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第143章 雙更合一



    簽售會在中午十二點結束,十一點四十分的時候,終于是排到了景延和陸星搖。陸星搖抓著書,有些緊張。殊姝長得很溫柔,和她的文字一樣溫柔,看到陸星搖,她微微一笑,伸手拿書。陸星搖接過來她簽好名的書時,低聲道︰“謝謝,我很喜歡你。”殊姝笑道︰“謝謝你的喜歡,我很開心。”“希望...以後可以成為和您一樣的人。”“和我一樣?什麼樣呢?”殊姝放下了筆,淡笑著看她,一派認真傾听的模樣。“像個太陽一樣發著光,你的文字可以治愈很多人。”

    “謝謝,這是我收到最高的贊美,我很喜歡你的評價。”她柔柔一笑,“我等你成為和我一樣的人。加油。”

    陸星搖彎了彎唇,“我很感謝你,你的文字,對我來說是一種很深的治愈,對我的人生影響也很大,有機會當面跟你說謝謝,我很開心。”

    殊姝站起來,和跟前的女孩兒鄭重地握了握手,“是我的榮幸。”

    -

    從里面出來的時候,陸星搖還處于極度的亢奮中。她今天真的很高興,寥寥幾句,她發現她更愛殊姝了。

    景延要牽她的手,被她躲開,她左手抱著右手,不讓他牽。

    景延︰“?”

    陸星搖︰“剛和殊姝握過手,我想保存一下這個感覺,所以就不跟你握啦。”

    景延︰“……”

    大抵是覺得有些荒唐,他不可思議道︰“你可別是還打算三天不洗手?”

    陸星搖否認︰“我沒有。”

    景延還沒給個反應,她又補充道︰“一星期也行。”

    景延︰“……”

    男朋友有什麼用?都沒有偶像有用︰)

    “怎麼沒見你跟我牽個手有多寶貝?你果然變心了。”景延控訴。

    陸星搖丁點不帶猶豫地︰“沒錯,我最愛的不是你。”

    景延︰“……行了我就當沒听到。”

    陸星搖咯咯地笑出聲。

    “見到她了,開心嗎?”他強行拉過她的手,問。

    “開心呀。”

    “那我要個夸獎,不過分吧?”

    “過分,我見到她,跟你有什麼關系嘛,你要什麼夸獎?”

    他像是沒听見她的話般︰“那我回去再告訴你要什麼夸獎。”

    這人,簡直了。

    陸星搖失笑。

    不過她真的很開心,有種夙願得成的歡喜。手中抱著的書里有她的簽名,後面她又加了一句話送給她︰向光而行,摘下光芒。

    她只覺得滿腔的血液都在翻滾,這八個字,足以囊括她接下來所有為之付出的努力。她所走的每一步,都會是向光而行,所做的努力,都是為了摘下光芒。

    怕把書弄髒,陸星搖先回了酒店,把書收好,便打算去吃飯︰“想去吃上次那家沙茶面。”

    景延堵住門,抱著手,悠悠道︰“還沒給我獎勵呢。”

    陸星搖還以為這就是隨口一句話呢,“那你要什麼獎勵?”

    他言簡意賅︰“親一下。”

    陸星搖拒絕,理由充分︰“你太高了。”

    “踩上來。”他伸手拉她,用了力,陸星搖一時不防,真的踩了上去,仰頭便能對上他的下巴。

    “這下可以了,親吧。”

    “你也別這樣一副,”陸星搖想了會,像是在找詞,好不容易找出來一個還算貼切的詞語,“被強迫的良家公子的樣子。”

    景延低聲笑了笑,“我又不介意你逼良為娼。”

    真的是臉都不要了。

    陸星搖紅了紅臉,仰頭親他,親了一下便想跑。景延把她腰摟住,按住她腦袋往自己那邊壓,加深了這個吻。

    十二點十分回來,下午一點多陸星搖才勉強得以出門吃飯。

    廈門這邊美食很多,昨天吃了碗沙茶面,到現在她都還念念不忘,就又去吃了一次。

    吃完面,她跟他去海邊走走。

    夏天的廈門很熱,迎面吹來的海風三分涼爽七分熱意。

    她脫了鞋,踩在沙子上,感受著屬于海邊的細沙。

    “我們的婚禮在海島辦好不好?”景延見她這樣喜歡,問道。

    上次去度假,她臉上的笑容也是很難得的輕松。

    婚禮?

