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嬌媚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屋里燻得是柑橘調的果香,微酸清爽的味道混和玉桃身上的桃味,讓人在清醒和軟甜中拉扯,仿佛身處下過雨的叢林,踩上濕漉漉的土地,腿抬得越高越想抽離泥濘,反而讓腳陷得越深。

    玉桃辨別不出來韓重淮的目光是什麼意思,只能感覺他的目光跟以往不同。

    但這不同有什麼含義,她茫然的很。

    壓在她身上的重量不重,韓重淮應該是手撐在了一旁,沒有徹底壓在她身上,只是她動了動身子,又覺得韓重淮貼得極緊,沒給她拉開距離的縫隙。

    背著光,韓重淮起伏的鼻梁像是孤峭的高山,她讀不出韓重淮眼里的不同情緒,只是一男一女那麼近距離的目光膠著,什麼情緒都無所謂了,最後結果只會被晦暗光線里氤氳出曖昧的氣息所淹沒。

    玉桃倒是想意思意思先把衣裳扒了,但是韓重淮貼得太緊,沒給她手活動的縫隙。

    “大人就打算這樣看一晚上?”

    玉桃微微歪了歪頭,也不知道她這幾天天天鮑參翅肚,從韓重淮的角度看她雙下巴明不明顯。

    因為她的話,韓重淮終于有了動靜,他低下頭吻住了她的唇。

    這個吻帶著獨屬于韓重淮的感覺。

    動作不疾不徐,但卻透著種說不出的急切侵佔,狹長的眼楮柔和的閉著,像是在享受些什麼。

    韓重淮的唇舌游移在她的脖間,感受著他灼熱的身體,她忍不住松了口氣,看樣子這次韓重淮是打算正常來,不會把她抱到外面去感受大自然。

    “哎……”

    玉桃吃疼地輕喚了聲,瞧向剛剛咬了她一口的韓重淮,他的狀態明顯比她投入的多,燭光下他那雙眼發著淡淡的光。

    “這府邸底下有一個密室……”有了上次教訓,他不會為了讓玉桃專注,在把她放在雨里,但還可以用其他手段,“那密室做審訊用途,刑具齊全。”

    他話落音,玉桃的胳膊就纏上了他的脖頸,仰頭在他的喉結上吮了一口︰“大人,你的頸真美……”

    既然韓重淮親她的脖子親的那麼厲害,怕是對脖頸有什麼特殊的嗜好。

    雖然兩人身份不對等,但是床上欣賞是互相的。

    收回又要散開的思維,玉桃沿著他的脖頸往上咬/吻,重復了一遍韓重淮施展在她身上的動作,交頸相擁時,玉桃的唇還沒踫到他的耳垂,就清晰地听到了一聲他吞咽口水的聲音。

    雖然沒看到,但她眼里卻浮現了他喉結上下起伏模樣,手指滑過他因為微濕的汗變得柔軟的身體,她有預感這次不會像是上次一樣那麼讓她不舒服。

    接下來的動作水到渠成,韓重淮的動作比起上次嫻熟了不少,只是招式上透著熟悉,她昏頭昏腦的在韓重淮給予的刺激里面沉淪,滿溢過後,進入賢者時間她才想起為什麼覺得熟悉。

    韓重淮的招式,她全都在今天那本春/宮/圖上面看到過,韓重淮這人就像是要把書真人化,動作精細的分毫不差。

    而且在他的操作下,她發現了原來桃子還真會噴水。

    韓重淮回府的本就不早,兩人隨隨便便一折騰就到了後半夜。

    屋外萬籟俱靜,屋內燭火不知道什麼時候熄了,黑暗和安靜是最好入眠的環境,但玉桃睜著眼楮,半點睡意也沒有。

    在她旁邊剛平復了喘息的韓重淮似乎也是這般。

    先是手指踫觸,然後不知怎麼唇就貼在了一塊。

    “大人,你耳朵紅了……”

    朦朧的余光散到了側面,玉桃伸手戳了戳韓重淮的耳朵,“現在是不是有很多人都徹夜不眠的想著大人……”

    她說他的耳朵紅,卻不知道她現在全身都透著粉。

    他不知道今夜會有多少人想他,但是他知道她會陪他徹夜不眠……

    沒有了燭台,韓重淮的眼楮反而更亮了,在黑暗中起伏不定,玉桃覺著自己就像是被餓了許久的狼盯上,忍不住渾身戰栗不止。

    *

    出了身粘膩的汗水,按理說玉桃這個通房丫頭該扶著腰去準備擦拭的清水,只不過放縱讓人墮落。

    瞧著饜足的韓重淮,玉桃覺著她就是不去干這些事,他也不會找她麻煩,既然如此,她干嘛要那麼周到。

    不過經過之前幾次她也學乖了,知道她不能是嫌粘膩的那個人,所以結束後她也沒撤開,而是枕著韓重淮的胳膊,緊緊抱住了他。

    肉貼著肉,玉桃就不信韓重淮不嫌汗水惡心。

    只是沒想到韓重淮還真重口味,硬是不嫌,本身打算去拿水清洗,見她的模樣腳便懶得落地,胳膊一環,比她還抱得還緊些。

    玉桃︰“……”正所謂一山還比一山高。

    *

    眨眼的功夫,天就亮了起來,玉桃自己都不確定自己是閉眼睡一覺,還是只是眨眼稍微長一點,就見韓重淮從床上起身,換了衣裳準備出門。

    疲憊地眨了眨眼楮,玉桃撐著眼皮子︰“大人今日要早些回來嗎?”

