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在全員美人的門派當掌門 第95章 第95章我兒倒是十分中意你



    武林大會的第二天, 謝岫打算出門了。

    脖上一圈的紅印子,便是出門,恐怕也要被無數人用眼光打量。到時候,武林大會恐怕就進行下去了。

    這些都是昨天曲九一一夜的成果。

    若不是時間場合都不對, 曲九一種著種著, 幾乎都要將謝岫的衣服給扒光了。

    外面一堆碎玉宮弟都在豎著耳朵呢!

    謝岫得給自己吃了好幾顆寧神清心的丹『藥』, 才算將自己的邪火給壓下去。

    好在到了後半夜,在謝岫“出手相助”之後, 曲九一還是有些甘願的安靜了下來。

    沒關系,衣服已經脫掉大半了。

    總有能夠徹底脫下來的時候。

    順便,他還在守宮砂的地方也留下了一個草莓呢!

    下次就叫這個東西徹底消失!

    第二天清早起來, 謝岫看著鏡自己的“慘狀”, 就知道自己八成是出不去了。

    就算用『藥』遮掩,配置這種『藥』也需要時間啊。

    在這之前,謝岫可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還需要用到這種遮掩傷痕的『藥』粉。

    此外,一旦他出去, 碎玉宮的弟都要來八卦謝岫和曲九一的“戰況”, 哪里還有心情比武啊?

    她們最關心的, 可不是什麼武林大會,可是宮主和謝長老到底什麼時候能夠生下小宮主,以及他們的感情到底怎麼樣,會會出現變故等等。

    “要你給我也種一個?”曲九一直接伸手, 將自己的衣領扒拉開,主動將脖遞到了謝岫面前。

    相比起謝岫脖上那雜『亂』無章,又鮮紅鮮紅的吻痕,曲九一的脖上可以說是潔白一片。

    看著曲九一雪白的脖, 謝岫還真的牙癢癢。

    只是謝岫似乎想到了什麼,還是忍住了。

    “現在不是時候。”謝岫幫忙將曲九一的衣服整理好,聲音有些沙啞,“今天是武林大會的第二天,碎玉宮和紅蓮道的弟都會上場爭斗,你或許也會有要出手的時候。”

    所以,曲九一的形象就比較重要了。

    在私人生活方面,碎玉宮本來就已經比其他門派吃虧了。就算曲九一在意,謝岫還是要多替曲九一想一想。

    當然,謝岫也沒有種草莓的經歷。

    若是種的好,咳……

    畢竟沒啥經驗。

    他像九一,在碎玉宮里也算是有過系統教學,能夠將他的脖都給種滿。

    “你是不是不會啊。”曲九一意外的從謝岫的臉上看出了一點東西來。

    謝岫給曲九一整理衣服的手頓時僵硬,知道該如反駁。

    只得默認。

    “哎,知雲你雖然年紀大我兩歲,還是虛度了光陰啊。”曲九一故意叫了謝岫的字,心中有些得意,又有些開心。

    哎,謝純純是真的可愛。

    會就不會,裝的這麼像,差點將他給糊弄過去。

    謝岫知道該說點什麼。

    這還是曲九一第一次用“知雲”稱呼他,感覺有些奇怪。

    他好像寧願曲九一管他叫“謝純純”或者“謝大家閨秀。”

    知雲這個名字,太多人叫了。

    咦?

    謝岫突然意識到自己這個想法,似乎有點不對。

    難道外號,會比自己的字更好麼?

    謝岫由陷入了沉思之中。

    “你好好趁機學一學,我多留些人在外面保護你。要是真的有人敢對你動手,你要心疼你的那些『藥』,也要怕傷及無辜。寧願錯傷一萬,也能放過一個,知道麼?”曲九一反復叮囑道。

    謝岫的制『藥』水平他是信得過的。

    唯一信不過的,就怕謝岫到時候聖父心發作,舍得用那『藥』效強大的,反而會給別人機會。

    “我會拖累你。”謝岫從沉思中回過神來,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若是只有他一人,他或許會多為他人考慮。可他今僅僅關系著自己,一旦他遇險,恐怕會直接威脅到曲九一及整個碎玉宮。

    謝岫會拿這個來冒險。

    其實最好的辦,還是曲九一將謝岫隨身攜帶。

    這樣也只是治標治本。

    因為謝岫總有和曲九一開的時候。

    那麼,在分開的時候,讓那些企圖對謝岫動手的人,徹底吃到了苦頭,才能叫這些人學乖。然,他們永遠會前赴後繼,叫人得安寧。

    叮囑完了謝岫,曲九一才算安心了少,開開心心的從房間里走了出去。

    “宮主。”

    “宮主,您似乎很高興的樣子。”

    “咦,宮主,謝長老怎麼沒有出來?”

