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在全員美人的門派當掌門 第94章 第94章我得先加點標記



    眾人的目光不斷的在台上的毒人和台的謝岫臉上流連。

    像, 太像了。

    幾乎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台上的一個人,不但生的和謝岫差不多,身高體型也幾乎一般無二。只是他的眉宇之間帶著顯易見的戾氣,皮膚蒼白, 嘴唇帶著不正常的鮮紅, 和台的謝岫對比, 一個像妖,一個像仙, 卻各有其獨特的魅力。

    頂著和謝岫九成相似的臉,哪怕他如今的模樣詭異,也是那些故里能夠奪人心魄的妖異模樣。

    曲九一和謝嬰兩人的臉幾乎是立刻就沉了來。

    啊呸。

    什麼玩意兒?

    也敢和謝岫(哥哥)生的像?

    只得其形不得其神, 給謝岫提鞋都不配!

    隱藏在金風鏢局里的鄭致嘉不由壓了壓嘴角, 似乎覺得頗為有趣。

    真有意思,紅蓮道居然能夠找到一個和謝岫如相似的人?如一來,謝岫在武林之的積累出來的那些好名聲可算是全毀了。

    眾目睽睽之,個人和謝岫生的如相似,且明顯不是易容術就能做到的水準(不少江湖老人還是有個眼力的), 也就是說, 以若是個人頂著和謝岫幾乎相似的皮囊做惡的, 人們會不由自主的懷疑謝岫。

    沒有什麼理智可言,只是單純的人『性』罷了。

    人們會愛屋及烏,那麼反過來也一樣。

    鄭致嘉可算是見得多了。在皇宮里,那些高位妃嬪對于和自己生的相似的地位妃嬪們, 也是沒來由的就會厭惡。但若是她們生的子女和陛有所相似,便會欣喜若狂。

    謝岫如今和碎玉宮混在一處,如今和他如相像的人又身處紅蓮道。那些不了解謝岫的人會怎麼想呢?

    恐怕,什麼樣離譜的猜測都會出現的吧。

    謝嬰卻是氣的咬牙, 好幾次想要直接去,被韓承諾給拉住了,“阿嬰姐,冷靜,宮主在著我們呢。”

    韓承諾沒說謊,曲九一刻的確在著謝嬰和韓承諾。

    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曲九一只是單純的想要兄控的謝嬰見台上出現一個和謝岫如相似的冒牌貨的時候是什麼樣的表現罷了。

    很好,謝嬰也爆了殺氣。

    證明不是我一個人。

    曲九一臉上微。

    他想要殺掉個冒牌貨的心,是正常的。

    “九一,場比試勝負已分,還是叫她們來吧。”在個時候,沒有任何人說,反倒是謝岫,沒人一樣的在旁邊對著曲九一說道。

    伴隨著謝岫的語響起,眾人才紛紛回過神來。

    “你們做的不錯,來吧。”曲九一只能強忍住心的殺意,先將碎玉宮的弟子們給召回來,只是聲音里帶著十足的冰冷。

    “是,宮主。”對姐妹也不肯多停留,更加不敢多,顫抖了一就直接從台上來了。

    嗚哇——

    她們簡直不敢想象宮主刻有多麼生氣。

    以前宮主在沒有繼承宮主之位前,面對那兩個挑起碎玉宮內斗的左右護法的時候,聲音都沒有麼冰冷過。

    作為碎玉宮弟子,知道自家宮主什麼時候是怒火最盛的表現,是她們的必修功課!

    時刻,幾乎所有的碎玉宮弟子都將心思放在了曲九一身上。

    她們絕對不能在個時候得罪宮主哇,不然肯要被罰去育嬰堂,十年八年都未必出的來!

    只能依靠謝老了。

    “九一,來,喝口茶。”謝岫輕了一聲,將自己手邊的茶遞到曲九一旁邊。

    “我喝不。”他現在想要喝血,就台上那個冒牌貨的血。

    曲九一很生氣。

    他一眼就出了台上那個人是誰。

    除去之前那個給他『藥』的謝倦之外還能是誰?那個三不救孫安,就是幫謝倦“整容”的人吧。

    在武俠世界里,動刀整容根不算什麼,只是變成謝岫的樣子,就叫人很惡心了。

    “你喝得。”謝岫眯眯的說道,“等會兒需要你的時候還有很多,何必如生氣?”

