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第146章 正文完



    在安鎮待了將近兩個月,劇組拍攝結束,啟程回沂市。

    臨走時,陸星搖拿著單反拍了很多安鎮的照片。

    這還是陸星旖教她的,陸星旖學的是攝影,在家時最喜歡做的就是教她攝影,所以在大一下的時候陸星搖就跟著她買了個單反,學了幾年下來,也學了點皮毛。

    對她而言,最重要的意義便在于記錄。

    這不,就派上用場了。

    這些照片,她應該會妥善地收于一個匣子里,不知道這輩子還會不會拿出來了。

    回到沂市後,她繼續投入工作,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回家。

    五個月結束,她多留了一星期才結束工作,回到學校報道。

    景延那邊經過半年的忙碌,公司基本定型,規模不斷擴大,名為“y&y”,總部在沂市。因為還有些畢業事宜要處理,所以他跟陸星搖一起回了學校。

    柯明文和付以听也得回學校,這下他公司的事情沒法丟給他們一些,回學校的這段時間他基本上都得隔空地親力親為,視頻會議不斷。

    把畢業的事情處理完,景延回了沂市半個月,忙完後又匆匆趕回。這樣折騰,陸星搖心疼死了,一見著他就捧著他臉看他瘦了沒有。

    景延好笑地握住她手腕,“沒瘦,放心。再說了,男人瘦點怎麼了。”

    “只許你心疼我瘦,不許我心疼你瘦?”陸星搖哼哼著,催著他休息,等他躺下,她躺在他身邊,忍不住把手橫在他胸膛上,抱住。

    “好,許,你想做什麼都許。”他低低一笑,帶著熟悉的寵溺。

    但或許是太累了,他那邊很快就傳來了平穩的呼吸聲。

    陸星搖卻是怎麼也睡不著。

    他剛剛一到盛庭就開了半小時的會,現在書桌上還放著他剛剛用的資料和各種待處理的文件。

    陸星搖想悄悄地把手收回來,卻發現不知何時,被他捏住了指尖。

    她彎了下嘴角,使了巧勁兒把手抽回,見他睡得這麼沉,她從他身邊離開他也沒感覺到,不由又是一陣心疼。他這是得累成什麼樣了?

    創業這條路不好走,即使袁昱年給大外甥掠去了不少荊棘,鋪平了不少路,但這條路還是得他自己走,他自己去闖,闖蕩途中,不可避免的會遇到很多忐忑,需要靠他自己去擺平。尤其是他這樣剛進社會的學生,總會發現這個社會其實並沒有曾經想象中的那麼美好。那些事情對景延來說,可以搞定,但時間和精力也得耗進去。

    陸星搖去桌上翻看了下那些資料,先是分門別類地給收拾好,看了看其中一些事兒,她打開電腦幫忙給處理了。她對ai懂得不多,大部分是因為他才了解的,一點一點的,加起來也有不少了。而且她什麼都會一些,y&y有不少事情她也可以幫上忙。

    忙到凌晨兩點,她把財務報表都理好,才關掉電腦,上床睡覺。

    景延次日醒來,見她還在睡,沒舍得吵醒她,準備把昨晚那些事情處理一下。財務交上來的財務總結他還沒……

    他看到了桌上整整齊齊的各項文件時,挑了挑眉,走過去翻了下,忽然轉頭看自己的小女朋友。她還在睡。景延忽的勾了下唇,這個小家伙,總喜歡悄悄地做些什麼。

    他把電腦拿去書房跟公司的人開了個會,等回來的時候,陸星搖也醒了,在換衣服。見他進來,陸星搖剛把睡衣下擺掀到一半,又默默地放了回去。

    景延眉心動了動,走過去,從她身後環住她,“怎麼不脫了?”

    “有只狼進來了,我要去衣帽間……”

    “我怎麼沒看到?不用去,太遠了,在這換就好。我幫你吧老婆?”

    陸星搖閉了閉眼,有些崩潰地按住他手,“休息了一晚上恢復精力了?”

