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第134章 雙更合一



    這個帖子先是引起多人震驚,又是被人質疑真假,反正hot無疑。

    剛新鮮出爐的校花和校草,他們還沒來得及惦記和下手,平白無故有人說他們自產自銷了,任誰也接受不了。

    「樓主是不是在唬我?我不信我不信!」

    「軍訓這才剛完,我還準備養白點去追我女神呢!!你就告訴我她脫單了!!你于心何忍??」

    「我就沒見過校花校草直接在一起的,不讓人活了是吧?這是準備生個什麼顏值的孩子出來?」

    「樓上你想太遠了……」

    「我剛給男神投完票啊!拉了我七大姑八大姨一起投的!我跟他們說這是我男朋友啊!啊啊啊」

    直到景延掛著大名澄清︰我們是高中校友,已經在一起很久了,謝謝大家的關注。

    他心機了一下,沒說只在一起幾個月,讓他們以為他們倆已經在一起了好幾年。但其實在他的記憶里,他們也的確在一起了好幾年,雖然是高考後白正式在一起,但從高二開始他就把陸星搖當女朋友了。

    這一澄清,又是碎了一地的芳心。

    ——男生的,和女生的。

    不過心碎歸心碎,校花校草算是選出來了,並且以他們的顏值,他們穩坐著這個位置。

    至于陸星旖,她見到了陸星搖那邊有多矚目後,更刻意地去掩藏自己,而只要她想,把自己弄得低調一些對她來說簡直游刃有余,隨便把妝化得丑點就行了,她媽站在面前都不一定認得出來她。可她沒想到的是,有人比她媽都熟悉她,能一眼就將她認出。

    她在超市買東西的時候,仍是戴著白色鴨舌帽,沒涂口紅沒化妝,剛曬完太陽,嘴唇都有點白,穿著簡單的白t恤黑短褲,低著頭在看一包薯片的外包裝,想看看是什麼味道,低調的像個路人丁,但郁起辭經過她身邊的時候,還是直接一把抓住了她。

    陸星旖︰“……”

    能不能講點道理?

    她這帽子戴著,頭也低著,郁起辭怎麼認出他來的?

    “怎麼都不來找我?”郁起辭問。

    陸星旖嘟囔︰“我跟你也沒啥關系呀,找你做什麼嘛。”

    郁起辭眉心微褶,站她身邊,移開話題,“怎麼戴著這麼大的帽子,帽檐還壓的這麼低?”

    “躲躲桃花。”在沂市的時候,從幼兒園開始她的桃花就沒有斷過,這一次換了個城市,她忽然想重新開始一下,而事實證明,戴個帽子,省去了好多被矚目的麻煩。

    “其實你這樣還是不夠干脆利落,有辦法能夠讓你一次性躲得干淨又徹底,想不想了解一下?”

    陸星旖忽然有些慌,她放下薯片,轉身要走,“我室友還在等我……”

    郁起辭拉住她,“旖旖,我什麼都還沒說,但我知道,你什麼都知道。那能不能……”

    “不能。”陸星旖把他的手拉開,跑走了。

    郁起辭目光沉沉地凝著她離開的背影。

    從小一起長大的情誼,足以讓他們在這個處處是虛情假意,動不動就踩著埋伏的圈子里能夠信任對方,毫無顧慮地一起合作,一輩子的至交並不難。

    可他並不滿足于此。

    他很貪心。

    -

    大一的上學期,忙忙碌碌的,過得很匆忙,也很快。

    十二月時,陸星搖這個從小生在南方長在南方的人第一次見了雪。

    只是很不巧,下雪的時候她在教學樓上課,中途發現姨媽來了。下課後收拾了下,好在冬□□服厚,不至于出丑。可是還沒到第三節課,她的小腹處就開始隱隱傳來不適感。

    姨媽的到來毀了她賞雪的心情,整個人開始有些蔫兒。好在下午沒課,她打算下課就回宿舍去躺著,在床上多少能舒服些。

    景延早上第三節開始沒課,下課後就給陸星搖發微信,問她雪好不好看。

    陸星搖哪有心情看什麼雪,隨口回了幾句。景延一下子就察覺到她的不對勁,忙問︰「怎麼了寶貝兒?心情不好嗎?還是身體不舒服?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

