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23章 為什麼都是悲劇結局?(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23章 為什麼都是悲劇結局?



    是夜。

    老掌櫃現在關門關的早,估計也就是從午後開到夏季的落日這個時間就關門休息,程路躺在兩張椅子上合起來的簡易床上。

    說實在,比靈秀那張六尺有余的小床還難受百倍,武夫,這骨頭都是梆硬梆硬的,沒辦法,也就只能這麼將就。

    “程鏢頭,你睡了嗎?”

    就在程路剛動了下麻木的腳,听見細弱蚊蠅的聲音,“睡了。”

    “哦。”

    又過了少許,“程鏢頭,你睡了嗎?”

    “睡了。”

    靈姑娘不會待會還要問吧?

    等呀等…。

    “程鏢頭…。”

    “嘩啦!”

    兩張椅子頓時倒下,程路已經站立起身,看著靈秀,“靈姑娘,我剛醒,咋了?”

    靈秀裹著被子,露出一張小臉,好在屋內黑,程路視力還沒好到不借助任何光就能看見的地步,“有些好奇,趕尸客棧里,真的有僵尸嗎?”

    這是個問題啊,趕尸客棧,一般來說肯定會有僵尸,但程路沒見過,不好作答,“有沒有不知,反正陰風嗖嗖是真的。”

    “哦,那沒事了,程鏢頭快睡吧。”

    “…。”

    程路無言了一陣,心說,靈姑娘你不吵,他都快睡著了。

    “要不,我把油燈點上?”程路是真睡不著,往常這個點,他不是跟信娘嘮嗑,就是跟程韻嘮嗑。“好。”

    隨著昏黃的燈光點上,程路哼哼著,“反正不是我家燈油,沒必要省。”

    “這倒也是。”

    順著靈秀的話音看去,燈火下,靠著牆,秀發散亂在兩側,五官精致如畫,頗有幾分美艷感,趕忙別開眼神。

    “我听小韻說過,鏢頭自幼在外習武,能與我說說外面的見聞嗎?”

    听著靈秀的話,程路把凳子扶正坐下,“見聞不是沒有,就說啊,我在那楚州城,听說的一則奇聞,海州有座廟,名曰蘭若寺…。”

    靈秀嘴角含著笑,傾听程路所言的見聞,听著听著,不禁落淚,“小倩好可憐,

    生前如此淒慘,死後還要被樹妖折磨,歷經艱苦才與心愛之人在一起,卻又要面臨輪回,上天怎能如此?”

    “是啊,上天怎可如此?”

    程路嘀咕,靈秀聞言動了動小鼻子,“就沒有好的結局嗎?”

    “有道是,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人生?”靈秀聞言,想起一些年幼時的情景,苦笑而出,“是啊,若只如初見,又該多好?”

    程路嘆口氣,他不應該說蘭若寺,應該說白蛇的,“靈姑娘,夜深了,歇息吧。”

    “嗯,是有些倦了。”

    靈秀聞言點頭,低下腦袋,側過身去,明眸對著牆壁,看著那隨著燈火搖曳而顯得斑駁的影子,不禁淚目。

    程路沒吹燈,可不是,三兩半一晚,現在就吹燈,豈不是便宜那個馬掌櫃,一直燒,沒油了再叫加。

    怎麼也要把燈油燒回來。

    然而夜是無聊的,那怕程路可以不用睡覺,但耐不住,無聊啊,旁邊還有個如花似玉的姑娘,心猿意馬都是真的。

    “靈姑娘,你睡了嗎?”

    沒回應,程路又叫了幾聲,依舊沒反應,起身兩步。

    “怎麼了?”

    靈秀沒翻身,聲音中帶著一絲清冷,程路走也不是,回也不是,就干站著,“那個,上次多謝靈姑娘救命之恩。”

    “程鏢頭不是謝過了嗎?”靈秀含糊了一句,適才又道,“行醫救人,乃醫者本分。”

    “救命之恩,如再生父母,我想來想去,實在是沒什麼好報答的,如若可以…。”

    程路話還沒說完,靈秀便轉過身,斬釘截鐵打斷,“我不要你以身相許!”

    相處也有一段時日,她是知道程鏢頭,雖然平日里挺正經的一人,偶而就會腦袋犯抽,胡話就脫口而出,義正言辭道︰

    “婚姻之事,定然是要媒妁之言,明媒正娶,八抬大轎,符合倫理,才可成,怎能兒戲?”

    好像說如果都做到了,是不是能成,這靈姑娘心跟明鏡似的,難搞…程路想著,卻主動坐在床沿上,“不是,我想說的是,我還知道很多故事集。”

    “你走來就為這事?”靈秀看著程路的眼神,認真說道,“好吧,我也沒什麼困意,不妨听听。”

    “好,話說那西湖邊…。”

    “千年修來的姻緣,又因和尚而分開,有情之人都道不能長久了嗎?”

    靈秀唏噓,那被子抹了把眼淚,“程鏢頭,你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是否違了倫理?”

    “額…。”程路眨眼,這個他接不上來,畢竟他的思想很開放的,這共處一室就違倫了?