    景延︰“跟你在一起,沒休息我也有精力。”

    陸星搖︰“……”那您還挺厲害噢。

    他的手已然不安分,順著她睡衣下擺鑽進去,美名其曰幫她換衣服,實際上卻根本看不出來他這是想幫她換。陸星搖按住他的手,“我自己去換——”

    她蹲了下去,從他懷里竄出去跑了。

    像只泥鰍。

    景延抱了個空,不緊不慢地跟去了衣帽間。

    陸星搖沒注意到他在門口,剛才拿的衣服在臥室,她重新挑衣服。指尖最終落在一條素色的絲綢裙子上。

    今天拍完畢業照,所有的事情就結束了。她的大學生涯,圓滿地畫上了句號。

    導師問她想不想考研,她說她還需要考慮一下,現在還沒想好。

    事業上的成功多少讓她有些沉浸其中,她現在很享受工作,繼續學業與否,是一個很艱難的選擇。

    看著她換完,景延眼里都是火。

    他三兩步上前把人拉進懷里,低頭吻下去,舌尖鑽進,勾著她的,輕輕吮吸。不是很有沖勁,但卻到處是火。

    陸星搖仰起頭,在適應了這個突如其來的吻後,眼神逐漸有些迷離,安靜的周圍,隱隱能听見輕輕的喘息。他的指尖滑過她身上,所到之處,野火燎原。

    陸星搖推著他,“下午三點集合。”

    現在是中午,但今天拍畢業照,她才不想蔫兒吧唧地去。

    “還早,我不做什麼。”他聲音低低,帶著蠱惑,手卻捉住了她的,往下探去。

    男人的話,從來是不可信的。

    陸星搖嗚咽了聲,沒掙脫開。

    -

    下午兩點半,兩人從盛庭出發去q大。距離不遠,很快就到。

    陸星搖下車的時候,手上總覺得有灼熱感。景延要跟她說什麼,她頭也不回地跑了。他低聲一笑,把車開走,一邊打電話給柯明文,問他弄好了沒。

    等陸星搖到了集合點,同學們基本上都到了,寧蜜和洛菱菱朝她揮手,她眼眶一紅,跑過去抱住了她們。

    四年時光,晃眼而逝,四年前的第一次見面,猶在眼前,可是轉眼就要分開了。

    畢業以後她就要回沂市了。

    洛菱菱她們也是,各回各家。

    初槿還是冷冷酷酷地站那兒,“別哭了,化了倆小時的妝,待會花了不就白化了?”

    陸星搖按了按眼尾,哭笑不得地收住,洛菱菱拿著口紅要給她涂涂,“你怎麼都沒化妝呀。”

    陸星搖沒說是自己愛偷懶,剛剛出門時間又有些急了,就沒做這些,由著她給自己搞。

    大一的時候,洛菱菱還是個不會化妝的小女孩,現在大四,經過四年的洗禮,她的化妝技術出神入化,三兩下就給陸星搖整了個精致的妝容。

    班長招呼大家拍照了,陸星搖彎了彎唇,照片定格。

    q大,她的大學,再見。

    前前後後拍了很多張,打卡了q大的各個地方。結束時,她給景延發了個微信,問他那邊結束沒有,一邊和洛菱菱她們往外走。

    還沒有多遠,她們忽然被攔住。

    ——是同班的一個男同學。

    他懷里抱著一大捧花,站在陸星搖面前。

    不遠處,宋言北見狀,腳步頓住。

    這人叫什麼,陸星搖都想不起來了,這副樣子是要做什麼,她卻大致可以猜得出來。她抿了抿唇,問︰“這位同學,你有什麼事嗎?”