    ……

    弟們一擁而上,幾乎都想要第一時間听見曲九一的回答。

    昨天她們還開了賭局,賭宮主和長老到底進行了多少次激烈的戰斗,以及早上他們到底會在什麼時辰起等等。

    賭注十龐大,幾近萬兩!

    昨天夜晚後半夜,謝嬰帶著韓承諾想要過來和謝岫說會兒話,都被碎玉宮弟們好言好語的勸走了。

    開玩笑,就算是謝長老的妹妹,也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去打擾宮主的好事!

    “你們謝長老還在休息,你們幾個給我將客棧嚴防死守,許有人靠近。若是謝岫要什麼,你們以最快的速度給他送進去。”曲九一掃了她們一眼,加重聲音道,“听清楚了麼?”

    “清楚了!”

    “對了,你們這兩天,看他的時候盡量低著頭,要和他對視。”曲九一『摸』了『摸』鼻,“你們謝長老容易害羞。”

    碎玉宮弟們秒懂。

    她們宮主,可真是厲害!

    “宮主,其實屬下很擅長『藥』膳。”一個弟主動請纓道,“要,我給謝長老補補?”

    宮主武功高強,內力深厚,又是雙『性』,听聞雙『性』那個啥都比較厲害,謝長老這文文弱弱的,也知道到底行行。

    這要是不行,宮主可能就要去找別的小妖精了。

    “『藥』膳是麼?”曲九一認真的看了看這個說話的弟,“我記住了,你的一身本事,很快就可以派上用場了。”

    “宮主放心!”弟大喜過望,知道自己肯定在宮主心掛了名號了,以後說定也要成為宮主心腹了,“弟一定斷學習,開發出更多的『藥』膳種類。”

    “嗯。”曲九一對著她微微點頭,又派人去叫了雪瀟瀟他們,這才慢悠悠的出門。

    武林大會進行到了第二天,其他門派們就很識相了。

    碎玉宮和紅蓮道開口,其他門派沒有一個主動上去的。

    擔當主持的某武林泰山北斗︰……他到底為什麼要答應前來主持武林大會?這和以前的完全不一樣啊。

    謝嬰看了看場下,沒有看到自家兄長,倒是紅蓮道那個冒牌貨還安安靜靜的站在孫安身邊,看著實在礙眼。

    呵,真當我謝家無人?

    謝嬰略微思索,派人去和鄭致嘉傳話。

    過就是幾鐘的事情,鄭致嘉就已經給出了回復。

    很快,金風鏢局的人也行動了起來。

    武林中人很快發現了金風鏢局的異動。

    某泰山北斗開開心心的離開了台下,看起來滿面紅光,喜氣洋洋的仿佛要去當新郎官。

    而他原本站的位置,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清麗脫俗的大美人。

    “接下來,由小女子來主持武林大會,若有當之處,還請諸位海涵。”謝嬰微微欠身,卻是根本沒給眾人反駁的機會。

    謝嬰的身份並不是個什麼了得的秘密,少人心知肚明,只是不敢說出口罷了。今金風鏢局背後的朝廷給她撐腰,碎玉宮又和她哥關系匪淺,紅蓮道說話,誰敢出來抗議?

    因此,謝嬰成為主持的事,幾乎是毫無懸念的就順利成功了。

    小姨子都上去主持了,自己意思意思也得幫忙撐場子啊。

    曲九一扭頭看了看身邊的弟,詢問道,“你們誰想上去熱熱身的?”

    少弟躍躍欲試。

    然而,老三的速度卻比他們所有人都快。

    他此刻穿著女裝,絲毫沒有什麼違和感,“宮主,我想要上去。”

    其他弟看見老三要上,都默默後退了一步。

    這可是大師姐罩著的男人,她們可不敢隨便得罪大師姐。而且老三的武功也比她們強,她們就不要上去丟人了。

    “你要去?”曲九一小小的驚訝了一下,隨即又想到那梨花剎的人還在紅蓮道那邊坐著,叫老三上台和他們斗一斗,倒也失為一個不錯的開場。

    畢竟,曲九一到現在還在惦記這梨花剎的銀庫呢。

    “行,既然你想上,就去吧。過只許勝許敗,你明白我的意思。”

    “宮主放心。”老三隨手挽了個劍花,一躍而上,動作干淨利落,沒有絲毫花哨。

    正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老三展示出來的輕功雖然稱上多麼驚為天人,只看他一身氣勢和呼吸,便知他內功深厚。

    知曉老三身份的人始終是不多,少門派的掌門看著這個陌生的娃娃臉少女,心中不由感嘆連連。

    這碎玉宮,還真是人杰地靈。隨便出來一個弟都是如此武功,實在叫人艷羨。

    果然,碎玉宮有什麼修煉武功的秘吧,然她們弟的武功一個個都高的離譜呢?

