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在全員美人的門派當掌門 第93章 第93章武林大會就是要搞事啊



    武林大會嘛。

    不管外在形式再怎麼變, 的核心要素還是不變的。

    說來說去,就還是比武,換湯不換『藥』的。

    江湖中的事,說到底還是拳頭教做人。哪家門派的弟子多, 武功高, 誰就能在江湖上取得更高的地位, 也會獲得其他江湖中人的承認。弱肉強食,就是這麼一個樸素的道理。

    曲九一對自家弟子還是很有信心的, 畢竟碎玉宮的這些弟子,一個個都被他狠狠的訓過,武功不合格的還關在碎玉宮里練呢, 練不會就出不來。

    首上場的是落英派的一個弟子, 好像也是武林八秀之一,但具體叫個麼就不是曲九一能夠記得住的。

    這人武功底子還行,接連贏了好幾場比賽,落英派的掌門臉上都是笑開花了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連上場好些個人, 沒有一個想要挑戰碎玉宮或者紅蓮道的, 都是這些個門派在自己玩。

    碎玉宮里不少弟子站在曲九一背後眼巴巴看著, 似乎都有些眼饞。

    她們辛辛苦苦練武多年,也想要上去好好打一場,順便讓宮主看一下她們的辛苦,讓這些武林中人知道她們碎玉宮弟子是多麼厲害的啊。怎麼這些人連個挑戰的都沒有?

    還有, 這些人在上面打的都是什麼三腳貓功夫?就這種力道,這種速度,放在她們碎玉宮,根本就沒有資格跟著宮主一起出來, 居然還能被夸?居然還能一口氣贏好幾場?

    太廢一點吧。

    若是其他門派能夠听見碎玉宮弟子的心聲,八成都是要翻白眼的。

    他們手底下的弟子,都是男子居多,各個都是血氣方剛年輕力壯的,平時也沒有過多少個江湖女俠。這要是和碎玉宮弟子對上,一眼人家的臉,氣勢就下去一半,到時候還打麼打?而且碎玉宮豪富,配的武器、秘籍都是最上乘的。其他門派用來用來內門弟子的資源,在碎玉宮這里人人都有。

    長此以往,自然是資源更豐厚的門派會擁有越來越多出『色』的弟子。

    再者,碎玉宮弟子走出去已經讓人高好幾眼了,這種出名的機會,就留給這些不出名的弟子們爭一爭吧!

    曲九一強撐著精神勉強撐過上午,下午幾乎都是打瞌睡過去的。

    倒是紅蓮道的這個陳始風度過人,全程都在邊上微笑,時不時還點點頭,似乎真的在認真台上的比試一樣。

    呵,倒是會裝蒜。

    眼里著就要到了傍晚,第一天的武林大會都要結束,總算出現一點變故。

    “老夫二十年不曾出入江湖,如今的武林大會出現的就是這種三腳貓麼?哈哈哈,真是笑煞我也!”

    砸場子的來了!

    曲九一頓時來了精神。

    他就說嘛,這麼大的武林大會,正邪兩道齊聚一堂,要是連個砸場子的都沒有,這武林大會就根本不上檔次啊。

    反正在曲九一這里,就是來砸場子的越多,搞事的越多,就證明這個武林大會越是高端大氣上檔次。

    眾人紛紛朝著聲音發出的方向去,卻是一個灰衣老者帶著幾個年輕弟子,趾高氣揚的從門外飛來。只是他身上穿的衣服和中原武林的有些迥異,起來似乎有點像是扶桑那邊的,哦,扶桑就是古代的霓虹國。

    “你們中原武林,起來比以前差了不少啊。”灰衣老者不客氣的搶了把椅子坐下,趾高氣昂的著眾人,“恰好我也收了幾個徒弟,不如也上去練一練,如今是個麼水平?”

    嘿,這灰衣老者居然是個宗師?