    他臉上慢慢染紅,單膝跪地,“星搖同學,我、我喜歡你很久了,現在要畢業了,我知道如果再不說出來這輩子可能都沒有機會了,所以我……”

    “不好意思,我有男朋友了。”她淡淡道。

    “我知道!但我……”

    “我很愛他。”她輕聲說,“對不起,也謝謝你。”

    男生臉上的表情瞬間灰敗,“我明白了。”

    陸星搖和她的室友離開了。圍觀的群眾一陣唏噓。

    宋言北也垂下眼眸,轉身,卻是對上了岑晨的眼楮。

    他微怔,下意識開口︰“我……”

    岑晨落寞道︰“我以為你已經放棄了。”

    “不是,你听我說……”

    “宋言北,你好過分。”岑晨微微低下頭,遮去眼眶的通紅,過了會,她忍住了情緒,道︰“我收到哈佛的錄取通知了。再見,宋言北。”

    岑晨跑了。

    她今天是想來告訴他,她不想去哈佛,想留下來和他在一起,可是現在想想,只覺得自己傻的過分。

    宋言北的心猛然揪起,他追了上去,“岑晨,不是你想的那樣,我……”

    這時候,再多的解釋好像都很蒼白無力。他有些頹喪。

    岑晨跑的很快,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時間,三兩下就不見了蹤影。

    -

    景延那邊也不太平,陸星搖遇到的是不熟悉的男同學,他倒好,又一次遇到了牛皮糖。

    他不耐煩地看著捧著一大束玫瑰來找他的孟沐桐。

    他還在籌備和陸星搖求婚,哪來的心思和時間在這里看她捧著的什麼花。

    孟沐桐不甘心就這樣和他再無可能。今天就畢業了,她室友去找男神表白,她想,她也想……

    最後一次機會了,她想最後地再給自己一個機會。

    景延現在y&y做得風生水起,整個沂市都知道,再也不是當年那個脫離景家什麼也不是的窮學生了,她真的不甘心就這樣放棄。如果他願意的話,她家里再也不是阻礙了。甚至,這兩年孟氏在走下坡路,要是可以入股y&y,那完全就是一個可以起死回生的機會。她今天過來不僅是為了自己,而且還想給家族一個活路……

    孟沐桐在學校里也是風雲人物,大二的時候許多人都退了學生會,但她留下了,繼任學生會主席,幾年過去,雖然不是校花,但也覺得是人人皆知的人物。

    她在這兒表白,所有人都定住了腳步想看看景延會不會答應。他們不知道這兩人有什麼恩怨情仇,只知道孟沐桐在跟校草表白哎。校草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周圍的議論聲沸沸揚揚,孟沐桐卻完全不顧。

    “景延,我知道你的公司剛剛起步,我們家可以給你人脈資源還有資金,只要、只要我們……”

    “你覺得我需要?”他覺得她挺離譜的。

    他甚至連想都沒想。

    孟沐桐不敢置信,“你需要的,你不可能不需要!”

    “不好意思啊,我就是不需要。”他略為囂張地勾起嘴角,繞過她離開。

    “景延——”

    她沖著他的背影大喊︰“我喜歡你,真的喜歡你,喜歡了好多好多年。我家里一直讓我放棄你,可我真的舍不得,我可以給你很多東西,我……”

    “請自重。”這是他最後的勸告。他收到了陸星搖的微信,快步離開,去找她。

    孟沐桐崩潰大哭。

    這次她是真的豁出去了。可是沒有用,還是沒有用……

    -

    景延知道今天有人跟他媳婦兒告白了,一陣的不爽,這些人怎麼回事,上趕著挖他牆角當小三?