    一個兩個是這樣,三個四個還是這樣。

    “既然老三都上去了,我想你們也得出個人。”陳始自然是清楚老三身份的。

    起先埋伏在梨花剎的副剎主,便是他的心腹之一。心腹也曾坦言,若非老三腦太直,其實他是很想要將老三吸納到紅蓮道來的。

    可惜當時心腹左右試探,老三都沒有想要改換門庭的想法。面對這樣的敵人,心腹也只能想辦禍水東引,將老三給解決了。

    若是留著,必定是心腹大患。能當伴,就只能是敵人了。

    梨花剎的殺手們臉『色』有些難看。

    老三武功多高他們都心知肚明,之前他們前去圍攻反而自己損兵折將。

    現在若是在台上一對一,他們之中,誰能抗衡?總不能叫剎主親自上陣,和他對打吧!

    話雖如此,他們也還是逃避不了的。

    梨花剎派了一個王牌殺手上來。在老三沒走之前,他是老八,後來老三“死亡”,加上人員叛逃等等,他已經是新的“老三”了。

    “請賜教。”新的老三硬著頭皮,只期待自己可以多堅持一會兒,要輸的太難看。

    在台上,起碼老三會殺掉自己,留住一條命還是沒問題的。

    過,這落在不知情的江湖中人眼中,就顯得梨花剎太小題大做了。

    “碎玉宮只派了一個普通弟,梨花剎把王牌殺手都送上來了,是不是太欺負人了一點?”

    “是啊,這個小姑娘看著年紀輕輕,梨花剎的殺手可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過碎玉宮宮主看著,梨花剎應該也敢太過。”

    “最多派個銀牌殺手就夠了,梨花剎這般不要臉面,嘖,愧是邪門歪道……”

    ……

    听著台下那些奚落言語,梨花剎的人敢怒敢言。

    等到台上那個“娃娃臉姑娘”出手,你們就知道你們錯的有多麼離譜了好嗎!

    要是有人數限制,他們簡直想要上去群毆!

    老三微微抱拳,做了個起劍式,便直接攻擊了過來。

    曲九一往自己嘴里扔了塊糖,隨口道,“你們都好好學著點兒,老三一點多余動作都沒有,可以最大限度的保存內力和體力。這樣的打斗方式,更適合女子。”

    “是。”碎玉宮弟們紛紛點頭。

    看老三打斗,稱得上是一種享受。

    殺手這種職業,自古以來就是無本買賣。在武俠界,也稱得上是一種必可缺以及可以刷各種時髦值的。

    當然,做主人公的也有少。

    今,兩代殺手台競技,你來我往,招招必殺,每一道劍招幾乎都是沖著奪命而去,戰況之激烈,幾乎叫台下的人鴉雀無聲。

    少門派的掌門長老們,臉『色』都綠了。

    這個娃娃臉少女,恐怕就是梨花剎出身。

    因為她現在所用的一招一式,和梨花剎的人幾乎一模一樣,只是她出手更快,招式更猛罷了。

    梨花剎估計也是知道的,所以才將自己的王牌殺手也送了上去。

    看,打得下面的江湖人都沒敢吱聲。

    而且他們也估量了自己的實力,發現要是梨花剎對他們下手的話,他們基本上只有乖乖被殺的命。

    真的是,梨花剎怎麼回事,這麼厲害的殺手,居然被碎玉宮給搶走了?你們可是殺手組織啊,從來不做有本錢的買賣,現在怎麼把自己最大的本錢讓給別人了呢?

    老三一劍劃破對手的胸膛,然後將人踹下了台。

    這個新老三,被他傷了心脈,以後大概最多也只能當個銀牌殺手了。

    好在,還留了命。

    “下一個。”老三跟沒事人一樣,稍稍調息了一會兒,呼吸便已經平穩下來。

    梨花剎眾人只能去看他們的剎主。

    剎主仍舊戴著面具,根本看到他的想法。

    “老四,你去。”

    被點到名的殺手冷汗都下來了。

    剛才就有一個前車之鑒擺在那里,他要上去了,下場肯定也會好。

    可要是不去或者上去就認輸,恐怕剎主這邊更加會輕易放過他。

    兩權相害取其輕。

    只能拼了!

    老四咬咬牙,心斷給自己加油鼓勁,飛了上去。

    到一刻,又被打了下來。

    老三甩了甩手,漫不經心道,“下一個。”

    端的是霸氣十足。

    台下的碎玉宮弟們幾乎都有些被他『迷』住了。只是被大師姐冰冷的視線一掃,紛紛將自己心的想法又掐死。

    忍住,這個男人她們能睡,睡了一定會被大師姐追殺的。

    天涯處無芳草,怎能挖大師姐牆角?

    雪瀟瀟默默上前一步,宣誓一下自己的主權。

    她碗的飯,誰也別想搶。

    伴隨著一個又一個梨花剎殺手被老三打下台幾乎都半廢之後,梨花剎這邊也總算回過味來了。

    老三這是在報復!