    他已經想那麼遠了嗎?

    陸星搖還是個大一生呢,下學期也不過剛剛大二,結婚對她來說還很遙遠,她還真沒想過。

    她偏頭看他。

    “怎麼?”

    “我還沒想到結婚,總覺得離我很遠。”

    “我從高考結束就在想了。”他笑了聲,“那你現在開始想想?”

    又沿著路走了會,陸星搖垂著頭看腳下踩過的沙,“你已經想好了嗎?”

    “嗯?什麼?”

    “你才二十歲,就想好了以後嗎?現在就談結婚,如果真結了,那後悔了怎麼辦?”

    景延笑出聲,他的聲音和海浪的聲音交織在她耳邊,“這輩子都不會後悔,下輩子也不會。我已經二十了,竟然才和你在一起,我只覺得太晚。”

    和你在一起的任何決定,從來不會覺得早,只會遺憾太晚。如若可以,仍是希望早一些、再早一些,這樣以後,相守的日子才會長一些。但就算是一輩子,他仍覺不夠,“如果可以,下輩子,我還娶你。如果可以,下輩子,我早點來找你,早點遇見你,別再等到十八了,太久了。”

    陸星搖心中被猛烈地撞擊,忽然一酸。

    “老婆,你考慮一下結婚吧,我們拿個證,還能加學分?”

    陸星搖吸吸鼻子,“不差那兩分。”

    ——來自學霸的豪言壯語。

    景延噎了噎,嘟囔︰“分又不嫌多。”

    “有上限,多了不給加。”

    他突然跳腳︰“你就是不想嫁給我是不是?”

    陸星搖低下頭,忍著笑。

    “陸星搖,你這個負心女,我……”

    “知道了。”

    “知道什麼?”

    “我考慮一下。”

    他頓住聲,過了會,悶悶地傳來一聲別別扭扭、又忍著激動的︰“……嗯。”

    陸星搖彎了彎唇,踢著腳下的沙。

    海島婚禮,也挺不錯。

    -

    八月底,開學前,ai比賽決賽。

    景延他們每一次都是傾之以全力,復賽時的亞軍多少有讓隊員們喪氣,這一次他們更是咬緊了牙來,目標就是冠軍。

    他們覺得,他們不比f大差。

    而且這個比賽是兩年一次,機會難得,每一次都不容錯過。不拿個冠軍下來,總是個遺憾。

    但萬事總是很難都如意。

    他們準備了一整個暑假,決賽時從頭沖到尾,再次面對二選一的場景,對手依舊是f大。

    可是偏偏,同樣的場景再次發生,他們再次拿了亞軍。

    復賽亞軍,決賽亞軍。

    ——三人都有些喪。

    景延拍拍他們的肩,“技不如人,輸也輸得爽快點。再說了,我們打敗了全國上下幾千幾萬的人站在這里,拿了決賽亞軍,有什麼值得自暴自棄的?”

    很有道理。

    伍洋問︰“隊長,大三那年你還來嗎?我跟你混,我要考本校研究生,到時候我還在。”

    景延淡淡點頭︰“來。來把冠軍收入囊中。”

    他承認這次的亞軍,卻不承認永遠會是亞軍。

    三人的戰斗力瞬間又被點燃,“好!”

