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10章 亂世人(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10章 亂世人



    程路閃身如電,一個回轉,手指間已經浮現出一點血腥,對著撲來的少年便是一點,少年張牙舞爪動作一頓。

    仿佛被強行按下了暫停鍵般,突兀放下雙臂,眼神呆滯,握著大刀的張獵戶這下從屋內走出,身上多有咬痕。

    程路眉頭緊皺,眼前這蓬頭垢面的行尸,不正是張獵戶的徒弟,眼神中充斥著疑惑不解。

    “程鏢頭,您怎地會制服這怪物之法?”

    張獵戶眼神渾濁,氣息不穩,虛弱問道,同時彎腰撿起被打翻的馬扎。

    “跟一些道士練過。”程路看了眼少年眼角上的青黑,伸手攤開的嘴巴,尖銳利齒映入眼簾,“你徒弟?”

    按照何道士的話說,這行尸被制服後,行尸特征將會快速消失,可為何眼前的少年,依舊保持著行尸特征?

    “野地里撿來的,這幾晚便會鬼哭狼嚎,化為僵尸。”

    程路張了張嘴,愣是半句話說不出來,張獵戶靠山吃了一輩子,經驗豐富老道,但凡山里的東西,能隨便帶出來?

    “先抹點吧。”

    程路牽來馬匹,從馬屁股上的包裹中拿出一瓶小陶罐,攤開來,內里皆是潔白的糯米,“啊!”

    滋滋。

    宛若熱油踫到了肉,張獵戶被咬的傷痕上滋滋冒出黑煙,糯米迅速變黑,老頭子渾身分泌出黑色汗水。

    “果然是僵尸。”

    程路呢喃了一句,繼續給張獵戶換糯米,直到糯米變成黑米,老獵戶臉色才恢復了些,少年自始至終站在樹影下不曾動彈。

    “程鏢頭,老夫能拜托您一件事嗎?”

    程路看了眼黑米,唉,沒用了,好在出發前在酒家拿了些,沒成想還真派上用場,“有什麼,你就說給我听。”

    “老頭一身手藝,沒個願意學的後生,這急了,在山里看到阿豹,這才帶回,想當個衣缽傳人,誰曾想…他竟然是那般怪物,

    程鏢頭,阿豹雖然是怪物,卻沒咬過任何人,烈日下他會化須彌于無形,求求你,帶他進屋。”

    張獵戶老淚縱橫,程路不為所動。

    這少年身上竟然有如此尸毒,肯定不是行尸,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讓太陽消滅他,靜靜坐在一旁。

    “程鏢頭,老夫求你了,老夫快古稀了,沒個徒弟,這手藝眼看著要失傳,求您了,求您了。”

    “唉。”

    程路嘆了口氣,一個花甲老頭,那怕自己陷入快死的境地,還不忘哀求自己,他又如何能忍心呢?

    “你這徒弟,在那兒找到的?”

    “在飛龍谷。”

    “他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特征?”

    “兩個月之前,十五月圓對月朝拜,尖牙利齒,力大無窮,老夫初喜悅,阿豹天生神力,必定能將老夫所學傳承下去,

    直至家畜無辜死亡,鮮血盡去,坊間多有傳聞,老夫便帶著阿豹至此隱居。”

    程路起身,將阿豹搬回木屋,勸嗎?

    張獵戶也自己說了,發揚他的所學,傳承技藝,比自個身家性命都重,他這個外人,又能說些什麼?

    “師傅!”

    程路聞言一驚,寒芒一閃,腰間跨到卻是出鞘,握著刀把,瞪著少年,阿豹渾身顫抖,一副快哭的表情,“師…師傅!”

    “程鏢頭,阿豹已經恢復了,求您不要傷害他。”

    程路皺眉,阿豹雙目有神,眉清目秀,倒是一副好皮囊,前後反差太大,那個襲擊自己的阿豹,可沒有任何神智可言,

    此刻的他,跟襲擊自己時簡直判若兩人,佩刀入鞘,看著阿豹擔憂的看著張獵戶身上的傷痕。

    “你知道你的事情?”

    程路凝眉,听阿豹的語氣,這似乎不是第一次了。

    “嗯。”

    阿豹頷首,眼神中帶著一絲懼怕。

    “好自為之吧。”程路說完便離開木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又能如何?

    翻身上馬,這行尸盤踞成窩,都是鄰居,張獵戶也是清水縣老人,他無可奈何,也懶得去管。

    走了半日,已經是清水河上游,此地河流顯得異常平靜,靜靜等待許久,不見任何動靜,下馬,一邊叼著燒餅,拍倒一棵足夠長的大樹。

    “嘿!”程路氣沉丹田,以一己之力,將大樹攔腰抱起,千斤之力,爆發無虞,十多丈高的大樹,轟的一聲轟鳴便架在了河上。

    首尾皆著地。

    程路氣喘吁吁,頭一回見識到,自身可怕的力量,扛起馬匹,在獨木上健步如飛,不出三十息,已然渡過了清水河。

    “哼。”