    他暗搓搓地問陸星搖,陸星搖不是很在意,“一個同學。”

    景延放心了。

    “老婆乖,天好低好老公最好。”他揉揉她,“那些人道德太不好了,小三也想當。”

    陸星搖瞥他一眼,知道他應該只知道她拒絕人,不知道她說了什麼。

    不知道也好,當面說,或者被他知道,他一定會把尾巴翹上天,而且……她有點不好意思。

    -

    領完畢業證,他們回了沂市。

    在q大的四年,算是畫上了句號。

    陸星搖新書還沒準備開,她打算休息兩個月,順便修修出版稿,所以這段時間她難得清閑一下。

    景延那邊還是很忙,但陸星搖有預感,他好像不止在忙公司的事情。

    上次在安鎮,他說畢業就結婚,她可不覺得他只是說說而已。而現在已經畢業了,他肯定不會就這樣什麼也不做。

    她靜靜地等著,等著哪一天他給她一個驚喜。

    柯明文和付以听好像真的在一起了,之前听說還在鬧,但這半年應該是一起在y&y工作,合作得多了,也就在一起了吧。

    陸星搖一直想八卦一下這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但是一直沒找到機會。

    直到她回沂市兩天後,接到了付以听的電話,說她想母校了,想回雲十一中看看。陸星搖也想了,她欣然答應。兩人約了個周日上午,雲十一中的學生都放假的時候。

    她跟景延說,問景延要不要去的時候,景延擺擺手︰“緬懷過去太娘氣了,我就不去了,你們去就好。正好那天我有個會。”

    陸星搖︰“那好吧。”

    雖然她不覺得娘氣。

    到時間了,付以听來接她。

    陸星搖穿了條黃色的裙子,在這烈日炎炎里,還算清爽。來之前付以听讓她化個妝,待會她們也好在那里拍個漂漂亮亮的照片,所以她還化了全妝。

    兩人到了雲十一中,過去了四年,這里還是沒什麼變化。

    她一邊和付以听往里走,一邊忍不住八卦付以听跟柯明文的事情。

    付以听內心叫苦不迭,她為了景延可真是付出太多了。還真不得不由著她八卦。

    “你說他是不是賤得慌嘛,明明喜歡我,又不肯說,那我一個女孩子,當然不會主動了,然後就這樣蹉跎了很久。”剛開始付以听還不情願說,但女孩子嘛,吐槽著吐槽著,就來勁了,“後來他表白了,我也不答應,哪有那麼容易的事兒。再後來,有一次我們倆一起出差,偏巧我闌尾炎犯了,然後就……就就就那樣了嘛。”

    “沒想到他也這麼別扭,我以為他是很直接的那一類人。”陸星搖說。

    “其實男人別扭起來可比我們別扭多了。”付以听撇撇嘴。到了青藤班門口,她突然捂住肚子,“肚子疼,搖搖,我想上個廁所,你先去坐會等我下。”

    她往廁所的方向跑了。

    陸星搖嘴角一抽,沒拆穿她這拙劣的演技。心下已然猜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她伸手,推開了門。

    四年不見的青藤班。

    門一開,她就愣住了,她面前有一排aj,一雙鞋被一左一右地擺著,這里應該有上百雙。每個課桌上都有一束玫瑰。

    黑板上寫了字︰

    第一名,陸星搖。

    陸星搖,景延。

    陸星搖憑借超高的語文天賦,翻譯了下這個句子︰第一名是陸星搖的,陸星搖是景延的。

    她彎了彎唇,這個人的臉皮,越來越厚了。

    這時候她應該往里走的,可她手心收緊,有些緊張。腳下像是被灌了鉛,動彈不得。

    陸星搖並沒有看到他,不知他在哪里。

    就在她的手心出汗時,他乍然出現在後門口,抱著一捧巨大的玫瑰,走向兩人曾經的位置,輕輕笑著蠱惑她,“搖搖,過來?”

    她心思一動,看著腳下的aj,忽然想起在雲十一中時,她踩過他的鞋,此後還有很多很多次,她都踩在了他的鞋上與他接吻。

    當然,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他們第一次一起過年時,她踩在了他的鞋子上。

    那一年,她跟他說好,他考到年段前四十,她給他一個獎勵,她拿下年段第一,他也給她一個獎勵。而她實在不知道要什麼,那一天,她想起陸星旖踩在郁起辭的aj上,便突發奇想地說,她想踩在他的aj上。原以為他會拒絕,但他沒有,他一口答應,甚至伸手拉她。之後,他在她發間落下一吻,她的整顆心跳動得像是裝了只小鹿。那時的少女羞于面對這一切,落荒而逃。