    陸星搖想,哪有人欺負得了她。

    她用手撐著下巴,懶懶的,另一只手輕輕揉著肚子,騰不出手回他,他見她不回,消息一條接一條地蹦來。陸星搖終于是拿出力氣回了他一條︰「親戚造訪。」

    景延擰眉,「你旁邊有位置嗎?我來陪你上課。」

    她們今天來晚了,坐得靠後,她旁邊靠過道的位置還真有一個,陸星搖︰「有,來吧。」

    他們今天上課的地方隔了挺遠,景延匆匆趕至,陸星搖他們已經在上課,他從後門貓著腰進去,坐在她身邊。

    他身上飄了雪,陸星搖從他的大衣上摘下雪花,卻被景延趕緊給拿走,“你現在得拿熱的,怎麼還沾涼的東西。”

    教室雖大,他也不敢大聲,惹來老師的矚目,只壓低了聲音問︰“是不是很難受?我給你揉揉好不好?”

    “嗯……”

    第三節還沒下課,他見她臉色實在不好,問了句︰“這老師點名嗎?”

    “嗯,最高紀錄兩節課點了四次名。”

    “……”

    景延給陸星旖發了條短信,一下課就帶著陸星搖走,“去盛庭,老公照顧你。”

    “這里怎麼辦?”

    “我讓陸星旖來了,她就在旁邊那里,剛好有空。”

    陸星搖後知後覺地明白雙胞胎的用處在哪里,這下安心離開了,收拾好書包,和洛菱菱交代了下就跟景延離開。

    在宿舍和在家里還是不一樣的,她也想回盛庭讓景延照顧。

    到了外面,景延撐起傘。他自己是無所謂,但有了她就不一樣了。

    這個時間點大家都在上課,路上沒有什麼人,只有靜靜飄落的雪。陸星搖蠢蠢欲動地想玩雪,但無奈身邊有個凶神惡煞的男朋友壓著,她只好忍住了。

    走著走著,景延忽然說︰“我背你好不好?”

    “嗯?”陸星搖沒反應過來。

    景延把傘給她,在她面前蹲下,還有點興致勃勃的樣子,“上來。”

    “很重的,我身上衣服都好多斤了。”

    “你也太小看你男朋友了,上來吧,老公背你回家。”景延做了個手勢,讓她趕緊爬上來。

    陸星搖知道今天很冷,她怕冷,穿的很厚,圍巾都裹住了小臉,身上的衣物單拎出來就重的慌了,她嚴重懷疑景延者小身板能不能背的動她。

    她不甚熟練地爬上去,有一只手還在拿著傘,彎著眼問︰“可以站起來嗎?”

    景延很不滿意她的質疑,看上去沒花多少力氣就站了起來,明晃晃地回應質疑。

    陸星搖“咦”了一聲,隨著雙腳脫離地面,她下意識晃了晃小腿。

    景延的眸光垂下,鎖著她穿著短靴的雙腳,有點想往懷里抱。那一刻,他想,他應該是瘋了。

    雪越下越大,明明只是初雪,卻囂張得起了氣焰。他一步一步走過,就留下了一個個腳印。

    陸星搖緊緊抱著他脖子,低頭看他的腳落在雪地上的瞬間,她往前貼,臉頰可以貼在他的頸間。那一刻,她感覺……她是他的全世界。

    他生硬地跟她說著一些不是很好笑的笑話,想緩解一下她的不適,陸星搖搖搖頭︰“我不想听你說這些。”

    “嗯?那想听什麼?”