    “你我清白,再者總不能讓我帶著你露宿荒野?”

    “好,你不許踫我。”

    “我為什麼要踫你?”

    “一言為定。”

    “駟馬難追!”

    程路嘀咕,不踫就是了,想來這是她一直想說的吧,倒是沒想到,靈姑娘是保守的性格,攻略得改改。

    靈姑娘喜歡听故事…。

    “程鏢頭,我有些困了。”

    “不急,我這還有很多故事呢,要不听听,一個關于仙女下凡的故事?”

    “仙女,程鏢頭倒是有趣,說了鬼、妖,現在又是仙了。”

    靈秀打著哈欠,看著程路。

    “話說啊,在很久遠以前,有一戶賈姓的大戶,生了個如花似玉的兒子…。”

    “程鏢頭!”

    靈秀有些生氣看著程路,後者茫然,姑娘家的那是枕頭就丟來了,哼了一聲,“就知道說些離別的故事,睡了,哼。”

    听著賭氣似的話,程路撿起枕頭,靠在桌子上趴著睡了。

    次日,他醒來的時候,靈姑娘還在被窩里打著滾,剛走出門,迎面便看到對面的瓦舍上,有一只灰白色的松樹。

    它背著雙手,正走著,看那姿態,如一精神奕奕的老者,灰白松樹見到程路,四肢著地嗖的一下便躥到了瓦舍那頭,不知去想。

    “真是不是人的客都接啊。”程路嘀咕,這松樹,怕是成精了。

    也不去理會,不傷害人,山野精怪什麼的,他倒是蠻好奇的,氣機翻涌,施展輕身術跳到瓦舍上,看著已經蹦到雪地上的灰白松樹。

    “嘿,松樹,跑啥,我沒惡意。”

    听見聲音,灰白松樹歪頭看了眼程路,迅速消失在雪地里,後者聳肩落入院子里,陰氣嗖嗖的鑽衣服里。

    抖了抖身體,趕忙跑進前院,馬掌櫃從他的屋子走出,看了眼程路,“白兄弟還是莫要入後院好些,你這氣血,難免會沖撞我的客人。”

    “清晨起床活動活動。”程路笑了下,“馬掌櫃,這大冬天,你這客棧還來趕尸的不?”

    “大冬天的,不是人的都少走,那個趕尸的又會這個時候來呢?”

    馬掌櫃笑著說了一句,從水壺里倒了些熱水在盆里,又走回他屋子里去,沒一會,穿戴整齊的靈秀也走了下來,“早,哈欠。”

    一邊打著招呼,順帶打了個哈欠。

    “啃點大餅,咱們走吧。”

    “嗯。”

    靈秀點頭,有些精神不振,面無表情吃完饅頭,打了些熱水洗了把臉,走出大門的那一刻,整個人打個激靈,瞬間精神了。

    回頭看著還吃著一半饅頭的程路,“都是你,害的我一晚上沒睡好。”

    “我故事還多著呢,對了,這寶玉跟黛玉的故事,可還有哦。”

    “有空就听,走了。”

    靈秀跑去一旁的馬廄,拉出自己的馬兒,策馬而去,留下一地的馬蹄印,程路不騎馬,背著小手,如老翁般輕挑挑走著。

    一路看著虎王嶺雪景,倒是不錯,不比木王谷的雪景差。

    順著馬蹄印走了老遠,看了看四周,那側翻的車架子還在,“應當是這了。”

    他來自然是為了挖那件埋藏的東西,掘開雪地找了許久,才找到當時的埋放點,翻開沉澱的灰燼,才看到燒焦的土層。

    “老天啊,你當回人吧,東西還在這。”

    程路嘀咕著,快速挖開泥土,很快,一方褐色的邊角出現,整個人渾然一喜,提出來,兩巴掌大小的褐色箱子。

    這是當時打掃的時候,順帶從死去的兄弟們身上搜刮來的銀兩,大多是碎銀,總計也有百多兩,細數了一下,這才將碎銀倒進錢袋里。

    “這人間的錢,想了想,還是在人間有用,來年清明,兄弟來給你們多燒紙錢金童玉女。”

    虎王嶺上。

    一匹健碩的黑馬,栓在一棵松樹下,不安的踢著蹄子,一穿著黑袍的人從松樹林里走出,看著黑馬,露出一排尖銳的牙齒。

    黑馬打了個響鼻,退後了幾步,奈何馬韁捆在松樹上。

    來人走上山,雪地上卻沒有任何腳印,看著那正拿著小鋤頭挖雪的少女,豎瞳中閃過一抹狠辣,“靈姑娘,你在這干嘛?”

    “咦,程鏢頭,你怎麼來這麼快,我找到豬舌草了,可是被雪壓住了。”

    靈秀回頭看了眼,又繼續挖雪大業,黑袍程路張嘴露出一排牙齒,一縷縷白色的氣從靈秀身上浮現出,轉而又歸入體內。

    “居然是術士,大補啊。”黑袍程路心里嘀咕,笑道︰“當然是想你,自然就來的快些。”

    靈秀的動作頓了下,回應一句,“呵呵。”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