    謝岫是真的不生氣。

    他並不覺得別人頂著和自己一樣的臉有什麼好在意的。

    相反,謝岫有些憐憫台上的那個人。

    就算謝倦原只是謝家旁支,和他生的相似,生活在他的陰影之,可他畢竟還是謝倦,是他自己。可現在,他變成了另一個“謝岫”,注要一輩子成為他人的替代品。

    謝岫自己也是大夫。

    就算孫安的醫術再高,謝倦和他之前也有相似,但想要將一個人變成另一個人的樣子,需要到的技術絕對不是輕易舉就能做到的。

    刮骨剝皮,還都算是輕的。

    其,或許還要到一些毒,一些蠱。

    不過麼一來,也就能解釋為何現在謝倦是毒人了。因為如他真的需要變成“謝岫”的,所需要到的材料,已經足夠將他變的不正常了。

    且,樣的動刀風險很大,死亡的風險也極高。就算僥幸成功了,其可能也會出現各種各樣的病癥,恐怕壽命也不會久。

    在種情況,變成毒人,大概也是謝倦唯一的一條路。

    樣活著的人,還能算是“自己”麼?

    如可憐又可悲的一個人,又有什麼值得生氣的呢?

    曲九一多了謝岫幾眼,見謝岫真的態度平和,一也沒有被影響到,漸漸的心情也平復了起來。

    大概對于謝岫來說,真的不是多麼值得生氣的情,反是他有些小題大做了。

    曲九一接過謝岫遞過來的茶,現茶杯里裝的並不是茶,是一些干蜜餞。

    都是曲九一愛吃的。

    只是很小的一心意,不過卻足夠叫曲九一由怒轉喜了。

    謝岫真的很懂怎麼哄他。

    曲九一著樣的謝岫,突然就覺得不那麼生氣了。

    他的怒火來的快,去的也快。

    任誰著樣輕聲細語慢慢哄你的謝岫,便是有天大的火氣也不出來了。

    曲九一也難以逃得過。

    何況人還是自己的男朋友。

    “罷了,在你的面子上,我喝一口也行。”曲九一假裝為難的說道。

    嗯,蜜餞真的甜。

    甜到了心坎里。

    陳始將曲九一和謝岫的互動在心里,心對于謝岫的評價倒是高了幾分。曲九一上謝岫,恐怕還真的不僅僅是因為謝岫的美貌和醫術的緣故。

    對于他們種武者來說,一個能夠讓自己隨時隨地就能冷靜來的人,才是比任何東西都更具價值的。

    成為宗師,其實並沒有想象那般有百利無一害。

    相反,成為宗師之,很多情緒都會被相應放大。因為成為宗師之,他們就不僅僅是普通的習武之人了,是掌握了巨大力量的“人間凶獸”。

    一個宗師,可以輕易舉的在千軍萬馬之間縱橫。宗師的存在,也是最讓朝廷所忌憚的。

    那些成為宗師的人,往往都會選擇隱世不出。除去因為他們的年紀更大之外,也是為了不讓外界的喜怒太過影響自己,以至于做出什麼難以挽回的情來。

    如說一個普通的武林高手因為一時意氣,只會殺掉一個人的,那麼一個宗師的怒火,足以毀滅一個小型門派了。

    曾經,就有過某個宗師不小心走火入魔,導致滅了自家滿門,最宗師自盡亡的先例。

    唯有成為大宗師,真正成為江湖傳說之,才能完全控制住自己。

    陳始之所以選擇去做賣燈小郎,也不過是想要借著平凡人的生活,慢慢平復自己成為宗師之的過于情緒化的心情。

    同理,曲秋水也是如。

    當年曲秋水在江湖上最為橫行霸道,四處掠奪俊美男子的時候,也恰好是她剛剛成為宗師的時候。

    便是成為“宗師”之所要付出的代價。

    他選擇在個時候讓謝倦出現,其實也是打著激怒曲九一的念頭。

    曲九一個人,少見的年輕卻精明,從他執掌碎玉宮開始,他沒有走錯一步,每一步都是當他能夠做出的最好的選擇。一個沒有出錯的對手,才是最可怕的。

    因,陳始想要利曲九一一段剛突破成為宗師,心境不穩的時候,得他心煩意『亂』,從做出錯誤的舉動。

    但陳始低估了謝岫。

    他沒有想到,自己需要好些年才能平靜來的心境,在曲九一里,只需要一個謝岫就能成功。

    感情種東西,玩弄了無數江湖兒女,仍舊有人對追求一生,也是有它獨特的魔力在的。

    “你們也來吧,不要打擾伊原十一郎閣救治徒弟了。”陳始隨口吩咐道。

    樊停和謝倦兩人朝著陳始微微拱手,便從台上來。

    謝倦來之,也重新新的面紗蒙住了自己的臉,從頭到尾,都沒有向謝岫和曲九一的方向。

    就好像,根沒有見他們一樣。

    伊原十一郎已經氣得幾乎失去理智。

    四個徒弟,可是他辛辛苦苦,走遍整個扶桑才挑選出來的徒弟。他們又孝順,習武資質又好,刻卻因為毒的緣故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原人,實在欺人太甚!

