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6章 花娘(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6章 花娘



    那一晚的雨勢很大!

    那一晚的人也很瘋狂。

    那一晚的程路煎熬並快樂著。

    那一晚的信娘…發誓從此要做一名貴婦。

    事情是這樣的,信娘掏出全部家當,順帶把回歌酒家都當給了程路之後,夢寐以求的獲得了三顆夜明珠,宣稱從此要走上貴婦一般的生活。

    不在江湖中,當晚宣布金盆洗手,從此紅花手絕跡江湖。

    程路快樂的是,收了兩千多兩白銀,農奴翻身把歌唱,煎熬的是,他手又抽抽的去點了推演武學,這回是豪賭。

    千兩銀子蒸發到今日,已然過去了五日…。

    望著窗外漂泊的大雨,身為新東家,回歌酒家的新主人,程路眼里充滿抑郁,宛若這秋日的雨滴,帶著一絲寒意。

    不知覺間,綠葉換了個發色,樹木染了一遍頭發,夏天已經悄悄的過去。

    “唉,人為什麼就是這麼賤!”

    程路長長吐出一口濁氣,拿起茶杯小抿一口,如果那晚,他控制好自己的手,如果那晚,他的腦子能清醒點!

    也就不至于跟現在一樣,懊悔不已。

    如果還有下次,常人的做法一定是不要再犯了,然而程路不這麼想,雖然推演武學很坑自己,但他覺得,一件事,起了頭,就一定要做到尾。

    正如護鏢,如果不是因為時運不濟,實在不行,再苦再難也得運到雇主手里,決不能因為眼前是山洪暴雨,就帶著貨物跑路。

    鏢客義字當頭。

    所以下回程路有錢了還敢繼續點,惆悵的是,這場忽如其來的秋雨,算是把他困在了回歌鎮,那匹死里逃生的馬兒,難得的休息了好幾天。

    “小郎君,你這喝茶品人生吶?”

    信娘一襲得體且保守的穿著,亞麻色袍子盡顯樸素,但那張充滿成熟女人魅力的臉,不施粉黛也是極為好看,如秋日中的一點暖意。

    撲在程路身上,暖洋洋的讓人想睡覺,“信娘,這才秋末你就點起炭火是做什麼?就算我錢再多,你也不能這樣哇!”

    “哎,這不冷的慌,暖暖屋子就滅哈。”信娘嫣然一笑,她對程路那是里外怎麼看怎麼滿意,不說小哥長的也俊俏,這年歲,也正值年輕。

    知世可惜了,落花有意,程路就如那流水,提起褲子就無情,可惜了昨夜,只顧著夜明珠,沒好好把這株高傲的草給踩下去。

    程路緊了緊身上的襖子,听著淅淅瀝瀝的雨聲,看著雨幕中的回歌鎮,小鎮子挺大的,說比起清水縣富饒也是真的。

    客來客往,光五日,回歌酒家的酒水收入就上了百兩,程路記得穿越前,三流網游的終極目標。

    就是用游戲里的虛擬錢幣,在玩家間與軟妹會對勾。

    一塊錢價值十六兩銀子。

    你說那個傻子會去買?

    當然有,而且傻子還不少,雖然三流公司是三流,但卻是整體繼承的企鵝風,但現實自然不能這麼算。

    一兩銀子一千文錢,而現在豬肉三百文錢一斤,糧秣一百五十文錢半斤,這絕對是高價了。

    再換算一下一斤豬肉三十塊軟妹幣。

    四舍五入一下,五日收入十萬!

    這還只是酒水,不包括吃食打尖的花銷,程路感慨,“信娘,這酒家如此賺,你居然舍得賣掉。”

    “你懂什麼。”信娘正磨茶,往其中加入晁陽菊,“女子那有不愛夜明珠之理,妾身委托好友將此兩枚拿去揚州金陵等地,但求能換一些稀世珍寶。”

    程路咂舌,心說信娘我這還有一枚,忍住了這樣的悸動,怪不得人家那麼主動,還有渠道去賣更高價啊,“不錯,物以稀為貴,可惜了,我一個鄉野莽夫,不太喜歡這夜明珠。”

    “鄉野莽夫,多野?多莽?”

    程路翻了翻白眼,懶得搭理信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別動不動就開車,你可是個成熟的女子誒。

    “那話怎麼說來著?”程路起身,一手端著茶,“所謂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信娘如狼又似虎。”

    “那你倒是回來,讓妾身吃了你。”信娘晃了晃身子,媚眼含春,然而後者已經下樓了。

    被困的酒家客人們三兩扎堆,葷話吹牛一股腦一起出,反正就是怎麼爽快怎麼來,好在回歌鎮是有瓦舍之地,這群鄉野村夫們才沒有打起來。

    把多余的精力都去浪費在女人肚皮身上。

    “東家,吃點啥,最近有送來的上好的河魚螃蟹。”

    “來兩只螃蟹,魚要三種口味的,有湯。”

    程路想了想,就簡單的提出了自己的飲食需求,小二點頭退下。

    “誒,听聞了嗎,花娘丈夫幾日前離奇死了。”