    果然,一旦後期有更高戰力出現,宗師也會成為大白菜了。

    武俠小說篇篇如此,套路都不帶換一下的。

    曲九一謝岫,想要問謝岫認不認識。

    謝岫老老實實的搖頭,他根本就沒有過這個人。

    “哎,他的衣服,我估計不是中原武林的。”曲九一『摸』『摸』下巴,“這都是武俠小說的基『操』,一些反派人物幾乎都是其他國家來的。而且這些和天極神教這種關外的還不一樣,純粹是抱有惡意的。”

    謝岫眨了眨眼楮,不明白為麼會不一樣?在謝岫看來,反正他們都不是中原武林的人。

    “你……你是伊原十一郎。”扶陽山主仔細端詳灰衣老者的臉,過好一會兒才想起來,“二十年了,你居然還沒死?”

    “嘿,你都沒死,我怎麼會死?”灰衣老者向扶陽山主,“年老夫被你們這些個名門正派弟子暗算,僥幸大難不死反而奇遇連連得成宗師。呵,年的仇我們等會兒再算,不過如今,讓我的徒兒們會會你們。你們中原自恃為禮儀之邦,總不至于叫我的徒弟千里迢迢來了,和你們正大光明比試一番都不肯吧?”

    這話無疑是將推拒的話都給堵死。若是棄戰,之後還不知道有多少難听的話在等著。

    雖然曲九一覺得這根本就沒有麼好怕的,直接殺就完,反正扶桑隔得遠,人家還能千里迢迢趕過來罵他們不成?

    “山主,這個伊原十一郎到底是何人物?”一些年輕的武林人士對此十分疑『惑』,但是看不少門派的掌門都對這個灰衣老者格外忌憚的樣子。

    扶陽山主嘆了口氣,似乎在想應該如何開口。過一會兒,他才緩緩說道,“他是扶桑的武者。二十年前說是仰慕我們中原武學,于是從小門派開始,一路挑戰,最後挑戰到了我們這些人身上。十一郎武功特殊,出劍卻是極快,很多人都在他手里下吃大虧。而且他品行很是不堪,贏了對手之後,還要砍下對手的兩根手指作為戰利品。”

    說到這里,扶陽山主似乎有些不忍,主動說道,“他要砍的,正是握劍的那只手的手指。”

    不能握劍,自然也沒有在江湖上繼續生存的本事。因為伊原十一郎的緣故,很多江湖中人都退隱,伊原十一郎的名聲也達到巔峰。

    “那這伊原十一郎到底是被誰打敗的?是山主你麼?”

    “不是,時他和我下挑戰書,但他人還沒有走到扶陽山,就出了意外。”

    “意外?”

    這一唱一和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唱雙簧講相聲呢。

    扶陽山主隱晦的朝著曲九一。

    雖然這視線真的很微弱,但曲九一怎麼可能察覺不到?

    沒事這扶陽山的老狐狸看自己做麼?曲九一這麼想著,隨即又想到了某種可能。

    “老山主,你該不會是想要說,伊原十一郎是我那母親打敗的吧?”

    “的確。”扶陽山主咳嗽了一聲,“二十年前,你母親雖然也有名聲,但因為碎玉宮地方偏僻,只在小範圍內流傳。彼時,你的母親還帶著好些個碎玉宮弟子一同行走……伊原十一郎運氣不太好,正好瞥見你母親身邊還有男子同行……”

