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清新老婆超厲害 第484章 吾愛有三



    請一個小時後或明天再看。

    …………

    沒有兩片葉子是真的一樣的,盡管大家都長在同一棵樹上。

    弗雷迪的左邊是阿弗烈,右邊的葉子是班,他的頭頂上是那個可愛的女孩子克萊。

    他們一起長大,會了在春風吹拂時跳跳舞,在夏天懶洋洋地曬曬太陽,偶然來一陣清涼的雨,就洗個干干淨淨的澡。

    弗雷迪最好的朋友是丹尼爾。

    他是這根樹枝上最大的葉子,好像在別的葉子都還沒來的時候就先長出來了。

    弗雷迪還覺得,丹尼爾是最聰明的。

    丹尼爾告訴大家,他們都是大樹的一部分,他們生長在公園里,大樹有強壯的根深深埋在地底下。

    早上飛來枝頭上唱歌的小鳥、天上的星星月亮和太陽,還有季節的變化,不管什麼東西,丹尼爾都有一套道理解釋。

    弗雷迪覺得,當葉子真好。

    夏天特別好。

    弗雷迪喜歡漫長炎熱的白天,而溫暖的黑夜最適合做夢。

    那年夏天,公園里來了許多人。

    他們都來到弗雷迪的樹下,坐在那里乘涼。

    丹尼爾告訴他,給人遮蔭是葉子的目的之一。

    “什麼叫目的?”弗雷迪問。

    “就是存在的理由嘛!”丹尼爾回答︰“讓別人感到舒服,這是個存在的理由。為老人遮蔭,讓他們不必躲在炎熱的屋子里,也是個存在的理由。讓小孩子們有個涼快的地方可以玩耍,用我們的葉子為樹下野餐的人扇風……這些,都是存在的目的啊!”

    弗雷迪最喜歡老人了。

    他們總是靜靜坐在清涼的草地上,幾乎動也不動。

    他們喃喃低語,追憶過去的時光。

    小孩子也很好玩,雖然他們有時會在樹皮上挖洞,或是刻下自己的名字。

    不過,看到小孩子跑得那麼快,那麼愛笑,還是很過癮。

    但是弗雷迪的夏天很快就過完了。

    就在十月的一個夜里,夏天突然消失。

    弗雷迪從來沒有這麼冷過,所有的葉子都冷得發抖。

    一層薄薄的白色東西披在他們身上,太陽出來就馬上融化,變成晶瑩的露水,搞得大家全身濕漉漉的。

    又是丹尼爾告訴他們︰他們剛經歷生平第一次降霜。

    秋天到了,冬天也不遠了。

    轉瞬之間,整棵樹,甚至整個公園,全染上了濃艷的色彩,幾乎找不到綠色的葉子。

    阿弗烈變成深黃色,班成了鮮艷的橙色,克萊兒是火紅色,丹尼爾是深紫,弗雷迪自己則是半紅半藍,還夾雜著金黃。

    多麼美麗啊!

    弗雷迪和他的朋友把整棵樹變成如彩虹一般。

    “我們都在同一棵樹上,為什麼顏色卻各不相同呢?”弗雷迪問道。

    “我們一個一個都不一樣啊!我們的經歷不一樣,面對太陽的方向不一樣,投下的影子不一樣,顏色當然也會不一樣。”丹尼爾用他那“本來就是這樣”的一貫口吻回答,還告訴弗雷迪,這個美妙的季節叫做秋天。

    有一天,發生了奇怪的事。

    以前,微風會讓他們起舞,但是這一天,風兒卻扯著葉梗推推拉拉,幾乎像是生氣了似的。

    結果,有些葉子從樹枝上被扯掉了,卷到空中,刮來刮去,最後輕輕掉落在地面上。

    所有葉子都害怕了起來。

    “怎麼回事?”他們喃喃地你問我,我問你。

    “秋天就是這樣。”丹尼爾告訴他們︰“時候到了,葉子就該搬家了。有些人把這叫做死。”

    “我們都會死麼?”弗雷迪問。

    “是的。”丹尼爾︰“任何東西都會死。無論是大是小是強是弱。我們先做完該做的事。我們體驗太陽和月亮、經歷風和雨。我們會跳舞、會歡笑。然後我們就要死了。”

    “我不要死!”弗雷迪斬釘截鐵地,然後問丹尼爾︰“你會死嗎,丹尼爾?”