    既然不打算起身相送,至少要開口問候個一句。

    “嗯。”

    韓重淮頷首,整理好了衣裳,往前走了幾步,突然腳步一頓轉了身。

    剛剛還在說話的玉桃不知何時已經閉了眼,仰著面頭靠在枕上,青絲散落兩側,不介意展現自己的睡顏。

    剛剛的那句問話分明只是敷衍,她的眼楮都不願多睜片刻著看到他走出屋內。

    離了屋子,韓重淮上馬前,突然扔了腰間的佩玉。

    玉佩落在地上砸得四分五裂,陳虎不解地看著眼前這幕︰“大人這是?”

    砸碎的玉就是一塊普通的壓袍玉佩,恕他眼拙看不出有哪里不對,需要砸碎不可。

    “突然想砸東西。”

    韓重淮神情淡然,就像是做了一件正常不過的事。

    “那大人要不要返回府中?”

    陳虎小心地問道,府里面瓷器擺設不少,想砸得話,那些東西砸起來響聲才清脆。

    陳虎覺著自己的反應已經算快了,但明顯還是沒討到主子的歡心,反而主子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像是要把無名火發在他身上。

    “大人……”陳虎有些瑟瑟,一個八尺大漢可憐的跟個孩子似的。

    韓重淮雖在氣頭上,但還分得清內外,睨了他一眼︰“派人催一催國公府,往後事情太多,要是韓重時跟那位表小姐婚事拖得太晚,我怕無空送上禮金。”

    火沒燒到自己身上,陳虎喜于言表︰“是大人,屬下這就去辦。”

    *

    “大人或許跟夫人吵嘴了。”

    大花到了城中之後就變成了玉桃的眼線,沒事就四處閑逛打听消息,瞅見了府外的一幕,韓重淮一走她就露出了頭,“我娘跟我爹吵架了也愛砸東西。”

    听到她說主子跟玉桃吵架,陳虎剛要認同,就听到她的下一句,眉頭皺起︰“胡說八道,竟然拿大人跟你爹娘類比!”

    “我怎麼就胡說了?”

    大花不解地看向陳虎,她知道陳虎不算是下人,身份要比她高得多不敢跟他硬 ,“那陳侍衛你說大人為什麼要摔玉佩?”

    他怎麼知道!

    “反正你不該拿大人跟一個鄉村婦人比較,今日就不罰你了,若是你敢把這話亂傳,就是玉桃夫人看重你,你也免不得一頓打。”

    大花應了一聲就飛快跑開。

    只是夫人教她的,夫人說她的月錢不是韓府出,也沒跟韓府簽賣身契,要是她遇到什麼事不想做也不敢辯解,只管答應下來然後跑開忘記。

    跑得看不到陳虎背影了,大花覺著他的交代她忘得差不多便進了玉桃的屋子︰“夫人,大人摔了身上的佩玉,像是生夫人你的氣了?”

    最後一句大花不怎麼確定,她家夫人漂亮的跟天仙似的,什麼會有人舍得跟她生氣。

    說來奇怪,韓重淮要走那會,玉桃困得不行,人走了她反而沒什麼困意,披了衣裳坐起︰“他有什麼可跟我生氣的?”

    大花把剛剛發生的事敘述了一遍︰“我只是猜測,大人可能只是想砸東西听響聲也說不定。”

    “說不定就是這樣。”

    玉桃打了個哈欠,不怎麼在意韓重淮砸玉佩,反正她回想起來,不覺得自己有做惹韓重淮生氣的事,他離開床榻的時候都還是極其滿意的狀態。

    不過韓重淮好像是鐵了心的讓韓重時娶孫思露,也不知道韓重時最後會不會就範,不過從國公府和韓重淮現在的地位比較看來,韓豐林很可能會逼著佷子捏著鼻子娶不願娶的人。

    而韓重時是二房希望,二房的人鐵定反抗,特別是韓二夫人新仇舊恨一起上來,說不定會直接不顧面子跟孫氏撕打。

    反正這是要是成了,國公府也就差不多等于毀了,韓重時這般驕傲的人,不知道要低沉多久。

    “韓重淮是去哪了?”

    大花已經習慣夫人在別人面前稱呼大人為大人,只有她們私下兩人的時候叫大人的全名。

    “說是去刑部審案了,昨日大人抓了那麼多人,說不準今日很晚才回府。”

    “不回來也成。”

    玉桃接了一句,穿衣裳時,看見大花面紅耳赤不敢看她,玉桃自個低頭看了看身上曖昧的痕跡。

    這些痕跡倒沒什麼,不去手賤扣它們,不會疼也不會留印,只是……玉桃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肚子上。

    上次要了碗避子湯,差點沒把自己的命賠上去。

    能避免麻煩她當然想避免麻煩,但現在雁字看到她就害怕,更不可能再給她什麼避子湯。

    再者她也有些不敢亂喝這些湯藥了。

    所以現在該怎麼辦,順其自然?

    按理說就是真的有了孩子,生出來也是跟韓重淮姓,跟她沒有關系,她既然對自己的人生都放任自流了,就別在孩子這個問題上深思。

    可就是完全摒棄母愛,她要是在生產的過程中難產怎麼辦,這里又沒有剖腹產,其他劫難她都熬過了,卻因為生產死了那不是太慘。

    想著這些問題,她讓大花給她找了個雞毛毽子,忍著胸前拍球似的晃動,在空地跳了上千下。

    感受著往外噴涌的熱汗,她真心實意的希望韓重淮今天別回來了,她這運動量至少半個月才能恢復過來。

    疲憊地趴在桌上,玉桃看著窗外湛藍的天,她今天對命運掙扎的程度,已經算是咸魚躍龍門了,剩下的就希望老天爺能睜開眼。

    球球了,眷顧一下努力的咸魚子吧,阿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嬌媚”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