    他想要在大庭廣眾之下,一個個將梨花剎給打廢!

    殺手本來就擅長明面上的爭斗,更習慣隱匿暗處,輕功卓群。可在這種擂台上,哪里能有發揮輕功的機會?

    再這麼下去,梨花剎能打的殺手都要沒了。而且,就算老三打了,梨花剎殺手們的武功路數,也快要被台下的武林人士『摸』清了。

    可若是就此認輸,梨花剎以後也用再在江湖上混了。

    “殺手組織,本該就應該保持中立,互相幫,更加別提出現在光天化日之下了。”曲九一懶洋洋的說道,“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實在是叫我難以理解。梨花剎來參加武林大會,看起來是增加了紅蓮道的底氣,對自身發展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知道這位一直帶著面具的梨花剎剎主,能不能為我解『惑』呢?”

    是的,曲九一懷疑,梨花剎剎主換人了。

    這也算是江湖固定套路之一了,假冒產品將門派帶入絕路什麼的。更別說,紅蓮道本來就很擅長這個。

    當初紅蓮道正式在江湖中『露』面之時,少門派的人都帶著人手反派,加入紅蓮道。其中,梨花剎副剎主帶著殺手襲擊了剎主,敗之後逃離回紅蓮道,梨花剎也開始大刀闊斧的清洗。

    ,若是那個時候剎主就已經死了呢?

    誰也無保證,面具下的人,還是不是梨花剎的剎主是麼?

    老三也是在不斷試探之後,才有這樣的想法的。

    若是此事為真,他今日便可將梨花剎從江湖上徹底抹去!

    到時候梨花剎的銀庫,就給瀟瀟當聘禮吧。

    謝岫試著給自己的脖上敷了一層『藥』膏。『藥』膏的效果能說好,只是一上午的時間,脖上的紅痕明顯已經減輕了少。對比這一脖的盛況,還是有杯水車薪。

    恐怕就算一日三次的敷『藥』,起碼這三天都是不能出門見人的。

    謝岫的手指『摸』著自己脖上的吻痕,似乎還能感覺到曲九一之前親吻時候的熱度。

    想到這,謝岫的耳根又悄悄紅了些。

    以前他在謝家,也常常見到兄長父親的妾室脖上有這樣的痕跡,他並未覺得有什麼對。

    只是一點痕跡,都不是受傷,過幾天自然就會消掉了。

    可如今,這紅痕長在自己脖上 謝岫才知道,那些頂著眾人揶揄的目光也要出門的人……大概或多或少是為了炫耀吧。

    謝岫是很想出去炫耀。

    九一人已經足夠好,他的武功身家足以讓他進入天下所有當權者的眼。

    便是此刻,九一想要去娶皇室公主,恐怕陛下在考慮碎玉宮帶來的利益之後,也會答應。

    這樣的曲九一,其實根本不明白,若是沒有碎玉宮這無數美人跟隨,恐怕狂蜂浪蝶會多過江之鯽。

    相比之下,謝岫的仰慕者根本就算什麼了。

    謝岫也是真的是個聖人,自家男朋友的好,還是自己知道就行。若是人人都知道曲九一好,那麼來爭搶的也就更多了。

    當初,九一說“要試試”的樣子,謝岫還記得清清楚楚。

    那個時候,九一應當對自己只有一點喜歡,還算上特別。

    他們的感情,是在確定關系之後才飛速進步的。

    這也是謝岫一直沒有急著和曲九一上床的重要原因之一。

    因為九一心,其實對于身份轉換是很介意的。

    是朋友,就算喜歡,他也會多想,會越界。

    是男朋友,那麼牽手親吻擁抱就都是可以的,也是可以嘗試的。

    那如果是正式的夫夫呢?他們之間,能夠做的事情是不是會更多?

    九一身邊,有太多太多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誘『惑』,他若是想要變心,謝岫幾乎拿他沒有什麼辦,最好也過是玉石俱焚罷了。

    謝岫決計想如此。

    故而在前期,謝岫才會一直守身如玉。

    咳。

    說來慚愧,他活了這麼些年,居然也要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來保證九一對他的興趣。

    實在羞愧的很。

    謝岫又得此。

    他只是想要在完全確定九一的心意之前一直讓九一保持“新鮮感”,能夠為他爭取再多一點兒的時間,讓九一更加喜歡他罷了。

    溫柔,奉獻,吃醋,這些都和煉『藥』一樣,是輔助手段。

    “要,還是晚點消掉吧。”謝岫看著鏡的自己,又有些猶豫。

    這多少也是九一對自己喜歡的證明。

    “沒想到,我兒倒是十中意你。這些吻痕,花了少時間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在全員美人的門派當掌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