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20章 術士都是富佬(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20章 術士都是富佬



    程路燃燒起了一堆火焰,炙烤著精鋼刀的刀刃,砍在這些大骨頭上,刀鋒磨損嚴重,一邊等待火堆溫度提升。

    一邊思量著,該去換一把對付鐵骨境武夫的刀了,不然以後遇到這些大骨頭,天知道得換多少刀?

    刀身通紅之際,程路才把刀放一邊冷卻,將一旁堆放的尸體扔火堆里,腥臭的黑煙滾滾而起。

    天際微白,靈秀神清氣爽的從馬車內出來,昨晚一點事情都沒有,她布置的法術一點都沒有作用。

    “好臭!”

    先是一股刺鼻的燒焦味伴隨著腥臭,然後覺得這味道有些熟悉,很像她以前在木王谷內燒那些怪物時的味道。

    看著二十多丈外燃燒起的滾滾黑煙,宛若烽火,靈秀踩著雪地小跑過去,看到程路正準備將布滿綠毛的尸體丟火堆里,“等一下!”

    程路看去,有些意外,他的元神沒有任何感覺到靈姑娘的靠近,靈秀快步走來,伸手就要去搶他手上的綠僵尸體。

    “不行!”

    程路兩個蹦跳避開,看著搶不到東西嘟著嘴的靈秀,“你做什麼?”

    “綠僵,是煉法具的材料,嗯,它的心髒,可以用,頭顱也可以,骨骼更是煉制一些甲冑的好材料。”

    “哈?”

    听著靈秀的話,程路滿腦子都是小問號。

    這全身是毒的家伙,為什麼從靈姑娘嘴里說出來,卻渾身是寶?

    听了一番靈秀的說辭,程路有種自己浪費了上千兩的表情,從毛僵開始,僵尸的骨骼都是煉器或者入藥的材料,

    一具毛僵的骨骼,起碼千兩,一只綠僵,價值翻兩倍!

    程路是搞不懂這些尸體在術士、道士手中還有這麼多妙用,但他明白一點,自己剛剛燒掉了二千兩白銀!

    “靈姑娘,這東西真的會有人買?”

    程路不甘心的問道,雖然他覺得,可能真的會有人買。

    “何止是買,簡直就是緊銷貨,你知道嗎,術士一年要煉制多少法具,多少法卷,這都需要材料,

    而且很多都沒人賣,只能自己去尋找,很艱難的。”

    听著靈光的語氣,程路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術士都是富豪嗎?

    然後從靈光的話里,程路算是明白,除了莽夫外,別的體系,可謂各個是富豪,特別是術士,醫師只是術士當中的分支。

    即便如此,醫師每年需要耗費大量的尸體,用于解刨和研究藥理反應,其他術士亦然。

    雖然靈秀的話讓程路有點開了眼界的感覺,但也不是不無道理,沒有積年累月的積累,醫師拿什麼開發藥湯藥方之類的?

    不知道人體結構,醫師又怎麼兼職丹師煉丹?

    用靈秀的話就算,丹師可以很多體系的人兼修,但醫師,就不行了,會煉丹跟知道怎麼煉丹,煉丹的原理,為什麼會這樣的。

    兼修的丹師只會煉別人的丹方,自己沒辦法開創,甚至丹方外的藥理都分不清。

    但醫師,絕對是行家,丹師是兼修,不如說是醫師的延伸分支,必備的能力,專業跟業余的差別。

    你問程路怎麼知道丹師的?

    因為他剛剛用綠僵四分五裂的尸體,跟靈秀換了一張丹方,也順帶了解了一些術士知識。

    給程路的感覺就是初中生跟本科生的差距。

    他終于明白,為什麼武夫前面要加個莽字了。

    如果不是自己是穿越來的,听著靈秀話里的那些名諱,他還真有些摸不著頭腦,感情唄,莽夫就是初中生職業唄。

    “妹子。”

    “嗯?”

    “程家的希望就靠你了!”

    “大哥你沒發燒吧?”

    程韻一臉奇怪的看著拍著自己肩膀的大哥,程路有好多話,想說卻不知道怎麼說,只能鼓勵自家妹子好好研學,早日成為一名合格的醫師。

    靈秀一席話,讓君少讀十年書。

    程路不得不考慮一下,小工的出路了,蔡狗就算了,已經走上了莽夫這條路,小工還在打熬氣血的階段,還能選。

    “沒事,只是覺得,妹子你多該跟靈姑娘好好請教學問。”

    程路由衷說道,好在妹子還有大哥,程家還有救。

    程韻重重點頭。

    靈秀回來的時候,手里攥著一枚黑紫色的心髒,程路也沒問,焚燒完尸體後,這才繼續上路。

    一路平安。

    回到回歌鎮,已經是從木王谷出發的五天後了。

    回歌酒家進入了沒什麼生意的季節,意外的是,一行人抵達的那天又下起了小雪。

    “妾身都以為小郎君不回來了。”

    信娘穿著貂皮大衣,露出精致的鎖骨與肩膀,靠在門板上,眼神揶揄看著一個青春活力,一個氣質如雪的女孩咋咋呼呼的。

    “親妹子跟她師姐。”程路搬來小板凳,坐在信娘邊上,看著雪下的回歌鎮,頗有幾分清幽之感。“你七品了?”