    她雖然跑了,但她這一生都會記得那個星光彌漫的夜晚,煙火做伴,他深情又虔誠地吻在她的發間。

    而現在地上的這些aj,可以看出,那個夜晚,不止刻在了她的腦海里,還刻在了他心里。

    不知有多少女生和男朋友提出“可以踩在你的aj上嗎?”,也不知有多少女生被男朋友拒絕。

    但她面前的這個人,別說是他的aj了,她覺得就算是她要他的心髒,他都會毫不猶豫地剖出。

    她眼尾開始泛紅,目不轉楮地看著他。

    他溫柔得像是一只虛假的野獸,“踩在上面,過來,好麼,寶貝兒?”

    陸星搖有些更咽,她垂下眼,遮去翻滾的思緒,抬腳踩在第一只aj上,一步一步地,走向他。

    他站在他們曾經的位置旁——那個承載了他們兩年時光的地方,那個見證了他們從彼此陌生到互生情愫的地方,等她走來。

    待她至跟前,他半彎下腰,“歡迎走進我的王國,我親愛的王後。”

    這個男人,開始為她書寫童話世界了。

    陸星搖很耐心又很開心地問︰“什麼王國呀?”

    “被某個叫景延的人,現在已經開闢出輪廓的王國。他謹獻給他最愛的妻子。這位美麗的姑娘,你願意接受他的請求,成為他的妻子,收下他送來的王後的寶座嗎?”話音剛落,他單膝跪地。

    陸星搖整顆心髒,隨之重重一顫。

    她的童年很悲慘,悲慘得與“童話”二字毫無關聯,她不曾听過童話,更不曾幻想過童話中的世界,更別提和其她小女孩一樣將自己代入童話故事中的公主。

    但是她遇到了一個願意為她編織一個童話世界,將她帶進其中,為她戴上王後的王冠的男人。她想,她所有的遺憾,都快被他填平了。

    她不是公主,但她當了王後。他拼闖出來的王國,心甘情願地為她獻上。

    她咬了咬唇,看著他,四目相對,她看到了他的眼中,全都是她。

    這一刻,她清楚地知道,她是他的全世界。

    曾經,她的靈魂滿目瘡痍,只有她一個人藏于黑暗中獨自舔舐傷口,後來,他出現了,陪著她,一點點地用愛治愈了她的靈魂。

    現在,她擁有了一個完美又完整的靈魂,她想用這個靈魂,去愛他。

    她這一生,

    何其有幸,可以遇見他,

    何其有幸,可以被他如此深愛,

    何其有幸,可以成為他的全世界。

    在他期待的目光中,她接過那捧花。

    她接過後,還沒來得及說什麼,他不知從何處掏出了一個戒指,戒指上的鑽石,光輝閃爍。

    “寶貝兒,你這是同意了?那我把戒指給你戴上,不能反悔了啊?”

    她笑著頷首,伸出左手給他,“戴吧,男朋友。”

    景延給她戴戒指的手,微微顫抖,足以見得此刻他的心髒在多麼劇烈地在跳動。

    誰也不知道此刻他有多激動,他覺得心髒不是他自己的了,手也不是,腦子也不是,他激動得快要瘋了。

    “她答應了”——這四個字在他的腦子里循環滾動,不知停歇地循環。

    那枚戒指,戴進了她左手的無名指,從此她的無名指冠上了他的姓名。

    “起來吧,老公。”她彎唇,主動又自覺地改口。

    這一改口,景延腿一軟,差點沒能站起來。

    就之前她怎麼也不肯喊他老公的樣子,他原以為要費好大的功夫才能讓她喊老公,沒想到,驚喜就這樣從天上砸下來,砸到了他的頭上,砸得他眩暈,只覺得不真實得像是在做夢。

    原本的激動又覆蓋了一層,喜上加喜,他的嘴角咧到耳根。

    他蹦起來抱住她,在她臉上狠狠親了一口,像是得到了全世界︰“我老婆真好。”

