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第147章 番外1



    按理來說,求完婚就要準備著結婚了,在yy的時候,柯明文隨口問了句︰“老大,啥時候能喝你喜酒啊?”

    景延的筆記本放在膝蓋上,“管你自己吧。”

    他發了個郵件給他︰“得去s市出個差,就你和付以听去吧。”

    柯明文︰“當我沒問行不行?”

    “不行。明早八點,我讓人給你們訂機票。”

    他不容拒絕地把兩人推出去,付以听都沒來得及反抗。

    她想說她還在跟柯明文吵架呢。

    陸星搖一眼看穿這兩人演的戲︰“柯明文跟你商量好的吧?”

    “嗯,他又把付以听惹了。”

    陸星搖無奈。

    景延將電腦擱一邊兒,把她抱過來,“我現在什麼都沒有,就算去提親相信伯父也不會同意。搖搖,再等等我,我不會讓你等太久。”

    他算是回答了剛才柯明文的那個問題。

    這個人,從來不會讓她的心里有任何的疙瘩。

    陸星搖無所謂那些,“正好,我也覺得一畢業就結婚太快了,那你別著急,三十而立了再”

    “你想得美。”他咬牙,“就一年。”

    事實證明,景延說的話從來就沒有只是說說的。

    畢業的第一年,景延公司的第三年,成功上市,規模不斷擴張,在沂市迅速佔領地盤,成功躋身上流圈子。各種應酬邀約不斷,其中有不少都是沂市世家圈的人,這些世代繼承傳統行業的家族,近幾年有不少都在走下坡路,他們都在試圖尋求起死回生的方法,而選擇進入新興行業,無疑是一個最好的辦法,他們現在都在想方設法地跟景延牽橋搭線。

    第三年末,yy站在了和袁氏並肩的地位。除去袁氏在國際上的業務,單論國內,yy不輸半分。與此同時,yy開始出口,走向國際。

    這個新興的行業發展迅猛,加上國家支持,已然在極短的時間內打敗了不少傳統企業。

    這一年,景延很少應酬,他買了套房子在紫江區,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親自參與裝修。

    房子離陸家不遠,這一舉措深得陸為修的心,那段時間沈明詩見他嘴角都是揚著的。

    裝修結束,陸星搖也從劇組里回來了。小水鎮的電視劇改名為《熱愛與你》,播出後大火了一陣,接下去她的書就一個個地賣出了劇本,並都提出讓她當跟組編劇,所以裝修的事情她都沒能插手,全交給了景延。接連兩個劇組跟下來,她決定給自己放個長假。

    回來時,他去接機,帶她去看房子。

    “看看我有沒有成功揣度好我家公主殿下的心意。”

    陸星搖一走就是好久,壓根沒插上手,連進度都不太清楚,“已經裝修好了嗎?”

    “當然。還通風了三個月,隨時都能入住。”

    陸星搖開始計算自己這是走了多久。

    期間她有回來,但最多也就五六天,沒去插手裝修的事,他說他包了,她就真全讓他包了。

    “辛苦了。”正好是紅燈,車子停下,她湊過去親了親他。

    “老婆,能不能把這個吻留到待會?”他打著商量。

    陸星搖不理他。

    煽情不過三秒。

    景延頗有些遺憾。

    到了紫江區,他把車開進家里,一邊說︰“這一片都是花園,還會有個涼亭和游泳池,主要還是你想做什麼,都行。不夠的話把旁邊那套也買下,合一起。”

    “不要,已經很大了。”她以前都沒想過要這麼大的家,如果沒有他和保姆,那打理起來一定很累。可有了他,她對這個家也有了憧憬,開始想著怎麼往里面填東西,甚至,想著以後如果有了孩子,他們在這里肆意奔跑的樣子。

    “那我們進去看看,看看我裝修和挑選家具的眼光怎麼樣。”

    陸星搖被他牽著往里走。

    而只是從門口往里走,她沿路看到的,便都是自己喜歡的風格、顏色、款式。

    不論是裝修還是家具,完全是按照她的喜好來的。

    “怎麼樣,有沒有都很喜歡?”

    何止是喜歡,簡直是震撼。

    “帶你去臥室看看?”

    “好。”

    陸星搖不疑有他,跟著他走。景延隨手把剛才在超市買的些家居用品擱在桌上。

    但放的太邊緣,塑料袋滑落,從里面掉出一個小方盒。陸星搖好奇地撿起來看了眼,這一眼後,她把這東西扔過去,嗔向景延,“……流氓。”

    景延沒來得及收回來,“怎麼能叫流氓呢?得叫老公。”

    陸星搖臉頰上慢慢飛起紅暈。她現在很想轉身就走,可是就是沒有動。

    他們在一起很久了,求婚也求了,接下去的步驟肯定是結婚了,這種事情,好像也沒有什麼……

    她不過只是害羞,羞于面對。

    一邊覺得害羞,一邊又覺得這種事情很正常,沒什麼好害羞的。她腦子里兩個小人打著架。

    這、這麼快?

