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走鏢人 第5章 回歌酒家(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魏走鏢人 第5章 回歌酒家



    馬掌櫃眼角微不可查的抽搐了一下,起身走到近前,一副打量的樣子,“不錯,看不出來,白兄弟挺有眼光的。”

    “比不上馬掌櫃您,這麼多財物,那客棧您就是不開也成了。”程路笑著將東西揣進懷里,別管是什麼東西,反正先收了再說!

    混江湖,鬼話人話得分清,前提是雙方實力相差不大,馬掌櫃能對付虎妖,自己不能,能判斷出他跟虎妖是一個層次的,比自己強。

    但也有限,原主死于虎妖的詭異的撲殺,正面硬打,程路覺得靠著三十六路刀法,虎妖想取勝也得花時間。

    八品煉神武夫,光力氣就不下于千斤,一人抬著貨物下山大氣都不帶喘的,其次是恐怖的感知力,但凡是惡意,煉神武夫腦袋全方位無死角都是眼楮!

    不管是不是從正面攻擊,武夫腦子都會反應過來,程路覺得這應該就是記憶當中的元神妙用。

    再者,武夫的肉身,不是一般的強,這點他也確定過了,力氣夠大,骨骼跟不上是不行的,按照等量標準算,八品武夫的肉身也很強。

    再者,原主的江湖經驗告訴自己,與人合作探寶,最重要的不是伙伴的生與死,而是自己的實力。

    馬掌櫃邀約一同出手,彰顯出了他某些方面的不足,如果自己實力不入他眼,現在自己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他若是佔據絕對的實力上風,那還會給自己選擇的機會?

    “行,老夫給你托底吧,我好回去,你也好早些上路。”

    听著馬掌櫃別扭的話,確定對方所謂的上路不是送自己去死,而是趕貨物回去交差後,這才安分下來,拿出三樣物件。

    “這枚錢幣,乃前朝之物,應當是被土夫子挖出來的,侵染正氣,于我有用,一枚夜明珠換。”

    程路想都沒想就同意了,也是老頭欺負自己不懂,雖然他確實不懂,但好的壞的,還是能看出的。

    這枚錢幣份量極重,且鍛造手法很獨特,不是大眾的那種鍛造手法,反正肯定有門道,也沒問,拿出虎符,跟錢幣同樣的重量,而且細節處理相當好,

    是能工巧匠制作而成,絕非粗制濫造的軍用虎符,“這呢?”

    “嘖,老夫覺得白兄弟你深藏不漏,連陰符都認得。”馬掌櫃一副吃蒼蠅的表情,這是他最看重的,也是能提高自己實力最好的東西。

    被這小子拿走了,不然他也不準備開口,如果不是老夫破不了你這武夫肉身,早挖個坑把你燒了。

    程路不知馬掌櫃心中所想,伸出兩根手指頭,馬掌櫃愣了一下,“兩枚夜明珠!”

    “哦哦,成交。”

    程路一臉嫌棄,連手指頭都看不懂,至于最後一種,他不賣,別怪老頭怎麼說,反正三枚夜明珠入賬,估算三千兩。

    貨物都能扔了不要了。

    “可惜這書卷,虧了虧了。”馬掌櫃一副吃了大虧的表情,程路才懶得搭理他的表情怎麼樣,指了那七車貨物,“里面是糧食、布匹、百煉鋼,作價一千兩,你拿走。”

    不等馬掌櫃說話,又順手把最後一枚夜明珠拿起,懷在兜里,前者氣急敗壞,“年輕人,能不能講點江湖道義?!”

    “道義能當飯吃?”程路反駁了一句,起身,“我就一人,這些玩意我也帶不走,也帶不回去。”

    人有窮時,他一個人看不住這些貨物,與其在半道再被什麼綠林流匪盯上,不如干脆點賤賣掉。

    夜明珠在手,直接賠錢就成。

    “唉。”

    馬掌櫃心里咒罵,臉上卻露出一副無奈的表情,程路拱了拱手,“山水長流,後會有期。”

    翻身上馬,策馬而去。

    “年輕人還是年輕人,蔥還是老的香啊。”

    馬掌櫃搓手,簡單煉化陰符,頓時飄蕩出四具呆滯的身影,“不錯,百年的份量,把這些東西,搬回客棧去。”

    背上包裹,馬掌櫃滿載而歸。

    程路疾行了一段路後又換了另一條路走,然後繼續換,直至半夜時分,才尋了一處避風口休息。

    “嘖,這老頭還真沒下黑手。”

    程路汗顏,扛著馬跳到樹上,淺眠中休息。

    破曉,站了一夜馬兒心驚膽戰,動都不敢動,聞著臭味,程路一臉嫌棄,“你怎麼這麼不講公德,亂拉屎拉尿!”

    扛著馬落地,任由它在周圍吃草,程路叼著發硬的饅頭,將竹簡拿出卷開。

    “果然不錯,是煉神的口訣,可這要怎麼煉呢?”

