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限制級婚愛,權少惹不得 V章296:我來了!(結局倒計時)



    她想分享他的快樂,也想分擔他的憂慮,想了解得更多,知道得更多,她知道她不可能幫到他太多,但是家的作用是什麼?家人的作用又是什麼?很多男人習慣了不會將工作之類的煩心事帶回家,把負面的緒都隔絕在家門外,他們一致認為這些事即便是告訴了家人也幫不了什麼忙,了也只是徒增煩惱,但是他們忽略了家的意義,你身邊的人或許真的幫不了你什麼,但是家就是分享,就是分擔!

    好在,自己知道的並不太晚!

    舒然輕嘆一聲,覺得自己以前的做法何嘗跟他不是一樣?此時兩人目光緊緊對視,她才突然明白了夫妻之間相互扶持共同進步的基礎就是交心的信任,這一點很多人很早很早就知道了,但知道明白卻不一定能做得到,這跟'會淹死的大多數都是會游泳的’道理是一樣的,明知道是這樣,卻總是做不到.

    那麼現在,她能做到嗎?

    舒然在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心里也在自問,在要求對方的同時自己能不能做到,但這個念想只在腦海里一閃,便執著而堅定地肯定著.

    我能!

    尚卿文迎上她那期待的目光,她在耐心地等待著他的答案,他低頭在她的額角輕輕一吻,"好,我告訴你,我都告訴你!"

    --------華麗麗分割線-------------------

    這一晚的下半夜開始下起了的雨,雨不算大,但開著窗還是能听見窗外細細密密的雨聲,夜靜,大開著的窗口有涼風吹進來,窗是用一道道的鐵欄隔成的一個個巴掌點大的寬度,外面還鋪著一道細網,從房間里朝外面看,這道被鐵欄均勻地分割成十幾二十個方塊的窗戶,外面的天黯沉,黑壓壓地,一片死寂.

    今天是第幾天了?

    第八天了吧!

    這個臨時的房間面積不大,一個不大的chuang,上面鋪著涼席,有一條薄被子,他坐在chuang邊,就著燈光像很多天晚上一樣,靜靜地抽著煙.

    明天,就是開庭時間了!

    --------華麗麗分割線------------

    一輛轎車穿過雨簾在雨夜中奔馳著,在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已經是深夜時分,已經夜深,但這棟別墅的主人卻依然沒有睡下,燈火通明,好像是,在等待著這輛車的到來.

    "司先生,這邊請!"

    黑傘下面的男人抬眸看向二樓,在二樓的某一處看到一個身影,暗色里目光變得沉冷,隨即一陣自嘲的笑,他就算準了自己今天晚上要過來的吧!

    "你在車里等著,我自己上去!"司培生沒有轉身,坐在車里的司太太卻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角,這個一向淡定從容的女人盡管在來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可是看著丈夫就要走進去,她的心突然被揪得緊得疼,這麼多天來焦心焦慮的,兒子和丈夫,就如同手心和手背,這麼多天的糾結,難道就要以這樣的方式來解決?這種方式對她一個女人來,好殘忍!

    司培生身體一僵,垂在褲管邊的手伸過去,反握住妻子的手,手指在她的手背上輕輕點了點,這個一向不輕易表露自己緒不輕易心軟的男人在此時用這樣的方式來安慰妻子.

    雨在下,司太太目視著丈夫離去的身影,坐在車里的她終于是忍不住,雙手捧著臉,再也顧不上大家閨秀的矜持形象,低聲地哭泣了起來.

    二樓的客廳里,簡彬高看著上樓的司培生.

    "我在等你!"

    司培生慘淡一笑,"是,我來了!"

    "你終究是舍不得你兒子的!"

    "所以,我來自首!"

    br>

    --------華麗麗分割線------------------

    周四,塵封五年之久的聶家一案開庭審理,這一天是D市人一直所期待的日子,都在拭目以待這樁舊案子的審理結果,因為牽扯到的人身份的特殊性,所以這個案子一經開始發布受理消息就備受市民的關注.

    D市最高人民法院受理廳一個看守甚嚴的房間里,司家父子兩人對坐著,司培生看著關押了八天面色憔悴的兒子,眼楮深處劃過一抹不忍,但男人從來沒有在兒子面前表現出自己嚴厲之外的任何一種緒,他把目光轉開,用平日里的語氣不咸不淡地開了口,"司家還有一半的資產在國外,重心雖然移回了D市,但還有很多後續工作要處理,你媽媽一個人忙不過來,你回家幫幫你媽媽!"