    “想听你說愛我。”

    空氣中滯了一瞬。

    景延的呼吸也滯了一瞬。

    他忽而低笑︰“陸星搖,你別撒嬌。”

    “我受不住。”

    陸星搖趴在他的背上笑。

    她戴了圍巾,他沒戴,她一笑起來,鼻息都在他的頸間,景延第一次知道原來背一個人也可以折磨成這樣。

    他自己調整著呼吸,不動聲色的,外表看上去還是個正人君子。

    那一天他們走的那條路上人少,但並不是沒有,有人拍下了這一幕,傳到了論壇。

    又是一石激起千層浪。

    天空飄著雪花,他背著她,她撐著傘,這一幕,唯美得像是文藝大片。

    被他背著,跟他說著話,陸星搖的難受緩解了很多,兩天慢悠悠地往盛庭走,等到的時候都該吃午飯了。

    一到家,他把她的裝備都脫了,只剩下一件毛衣和褲子後把她往被子里一塞,“寶寶先躺著。”照顧她他已經很有經驗了,給熱水袋充好電,塞她懷里讓她捂著後,他又去煮紅糖水,給她拿零食吃。

    家里真的是個舒適的地方,而且,有他在,感覺都不一樣了,很暖很暖,暖和到她有些想出汗。

    陸星搖彎著眼,像只心滿意足的貓咪一般靠在床上。

    等他忙完,也鑽進了被子里,把自己捂暖後就往她旁邊湊。陸星搖熟稔地往他懷里鑽,抱住他的腰。

    “有沒有好受點兒?”

    “嗯……”

    她懶洋洋地拿手機給陸星旖發消息,問她下課了沒有,陸星旖回︰「姐姐出馬,一個頂倆,啥問題沒有,安全下課。那個教授都到我跟前了,也沒發現我不是你,嘿嘿。」

    那就好。

    看來她們也還是長得很像的。

    “中午想吃什麼?”景延抱著她問,在她發間蹭了蹭。

    “你點就好了。”她看也不想看,反正他點的都是她喜歡吃的。她想起什麼,仰頭看他,“我昨天稱體重,胖了三斤——”

    “一定是冬天穿的衣服太多,那些都是衣服的重量。”景延面不改色地說,“我抱你都沒覺得你身上有什麼肉,還是得多吃點。”

    “是嗎——?”

    “對。”

    行吧。

    陸星搖的負罪感稍微收了收。

    -

    轉眼就到了寒假。

    陸星搖這學期只在國慶的時候回去了一趟,其余時間忙著學業,各種考試,還有社團的事情,實在抽不出時間回去。

    ——她和景延都加了學生會,景延還進了個人工智能研究組,反正空閑時間不斷被壓榨。

    陸家人天天念叨,一有空就讓她打視頻回家,寒假前一個月就在問什麼時候放寒假,等到放寒假的時間確定下來,他們又急著讓她趕緊買票,怕到時候買不到了,陸星搖哭笑不得,但也都乖乖按著他們說的去買票。

    她以前不見得有多戀家,但這兩年真的變了很多,她也會想家了,也會想家人了。在這里上學,如果不是陸星旖,景延都在,她想,她的日子可能會很難過。

    下飛機後,陸星搖看到了所有的家人,他們都來接機了。老夫人張開手要抱抱,“哎喲我的乖孫孫,快讓奶奶抱抱。”

    陸星搖彎唇,一把抱住她。

    陸星旖在旁邊也吵著要抱,幾人說笑起來,很是熱鬧。

    沈明詩見陸星搖終于和老太太抱完,她趕緊抱過來,“搖寶,媽媽給你做了一桌子你愛吃的菜呢,讓阿姨熱著,我們趕緊回家吃飯去。”