    一首頗有韻味的詞,從原主記憶中,程路了解到,世間法門,各有玄奧,如手足這竹簡,他覺得應該就是儒家的煉神詩詞。

    說起儒家,原主記憶中就倆大字,牛逼。

    大魏東南富庶之地,就儒家罩的,在原主記憶中,儒家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草石無情,但橫長久…。”

    念叨了幾遍,得找機會去請教一下讀書人了,程路這才起身,拉馬過來,後者戀戀不舍的放棄美味的青草,再度沿著山路疾馳。

    顛簸是真的顛簸。

    趕路一日,程路來到了回歌鎮,記憶中抵達清水縣的最後一處補給休息地,回歌鎮名字好听,卻充滿了淒厲,這里十年前才發生屠殺。

    現在的居民都是北邊逃來的災民組成的,充滿一股北方的蠻橫氣息跟楚州特有的溫婉氣息柔和,成了個四不像。

    也靠著這股子北方的蠻橫氣,回歌鎮周圍沒有流匪綠林,因為全被鎮子上的漢子們打跑了,這也造就了相對良好的環境。

    這獨樹一幟的氛圍,自然吸引了鏢隊商賈經常落腳此處。

    “呦,這不是程鏢頭嗎,打尖還是吃食?”

    回歌酒家,風韻猶存的信娘一臉熱情的打著招呼。“打尖。”

    程路看著四十出頭的信娘,皮膚卻水嫩,比回歌樓那些女人還好看勒,二人不是熟人,但卻是熟客,不是那種熟客。

    而是程路經常帶人光顧回歌酒家。

    “好勒,上等房給您安排好了,程鏢頭還有啥要的?”

    信娘也不是一個婦道人家,程路知道的,信娘也是江湖女子,一手飛花手,可謂一絕,一人支撐一家酒樓,修為倒是八品。

    但比程路強,如果分段位,那程路就是八品中段,人家信娘是妥妥的八品高段。

    “三門春酒來點,再上點白雪魚。”程路說著,都是原主愛吃的菜,愛喝的酒,“子時有約。”

    “行,哎呀,我這酒家還不得靠熟客們維護著嗎,這個點兒忙,您先回屋等著。”

    信娘心花怒放嬌笑著,不得不說,四十出頭的信娘,很有韻味。

    上了三層,所謂上等房,就是最上面的房間,視野開闊,其他的倒是都一樣,程路抱著酒肉回屋,大吃大喝一頓才滿足。

    硬饅頭不是人人都愛吃的。

    身份面板上的護鏢中已經變成了請護鏢,今晚就是最後一次實驗,自己銀子增加了,小玩意能不能靠譜點增加。

    不能的話,程路也沒辦法,還有推演武學,到現在都沒發貨!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功能壓根就是擺設?

    但銀子確實沒了,這是鐵打的事實,畢竟五十兩來著,還是得期盼著。

    是夜。

    “篤篤篤。”

    房門有節奏的被敲響,程路背著刀,開了房門,信娘一副剛沐浴過後的姿態,秀發還是濕漉的,眉角彎彎,“郎君久等了。”

    “呵呵,進屋吧。”程路讓開一個身位,信娘進屋後便關上房門。

    信娘小手撫摸著秀發,朝著程路拋了個媚眼,“這孤男寡女,共處一屋,郎君莫是想妾身了?”

    信娘這個歲數,很有味道,也確實是回歌酒家一朵花,當然還是那種插在很多牛糞上的花,原主跟信娘也有那麼幾次露水情緣。

    難怪她如此駕輕就熟,程路心里想著,“有點好東西,信娘出個價。”

    “哦?”信娘媚態頓時收回,一副嚴肅表情,“郎君不談風花,談買賣?”

    “想什麼呢,我運鏢失敗,但也得了些好東西。”程路知道原主跟信娘的露水情緣,自然知道信娘討厭給她打上勾欄里的那些女人的標簽,“摸著你的心問一問,我可是第一個就想到你。”

    “摸心?”

    信娘低頭看了看鼓脹的胸懷,嫣然一笑,“郎君倒是有趣,有何好東西,讓妾身開開眼?”

    看著放電不已的信娘,講真程路有點心癢,但還是耐住了,“你瞧。”

    “郎君這是玩哪一出?沒了燈火,倒是增添些趣味…這是。”

    滿嘴葷話的信娘逐漸閉嘴,美眸錯愕看著發光的程路,準確的說是程路手里發出熒光雞蛋大小的珠子,“夜明珠!”

    信娘聲音極小,程路這才重新點燃燈火,“信娘有興趣?”

    “小郎君倒是體貼,想起了妾身。”信娘滿臉含笑,主動坐在程路懷里,後者渾身打了個激靈。

    這一看就是草叢老手了!

    “信娘想要麼?”

    “當然想要!”

    信娘滿臉懷春羞答答回應,程路眼前一亮。

    “誒誒,小郎君這是作甚?”

    程路將信娘推到房門口,“拿銀子來。”

    信娘︰“???。”

    大魏走鏢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魏走鏢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