    ——不,好像也不快了。

    就只是有點突然吧。

    其實之前他們幾乎做過了所有的事情,只除了最後一步,這樣想想,最後一步好像也沒什麼。

    陸星搖默默地自己做好了心理準備。

    “還去嗎?其實這東西我只是買著以備不時之需,沒……”

    陸星搖掃了他一眼,不想听他一本正經地講這些,逃也似的快步進了臥室。

    景延摸摸鼻子,默默地把小盒子揣進兜里。

    依他對老婆的了解,她這個意思,應該是……?

    他揚起嘴角,想把剛才著急解釋的那些話給憋回去。行吧,他承認,他就是沒安好心。

    吃素太久,開始惦記著開葷了。

    窗外,夜幕升起,繁星點點,光晝散去,正是可以干壞事的時候。

    他跟著她進去,給她介紹里面的布局和一些裝修時安排的小細節。

    主臥很大,大到佔了半層樓,還有一個偌大的衣帽間,里面已經有放置一些品牌的新款夏裝。

    “旁邊還有兩個次臥,樓上有四個客臥,出門左拐是書房。”

    陸星搖點點頭,很喜歡這里的一切。

    這里以後就是她的新家了,她會和他一起生活在這里,以後可能還會有幾個小家伙。

    一想到這些,她心里都是暖意。

    “老婆,你餓嗎?”

    “不餓,飛機上吃過了。”

    “你累嗎?”

    “……”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她不回答了,走到窗前想去看看窗外的風景。

    景延自己摸索她的意思,摸索出了點味兒,主動理解成他想理解的意思,從她身後把人抱著,他的聲音是濃烈的狂喜,“老婆——”

    陸星搖閉了閉眼,緊緊抿著唇,“……嗯。”輕不可聞。

    他嘴角勾起,將她摟過來,和她面對面,一路從窗邊到了屋內,窗簾響動,撲簌簌落下,窗外月光柔和地鋪灑于大地,雲朵悄然遮住了月亮。

    他的吻一如既往的細膩綿長。陸星搖攀住他的脖子,緊緊咬著唇,她感覺到有些缺氧,也感覺到了風雨欲來。風雨來臨時,唇齒相依間,汗水交融。

    屋里的溫度不斷升騰,不知過了多久,陸星搖推著他,不肯再讓他動,可這時候大抵最艱難,只听得他忍著氣兒的聲音︰“再等一下……乖。”

    陸星搖當場就後悔了。她不該答應這個禽獸的。——不,“禽獸”兩個字已經不足以形容他了。

    她輕聲嗚咽著,被他吻著,吻著吻著,她微微仰起頭。直到最後,她在心里更加堅定了個想法,唔,男人的話不能信。

    -

    風平浪靜後,他抱著人去浴室里簡單清洗了下,見床單完全不能用了,又迅速換了個床單,才把人抱回床上,摟著人哄︰“餓不餓?我給你叫小龍蝦好不好?我給你剝?”

    陸星搖覺得自己連罵他的力氣都沒有了。她摟過被子側向一邊,“不要,我要睡覺。”

    景延摸摸鼻子,陪著笑哄著人兒,好不容易把人又哄回了懷里來睡。

    每當這時候,他就很慶幸,還好他哄了這麼多年,經驗十足,換作一般人,還真別想哄好。他有些得意地想。

    昨晚折騰到凌晨,陸星搖一覺睡到了下午。悠悠醒來時,她拍了拍旁邊看電腦的人,“想吃小龍蝦。”

    陸星搖打著哈欠,渾身都是懶意。

    “行,馬上叫,叫上三份五份,保準夠我老婆吃。”比起她的疲憊,他只覺得神清氣爽,一大早便醒來,又舍不得離開她,更舍不得她一睜眼就看不到她,所以躡手躡腳地從她身旁起身,去書房拿了電腦來,又回來她身旁辦公。

    叫了幾份小龍蝦,又叫了點白粥和小菜,還有幾杯飲品,他才把手機放下,湊到她身邊親著她︰“很快就到了,要不要先起來洗漱一下?”

    陸星搖好想在床上擱著,不想起床。

    看出她的意思,他忽然神秘一笑,“等著,看老公給你準備了什麼好東西。”

    他親不夠似的,又親了親她,就蹦起來出去了。很快,他推著個桌子過來,兩根桿子在床兩側,桌面能湊到陸星搖面前。

    ——一個床上桌子。

    這張床很大,陸星搖懷疑他是定制的這桌子。

    她點點頭,“不錯嘛。”

    這樣她就可以在床上吃東西、看電視劇了。

    不愧是景延,就像是長在她肚子里的蛔蟲似的。

    見人兒開心了,景延得意道︰“老公想得周到吧?來,老公抱你去刷牙洗臉,再回來躺著好不好?”

