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我把自己養成了主角 第一章 任曜



    陰暗的巷子里。

    “砰”

    穿著黑襯衫的年輕男孩應聲倒下,而他的不遠處,還歪七扭八躺著兩個同樣渾身上下傷痕累累的男生。

    膚色蒼白的黑發少年沉重的喘著粗氣,白皙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胳膊和面頰兩側還有著醒目的劃痕。

    少年死死攥著手中生蛌瑪管,鋒利刀刃劃破了他手掌的皮膚,鮮血正不斷順著武器滴落,然而他就好像感覺不到疼痛一般,趔趄著站起身,來到了黑襯衫男孩的面前。

    狠狠踹了對方幾腳後,少年舉起鋼管,瞄準了對方的頭部。

    可下一秒,正要揮下去的武器卻突然被一只手攥住了。

    “是你?”

    在看清來人面容的瞬間,少年抬起手肘,下意識想要攻擊對方,卻被那人側身躲過了。

    “住手吧,這里是現實世界,不是空間。”凌雲手心發力,攥著任曜的胳膊,盯著對方沉聲道︰“殺人是會受到法律制裁的。”

    “如果這里是空間,他們早被我碾成爛泥了,還省得我親自動手。”

    任曜掙脫了凌雲的束縛,眼中浮現出了一抹戾氣︰“這是我的私事,你趕緊給我滾。不然,我連你一起收拾。”

    他說著,從後腰摸出了一把折疊刀。少年陰郁的目光牢牢鎖定著自己,凌雲看著對方手里的武器,見他並未動手,只是想恐嚇自己離開,心里有了些數。

    “這兩個人是誰?如果只是普通人,你應該不會動手吧?莫非他們也跟我們一樣,是玩家?”凌雲丟掉了手里的鋼管,高舉雙手後退了兩步,表示自己並沒有敵意。

    “你到底要干什麼?”任曜沉聲。

    “是玩家吧……因為在平時的任務里解決不掉他們,你才會想到在現實世界里除掉對手。”凌雲故意說道。

    任曜嗤笑了一聲,瞥了眼地上躺著的三人︰“就算在尋寶游戲里,他們三個聯手一起上,都不是我的對手。我勸你識趣的話趕緊離開,否則……”

    就在任曜準備動手之際,不遠處巷子外的馬路上卻傳來了警車鳴笛聲。

    還好……總算趕上了。

    凌雲松了一口氣,從口袋里摸出了手機,對面前的少年說道︰“不好意思,來之前我已經報了警,說這附近有惡性傷人事件發生。如果你現在不想被抓,可以選擇和我一起逃。你涉嫌蓄意傷人,一旦被警方抓住拘留,便暫時失去自由活動的能力。如果在這期間空間發布任務,你趕不回基地,會被抹殺的。”

    “你……”

    任曜知道,現在對那三人下殺手,自己恐怕難逃警方追捕。一番權衡後,他咬了咬牙,將小刀塞回了口袋里。

    “我這次找你其實有其他目的,跟尋寶游戲有關。這里不方便講話,跟我走。”

    不等任曜拒絕,凌雲說完後,便帶著他朝著反方向避開了大馬路。二人七拐八繞出了巷子後,便直奔凌雲家中。

    盡管一路上任曜很想對凌雲動手,但考慮到外面人多眼雜,加上對方剛才提到了尋寶游戲。因此,他決定暫時跟過去看看,對方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任曜跟自己回來後,便一言不發地坐在椅子上,始終用一雙銳利的眼神盯著自己。那充滿戒備的警惕模樣,像極了以前自己從垃圾堆附近撿回來的野貓,充滿了攻擊性。

    看著自己臨走前才擦干淨的地板上沾染了不少血漬,凌雲嘆了口氣,又折回臥室,找出了醫藥箱。

    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一把閃著寒光的小刀抵在了自己的脖子附近。

    凌雲下意識後退了幾步,而任曜咬著牙咄咄逼近,漆黑的眸子死死盯著凌雲,低聲道︰“你要做什麼?”

    “給你上藥啊。”凌雲展示著手里的藥箱,卻感覺脖子上的刀又貼近了幾寸。

    “我是在問你,究竟有什麼目的?!為什麼要妨礙我?”

    從一開始,任曜就覺得面前的青年渾身上下透露著古怪。

    他好像非常了解自己一樣,不管是異能的弱點,還是自己進入空間的目的。

    每次他所說的話看似無意,卻都不偏不倚戳到了關鍵之處。而自己今天的行動,對方似乎也早就知道了。

    想到這,他眼中閃過一絲狠辣,繼續補充道︰“你不說也沒事。我現在殺了你,以後也免去了麻煩。”

    “別啊,我說。你那些過去我確實清楚,最近幾天,我也一直在調查你。至于消息哪來的嘛……當然是找林元七買的了。”凌雲心里默念,七哥,這口鍋就先麻煩你替我背著了。

    “原來是那家伙。”任曜蹙眉︰“你調查我做什麼?”