    “老夫今天就來報仇!”伊原十一郎已然怒火攻心,他幾乎是瞬間就飛到了陳始身前,猛烈的掌風朝著陳始拍了過去。

    他的徒弟都是因為紅蓮道的人倒的,那麼要報仇自然也是沖著陳始過去。

    誰讓陳始之前出場那般高調呢?

    曲九一在個時候選擇低調,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高調的人,來就更加容易拉仇恨啊。

    曲九一全神貫注的盯著陳始的方向。

    個扶桑老者著雖然腦袋不太靈光的樣子,但畢竟是個貨真價實的宗師。

    宗師相斗,也能叫曲九一好好觀察一個紅蓮道少主的,對方的武功到底進展到了什麼程度。

    只見陳始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伊原十一郎一般,頭還是微微低。伊原十一郎幾乎已經『露』出了志在必得的表情,似乎一刻就要見個人血濺當場!

    電光火石之間,陳始動了。

    他的身體以一種幾乎超越人體極限的姿勢彎曲,在伊原十一郎攻擊到來的時候,堪堪避過,手掌輕拂,直接卸去了伊原十一郎的大半攻擊力道,好似水波濤,一起一落,消彌攻擊于無形。

    隨即他繞到伊原十一郎身,在伊原十一郎背脖頸三寸之處,輕輕一,就像是漫不經心的拂去身上的塵埃一般,隨意至極。

    但伊原十一郎卻突然僵住了。

    他靜靜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正當眾人懷疑他是不是又要搞出什麼情來的時候,他卻仰天吐出一口鮮血來,整個人連連退好幾步,幾乎跪倒在地。

    不過剎那,剛才還來勢洶洶的伊原十一郎,一瞬間就變得宛如喪家之犬。

    很多江湖人壓根就不清楚到底生了什麼。他們只見個扶桑宗師要去攻擊紅蓮道少主,然就突然吐血了。紅蓮道少主什麼時候躲開的他們都不清楚。

    唯有場上那些眼力過人的,才清楚剛才到底生了什麼情。

    台上的韓承諾也在低頭和謝嬰解釋什麼。

    清了陳始動作的人,刻心幾乎都在問自己一個問題,如刻攻擊陳始的人是自己,他能躲得過陳始的反擊麼?

    “……你如何知道我的命門所在?”伊原十一郎的臉『色』迅速的灰敗了去,他刻已經和那些普通的老人沒有什麼兩樣了。

    剛才陳始似微不足道的一指,已經破了他多年的命門所在,刻,他的內力正在飛快地流逝,一旦從宗師境界跌落,想要再回去,幾乎就不可能了。

    “紅蓮道無所不知。”陳始負手立,輕言道,“只要是人,就會有弱。閣身為宗師,自然需要警惕。”

    說完,陳始朝著曲九一的方向微微頷首,“你的弱實在過于明顯,我想,就算是碎玉宮的曲宮主,也是能很快現的。”

    什麼叫做就算是我?

    曲九一咬碎口里的干,仿佛是在咬陳始的骨頭。

    那伊原十一郎明顯是剛成了宗師,就迫不及待的帶著徒弟來找場子。卻沒有想過,他在攻擊的別人的時候,背處會不由自主的瑟縮。

    但其實也並不明顯。

    曲九一也是因為一直站在旁邊觀察,才能得出來。

    個伊原十一郎,能成為宗師,估計也是因為運氣好。不然就等心『性』,早就是炮灰命了。

    不過又說回來,每個武俠世界里,必有那麼幾個明明人品不行運氣不行的主兒,會成為某個等級最弱的那個分割線。

    很明顯,伊原十一郎就是個宗師里最弱的。別說是陳始種一就是大反派人設的人了,便是韓承諾,若是全力拼死一搏,借著主角模板的光輝,說不也能反殺他。

    只可惜,小炮灰遇見大boss,被秒殺也是理所當然。

    “陳少主可真有閑情逸致。”曲九一皮肉不的著對方,“種大都說的出來,想必是吃飽喝足了才有樣的底氣。夜晚的晚飯,您大概是不吃了。”

    典型的吃飽了沒干啊,閑得慌。

    陳始倒也不生氣。

    “曲宮主,方才是我言語失當了,還請見諒。”

    “你失當的可不止個。”曲九一冷哼了一聲,毫不客氣的將殺氣朝著孫安身的謝倦放去。

    謝倦沒有什麼反映,還是靜靜的站在孫安身邊。

    人……不太對啊。

    曲九一按心疑『惑』,沒有再說。

    “咳,今天天『色』已晚,不如就到為止,明天清晨,諸位再繼續切磋。”被請來主持的老前輩,已經不敢再自稱是武林的泰山北斗了。

    碎玉宮和紅蓮道的兩個人,面對伊原十一郎樣的宗師,也能談風生,武功恐怕已經比他高出了不知道多少。

    實在可怕!