    “恩。”丹尼爾回答︰“時候到了,我就死了。”

    “那是什麼時候?”弗雷迪問。

    “沒有人知道會在哪一天。”丹尼爾回答。

    弗雷迪發現,其它葉子不斷在掉落,他想︰“一定是他們的時候到了。”

    他看到有些葉子在掉落前和風掙扎撕打,有些葉子只是把手一放,靜靜地掉落。

    很快地,整棵樹幾乎都空了。

    “我好怕死。”弗雷迪跟丹尼爾︰“我不知道下面有什麼。”

    “面對不知道的東西,你會害怕,這很自然。”丹尼爾安慰著他︰“但是,春天變夏天的時候,你並不害怕。夏天變秋天的時候,你也不害怕。這些都是自然的變化。為什麼要怕死亡的季節呢?”

    “我們的樹也會死麼?”弗雷迪問。

    “我們的樹,很強大,但總有一天,樹也會死的。不過還有比樹更強的,那就是生命。生命永遠都在,我們都是生命的一部分。”丹尼爾道。

    “我們死了會到哪兒去呢?”弗雷迪問。

    “沒有人知道,這是個大秘密!”丹尼爾仰望遠方。

    “春天的時候,我們會回來嗎?”弗雷迪又問。

    “我們可能不會再回來了,但是生命會回來。”丹尼爾充滿自信。

    “那麼這一切有什麼意思呢?”弗雷迪繼續問。

    “如果我們反正是要掉落、死亡,那為什麼還要來這里呢?”丹尼爾用他那“本來就是這樣”的一貫口吻回答︰“是為了太陽和月亮,是為了大家一起的快樂時光,是為了樹蔭、老人和小孩子,是為了秋天的色彩,是為了四季。這些,還不夠嗎?”

    那天下午,在黃昏的金色陽光中,丹尼爾放手了。

    丹尼爾,他毫無掙扎地走了。

    掉落的時候,他似乎還安詳地微笑著。

    “那麼,暫時再見了,弗雷迪。”他平靜,微笑著。

    第二天清早,下了頭一場雪。

    雪非常柔軟、潔白,但是冷得不得了。

    那天幾乎沒有一點陽光,白天也特別短。

    弗雷迪發現自己的顏色褪了,變得干枯易碎。

    一直都好冷,雪壓在身上感覺好沉重。

    凌晨,一陣風把弗雷迪帶離了他的樹枝。

    一點也不痛,弗雷迪感覺到自己靜靜地,溫和地,柔軟地飄下。

    往下掉的時候,他第一次看到了整棵樹,多麼強壯、多麼牢靠的樹啊!請一個小時後或明天再看。

    …………

    沒有兩片葉子是真的一樣的,盡管大家都長在同一棵樹上。

    弗雷迪的左邊是阿弗烈,右邊的葉子是班,他的頭頂上是那個可愛的女孩子克萊。

    他們一起長大,會了在春風吹拂時跳跳舞,在夏天懶洋洋地曬曬太陽,偶然來一陣清涼的雨,就洗個干干淨淨的澡。

    弗雷迪最好的朋友是丹尼爾。

    他是這根樹枝上最大的葉子,好像在別的葉子都還沒來的時候就先長出來了。

    弗雷迪還覺得,丹尼爾是最聰明的。

    丹尼爾告訴大家,他們都是大樹的一部分,他們生長在公園里,大樹有強壯的根深深埋在地底下。

    早上飛來枝頭上唱歌的小鳥、天上的星星月亮和太陽,還有季節的變化,不管什麼東西,丹尼爾都有一套道理解釋。

    弗雷迪覺得,當葉子真好。

    夏天特別好。

    弗雷迪喜歡漫長炎熱的白天,而溫暖的黑夜最適合做夢。

    那年夏天,公園里來了許多人。

    他們都來到弗雷迪的樹下,坐在那里乘涼。

    丹尼爾告訴他,給人遮蔭是葉子的目的之一。

    “什麼叫目的?”弗雷迪問。

    “就是存在的理由嘛!”丹尼爾回答︰“讓別人感到舒服,這是個存在的理由。為老人遮蔭,讓他們不必躲在炎熱的屋子里,也是個存在的理由。讓小孩子們有個涼快的地方可以玩耍,用我們的葉子為樹下野餐的人扇風……這些,都是存在的目的啊!”

    弗雷迪最喜歡老人了。

    他們總是靜靜坐在清涼的草地上,幾乎動也不動。

    他們喃喃低語,追憶過去的時光。

    小孩子也很好玩,雖然他們有時會在樹皮上挖洞,或是刻下自己的名字。

    不過,看到小孩子跑得那麼快,那麼愛笑,還是很過癮。

    但是弗雷迪的夏天很快就過完了。

    就在十月的一個夜里,夏天突然消失。

    弗雷迪從來沒有這麼冷過,所有的葉子都冷得發抖。

    一層薄薄的白色東西披在他們身上,太陽出來就馬上融化,變成晶瑩的露水,搞得大家全身濕漉漉的。

    又是丹尼爾告訴他們︰他們剛經歷生平第一次降霜。

    秋天到了,冬天也不遠了。

    轉瞬之間,整棵樹,甚至整個公園,全染上了濃艷的色彩,幾乎找不到綠色的葉子。

    阿弗烈變成深黃色,班成了鮮艷的橙色,克萊兒是火紅色,丹尼爾是深紫,弗雷迪自己則是半紅半藍,還夾雜著金黃。

    多麼美麗啊!