    他像是在養一只小廢物,偏偏還養得甘之如飴。陸星搖被哄得很開心,沒再磨著撒嬌,準備去洗漱。

    卻在雙腳踫到地面要站起來的那一瞬間,大腿內側一陣酸疼感襲來,她腿一軟,差點栽在了地上。

    景延眼疾手快地把人抱住,順勢攔腰抱起,往浴室走,“老公抱就好了,怎麼能勞煩我老婆親自走路。”

    這人,話說得慣是最漂亮的。

    她捶了捶他。

    而他正笑得春風得意,大有任她打死都不還手的架勢。

    陸星搖任他抱著哄著,洗漱完又讓他把自己抱回去。她舒服地蹬了蹬小腿。

    小龍蝦到了。

    飯菜飲料一樣一樣地也都到了。

    他先讓她喝點粥,“空著肚子先吃這個,吃一點兒再吃小龍蝦。”

    陸星搖好奇,“你怎麼懂這麼多?”

    景延動作頓了下,只笑道︰“網上看到的。”

    他沒說的是,她剛回陸家時,胃並不好,沈明詩偷偷地給她滋補著,慢慢地養回來。後來要去上大學了,沈明詩顧不著了,便把這事兒告訴了他,讓他幫忙多看著點兒。這麼多年,已經成了習慣,他習慣性地會照顧她的身體。

    換作從前,他自然不懂,連自己的身體都不在乎,更別提是別人的。她改變了他很多、很多。

    陸星搖听話地喝粥,她喝粥的時候,他就坐在旁邊給她剝小龍蝦,等她吃完,他都剝了一小盤了。

    陸星搖塞了一個放他嘴里,“好吃嗎?”

    景延挑眉,“嗯,我老婆喂的,鶴頂紅都好吃。”

    陸星搖笑得止不住。

    “我自己剝,你剝你吃的。”她說。

    “那不行,我老婆不用動手,等著老公喂你。”

    ——陸星旖無意中知道了這事兒,她知道的時候,一臉的震驚和不可思議,看景延像是在看什麼外星人,“他他是不是被什麼東西附體了?”

    見過寵老婆的,但還沒見過寵成這樣的。這都要寵到天上去了吧?!

    她原本覺得郁起辭對她已經夠寵的了,現在才發現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她尋思了下,她跟郁起辭的相處模式更多的還是歡喜冤家,懟來懟去的。或許……或許她錯了?

    姐妹倆都在陸家,一大早就來了,郁起辭下班後過來,陸星旖見到他的第一句話是︰“老公∼”

    郁起辭︰“……”

    陸星搖︰“……”

    陸星搖忍住作嘔的沖動,沒走,想看看陸星旖接下來還會做什麼。

    郁起辭是個還算鎮定的,自小就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這時候,稍微震驚了下,他便鎮定了下來,輕咳一聲,壓著差點瘋狂上揚的嘴角,很給面子地走到她身邊,“嗯?怎麼了,寶貝兒。”

    別說別人了,陸星旖都差點破功。

    他從來沒這樣喊過她,除了…情到濃時。說起這事兒,這個狗男人,還頗有提起褲子不認賬的無情。

    好在她沒有忘記,今天自己是打著什麼算盤,仍是溫溫柔柔地笑著說︰“老公,你上一天班了辛苦啦!”

    陸星搖強行忍住抬腳離開的沖動。

    她憋笑憋得辛苦。

    “嗯,不辛苦,一想到我老婆在家等我,我就渾身充滿了干勁。”

    陸星旖嘴角一抽,真是一山還比一山高,她瞥了眼桌上的幾盤小龍蝦,“不辛苦就好,那老公,我想吃蝦。”

    陸星旖伸手一指。

    郁起辭似笑非笑地勾了下唇,“好,老公給你剝。”

    他不緊不慢地走過去,一邊慢條斯理地挽起袖子。

    陸星旖計謀得逞,屁顛屁顛地跟了上去。

    陸星搖看不下去了,把地方丟給這倆人,自己回屋去,一邊悄咪咪地給景延發微信︰「我姐太太太能玩兒了,我快吃飽了,吃的狗糧…」

    景延在外面開會,剛開完,看了這消息,笑道︰「老婆乖,老公過來,把他們也給喂飽。」

    柯明文見他笑成這樣子,“嘖”了聲,“那婚禮就這樣定了,那老大,你倒是先把你老丈人丈母娘的那關給過過啊,沒過去你想的再多關于婚禮的事兒都白瞎。”

    ——景延今天開的會不是公司的,是他召集幾個朋友和發小,過來想想婚禮的事情的。

    yy到現在成績斐然,比起袁氏陸氏也不遑多讓,他已經有足夠的底氣和資本,站在陸為修面前,鄭重地請求陸為修將女兒交到他的手上。

    他求婚成功後一直沒有再進行下一步,就是在等這個時候,當時機成熟,他便一刻都不想再等,恨不得立刻馬上將人名正言順地拐回家。

    景延拿了外套,“這不要去了麼。”

    柯明文看戲似的︰“老大加油!”