    陸星搖輕輕頷首。

    回家路上,她看著窗外一閃而過的風景,直到這一刻才明白,她心底里是有多麼想念這座城市。她貪婪地看著窗外的一切,舍不得挪開眼。

    好久不見,沂市。

    -

    隨著寒假生活的開啟,陸星搖終于再次和景延恢復到了從前那樣可以整天黏在一起的狀態。

    在學校的時候,她一度很懷念,再度擁有,更加珍惜了。

    她發現她本質上其實很黏人,只是外表太具有欺騙性罷了。

    這次q大的寒假放了三十七天,洛菱菱她們都有打算,要麼考試要麼實習,沒有一人選擇把寒假真的當成一個假期來過。

    ……除了陸星搖。

    洛菱菱在準備的那個考試,她一次就通過了,沒必要準備,至于實習……以後工作的機會有很多,她並不想這麼早步入社會。而且說實話,家庭真的是一個孩子最堅強的後盾,有了陸家在身後作為她有力的支持,她也不會再像從前那樣覺得步入社會是一件多麼茫然的事情。

    難得放一次假,她想好好休息一下。

    可她不知道景延要不要休息。

    她特地去問景延這個假期還要不要去袁氏。

    景延有些抱歉,“寶寶,我可能不能陪你玩了,明天就得過去。我小舅專門整了個子公司出來,專攻ai領域,全權交給我負責,這個寒假……八成是沒什麼時間了。”

    陸星搖有些失落。

    還以為在家里能跟他好好玩兒,畢竟怎麼說也是熱戀中的小情侶,可是在學校各自都忙得要飛起來,回到家了他也要忙得飛起來,別說談戀愛了,見得到人都難。

    “老公爭取每天在公司就把事情做完,不用加班,早點回來陪你,好不好?”他親著她哄。像是想起什麼,他給她出了個主意︰“殊姝的第一本書是在大學的時候開始寫的,大多以日記體為主,主要用來傾訴情感和發泄情緒,並且她說在日後的時光中常常翻閱以自省,總能從中得到很多。”

    陸星搖踟躕道︰“你的意思是?”

    “嗯,就是你想的那樣。想不想試一下?我知道你為什麼這樣喜歡她,你喜歡的不是她這個人,是她的生活態度還有她的文字。那你有沒有想過也像她一樣寫出那些激蕩人心又治愈溫暖的文字?”

    陸星搖把他這段話反反復復地思考了很多遍。

    殊姝對她的影響很大,大到關系著她專業的選擇。可是捫心自問,只是專業的選擇,夠嗎?

    選擇完專業之後呢?

    是不是該進一步地往下考慮,考慮一下前程和未來?

    她那麼喜歡殊姝,或許她的前程和未來里,也可以有來自殊姝的一份影響?

    選擇專業,一方面是為了熱愛,另一方面是為了未來。她滿足了熱愛,那或許也可以嘗試著將其發展一下?堅持或許很難,發展愛好也很難,可是不是有一句話叫做——熱愛可抵歲月漫長麼。