    馬打了個響鼻,似是贊賞,這幾日一直被扛著,它已經習慣了,這個騎自己的人,時不時扛著自己跑。

    放下馬匹,程路抽出刀,踏在獨木上走了四五丈,揮舞刀鋒,一半三十六路刀法打完, 嚓一聲悶響。

    一腳踏在獨木上,隨著 噠一聲,程路如同飛燕般跨過四五丈的距離,落在岸邊,回頭看了眼被河水沖了七八丈的獨木,這才心滿意足上岸。

    他又不是聖人,沒必要留著這根獨木,主要是,不讓對岸的行尸,找到過河的支點,畢竟清水縣雖是個縣城。

    但真的不敢恭維。

    騎著馬,在傍晚時分,看到了低矮不足半丈的城牆,還是土牆結構,牌匾上破了個大洞,歪歪斜斜寫著清水二字。

    門口衙役無精打采靠著長槍休息,一副縱欲過度,一蹶不振的姿態,往來百姓菜色臉,瘦弱不堪。

    殘陽如血之下,更彰顯的清水縣的破敗。

    然而就是這幅破敗的景象,卻是周圍縣當中,屈指可數的富裕縣。

    馬蹄聲吸引百姓們的目光,入眼是高頭大馬,接著是年輕人,百姓不認識程鏢頭,但卻認識馬屁股上,包裹上插著的小旗幟上的天涯二字。

    “爺,施舍點吃的吧。”

    “爺,家中孩兒已經斷糧三日。”

    “爺,一家七口已經五日沒吃的了。”

    程路臉色微黑,被一群菜色大媽攔著,揮舞馬鞭在空中發出啪嗒一聲,菜色大媽們渾身一聳,立馬往路邊躥去。

    過往漢子指指點點,露出仰慕姿態,一伙蓬頭垢面,面黃肌瘦的小兒遠遠圍著程路,黑白分明的眼中滿是期盼。

    下意識揮舞的馬鞭終究落了下去,七八個孩童不過六七歲的樣子,這個年紀,本該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無憂無慮玩耍的時刻。

    此刻卻為了生計,唉,這吃人的世道。

    “拿去分了吧。”

    程路將最後的干糧分給少年們,少年們爭搶著,大餅落在滿是污水的道上,依舊抓起來塞進嘴里,路邊餓漢眼前一亮,三三兩兩聚攏過來。

    一名餓漢一腳踹開半大少年,踩在他身上,抓起他手里的大餅就往嘴里塞,馬鞭如電抽來,餓漢慘叫倒地,仍然抓著大餅伴隨著泥土往嘴里塞。

    程路要揮的馬鞭頓住了,“任何人,不得搶食。”

    餓漢們攝于程路威武,不敢上前,充滿貪婪的眼神看著已經分食的少年們,程路沒在停留,馬兒小跑著往天涯鏢局而去。

    吃人的世道,他不知道餓漢們會如何對待孩童,也不知餓漢們算不算餓,那被自己打的那怕皮開肉綻,也抓著伴隨泥土污水的大餅塞進嘴里的畫面。

    讓他記憶尤深。

    小兒無所依,餓漢滿地走,窮婦難飽腹。

    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只知道,自己活下去最重要。

    看著一丈多高的院牆,大門顯得破敗了些,上書是兩枚銅錢樣的木雕,上書天涯鏢局四個大字,門口站著一名靠在牆邊睡覺的小工。

    “誰啊?”

    小工睡眠淺,听著馬蹄聲迷糊揉著眼楮,入眼的是一匹棕馬,之後是馬屁股上的鏢旗,一下子清醒過來,“回來了,鏢頭回來了!”

    听著小工的大喊,程路笑了一下,又想起那孩童們爭搶的畫面,不一會,便聚集三五人,兩個菜色臉的大娘,三個粗布麻衣的漢子。

    “鏢頭,兄弟們呢?”四十多的老于看了眼程路,聲音帶著一絲震顫。

    大娘們好似明白了什麼,其余兩名走鏢人低下頭。

    程路沒見記憶中的妹妹,“韻兒呢?”

    “鏢頭,小姐一直把自己關在屋里,每日以淚洗面。”一名年歲大些的老大娘難掩悲傷的語氣。

    “將小姐叫來,我們去聚義廳議事。”程路將馬屁股上的包裹拿下。

    天涯鏢局充滿一股破敗氛圍,也難怪,這里畢竟失去他主人的音訊,快二旬了。

    聚義廳,三名走鏢人,兩名洗衣做飯的農婦,小工,一襲青色衣裙顯現出一點紅色的褶皺,清麗素顏,不戴任何頭飾卻也掩蓋不住的清水芙蓉之姿。

    倒是隨了原主,程韻的眼楮,比程路更大更有靈氣,少女哇的一聲哭出,撲在程路懷中。

    “讓你擔心了。”程路拍著妹子的後背,語氣不由得軟了下來,他不是原主,但程韻眼中那種依賴的神色,卻令他感到心痛。

    安撫一番程韻,程路看向天涯鏢局最後的家底,將事情事無巨細的說了一遍,每個人都等待著最後的答案。

    “鏢局…。”

    “呦,程鏢頭回來了,可是多日不見啊。”

    程路話剛出口,就被一聲尖銳的話語打破,隨之而來的,是三名八品武夫跟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富紳。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