    “唉,誰說不是呢,那小子真是沒艷福,拋下花娘這二八年華的美人,可惜了,自大她丈夫死後,是怪事一件接著一件。”

    听著住客們的閑談,程路耳朵動了動,對此他有所耳聞,兩只螃蟹下肚,清蒸河魚、剁椒魚頭、老魚粉絲湯。

    吃飽喝足上樓睡覺,一覺從午時睡到了戌時。

    “信娘。”穿戴整齊的程路,推開信娘的房門,後者只穿著里衣,倒也沒有見怪,自顧自的穿上外衣,臉色紅潤,應當又是雲雨了一番。

    程路見怪不怪,畢竟這層就他倆的房間,還是門對門的那種,听不見是假的,一來二人以前是超友誼的關系,二來,

    江湖兒女那來那麼多的規矩矯情,信娘其實除了臉之外,別的都是減分項,懂的都懂,反正程路不好這口,準確的說是不好信娘這類型。

    “罷了,人老珠黃,小伙子是不喜歡咯。”

    信娘幽怨嘀咕了一句,“這男人啊,都是提起褲子不認人的主兒。”

    原主上的你,又不是我。

    程路攤手,從信娘房里走到陽台,暮雨沒有絲毫停歇的意思,“信娘,那花娘,真如你所言,是花精?”

    “妾身可是在此待了快五年,為的不正是這丫頭,無這花精,妾身可不喜歡待在這鄉下小地方,說起來,妾身忽然有點懷念金陵的美酒了。”

    程路認真看了眼信娘,頷首,“不錯,在金陵揚州等地,信娘你這姿容,倒是能吃的更開。”

    從她有人脈能把夜明珠賣去,程路就知曉了,肆意妄為,隨處插花,江湖兒女也沒她這般逍遙自在,也就那紅塵女,特別是瓦舍勾欄出身的,才能如此。

    而相對應的,這類女子對紅塵對物質的追求是真的高,程路不曾听聞有誰敢纏著信娘,魚水之好的男人們在事後,也不會明目張膽的說。

    只能小心翼翼的,等待信娘的下一次選擇能選中他們,更沒見得信娘對誰動了情。

    “是呀。”信娘笑了一下,換上一身夜行服,戴上斗笠,美眸看著程路,“小郎君說話倒也好听三分,不比那翩翩玉公子們差多少。”

    “金陵雖好,信娘在那,卻也不過是鳳頭上的一縷毛,在這回歌酒家,當屬獨樹一幟,那怕是楚州,也屬佔鰲頭之姿,何必明珠暗沉?”

    “小郎君是在挽留妾身嗎?”

    信娘美眸間泛著別樣色彩,程路卻是搖頭,“不,情是毒藥,惹人犯罪,也令人貪戀,只是這世道,能信得過的人,沒幾個,

    這事完了後,我想將天涯鏢局搬來回歌鎮,信娘要不幫我?”

    “情是毒,卻也令人向往。”信娘嘀咕了一句,哼了一聲,“妾身怎麼也是一朵花,小郎君不花費一兩銀子,就想得到妾身?”

    程路不說話了,跟這人沒法聊天了,他就覺得信娘是少數能信得過的,如果留下來幫自己,那將是如虎添翼,但人家想的卻是開車?

    算了,程路堅信自己不如信娘的技術好,還怕被後者弓硬上霸王,他可厚不住,當然,現在回歌鎮里還有一位不僅弓硬上霸王,還強行索命的主兒。

    兩人那是輕車熟路的翻牆上屋頂,信娘從香囊里拿出伴著五六種花朵的茶葉抹在身上,“此乃花香,遮蔽人的氣味,那花精難以發現我們。”

    聞著其實在香味里有點酸臭氣息,不悉心分辨聞不出來,程路暗自記在心里,回歌鎮說大,

    對比一般縱橫十字的鎮子,確實很大。

    回歌鎮整體呈現出米字,六條大道暢通南北,覆蓋上萬戶人家,這繁華,清水縣也不過五條大道,比縣城還繁華。

    二人在雨幕中飛檐走壁一路前行,氣息內斂,上房揭瓦不僅他倆會,回歌鎮武夫之多,達到三位數,這要是暴露氣息。

    讓人覺得他倆不干好事,隨手來一箭,他倆都難受。

    也是為了不起沒必要的爭端,畢竟不是每個武夫都肯舍得花錢去勾欄瓦舍消磨精力,他們想的是不花錢還能白嫖,還有樣貌身段要求。

    太丑的不要,太胖的不要,太瘦跟竹竿似的也不要。

    不花錢還想要好,除了偷偷摸摸勾搭良家夫人之外,沒得干了。

    這不,花娘喪偶,立馬成為了這群武夫群體中的香餑餑,二八年華,正是女人一生中最美妙的時刻。

    而那花娘也頗為開放,頗有幾分信娘之姿。

    听著評語,正主銀牙緊咬,啐了一口,“不要臉的東西,妾身即使瞎了,也不會選擇你們這群不入流武夫!”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