    比賽結束,他們直接回了學校準備開學。

    雖是亞軍,但如景延所說,那是在全國那麼多報名的人中殺出來的亞軍,含金量並不是蓋的。

    導師名為李計衡,他摸著胡子,看著獎杯,看不出心情,過了會,說︰“你剛進這行沒多久,我果然沒小看你的天賦。”

    景延︰“這次去參加了比賽,才知道人外有人,外面人才濟濟,我這樣的算不得什麼,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科研之路永無止境,你才大一,有這個覺悟很好。ai在興起,知道抓住機遇吃這碗飯的人不多,有資格吃這碗飯的人更不多。”李計衡拍了拍這個小徒弟的肩膀,“我等著看冠軍獎杯。”

    景延頷首,少年的狂妄與自信揚于眉眼,“一定。”

    李計衡笑了。

    -

    大二一年,景延大部分的時間都投入在項目組李計衡這邊,他是業內專家,跟著他,學到的東西難以數計。景延很敬佩他,也很用心在跟他學。

    與此同時,他用在李計衡這兒學到的東西再去帶著袁氏那邊開疆擴土,試圖闢出一片新的江山。

    大二下,陸星搖的第三本書更新結束時,第一本書終于成功上市,從預售階段開始就取得了盛大的成績,正式上市後反響更是熱烈。

    一個來自小水鎮的姑娘,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知。

    在上市一個月後,她收到了版權編輯的消息︰有人想要買這本書的廣播劇版權。

    那天,陸星搖驚訝加高興,愣是一晚上沒睡著。

    一個個驚喜接連而至,這都是她沒想到過的成績。與此同時,她的小荷包也一點點地鼓了起來。

    時間一點點過去,她的新書銷量沖上了熱銷前三。

    她在去完殊姝的簽售會後改了個筆名,叫“尋光”,這個筆名現在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知,各大視頻網站隨處可見她的推文視頻,各大娛樂網站多少都能看到她文章的推薦。

    “尋光”,慢慢地尋到了光。

    大三,景延帶領著隊伍再次參加“青刺杯”。

    只是報名,就引起了一片驚動和關注。

    兩年前的盛景如今仍有不少ai愛好者記得,這個被險勝的隊伍,在很多人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和遺憾,他們一直覺得很可惜。

    如今景延帶領隊伍再度歸來,重新參賽,所有人都是一陣熱血沸騰。

    無須開始,他們便已經用自己的方式為他們吶喊。

    所有人都在期待,這支兩年前就已經展露實力的隊伍,在經過兩年的雕琢後,會呈現給大家怎樣的盛況。

    ——兩年前,這支隊伍的隊長尚且是大一新生、剛剛進入這個行業的新人,就能夠帶領他們打敗全國上下數以萬計的人,從千軍萬馬中拿下亞軍,那麼兩年之後,這個已經進入這個行業三年的人再次領隊,又會帶給他們怎樣的驚喜與意想不到的盛況?誰也想象不到。

    兩年前他們的對手,這次有不少也都來了。重新交鋒,所有人都睜大了眼,恨不得直接看結果,省得在這兒抓心撓肝的,可是又舍不得將過程跳過。

    陸星搖也來了,她和當年一樣,坐在觀眾席上,看著她的少年。

    兩年後的他,更加沉澱,但眉宇間的飛揚難掩。

    ——他依舊是她記憶中的少年,也依舊是她深愛著的少年。

    這兩年他的努力她都看在眼里,莫名的,她有預感,今天他會將冠軍的獎杯送到她的手中。

    如果說當年的他尚是雛鷹,那今日的他就是具備了展翅高飛能力的雄鷹。這里便是他展開翅膀的舞台。

    比賽開始。

    初賽,他們成功晉級。

    復賽,這支隊伍一如既往地闖到了最後,偏偏,對上的仍是f大。

    當年f大的隊伍年齡都比景延這邊大,這次還參賽的只有一個人,他做了隊長,剩下的應該都是他的學弟。

    f大隊長遙遙朝這邊笑了笑。

    他很有信心。

    當年能夠打敗q大拿下冠軍,他相信今年也能。

    景延沒回應,只回身問隊員,“兩年前的遺憾,今天是唯一一次彌補的機會,有信心嗎?”

    “有!”

