛋…我怕啊…。”

    靈秀無意識說著,眼角落下淚水,程路心里自責幾分,伸手抹去靈秀的淚,後者茫然的睜開眼,看著近在咫尺的臉,“你干嗎?”

    “你醒了!”程路驚喜,這才打開屋門,對著院子喊道,“馬掌櫃,靈姑娘醒了!”

    “啊!”

    伴隨著是一聲尖叫,緊接著程路腦子忽然看到,背後飛來了大量的水,往一旁一跨,院子里,馬掌櫃正拿著裝在刀鞘里的鋼刀走出。

    “噗。”

    頓時變成了落湯雞,馬掌櫃翻著死魚眼,抬頭看著程路,後者攤手,用手指了指里面。

    “砰!”

    “不會吧,鐵杉木制成的窗戶都能打破!”

    馬掌櫃驚呼,趕忙往回躲,看著木桶砸在雪地上散架的樣子。

    靈秀欲哭無淚看著自己,又趕忙拿著被子蓋在身上,程路听里面沒了動靜,這才試探說道,“靈姑娘,這一切都是個誤會,你要听我們解釋!”

    “解釋有用?親眼所見,證據確鑿,我定要殺了你!”

    屋子里傳出靈秀帶著悲腔的聲音。

    “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其實是…是…。”

    程路說著說著,到後面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這是如實相告?

    還是半真半假?

    “是什麼?做賊心虛編排不下去了?呵呵,程路,我算是看走眼,小韻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兄長,實乃敗類!”

    靈秀邊哭邊冷笑,從衣服里拿出一個瓶子,從內倒出兩枚碧綠色藥丸,淚水止不住往下落。

    程路撓著鬧到,“我…我也很愧疚,靈姑娘呀,你先冷靜,冷靜下來,如果我說完,這根本就是個誤會,你就是要殺要刮,隨你便。”

    “呵,偽君子的話而已,你若心中有愧,早已揮刀自戕,何必在此言語?”

    听著靈秀的話,程路撫額,該咋說呢?

    “噠噠噠。”

    腳步聲傳來,拿著鋼刀的馬掌櫃小跑著上來,程路一把奪過老頭手里的刀,抽出刀握在手里,站在破損的窗戶處,“好,現在刀在我手里,我說完,你不信,要殺隨你!”

    “你…!”靈秀氣的雙目通紅,緊盯著程路,“好,本姑娘倒要看看,你能編出個什麼子鼠寅兔來。”

    “昨日,我飆雪到半途,你忽然暈倒,可能是我飆雪太快,你受刺激暈的,後來我發現你不正常,體溫在下降,

    這才快點趕回客棧,馬掌櫃才告知我,你是精氣流失過多造成的昏闕,

    你所見到的,都是馬掌櫃為了救你而布下的,此言若假,神人共棄之。”

    馬掌櫃在一旁搖頭,這小倆口吵架咯,背著手正準備下樓,不當這第三者,忽然衣擺被拉住,只听程路小聲嘀咕。

    “你要不幫我解釋,這錢你去問閻王要吧。”

    “好一個有頭有尾的故事,想來你為自己的登徒子事跡,做了周密安排,

    敢做不敢認,小人,吾輩唾棄之!”

    馬掌櫃听著靈姑娘的話,眼角微皺,看來不對勁,這才開口,“靈姑娘,你听老夫一言,事實確如白兄弟所言…。”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