    弗雷迪和他的朋友把整棵樹變成如彩虹一般。

    “我們都在同一棵樹上,為什麼顏色卻各不相同呢?”弗雷迪問道。

    “我們一個一個都不一樣啊!我們的經歷不一樣,面對太陽的方向不一樣,投下的影子不一樣,顏色當然也會不一樣。”丹尼爾用他那“本來就是這樣”的一貫口吻回答,還告訴弗雷迪,這個美妙的季節叫做秋天。

    有一天,發生了奇怪的事。

    以前,微風會讓他們起舞,但是這一天,風兒卻扯著葉梗推推拉拉,幾乎像是生氣了似的。

    結果,有些葉子從樹枝上被扯掉了,卷到空中,刮來刮去,最後輕輕掉落在地面上。

    所有葉子都害怕了起來。

    “怎麼回事?”他們喃喃地你問我,我問你。

    “秋天就是這樣。”丹尼爾告訴他們︰“時候到了,葉子就該搬家了。有些人把這叫做死。”

    “我們都會死麼?”弗雷迪問。

    “是的。”丹尼爾︰“任何東西都會死。無論是大是小是強是弱。我們先做完該做的事。我們體驗太陽和月亮、經歷風和雨。我們會跳舞、會歡笑。然後我們就要死了。”

    “我不要死!”弗雷迪斬釘截鐵地,然後問丹尼爾︰“你會死嗎,丹尼爾?”

    “恩。”丹尼爾回答︰“時候到了,我就死了。”

    “那是什麼時候?”弗雷迪問。

    “沒有人知道會在哪一天。”丹尼爾回答。

    弗雷迪發現,其它葉子不斷在掉落,他想︰“一定是他們的時候到了。”

    他看到有些葉子在掉落前和風掙扎撕打,有些葉子只是把手一放,靜靜地掉落。

    很快地,整棵樹幾乎都空了。

    “我好怕死。”弗雷迪跟丹尼爾︰“我不知道下面有什麼。”

    “面對不知道的東西,你會害怕,這很自然。”丹尼爾安慰著他︰“但是,春天變夏天的時候,你並不害怕。夏天變秋天的時候,你也不害怕。這些都是自然的變化。為什麼要怕死亡的季節呢?”

    “我們的樹也會死麼?”弗雷迪問。

    “我們的樹,很強大,但總有一天,樹也會死的。不過還有比樹更強的,那就是生命。生命永遠都在,我們都是生命的一部分。”丹尼爾道。

    “我們死了會到哪兒去呢?”弗雷迪問。

    “沒有人知道,這是個大秘密!”丹尼爾仰望遠方。

    “春天的時候,我們會回來嗎?”弗雷迪又問。

    “我們可能不會再回來了,但是生命會回來。”丹尼爾充滿自信。

    “那麼這一切有什麼意思呢?”弗雷迪繼續問。

    “如果我們反正是要掉落、死亡,那為什麼還要來這里呢?”丹尼爾用他那“本來就是這樣”的一貫口吻回答︰“是為了太陽和月亮,是為了大家一起的快樂時光,是為了樹蔭、老人和小孩子,是為了秋天的色彩,是為了四季。這些,還不夠嗎?”

    那天下午,在黃昏的金色陽光中,丹尼爾放手了。

    丹尼爾,他毫無掙扎地走了。

    掉落的時候,他似乎還安詳地微笑著。

    “那麼,暫時再見了,弗雷迪。”他平靜,微笑著。

    第二天清早,下了頭一場雪。

    雪非常柔軟、潔白,但是冷得不得了。

    那天幾乎沒有一點陽光,白天也特別短。

    弗雷迪發現自己的顏色褪了,變得干枯易碎。

    一直都好冷,雪壓在身上感覺好沉重。

    凌晨,一陣風把弗雷迪帶離了他的樹枝。

    一點也不痛,弗雷迪感覺到自己靜靜地,溫和地,柔軟地飄。

    往下掉的時候,他第一次看到了整棵樹,多麼強壯、多麼牢靠的樹啊!

    《從清新的小女孩開始》章節將持續在更新,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清新老婆超厲害”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