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深情人設不能崩〔無限〕 第76章 青木中學我們老大要被渣女騙身騙心了……



    替身文學?什麼鬼東西?

    許明洋看著這一連串的問號:“這……我只是提出一種可能『性』罷了, 老大你別激動哈,也有可能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對方想起了自己真正的戀人, 所以心虛呢。”

    易雲擎的眼楮緩緩眯了起來:“……”

    這假設也沒好到哪里去。

    在老大面前提起“原配”,是不太好,許明洋轉移話題:“老大,這種時候不該糾結這些細枝末節,重要的是對方的態度,人都得到了, 還差得遠嗎!”

    他還不忘問:“既然進展這麼快, 玫瑰花是不是該重新預訂了?”

    玫瑰?

    火場中絲毫不浪漫唯美的告白躍入腦海, 易雲擎:“……我昨天已經告白了。”

    許明洋沒有在意:“那她是怎麼回答的?”

    “你為什麼不好好思考一下, 如何讓我多喜歡你一點呢?”他緩緩念出了老大的回復,片刻後, “嘶”地倒抽一口涼氣。

    這不是標準的渣男, 啊不,渣女言論嗎?

    不主動, 不拒絕, 不負責,不給出肯定或者否定的回答,只是說一些模稜兩可的曖昧話語來勾著人……

    好像在驢的眼前吊著一根胡蘿卜, 看得見, 吃不著,而老大現在就是那頭驢。

    天!我們老大要被渣女騙身騙了!

    听說戀愛中的人, 智商都會急劇下降,即使英明睿智如老大,都逃脫不了這一魔咒啊!

    許明洋現在的表情, 足可以與名畫《吶喊》媲美,宋賢一看嚇了一跳:“你抽什麼風呢?!”

    許明洋一把握住他的手:“賢弟,從這一刻開始,你我必須肩負起拯救老大的重任了!”

    宋賢:“???”

    他照著許明洋的腦門來了一下:“媽的!什麼賢弟,老子比你大!”

    許明洋:“……”

    這不重要,當務之急,他們要弄清楚老大的對象到底是誰!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在這之前,要穩住老大,于是許明洋把自己昨天搜集的資料一股腦發了過去。

    《七天速成撬牆腳大師》、《小三是如何煉成的》、《白蓮花的自我修養》、《高段位綠茶養成指南》……

    看著這些文件名,易雲擎:“?”

    隨手開其中一個文件,一行字映入眼簾:“在追求對象面前,善妒、無理取鬧、咄咄『逼』人都是扣分項,『逼』問自己與對方戀人哪一個更好,給對方壓力更是大忌……”

    易雲擎:“……”

    “在追求對象面前,要表現出無害、單純、善解人意的一面,要活用綠茶白蓮語錄,例如‘感情沒有來後到’、‘我不要什麼名分,只要你對我好’……”

    易雲擎:“……”

    與此同時,廁所外聚集了一眾男生,一群人圍著地上的大坑嘖嘖稱奇:“學校這是打算在廁所施工?”

    “怎麼可能?施工會一點動靜都沒有?也沒貼公告?”

    “動靜?昨天半夜走廊上的腳步聲挺大的,好像有人在狂奔,還喊著一個名字……”

    “又一個怪談出現了?”

    ……

    夏至站在人群外圍,靜靜地听著眾人討論,荊寒不知何時站在他身邊,他昨晚一直沒回宿舍。

    “失蹤的那個人找到了嗎?”夏至問。

    荊寒搖頭,除了原地留下的漏斗狀大坑,根本沒有其他線索,大坑的底部也被沙子封住,找不出通向什麼地方。

    唐宴就這麼“失蹤”了。

    吳天霖神情一直相當陰沉,倒不是因為玩家失蹤,只是因為諸不順。

    李榛榛無緣無故消失,到手的鴨子飛了,還有不知名的鬼怪潛伏在身周,伺機對玩家下手……可以說是相當糟了。

    “或許,你們可以去校長辦公室找找看。”夏至想起李榛榛的話。

    她曾經說,校長是一個怪物,一個會吃人的怪物。

    荊寒听了他的話,表情一如既往的沉靜:“謝謝提醒。”

    他離開了,夏至陷入沉思,如今發生的,一樁樁一件件,看似分散,實際只缺少一個可以將它們連接在一起的關鍵點。

    這個關鍵點是什麼呢……

    他回到宿舍,易雲擎正盯著手機,濃黑的眉『毛』時而緊皺,時而舒展,神情變化莫測,夏至好奇道:“你在看什麼,這麼入神?”

    易雲擎沉聲道:“學習資料。”

    夏至:“?”

    魔鬼先生這麼好學嗎?

    對了,後天有一場小測,難道易雲擎在為考試做準備?

    “那你遇到不會的問題,可以問我。” 他說。

    然後他便收到了對方古怪的眼神,好半晌,易雲擎才說:“……好。”

    約好在食堂見面,去往食堂的路上,學生們一個個臉上帶著興奮的神情,步伐十分積極:“快快,今天食堂可是有好東西!”

    夏至:“?”

    快,食堂傳來的香氣解開了他的疑『惑』。

    一股甜味。

    嗅到那股甜味的同時,夏至喉結一動,忽然從底生出一股渴望。

    奇怪,難道是這幾天白水煮菜吃多了?

    易雲擎微微皺眉,憑直覺吐出一個字:“糖。”

    夏至:糖?