    想起自己先前在基地內和凌雲等人說過的話,任曜加重了手中的力道︰“你不說也沒關系,我可以先殺了你,再找林元七算賬。”

    “我要是真想害你,之前有那麼多機會,早就動手了。再說,剛才等你殺了人,我再聯合警察來抓個人贓並獲,不用親自動手,你都死定了。我說了,今天找你,是想跟你談個合作。”

    凌雲看著少年胳膊上不斷滴落的血跡弄髒了自己好不容易擦干淨的地板,心情更加焦慮了起來。

    他一把推開對方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小刀,徑直走到了沙發邊搬了張小板凳,指著它對任曜說道︰“你還在流血,別把我沙發搞髒了,就坐這吧!”

    任曜看著面前這個自言自語的古怪青年,一時間被對方的迷惑行為所困擾,竟然猶豫起該不該現在動手了。

    見任曜盯著自己,遲遲沒有反應,凌雲索性將對方拉過來一把按下,開口道︰“你最好老實點。我今天出門前給沈听瀾、唐瑤他們發過消息,約了大家晚上七點半來吃飯。哦對,這個小區門口有監控,要是我死了,他們很快就會查出你是凶手,然後報警的。到時候你身負一條命案,受到警方通緝,在現實中的行動也會受到影響。”

    他說完後,任曜看了一眼牆壁上的時間,已經是晚上六點了。

    任曜驚訝的望向了替自己處理傷口的青年,沒想到對方做事竟然如此縝密,處處給自己留了後路。

    凌雲拉開了任曜的外套,看著對方手臂上猙獰的傷口,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你忍著點啊,消毒會有點疼……”

    “你到底要干什麼?什麼合作不合作的,你這家伙三番兩次跟我作對,究竟有什麼目的!”任曜本能的想要掙扎,卻未曾想,對方的力氣竟然比自己還大。

    這里畢竟是現實世界,在離開基地後,所有玩家都會回歸普通人的身份。他一個十七歲的少年,加上又受了傷,現在正面硬踫硬,還真不一定是凌雲的對手。

    “八個月前,一個名叫任旭明的初中生在放學回家的途中不幸失足摔下天橋墜亡,但根據警方調查取證,這孩子的死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

    下一秒,凌雲的話讓任曜徹底安靜了下來。

    凌雲一邊替對方上藥,一邊說道︰“雖然家境貧寒,但任旭明是個品學兼優的孩子。听他同學說,任旭明性格開朗,不像是會突然想不開自殺的人。盡管事後警方在他的口袋里找到了一封遺書,但事故現場卻有目擊者說,他曾看到任旭明墜橋的那個時間段,有四個年紀相仿的男孩出現在附近……”

    然而當警方立案,再次找上門後,目擊者卻推翻了自己之前的言證,信誓旦旦說任旭明是自殺的,那晚是自己看錯了。

    “因為帶頭欺負旭明的人,父親是這里黑白兩道通吃的大人物。靠著家里的背景,他為非作歹,和他有關的命案何止這麼一樁?要不是這個畜生在半年前就已經病死了,我一定親手殺了他。”

    任曜忽然安靜了下來,在說這件事的時候,凌雲注意到對方的身體在微微顫抖,目光中充滿了憤怒。

    “我弟弟去世後,他們花錢收買了證人,又給了我父親一大筆賠償費。呵,至今我還記得那個垃圾收錢時笑得有多開心。”

    凌雲靜靜地看著少年訴說自己的過往,手里的動作也不自覺放輕了些許。

    任曜的家庭有些特殊︰他的母親去世的早,父親酗酒、沉迷賭博,完全不管兩個兒子死活。

    盡管任曜今年才17歲,但很早以前便已經輟學在外打工了。而他所賺取的生活費,一方面要給父親,剩下來的,全部用來供品學兼優的弟弟讀書。

    “我答應過母親好好照顧弟弟;旭明說,等他考上大學,我們兩個就一起搬走,在外面打工相依為命,遠離家里那個吸血蟲……可是後來呢?”

    任曜攥著拳頭,身體因為憤怒忍不住顫抖了起來︰“旭明死的那天,是我的生日。早上出門的時候,他還說叫我早點下班,要有驚喜給我。可我再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成了殯儀館里的一具尸體。”

    任曜看著凌雲,咬著牙,聲音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事後我才知道,弟弟是被那幾個人渣害死的。而為首的那個人,在旭明出事後不久就因為身體原因去國外接受治療了。我咽不下這口氣,調查了其他三個家伙的背景後,沖進學校里捅死了他們。我本想就這麼同歸于盡,一死了之。可誰知道,事後竟然被ark復活了。空間抹除了我自殺之前做的一切,而那三個原本被我殺死的廢物,也安然無恙的活了下來,成了玩家。”

    任曜瞟了一眼低頭幫自己包扎的凌雲,左手再次伸向了桌上的水果刀︰“被空間復活後,我調查過。帶頭殺害旭明的混蛋因為手術失敗,病情惡化死在了國外。”

    “至于另外三個家伙進入空間後,一直東躲西藏,也從不參加尋寶游戲,怕的就是在任務里踫到我。不久前,我從林元七那里買了消息,才終于在對方去基地的路上堵住了他們。可我沒想到,你竟然會在關鍵時刻跳出來阻撓我……”

    任曜說完後,猛地攥住了水果刀,刺向了凌雲。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我把自己養成了主角”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