    “你還是先把自己的油加加吧。”景延丁點不帶客氣地刺他,“趕緊把老婆娶回家,不然你睡覺都不安穩吧?”

    柯明文的得意勁兒立馬消失,臉一垮︰“革命尚未成功。”

    -

    陸為修和景延幾乎同時到家,在門口遇上了,景延道︰“陸叔,待會能跟您說些話嗎?”

    陸為修看他一眼,意味深長道︰“嗯,吃完飯去書房。”

    都是千年的狐狸,他看得出來景延想說什麼。雖然他不是很情願說這個,但……也不得不說了。

    孩子大了,總要嫁人的。他這個父親,唯一能做的,便是給她把好關,做好後盾,讓她可以大膽前行,毫無顧慮,也盡力地保護好她,不讓她受傷。

    兩人說著話往里走,白英來說可以吃飯了,他們便直接去了餐廳。

    陸為修一到餐廳,一眼就看到了桌上滿滿的蝦殼。他眉心一跳,看著郁起辭和陸星旖,搖了搖頭。

    這兩個未來女婿,比他還寵老婆。他們來求娶,他哪來的理由不嫁女兒?

    他甚至還忍不住說了句︰“你別把她寵壞了。”

    郁起辭笑道︰“不會,您放心,旖旖您還不知道?”

    當然知道。

    最是會順著桿兒往上爬的丫頭。

    今天給她剝蝦,明天指不定她就想上個天。

    不過這能怪誰呢?

    可不都是他這個做父親的寵出來的?

    這些孩子們從小就被他親自教導著,而他對兒子們會很嚴厲,要求也很高,對女兒們則是想嚴厲也嚴厲不起來,更多的還是縱容和寵愛。

    兩個女兒從小就被他寵的不知天高地厚,小時候調皮得真的是要把天都給掀了。因為她們闖的禍太多,被投訴了太多次,導致他一度被陸老呵斥不會教育孩子,但陸老自己呢?一邊喝斥她,一邊比他還寵兩個孫女。

    後來,知道許媛不是他們親生的,他只覺得整個天都灰暗了,因為許媛從小到大,他真的是傾注了不知多少的父愛在她身上,乍然被告知他寵錯了人,他真正的小女兒在這個世界的另一個地方、在另一個家庭里受盡折磨和虐待,他覺得天都塌了。

    後來,搖搖回家了,他更是恨不得摘星星摘月亮,掏心掏肺地把所有的寵愛都給她,但這孩子的性子基本上已經定型,乖巧和懂事都擺在那兒了,注定任性肆意不到哪里去,這一直是他的遺憾,也是他深深覺得對不起這個女兒的地方。

    但拋去搖搖不提,旖旖這孩子可真是幸福了,那真真是在蜜罐里從小泡到大的,丁點苦頭都沒吃過。不只是他一個人寵出來的,那是被全家一起給寵出來的結果。

    所以旖旖現在這副無法無天的小霸王的樣子,怪誰呢?

    陸為修笑了笑,無奈又寵溺地搖了搖頭。別人是指著女婿警告不許對女兒不好,他呢,是還得和郁起辭說︰“你可別把她寵的太過了,讓自己受著了委屈。”

    “伯父,跟她在一起,我怎麼可能會委屈?高興還來不及,真的。”郁起辭仍是溫潤的笑。

    陸星旖整顆心都在往外冒著甜泡泡,今天的郁起辭,真的太會說話了!

    要是早知道她那樣撒嬌地說話,會得來這樣的回報,她早就說了好嗎!

    要不是現在手上都沾著蝦汁,她現在真的恨不得跳起來蹦進郁起辭懷里,好好地抱抱他。哪里需要羨慕妹妹呢?明明郁起辭也這麼好呀。

    景延對搖搖很好,郁起辭對她也很好,只是他們之間一直是一種固有的模式,所以她會找不到新鮮又濃烈的幸福感。但新的相處模式也不是沒有,這不,只是需要她開發嘛。

    陸星旖像只狡猾的小狐狸,又來了一句︰“謝謝寶貝兒!”

    郁起辭手一抖。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