    文月坐在一個顯眼的位置,一進門便能看到,不過比她更顯眼的是食堂中大快朵頤的學生。

    每個人的餐盤中都是滿滿的菜肴,空氣中彌漫著無法忽視的甜香。

    食堂的窗口中擺著一道道由糖、蜂蜜和各種各樣甜味的東西制成的菜肴。

    夏至:“……”

    強烈的怪異感涌上頭,這些美食,原本是國際班女生專享的,如今端上了眾人的餐桌。

    學生們沒有一個人提出疑問,他們只顧著大快朵頤,盡情享受,每個人都在使勁地往自己的胃里塞東西,仿佛本能一般。

    夏至在文月對面落座:“今天食堂怎麼換了新菜?”

    文月第一次來一樓的食堂,不明所以地搖搖頭:“不清楚,或許是食堂老板的主意?”

    易雲擎放下餐盤,他只要了幾道含糖少的菜。

    夏至夾起一塊排骨,一觸到舌尖,甜蜜的滋味瞬間布滿味蕾,滿足感油然而生。

    仿佛有一道聲音告訴他:你需要吃糖,盡可能地多吃,迎接接下來的……

    接下來的什麼?

    沒了下文,但潛意識告訴他,這不是一件壞事。

    夏至緩緩放下筷子,文月一無所覺,這些菜是她平時吃慣了的。

    她問:“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夏至將幻境、李榛榛的死因、她最後莫名的失蹤講了一遍,他說:“我覺得,李榛榛每晚在你的床邊徘徊,並不是想害你。”

    如果鬼怪真的想殺人,會抓不住一個柔弱的女生,讓她一次次逃脫嗎?

    而且昨晚玩家發動攻擊時,所有人都被幻境困住,李榛榛也沒有出手傷人。

    夏至並沒有從她身上感到惡意。

    “那她為什麼要來找我?”文月睜大眼楮。

    她與李榛榛分明沒有絲毫交集啊。

    “我猜,她在示警。”夏至沉『吟』,“或許,她一早便察覺到你身邊存在危險,所以想要提醒你……”

    易雲擎:“李榛榛在器材室出現,真的是湊巧?你確定她當時要攻擊的是你,不是梁生仁?”

    文月:“——!”

    拋開入為主的觀念,再回想器材室中驚險的一幕……女鬼當時撲向的人,好像真的不是她!

    “她是在保護我?”文月不敢置信。

    一直以來,她對女鬼都無比畏懼、厭惡,這一刻完全顛覆了以往的認知。

    “那她現在怎麼樣了?不會有危險吧?”文月著急地問。

    得知李榛榛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後,文月的態頓時發生了變化。

    “她只留下一句‘舞蹈室’的提示,但我們緊接著去了舞蹈室,沒有發現任何蹤跡。”

    夏至的回答讓她髒一緊。

    “舞蹈室?難道她說的不是火災舊址上重建的舞蹈室?”她喃喃道。

    可學校里再沒有其他舞蹈室了。

    夏至也沒有頭緒,或許,舞蹈室指的不是一個地點?那會是什麼?

    暫時將這個問題放到一邊,他嘗試著梳理這些已經發生的件。

    目前已知三個怪談:走廊上的女鬼、火災、校長。

    “火災”和“校長”是同一件引發的怪談,根源是師生戀丑聞,結果是李榛榛被冤枉、被謀殺。

    “走廊上的女鬼”,根源是高考失利,結果是卞珊珊『自殺』。

    而器材室發生的,如果李榛榛不『插』手,或者晚來一步,那麼結果——文月也會死去。

    夏至的眼神忽然冷了下來,他想到了一個可能『性』:如果說,卞珊珊的“失眠”和“腹瀉”並非意外呢?

    卞珊珊、李榛榛還有文月,她們的共同點是……優秀的女生。

    有人在故意針對她們?幕後黑手是同一個人?

    想起在走廊上徘徊數年的卞珊珊,在火場中一次次重復經歷死亡的李榛榛,他的髒仿佛灌了鉛一般,沉甸甸的。

    即使卞珊珊已經解脫,但她受過的傷害是無法抹去的。

    無論是她還是李榛榛,即使自己遭遇不幸,卻仍對這個世界抱有善意,李榛榛為文月示警,而卞珊珊離開後,她的眼淚仍在守護著他和易雲擎……

    一只手落在他的頭上,給小動物順『毛』一般,易雲擎從發頂到後頸,一下一下地撫『摸』著忽然心情低落的少年。

    “呼……”夏至長出一口氣。

    如今,再怎麼悲傷,怎麼惋惜……都于無補,當務之急是把幕後黑手找出來。

    “我們去一趟校長辦公室吧。”

    “校長”與“火災”是相關聯的兩個怪談,或許這會是一個突破口呢?

    然後,在去校長辦公室的中途,易雲擎再次停下腳步,從樹後揪出鬼鬼祟祟的兩道人影。

    “你們在干嘛?”易雲擎雙臂環抱,眉眼冷峻,“跟蹤我?”

    “老大……爸爸!我錯了!”宋賢飛快滑跪,當場認父,“都是許明洋出的餿主意!”

    “爸爸!”許明洋也不甘示弱,“我只不過擔你被騙……不是,被蒙蔽,所以想知道你的對象是誰罷了!”

    他看著不遠處的文月和夏至,沒猜錯的話,文月便是那個玩弄老大感情的渣女了,嘖嘖,她看起來那麼文靜羞怯,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過老大和文月約會,夏至怎麼也在?怎麼哪哪都有他?

    許明洋忍不住問:“老大……不,爸爸!小白臉怎麼也在?難道他就是——”

    文月的戀人?老大撬牆角的對象?

    “嘖。”這時,易雲擎忽然唇角上揚,“這麼說吧,你們非喊我一聲爸爸的話。”

    不知怎麼,許明洋生出一股不妙的預感,老大的語氣仿佛在說“今天是個好天氣”一般平淡,落在兩人耳朵里卻如同平地驚雷:“那你們也該喊他一聲媽。”

    許明洋、宋賢:“——?!”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深情人設不能崩〔無限〕”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