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8章 歸程(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8章 歸程



    入夜漸小的雨幕,在此刻又加大聲勢,宛若疾風驟雨,擂鼓沖鋒般落在回歌鎮上。

    酒家最上層依舊亮著燈光,程路披著一件羊絨大衣,顯得很破舊,喝著茶水,透過窗戶看著外面的雨勢,“秋雨季,這走鏢難咯。”

    按照原主的記憶,秋末冬初,是走鏢的最後時間,一旦進入冬季,走鏢人也會停止走鏢,道路積雪覆蓋,比之雨天更為險峻。

    “有了酒家,小郎君還能顧上你那天涯鏢局?”

    信娘拿著貴妃梳,一邊打理秀發,一邊在對面落座,自顧自的倒了兩杯花茶。“一日是走鏢人,終生為走鏢人。”

    程路嘀咕了一句,主要是自己就只有鏢神身份,又不是什麼別的,“對了,那花娘的人皮,從何而來?”

    那種看著別扭的美,給他的感覺,就好像是整容臉一樣,不過技巧高深,尋常人倒是看不出。

    但也絕非自然美。

    “你也說了人皮,自然是從人身上而來。”

    程路語塞,認真看著信娘,能不能聊天了還?

    信娘嫣然一笑,走入里屋,手里拿著兩卷昂書,程路驚訝了一下,昂書這東西,可很金貴,不懼水火,刀劍難傷。

    昂書撲在桌案上,一副畫面映入眼中,程路眉頭微皺,這些文字,他一個不認識!

    “此乃前朝舊書,記錄的是當年的一件奇聞異事。”

    “道來听听。”

    程路興趣很大,前朝舊書,怎麼也得有五百年的沉澱,古董啊。

    “圖上所言,前朝有一道門坤道,因與武夫相戀,在其孕期,丈夫同狐狸精勾搭,慘遭拋棄,坤道含淚離去,

    武夫與那狐狸精苟且,好不快活,然而不到一年,武夫一家十五口盡數伏誅,死狀淒慘,臉全部消失,

    而狐狸精倉皇逃回山中,不久之後,人們發現,武夫的臉出現在了一只狗身上,活靈活現,渾然天成,

    依次出現的,還有武夫一家人的臉,出現在各種畜生身上,

    此事驚動了當時的道門天宗,天宗道首親自出手,將坤道捕捉,誰知其已成瘋子,這換臉之法,正是其用手中針線所致,

    坤道開了個先河,此後,這針線不知何故從天宗遺失,此後,江湖上出現了許多披著人皮的妖,

    至今五百載,再無人能找尋到那針線的下落。”

    听著玄奇的故事,很簡單的被拋棄再反殺,就是這手段,駭人听聞了些。

    程路承認他起雞皮疙瘩了,這把人臉弄到狗身上,然後狗被宰殺,痛苦的卻是那張臉,“嘖,畸形的報復。”

    “花精的花粉中,有一類致幻花粉,長時間吸食著,會產生幻覺,我想那花精交合,當靠的此毒。”

    程路張了張嘴,沒法接話了,記得沒錯,那人皮下是那黏黏的糊糊,“那糊糊又是何物?”

    “人的唾液、體液、各類動物昆蟲的液體聚合而成的保護膜,那花精乃是七佛花成精,這種話很稀有,

    卻也稚嫩,它想修行,不得不吸食男子精氣,保護膜能保護它本體不受到侵害。”

    信娘說著,將桌案上的黑色箱子打開,露出里面七彩花粉,“七佛花最大用途,不是治人,而是用毒?”

    “信娘的紅花手,要用到毒?”

    程路張著嘴,終究還是閉上,心里苦惱,又心直口快了。

    原主的經驗告訴他,不要隨便去探听別人所學,因為那都是最隱秘的東西。

    信娘嫣然一笑,右手臂化為通紅,其上流漏著詭異紋路,美眸盼兮,“不錯,妾身這紅花手,想要再進一步,需得七佛花相助。”

    “行,以後我不惹你了。”程路起身拱手。

    這用毒的信娘跟不用毒的信娘,可是兩碼事,前者招式雖然詭異,但還行,起碼還在打擊面層次,但一旦用毒,這立馬變成微觀層次。

    打個屁啊。

    防都難防。

    心里感慨,信娘告訴自己她的絕學,不正是信任自己的表現,思索許久,才道,“那祝信娘早日神功大成,我也該走了。”

    “清水縣嗎?”

    信娘眼眸中閃爍出異色,這才繼續道,“小郎君若是不急,等雨停再回去也可。”

    “不了,明天啟程,在我回來前,信娘切莫閉關,不然酒家無人管著,得虧損多少?”