    對面靜坐著的司嵐目光微動,父親會突然出現在這里,他心里也明白了,然而他卻不知道該在這個時候些什麼,似乎什麼都是多余的,唯有心里的那個疑問從剛開始起疑到慢慢地在調查中察覺,到最後幾乎是肯定了,但他依然不敢相信,他的父親能做出這種事來.

    會是他嗎?是他嗎?

    司嵐突然想親口听他一聲,是,還是,不是!

    但是此時抬眸看到他兩鬢已經蒼白了的頭發,心里也開始變得難受起來,八天前父親兩鬢的頭發還是青的,才幾天,他的頭發都白了!

    一直以來父親在他心里就是一個類似暴君獨裁者的角色,他恨過他,恨他操控著他的人生操控著他的思想,他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父親的規劃來完成的,他憎恨這樣的生活模式,每一天都想著要打破要逃離,所以這些年他一直心生抵觸,哪怕是父親有些建議是可取的,他也會反過來跟他對著干,不為什麼,只為發泄,發泄這麼多年來心里對他的強烈不滿.

    當他最終確定這件事跟父親有莫大的關聯時,甚至還牽扯到了他的好兄弟,他把自己關在屋子里喝了一晚上的酒,張晨初曾經,希望有一天他在同時面對利益和友時,不要做一個拋棄友的人,他自認不是那樣的人,但是當他想明白一些事之後,他才知道,真正為了兄弟義而放棄追述權利的尚卿文是在他面前只字未提,尚卿文那麼聰明的人,甚至可以別人傷他一分他必定回別人十分,尚卿文之所以將那件事壓下來,恐怕也是擔心他被波及到!

    "尚爺爺的死不是意外對嗎?那把匕首上面的指紋你最清楚,你在殺人滅口,只是因為怕他活著給你帶來威脅,對不對?"

    司培生面色不變,眼神更是平靜無波,在面對著兒子的質問時,他淡淡地回答,"是,他在墜下懸崖時並沒有馬上就死掉,我的人是在第一批趕下山的急救隊伍里,是第一個靠近那輛車的人!"

    本以為那麼高的懸崖翻下去尚佐銘必死無疑,然而他命大,當他的人發現他只是暫時昏迷過去還有心跳,他便下了指令,殺!

    此時不殺,更待何時?

    甦揚制造的大案如果有人幸存下來,那麼必將會牽扯出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為了以防萬一,他只好出此下策,曾經為了利益而結盟的盟友,到了緊要關頭還是選擇了棄車保帥,別人死總比自己死的好!

    只是因為其他救援的人也來得很快,那只隔絕指紋的手套被那人一不心地落在了現場,本以為那天大雨,很多現場證據都會被大雨_得一干二淨,然而,天網恢恢,那只手套還是被人撿到了.

    "為什麼?你--"司嵐此時的緒異常波動,尚爺爺去世的那段時間也正是尚卿文的身世被公開的時間,那段時間尚家不穩定,因為尚佐銘的突然離世加上尚卿文的身世曝/光,重新接收尚鋼的尚卿文可謂是波折不斷.

    "我沒有要針對卿文的意思!"司培生是看出了兒子心里的想法,以為自己動手殺了尚佐銘還有一石幾鳥的計策,其實不是,那段時間當他得知那只帶有指紋的手套落在了現場,他就一直心生不安,後來他從另外的渠道得到消息,尚家人風平浪靜,但尚卿文之後對聶家那子的保護方式讓他起了疑,聶展柏被他重點保護了起來,心思敏銳的他隱約明白了尚卿文是知道了什麼,只是因為某些原因所以一直隱忍不發,司培生的想法是直接解決掉聶展柏以絕後患,但中間出了個意外,那就是尚卿文的突然參與.

    司培生真的不知道尚卿文到底是真的想幫著他司家,不要他大開殺戒,還是他借機想為尚佐銘報仇,總之如果不是他從中阻攔,他早已將聶家那根獨苗給斬了!

    只要聶展柏一死,聶家就再無人能掀起五年前的那件案子,就永遠沒有人能知道五年前的真相,因為知道真相的人,都死了!

    哦,不,還有一個人活著.

    尚甯昌!

    他為什麼會瘋,他妻子自殺只是其中的一個原因,還有一個,他知道了尚佐銘也牽扯到了聶家的命案,知道了那些齷齪的勾結和陷害.

    所以他瘋了!

    --------這是今天的第一更,後面還有,大概也要在下午了哈,麼麼,我寫好就傳----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限制級婚愛,權少惹不得”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