    扶陽山主覺得自己提醒的已經足夠到位。

    曲九一也是秒懂。

    明白,這伊原十一郎是打擾曲秋水和男人談情說愛了。

    以曲秋水的個『性』,再伊原十一郎這平平無奇的臉,曲秋水見打擾自己的人是這麼個丑陋模樣,下手肯定不會留情的。

    那伊原十一郎正感嘆自己運氣好,一口氣踫見這麼多美人之際,就被曲秋水干淨利落的解決了。

    嗯,連劍都沒有來得及拔。

    他被曲秋水重傷之後,自尊心受挫,卻又不知道曲秋水是誰,只能漫無目的的尋找,斗志幾乎失大半,在對戰翠峰山掌門之時,一著不慎在不少人的面前都輸。

    從此,伊原十一郎就從中原武林里消失了。

    就如他來的突然一樣,消失的也十分突然。在江湖上只來得及留下一段小小的痕跡。

    時過境遷之後,就無人記得。

    “那他怎麼說是暗算?”一個武林人發出了不解的聲音。

    “他一直覺得初曲秋水贏他是因為偷襲。”扶陽山主哭笑不得,“扶桑女子地位低下,少有武功優異的女子。他難以接受自己輸給曲秋水,便覺得是因為自己被美『色』所『惑』,中了暗算才會如此。恐怕他日夜對自己如此說,說的自己都信。”

    若是伊原十一郎可以在中原武林里多待一段時間,他就能感受到曲秋水帶給江湖中人的恐怖和無助了。

    受害者還真的不止他一個。

    “不過伊原十一郎武功還是出『色』的。這麼多年過去,他又成宗師,恐怕更加不好對付。”扶陽山主回答道,“他教出來的弟子恐怕也不是尋常人。曲宮主,您家的弟子一直都還未上場,不如試一試?”

    “著麼急?”曲九一既然听明白了這個搞事的也不過曲秋水曾經的手下敗將,原本升起的一點興趣立刻就不剩多少,“讓你們吃個鱉再說。”

    沒有對比,怎麼能顯出他們碎玉宮的強大呢?

    曲九一的算盤打得 里啪啦響。

    伊原十一郎的確有叫江湖人頭疼的本錢!

    他教出來的徒弟,每一個都劍法詭異,且出招極快。短短幾個回合,已經打敗了不少門派的弟子。

    瞧瞧,這伊原十一郎笑的嘴巴都要咧到嘴角,“這就是你們中原武林的弟子麼?也不過爾爾。我這二徒弟可是武功最差的一個啊。”

    不少門派的真傳弟子面『色』慍怒,想要上場一較高下,好好教訓一下這個扶桑武士。然而,他們剛有動靜,就被自家師父提著耳朵揪了回去。

    逞麼能?

    沒見碎玉宮和紅蓮道的人都沒說話麼?現在正是查看這兩者實力的好機會,你們沖上去,就是贏也沒有麼好光彩的。

    這種外來強敵,然要讓厲害的門派上!

    前面派出來的這些個弟子,也就是用來暖個場罷。

    宗師級別的高手,自然是宗師對抗。

    大家伙兒都目光灼灼的盯著紅蓮道和碎玉宮。眼看這太陽都要落山,他們一直不出手也不是個事兒。

    陳始總算抬頭,朝著曲九一過去。

    “曲宮主,天『色』已晚,我想,今天大家都累,應該也要回去休息了。”

    “不錯,在這麼下去,就要耽誤我陪謝岫睡美容覺。”曲九一肯定的說道。

    陪謝岫睡美容覺?

    等等,太陽還沒落山呢,你們就能這麼正大光明的說出來了?

    不少人看著曲九一和謝岫的眼神里充滿了震驚。

    坐在金風鏢局方位的謝嬰臉上完美的笑容有些裂開。

    ……曲九一這是要宣布主權?

    哥哥什麼反應?

    謝嬰朝著謝岫去,其實有些期待。畢竟哥哥以前在家里最是正直,任憑多少男女前赴後繼,愣是郎心似鐵。

    但很可惜,大家都失望。

    謝岫干脆沒說話,穩若泰山。

    只是心里在想些麼,就不得而知了。

    陳始臉『色』如常,倒是一點也不在意曲九一的話,反而轉頭向伊原十一郎,“老生,這一個個的打,還是有些浪費時間了。不過這樣,你將弟子全部派上場,我們紅蓮道和碎玉宮各派兩名弟子上場,一口氣分勝負,如何?”