    江湖上出現一個樣的練武奇才已經是不可思議,刻居然出現了兩個?

    生在和種天才一個年代,江湖上的年輕人也未免太過淒慘了些。

    想必明天的武林大會,其他門派都不會派弟子場,只能是碎玉宮和紅蓮道的人互相爭斗了。

    眾人也無心繼續去,他們今天要商量討論的東西太多了,現在都需要回去好好想想他們接來到底應該怎麼做才是。

    夾在紅蓮道和碎玉宮之間,間隙求存,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情。

    正邪兩道門派的掌門也是憂心忡忡。他們離開的時候,臉『色』都是肉眼可見的凝重。

    一個宗師,在兩個門派來也不算什麼麼?

    天極神教和梨花剎的人更是腳步虛浮。

    他們的門派里,若是也有樣的武功天才就好了!

    韓承諾和老三兩個人,沒來由的覺得有些冷。不過他們很快就將種感受拋諸腦。

    夜晚寒冷的,要提醒阿嬰姐(瀟瀟)加衣服啊!

    曲九一和謝岫兩個人回到房間,碎玉宮弟子們就識相的退出去了。

    不過,不代表她們不八卦。

    相反,她們現在想說的實在太多了!

    “哇,明天還有一場硬仗,宮主今天和謝老要是戰況太激烈,明天起不來怎麼辦啊?”

    “怎麼會起不來呢?你忘記謝老是干嘛的了?”

    “說回來,那個紅蓮道的人也未免太不要臉了,是照著我們謝老變臉啊!”

    “就是,就算是雙胞胎也沒有麼像的。”

    “大庭廣眾之暴『露』真容,擺明就是讓江湖人防備我們謝老嘛。說不謝老以每次出門,別人都要懷疑他到底是不是人!”

    “唉唉唉,怎麼房間里沒有一聲音啊?”

    碎玉宮弟子們十分想要湊近去听一听房間里的動靜,但她們才上前一步,就听到房間里傳來曲九一的聲音,“你們都給我回房呆著!”

    弟子們不敢造次,只能失落離開。

    嚶嚶嚶,她們只是關心一宮主和老的感情問題罷了,她們種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子能夠有什麼壞心思呢?

    房間里的曲九一,正上上仔仔細細的將謝岫打量,並且時不時還手比劃比劃,上手『摸』了幾。

    “你是在做什麼?”謝岫哭不得,感覺自己好像是砧板上的肉,在被曲九一翻來覆去的檢查。

    “我檢查一。”曲九一頭也不抬的說道。

    “能夠將謝倦變成個模樣,孫安的確有驚人之才。”謝岫感嘆不已,“若是不熟悉我的人,恐怕的確會分不清我們之間的差別。”

    “你明顯比他好多了啊。”曲九一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我反復確認了一遍,那個謝倦整的再像你,也遠遠比不上你。你的眼楮更大更明亮,鼻子更精致秀氣,嘴唇也更柔和,皮膚更光滑,腰也更……”

    曲九一沒說完,謝岫已經听的害羞,直接手捂上了曲九一的嘴。

    都說的什麼跟什麼?

    “你就在想個東西?”謝岫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紅蓮道來勢洶洶,曲九一不想著怎麼應對,反將心思都放在他身上,研究他和謝倦的區別在哪里了?

    “等等,你的是不是太仔細了。”謝岫微微皺眉道,“你他記得很清楚麼?”

    他沒記錯的,上一次謝倦好像是光著身子從山洞里跑出來的。

    不回想還好,一回想,謝岫就覺得自己沒有辦法淡然處之了。

    曲九一察覺到謝岫臉『色』變化,心也是一緊。

    擦,說錯了。

    “不,我只是記你記得清楚。”曲九一嚴肅認真的回答道,“那種仿冒品,一眼就能出你的差別。”

    是麼?

    謝岫有些懷疑。

    “當然啦。”曲九一連忙補救,“且,我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清楚麼?”

    謝岫正『色』道,“我很清楚,你不會有什麼別的心思,但做人都是細致的,想必當初謝倦脫衣服的時候,你就已經光了。”

    不是,談戀愛的人,都麼喜歡翻舊賬的麼?

    曲九一覺得頭大,他沒好端端的提起個茬做什麼?

    “你們從身形到容貌,的確很是相似。”曲九一要置之死地生,干脆承認,“和雙生子也沒什麼太大區別了,我剛才麼仔細,其實就是為了確件,之前的時候我根沒注意。”

    給自己洗白的重就在于要給出一個微不足道的錯誤,洗掉更大的錯誤,從進行重轉移。

    “為了辨明真偽,我給你加防偽標記吧。”

    曲九一趁著謝岫還在思考之際,在謝岫的脖子上狠狠的親了一口。

    種個草莓先。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在全員美人的門派當掌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