    景延還有機會,但他們不一定。楊樂研三,另幾個研一,兩年後是怎樣的,誰也不知道。但知道的是,這是他們這個隊伍最後一次一起參賽,兩年後無論如何都會至少少一個人。

    他們握緊了拳。

    又是一場沒有戰火的廝殺。

    不知過去了多久。

    直到主持人的聲音響起,打破突然的沉寂。

    ——q大,拿下了冠軍。

    景延嘴角勾起。

    他說過,冠軍一定會是他的。

    他也真的拿到了。

    楊樂猛地一握拳,大笑了聲。

    他最後一次參賽了,但是沒有遺憾了。

    冠軍,這個比賽的冠軍,這個領域不可忽視的成就。

    他眼眶微紅。

    待眾人散去,景延握緊陸星搖的手,將獎杯交到她的手中。

    陸星搖抿緊了唇,“真的,好棒。恭喜——”

    她知道的,他一定可以。

    “同喜,老婆。”他咧嘴,在她唇上親了親,“這是第一個,之後,還有一個。”

    今天f大隊長的臉色都青了,他肯定沒能想到,這個q大的真有志氣,連決賽的冠軍都預定了,要是知道的話,怕是要當場氣絕。

    -

    決賽緊隨而至。

    焦點再次被拉到q大的隊伍身上。

    這兩年關注這方面的人越來越多,媒體都來了幾家,進場的時候有人采訪景延︰“q大隊長,請問你對決賽有信心嗎?你覺得冠軍會是你們的嗎?”

    景延不答,囂張傲慢是有,但這兩年他也學會收斂不必要的鋒芒。

    與其在獲獎前提前放出豪言壯語,不如在獲獎後再來發表獲獎感言。這時候的狂叫做過分,那時候的狂才是應該。

    他進了賽場。

    記者有些遺憾,好在f大大隊伍緊隨其後而來,他忙將話筒遞了上去,問了同樣的問題。

    復賽的冠軍被q大拿去,f大隊長本就郁郁,畢業的學長、當年的隊長還打電話來指責他,說他這兩年也不知是在做什麼,簡直把母校的臉都給丟盡了。

    f大隊長被說得真的沒臉,一股氣壓在心底里,出也出不來。這時候快要比賽了,還給听到這樣的問題,他冷著臉︰“當然有信心。當年冠軍是我們的,這一次,也一定會是我們的。”

    他算是自己把自己的後路都給堵死了,只能勝,不能敗。這也是對自己的一種逼迫。說罷,他抬步進去,牙根緊咬。

    同樣的場景,很快再度出現。

    打敗了b大後,f大和q大再次對戰。

    全場呼吸都要凝滯。

    主持人激動得滿臉通紅,“今天的冠軍會花落誰家呢?是上一屆的冠軍,還是這一屆拿了復賽冠軍的q大呢?”

    陸星搖揪緊雙手,呼吸都輕了。

    加油,男朋友。

    這一次,給一個圓滿吧。

    ——比賽結束的聲音提示響起。

    q大,獲勝。

    全場尖叫。

    看賽事直播的全國各地的人也都在尖叫。

    這一天,歡呼慶祝響徹全國各地。

    景延帶領的隊伍,時隔兩年,拿下了冠軍!

    陸星搖激動得渾身都在顫抖。

    他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

    冠軍,青刺杯的冠軍!

    景延勾起嘴角,看向掃過來的鏡頭,食指中指並攏,從太陽穴朝空中一揚。

    朝著,陸星搖的方向。

    他說過,他會拿下冠軍,送到她的手中。

    如今,他在這個領域一步步地向前,終于,走到了光芒萬丈處,走到了這個全世界都看得到的地方,向她敬禮,將這份成績,虔誠地獻上。

    陸星搖知道他的這個禮是給她的,她笑著,朝他揮揮手。

    可她知道,其他人卻不知道,見他如此,全場又是一陣尖叫聲,尤其是女聲。

    ——他真的太帥了,帥到人神共憤就算了,還這麼強悍地干掉了f大啊啊啊!