    窗外的陽光正盛,透過窗欞照進,落于相擁的兩人身上。

    這座學校,這個教室,這個位置,見證了他們的愛情,從頭至今。今後,他們就要邁入婚姻,愛情繼續的同時多了層嶄新的關系,他們會開啟嶄新的未來。

    陸星搖想,他大概是不知道,在她心里,他有多好。

    她被他抱著,感染著他的快樂和激動,陽光忽然照到她面前,她微微眯了眯眼,適應著強光,而在朦朧的模糊中,她看到了他,而且滿眼都是他。

    陸星搖彎起嘴角,用力地回抱住他。

    她曾努力地尋光,直到如今,恍然發現——

    光的源頭,就是他。

    【正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三個月,正文完結,感謝大家和厘厘一起陪著景延和搖搖成長,一步步走到如今。

    番外明天開始更新,會從景延和搖搖開始,大家有什麼想看的可以評論,厘厘會看到的,麼麼啾!

    推一下厘厘下本書,三月初開,就過幾天,很快啦!寶貝們快快收藏一下~也是一個互相治愈的故事,久別重逢,雙向暗戀,甜乎乎~

    《白月光到手以後》

    文案1︰

    所有人都知道雲大導演與妻子感情甚好,女兒在他的幫助下踏進娛樂圈,純真甜美,他還有個兒子,一家四口感情深厚。

    卻無人知曉雲家其實有兩個女兒。

    直到——

    以歌聲爆紅的網紅博主掉馬了。

    雲眷粉絲破百萬,痴迷于她的歌聲無法自拔,本來歲月靜好,可那一次直播,她的直播間里突然出現了個男人。

    粉絲︰?

    粉絲︰哪來的野男人!!!

    -

    事情不斷發酵,越鬧越大。

    逐漸有粉絲扒出這個男人的身份,隨後震驚整個圈子。

    ——南沂市頂級豪門掌權人,岑寂!

    隨後雲眷掉馬︰她是南沂市雲家幼女,雲大導演小女兒!

    豪門圈和娛樂圈皆是被震了一震,全部嘩然。

    整個過程一氣呵成,某人的官宣順利又成功。

    雲眷︰......

    她懶得拆穿這個幼稚的男人。

    雲家︰??

    公關!趕緊公關!!

    雲大導演怎麼也沒想到知道自家小女兒談戀愛是通過這樣的方式,當天就殺上門去,看到開門的是岑寂時,他氣得眼前一黑,“岑寂,你給我好好解釋一下!”

    岑寂冷著臉︰“你不疼她,我疼。”

    -

    雲眷生長于並不算太光明的世界之中,磕磕絆絆長大,以一己之力破開一片天地,與父親並肩,她的心卻荒蕪枯寂。

    直到他將她從黑暗中一把扯出,拽著她墜入無邊的璀璨星河。

    文案2︰

    岑寂看似縱橫商場,無所不能,其實他也有弱點——

    沒有她的視頻,他連覺都睡不著。

    她斷更一天,他就失眠一天。

    後來跟她在一起後,他以為得靠听她唱歌才能睡著,卻沒想到原來他需要的只是她的氣息。

    需要的不是別的,只是她。

    ——他不看視頻了,他有了別的樂趣。

    ——弱點也變了,變成了听不得她哭。

    *白月光到手以前,岑寂愁得睡不著

    *白月光到手以後,他就只忙著要名分,只忙著寵了

    **治愈與救贖,他教她踏入這人間。

    **雙向暗戀,久別重逢

    感謝在2021-02-2423:59:22~2021-02-2522:02:37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張張張張娉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夢與現實20瓶;。。。。10瓶;小書蟲9瓶;*彼岸*6瓶;夢、伊莎貝拉、檸小嘉5瓶;蓉蓉3瓶;deliberately、a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