    伊原十一郎對陳始的話不屑一顧,“中原武林已經弱到這種程度了麼?晚輩面對前輩,最起碼的謙卑都不懂?”

    顯然,邁過那關鍵的一道門檻成宗師之後,伊原十一郎的底氣變得非常足。

    “你敢對我們少主無禮?”

    “少主,屬下請命。”

    ……

    陳始卻沒怎麼生氣,“閣下不敢答應?你的徒弟彼此熟悉,默契方面也必定上佳。我們紅蓮道弟子和碎玉宮弟子從未合作過,在默契方面必定吃虧。此種提議,還是對閣下有利。”

    伊原十一郎仔細一想,發現的確如此。

    “既然是你們主動提出,也不能怪我欺負你們。徒兒們,好好挫一挫這些人的銳氣!”伊原十一郎哈哈大笑,似乎根本不將紅蓮道和碎玉宮放在心中。

    哎,這種智商,根本和大boss沾不上邊,最多也就是拿來做墊腳石的炮灰任務罷。

    曲九一嘆了口氣,轉頭自己身後的弟子,都沒讓雪瀟瀟上場,而是挑另外兩個武功還不錯的上去。

    被挑上的弟子不由挺起胸膛,面『色』微紅,風情萬種。

    旁邊不少門派的男弟子都看呆。

    這麼兩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應該好好捧在手心里才是啊,怎麼能夠叫她們去打打殺殺的呢?

    然而這種話他們也只敢在心里說了。

    紅蓮道這邊,陳始挑三不救孫安身邊那個蒙著面紗的家伙,隨即看一圈,最後手指的方向落在了人群里的樊停身上。

    “你去。”

    樊停下意識的拱手,“是,少主。”

    他是不是看出我的身份?

    不,不可能,自己的身份在碎玉宮里知道的人都不多。那些人也幾乎沒有跟著出來,紅蓮道的少主應該也得不到這麼快的消息。

    那麼,這就是試探了?

    不管如何,樊停都意識到,這大概是他能夠進入紅蓮道潛伏以來獲得的最大的一個機會!

    想明白之後,樊停飛身而上,輕巧的落在比舞台上,利落的輕功贏得一片喝彩。

    那孫安旁邊的蒙面人都不樊停一眼,手上帶了一雙黑不溜秋的手套,同樣身法詭異,落在了台上。

    碎玉宮的兩名弟子則有美感的多。

    她們衣袂飄飄,宛如神女,落在台上的時候,發絲正好拂過她們秀致雅麗的面龐,叫人一心折。

    出場姿勢,她們都是練過的。

    怎麼飛,怎麼落,要做麼樣的表情,一舉一動都是要反復練習的。

    碎玉宮弟子出門打架,必須要有排場!

    且不說她們一『露』面,引得多少江湖少俠們心動不已。但她們展『露』出的身份,也足夠叫人在意了。

    碎玉宮,真的有錢啊。

    那逍遙丸盲盒要是多出點限量版,恐怕她們會更有錢。

    想到這里,不少口袋空空的江湖人們悲從中來。

    想要真男人,就得努力賺錢!

    隱藏在紅蓮道里的林有慧和槐花客,臉『色』就沒有那麼好了。

    尤其是槐花客,到那對碎玉宮姐妹,又準備開始吐。

    “是她們?”槐花客搖搖欲墜,對這對姐妹十分解。

    畢竟,對方睡過他。

    還是兩個一起。

    “忍著點。”林有慧可憐的拍拍槐花客的背,“這大庭廣眾之下呢。”