    在無數尖叫聲中,主辦方開始安排領獎。

    在無數的鎂光燈和目光中,景延接過了冠軍的獎杯,他收手,用力握住。

    散場後,他再次將這個冠軍獎杯,交到了她的手中。

    “第二個。”

    “以後,還會有很多很多個。”

    陸星搖踩他鞋子上去親他。

    她現在有多激動,只有她自己知道。

    剛才那個場上的少年,聚集了所有的光芒,他在發光,這束光,徑直照進了她的心中。

    景延嘴角微動,扣緊她的細腰,將她和自己貼得嚴絲合縫。

    “老婆,我愛你。”

    “我也是。”

    我好愛好愛你,我的少年。

    你一步步前進,逐光而行,最終站在光中,照走了我身上心里所有的陰霾和黑暗。

    你的前進,你說是為我,可是反過來,我的黑暗,是你除去。

    -

    景延將獎杯交到了李計衡手中,李計衡第一次笑的那麼開心,白掉的眉毛彎成月亮。

    景延大一的時候,他第一次見著就看出了這孩子的天賦,而事實證明,他並沒有看錯,並沒有看走眼。

    這才大三,他才進入這個行業三年,就已打敗了不少在整個行業待了很多年的人。當然,功勞在他自己,不在于他這個老師。

    景延的天賦李計衡都看在眼里,但這個行業不是個只看天賦的行業,更難能可貴的,還是他後天的這些瘋了一樣的拼搏和努力。成天成宿地泡在實驗室,很少有人能堅持下來,更很少,有人能夠一堅持就是兩年。

    景延說感謝他,但他在其中其實只是起了一份引導和輔助的作用,真正的功勞,是他自個兒的。

    功夫不負有心人,這個冠軍,景延當之無愧。

    李計衡欣慰極了,“老師等著你在這個行業里越走越遠,更等著你,帶著這個行業,越走越遠。”

    簡單兩句話,卻不是一個簡單的期許,而是一個沉重的任務。

    這兩句話意味著什麼,景延很清楚。

    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

    為——中華,之崛起。

    他鄭重地頷首,“我會努力。”

    不過他們這邊是春風得意,f大那邊卻是把臉都丟盡了。

    賽前他們隊長接受采訪的視頻在比賽結束後廣為流傳,現在冠軍被q大奪取,f大直接成了笑柄。

    -

    暑假一過,景延和陸星搖都即將邁進大四。

    大四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即將畢業,即將進入社會。

    這一年,他們也要去實習了。

    陸星搖問景延的實習規劃。

    如果是高考剛畢業的時候,景延會說想跟她一起,但是現在,他知道這樣說肯定會把人惹毛,而且幾年過去,他的確是成熟了不少,尤其是在想法方面,不會再像當年那樣幼稚。他會有自己的思考,自己的考量,以及自己對未來的打算。

    他笑道︰“這兩年都在給小舅打工,我打算自己創個業。”

    陸星搖︰“?”

    她有些發呆。

    景延知道自己這話算是很突然,但這不是他的突發奇想,是他深思熟慮過的決定。他慢慢地和她解釋道︰“袁氏之前在這個行業沒有絲毫涉足,這兩年因為我的原因開始邁進這個行業,雖然說發展得不錯,利潤在逐漸增長,但是袁氏太過龐大,各種權力錯綜復雜地交織,里面還是有不少人在反對創新,給我和小舅不停施壓阻撓。我小舅真心想放權,也真的在努力放權給我,但如果我真的想做點什麼,還是會被他們束縛住很多。被束縛住的天地很窄,施展不開拳腳,所以我就打算著,倒不如我自己開一家公司,少了這些束縛,會更自在些,我也可以更盡情地做些我想做的事情。這個領域里,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我不想因為他們被阻擋住所有可能的成功。”

    作者有話要說︰應該還有一兩章完結,寶貝們有想看的番外可以留言噢=3=

    好舍不得我倆崽崽,唔

    感謝在2021-02-2123:59:38~2021-02-2223:58:37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隨緣.20瓶;小書蟲、祈雨娃娃、515瓶;一粒花生米、衣櫃、夕陽如果不曾在西方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0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