    程路老氣橫秋的說了一句,離開信娘房間,關上房門那一刻,嘆了口氣,終究,他還是過不去心里的那道坎。

    信娘看著桌案上僅剩下的半碗花茶出神,“他好像變的更有主見了,也好像沒變,行事魯莽了些,但不知為何,精氣神卻很飽滿。”

    “罷了。”

    看著七佛花粉出神。

    次日,程路早早用過早食,穿上簑衣,背弓懸刀,背著油布包著的小木箱子,固定在馬屁股上,牽出馬兒,翻身上馬,噠噠噠往西北而去。

    不出半個時辰,已然又一次進入山道中,道路泥濘難行,坐在馬背上無比顛簸,特別是沒有馬鐙,這是最痛苦的事情。

    細雨在午時化為了細雨,不再如那急行軍般墜地,興許是累了,這下了幾天的雨,在午後開始停歇。

    “嘖,這雨之大,恐怕清水縣又得犯洪澇了。”

    坐在馬匹上,從身後的包裹里拿出兩塊雞蛋餅,就著水吃,饅頭程路是不敢帶了,那玩意,沒幾天就硬邦邦跟石頭似的。

    還是大餅好,那怕冷卻了,放火上烤烤,終究能軟化暖和起來。

    一路遇到不少鹿、豪豬等動物,甚至兩次遇到狼群,夜晚便扛著馬奔到樹上休整,白日便下來趕路。

    七日後。

    程路顯得狼狽些,胡子拉碴都沒打理,身上的簑衣卻是長了一層淺淺綠油油的植被,看著面前的攔路虎,不,是爛路河。

    記憶中這不到十丈寬的河流,此刻卻是達到了三十余丈寬,河流湍急,拍打岸邊,那獨木支撐的小橋,早已被清水河掩蓋摧毀。

    “馬呀馬,咱們要怎麼過河呢?”

    程路嘀咕,風大浪急,別說船家,那是連飛鳥都不見一只,這河水,就是在清水河上混了一輩子的船家,也不敢貿然出航。

    撲。

    清水河面陡然揚起一尾如蒲扇般的尾巴,拍打水面,又沉入渾濁的河水中。

    “得勒,咱們在此等吧。”

    沒船家,就是因為漲水時,那些睡覺的東西,都會出來的活動,正如眼前清水河中的妖,記憶中,這些不能稱之為妖,更像是巨型生物。

    程路是這麼定義的,在他眼里,妖應該是如同虎妖或者花精那般,前者強的過分,後者詭異到令人犯惡心。

    “誰!”

    程路閃電般彎弓搭箭,對準身後山坡上的某處草叢,眯了眯眼,剛剛那邊卻是閃過一絲危險氣息,崩,弓弦震顫,‘砰。’

    山坡上的岩石一下爆開,碎石紛飛,兩道披著野豬皮的身影從草叢里竄起,程路不敢大意,彎弓戒備。

    以氣機附著在箭矢上,再有這千斤之力,人形自走床弩!

    程路戒備著,一邊心里思索,他穿越前因為開發游戲,看過類似的實驗視頻,三十五石左右的床弩,在百米範圍內的箭,足以穿石裂碑。

    絕不是電視劇上那種看似有用,實則一點用處沒有的床弩,真正的床弩,應當是用在攻城之上,穿透城門才對。

    這一箭,能達到三十石左右的床弩威力。

    一人開一城,程路想起江湖上流傳的,更強的武夫,能一人開一城的傳言,看來絕非空穴來風。

    披著野豬皮的人站了起來,手中同樣持制作精良的弩,老者泛白的胡子,渾濁眼楮一亮,“程鏢頭!”

    程路一愣,這人的語氣,怎地認識自己?

    看著兩只野豬,不,準確的說是披著野豬皮的人下山,主要是在草叢里奔走,太像野豬了,落到山道上,程路才看清。

    是一老者跟一名年齡不過十二三歲的少年,搜索了一下記憶,眼前的老者姓張,山里的老獵戶,八品武夫,當年天涯鏢局初創,

    張獵戶還送來兩只白狐當賀禮,至于身旁的少年,原主沒有太多記憶,“張獵戶,差點大水沖了龍王廟。”

    “是啊。”張獵戶也是老臉皮了,一點都沒有不好意思,指著一旁的少年,“這我徒弟。”

    程路笑著從懷里拿出竹簡便丟了過去,“小小誠意,不成敬意。”

    沒去問張獵戶沒事藏山上干嘛,懂的都懂,這要不是看自己是認識的,這家伙恐怕就要化身綠林好漢了。

    人人皆能當綠林,這又不是什麼秘密,但一般綠林不劫掠本地人士,專門搶外地的。

    “呀。”張獵戶眼前一亮,手里的竹簡差點掉地上,三兩步跑到距離程路兩丈的地方,“程鏢頭,這太貴重了!”

    看著程路的眼神中充滿責備,人老成精,這懷璧其罪的道理,張獵戶可是深有體會,這程鏢頭,捧殺自己啊。

    “拿吧,當還禮了。”程路笑了下,補充道,“來路很正,無人會查。”

    記得天涯鏢局初創,來的人沒幾個,張獵戶是給足了面子的,看向泛濫的清水河,“張獵戶,河中巨物是什麼?”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