    曲九一頗為滿意的點點頭。

    嗯,就是要有這樣的效果才行啊。

    伊原十一郎自己的武功天賦很是不錯,不然也不能成為宗師。他教出來的弟子,也著實不能算弱。

    曲九一認真,這個伊原十一郎的大弟子,武功幾乎可以和雪瀟瀟比肩了。只不過對方有個很大的『毛』病,就是輕功不行,雖然劍法強勁,但都被躲過去的話,就沒有麼意義。

    碎玉宮的這兩個弟子,能夠被曲九一指明上去打,武功自然很是不弱。然啦,也因為曲九一讓她們練過初次試驗版本的“雙劍合璧”,就是這威力大概比不過雪瀟瀟和老三這種明顯的主角版本。

    樊停在碎玉宮里呆不少時間,武功也是進展飛快。本來他天賦就幾乎不在韓承諾之下,只是因為磨難而耽誤不少。如今大仇得報,本人又恢復正常,心情大起大落,經歷常人經歷不的事,武功就更是一路飆升。

    這三個人,武功自然是強的過分。

    叫曲九一疑『惑』在意的還是剩下的那個蒙面人,對方身法詭異,但是看得出來內功平平。只是他那雙手似乎有些不對,每次和伊原十一郎的弟子們有過觸踫之後,那伊原十一郎的弟子的速度就會慢上一分。

    手上,有毒吧。

    曲九一推了推謝岫,示意謝岫多台上。

    “他應該是特殊煉制的毒人。”謝岫如今和曲九一也有相當的默契,“毒人的煉制需要耗費很多的資源和功夫,而且毒人在壽命上往往時間很短,可一旦煉制成功,便威力無窮。因為每個毒人在煉制的時候用到的毒都不一樣,一旦被毒人抓傷,就要配置不同的解『藥』來對付。但個人精力有限,以……”

    謝岫沒有將話說死,不過曲九一也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

    紅蓮道若是大規模煉制毒人,便是謝岫也救不過來。

    嗯,大反派嘛,這種程度的壓制肯定還是要有的。

    那些被蒙面毒人抓傷的弟子們察覺到自己的速度越來越慢,內力的使用也變得生澀起來,便是再蠢也知道事情不對了。

    “你們……用毒!”其中一個弟子『操』著不熟練的漢語,指著毒人說道,“無恥!”

    很可惜,碎玉宮和紅蓮道弟子都不算那等迂腐之人,在他們還有空閑工夫指責的時候,直接瞄準空檔,將他們全部打下擂台了。

    “你們中原人,這麼無恥的麼?”伊原十一郎朝著自家的徒兒們去,發現他們嘴唇發紫,一就是中毒跡象,即怒不可遏。

    “我們不是中原人呢。”

    “也不是我們用的毒啊。”

    碎玉宮姐妹十分無辜的著伊原十一郎,異口同聲道,“喏,紅蓮道的人下的毒。”

    死道友不死貧道,既然架都打完,還有麼情誼可言?再說了,也沒啥情誼。

    這對姐妹朝著樊停,隱晦的拋個媚眼。

    樊停她們沒睡到!太可惜!

    她們的舉動落在別人眼中,就再正常不過。畢竟樊停生的儀表堂堂,剛才又展『露』出了不俗武功,會被碎玉宮弟子上簡直再正常不過。

    “他是我的弟子,用毒本就是師門傳承。”孫安平靜的著伊原十一郎,似乎根本不介意這一點,“他戴上手套,這毒很是輕微,你幾個弟子回去休息個一兩個月,也就沒事。”

    “荒唐!”伊原十一郎哪里肯吃下這麼大的虧?他的身影幾乎難以捕捉,一掌就朝著那蒙面毒人拍過去。

    毒人往後閃避不及,面紗已經被震的四分五裂。

    他的真容,也完完全全的顯『露』在眾人面前。

    眾人驚訝不已,不少人甚至擦了擦自己的眼楮,恍惚以為自己錯。

    上面的這個蒙面毒人,生的和台下的謝岫差不多有九分相似!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在全員美人的門派當掌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