    “一旬前便是了。”

    “哦。”

    沉默了許久,程路又道,“我也快了。”

    “打擊人哦。”

    信娘嫵媚笑了下,眨巴著好看的眼楮,“妾身還打算,如若郎君還不歸,便要啟行去金陵過元會了。”

    “路上發生了點事,耽擱了許久。”程路撓頭,讓人等著終究不好意思,特別是當甩手掌櫃這種事,“信娘,你知道術士嗎?”

    “天下修行體系之一。”

    “我不是問你知道這個沒,我是說,你知道醫師、丹師嗎?”

    “你不知?”

    看著信娘一副你是不是不懂的表情,程路怎麼能屈服呢,打著哈哈承認了。

    “少年江湖經驗不足啊。”信娘從衣服里掏出一枚散發著花香的桃粉色丹藥,程路一臉茫然,“這是什麼?”

    “那花妖煉制的花丹,對氣機提升很不錯,妾身給郎君留了一枚。”

    信娘說著,拋了起來,程路趕忙接住,扭著腰肢坐在椅子上,“丹師可兼修,武夫一般都會兼修丹師,

    八品之後的晉級,多需要丹藥或者一些別的東西輔助,有的時候,會有大效果。”

    信娘話音剛落,渾身氣機起伏,白嫩的肌膚上浮現出一點點的花印,繚繞著一層淡淡的花粉,轉瞬即逝,程路卻看的目瞪口呆。

    “此乃妾身用花丹配合華芬丹,妾身的銅皮,具有一定的毒素,同時色澤也如皮膚般,更嬌嫩欲滴,郎君可要體驗一番?”

    程路默默搬著小板凳往後挪了一些,他可不想嘗試一下帶毒的鮑,怕長槍不穩。

    “如果是一般的晉級七品,跟用特殊晉級的,會有什麼不同?”

    程路問,他覺得自己是小白了,有鏢神身份,他也不能橫推啊。

    “效果嗎,自然有,妾身先問問郎君,七品六品,合稱銅皮鐵骨境,為何?”

    “嗯…”程路皺眉思考了許久,“防御。”

    “不錯,一般銅皮鐵骨境,防御力自然強,武夫強在肉身強悍上,但如果,這肉身帶火或者毒素,郎君覺得,如何?”

    程路兩眼放光,想一想,日後自己氣機一蕩,一層火焰從皮膚竄起,很帥有木有?

    “肯定後者更強!”

    “那就對了,不是妾身自吹,如今妾身可以打兩個郎君。”

    听著信娘的話,程路撇了撇嘴,如果不是你喜歡鮮花插牛糞,本莽夫就讓你知道,什麼叫槍出如龍!

    信娘嫵媚趴在程路肩膀上吹著熱氣,“郎君,你那位醫師朋友,好好巴結,最好是能收入麾下,那樣,她會全心為你考慮的。”

    “有道理。”

    程路想了是,能有個術士幫助,自己的晉級之路,似乎會多很多選擇,當務之急是先不要晉級!

    “我準備再立天涯鏢局,信娘來搭把手吧。”程路發出邀請,信娘這麼好,他怎麼舍得讓她回金陵去,那多沒意思。

    信娘咯咯笑的花枝亂顫,“小郎君,聘請妾身,可要花費大量錢財的哦,偶爾,還要履行一些特別的事情。”

    “除了咱倆雙修,什麼都行!”程路起身後退,他發現自己有些扛不住信娘的魅惑了。

    信娘翻了個白眼,“行吧,小郎君想怎麼創立你的鏢局?”

    “我要良田五百畝,車馬刀甲三十件,教習三人。”

    程路已經想好了,想發展鏢局,光靠著工錢是不行滴,還得有額外的福利,而這良田,便是福利之一。

    “這些置辦下來,得需三千兩之多。”

    “這個行不行?”

    看著程路拍在桌子上的宣紙,信娘拿起看了眼,“回氣丹,小郎君,你這運氣是真不錯,妾身都羨慕了。”

    信娘自然知道程路半夜斬尸,跟靈秀用丹方換綠僵的事情,她本以為只是簡單的散之類的,沒想到是回氣丹。

    “這丹方,少說價值五千銀,郎君,妾身四千銀兩買下你看如何?”

    程路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看著信娘,“可以,你不用花錢。”

    信娘︰“?。”

    從信娘房間出來,程路整個人神清氣爽,最重要的事情解決了,整個人都開心了許多,至于信娘,事情交給她辦了。

    听著踩樓梯的聲音,看了眼,迅速跑到二樓,看著提著自己的東西上來的靈秀,“蔡狗小工怎麼回事,怎麼能讓靈姑娘親自動手呢!”

    “程鏢頭啊,也沒什麼,舉手之勞而已。”靈秀笑了笑回應。

    “靈姑娘,你覺得階梯好走嗎?”

    “嗯…”

    “不費力,應該蠻好走的。”

    靈秀思考了一會回道。

    程路看著靈秀,“靈姑娘,我想去你心里的階梯。”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