    陸星搖喃喃道。

    景延隔天就去了袁氏,陸星搖和幾個朋友約出去玩,一學期沒見了,正好放松放松。她在雲十一中度過了兩年的高中生活,兩年下來,她也交到了不少的朋友,當然,以付以听為首。

    可是不過兩天,她就玩膩了,開始覺得有點無聊起來。

    陸星搖起了個大早,打開電腦,打開文檔。文檔上一片空白,需要她敲著鍵盤,一點一點地將這個文檔補滿。

    她坐在電腦前,思考著她喜歡殊姝的初衷是什麼。

    過了許久,她挖掘到了自己內心最深處的那份最原始的熱愛。

    大概是,殊姝的文字里,有一股能夠將她治愈的力量吧。

    她的心靈曾經千瘡百孔,血流到干涸,十七歲的孩子,擁有一顆好似七十歲的心髒。仿佛看破了所有,也仿佛所有的一切都無法激起她的熱愛。

    雖後來在這麼多愛她的人的努力下,她的那些被重創過的傷口在一點點愈合,但總歸是留下了傷疤,永遠都無法消失磨滅的傷疤。

    而那些文字,像是化作了甘泉清露,從傷疤的表面流淌而過,流過之地,萬物復甦般,神奇地開始恢復成最初的光潔。那是一種潤物細無聲卻又震撼寰宇的力量。

    人的這一生,總會被一些文字所戳中,被一些文字所震撼,而對她有這麼大的影響的這些文字就是殊姝所寫出來的。

    那如果有朝一日,她也寫出來了震撼別人內心的文字了呢?如果有一天也有人被她所寫的文字治愈了呢?

    那得是多麼的高興,她應該會高興得一夜難眠吧?

    這個世界曾予她以最難言的傷痛,予她最不公平的一切待遇,將所有的不幸降臨于她身上,但現在的她,還是想試著去,報之以歌。

    陸星搖面對著這個文檔,忽然不敢下手,明明這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文檔,關掉了還能再開,刪除了還能重建,可她的樣子,看起來像是在面對著什麼神聖至極的事情。

    深呼吸幾下,她還是沒有動文檔,而是去找了紙筆來。

    從太陽初升,一切都是剛剛被喚醒的樣子,到日暮西沉,所有的一切都歸于沉寂。

    她坐在書桌前寫了整整一天。

    細數一下,有二十三頁白紙被她寫的滿滿當當。

    她用了一整天的時間構思了一個算是比較完整的故事,並且在一個大的故事框架里,不斷地往里填充著一些細節和故事的內容。

    但看似花了整整一天,看似做了不少的事情,實際上也並沒有做什麼,她好像只是開了個頭。

    這其實是很容易讓人沮喪的,可是陸星搖並沒有感覺到沮喪,反而有一種越來越勇的感覺。一直到沈明詩來叫她去吃晚餐,她才依依不舍地放下筆,準備吃完飯休息一下,明天起床以後再繼續把這個故事完善得更加完整。等到全部完善好的那一日,她再在那個空白的文檔上開始動筆,試著寫下她人生中的第一篇文章。

    在書桌前坐一整天是很辛苦的,腰受不住,眼楮也會疼。第一天強度就這麼猛,身體應該是難受的。但她並沒有感覺到身體傳遞過來的疲勞感,反而渾身上下都充滿了一種激動和興奮——身體的疲勞感早就被神經中的興奮給覆蓋住了。

    景延剛回來,第一時間就是找陸星搖,看到她從書房里出來,好奇問︰“今天是在書房里呆了一天嗎?”

    陸星搖一見到他就把今天自己做的事情跟他說了一遍,越說越興奮,還把自己想寫的故事跟他講了個大概出來。她說這些的事情,眼楮里仿佛撒滿了星辰,璀璨得在發光,漂亮得讓人移不開眼。

    景延沒想到她說做就做,更沒想到她竟然一坐就是一整天。

    他想,這或許真的是她的熱愛,她好像真的找到了她所熱愛的事物,並且願意拼盡全力地為之奔赴與拼搏。

    這是幸運的,很多人終其一生都在尋尋覓覓卻難以覓得,若能在這個年紀便了悟熱愛,那是何其的幸運。

    他是贊成的,也是支持的,唯有一點,擔心她身體吃不消,“這樣在里面寫一天不累嗎?以後寫一會兒就出來走走,吃吃水果喝喝果汁看看綜藝,跟陸星旖玩一玩,別把自己累壞了。坐太久了對腰對眼楮都不好。慢慢寫,不急。”

    他叮囑著,怕她不听,還故意做出一個很凶的表情。又用那表情去揉她的頭,陸星搖忍俊不禁。

    她把手往他脖子里伸,想摟住他脖子,“知道啦!只是今天太興奮了,我心里有數的,以後不會了啦。”

    她又問他,“你呢?今天順利嗎?”

    袁氏從前並沒有涉獵這個領域,是景延提出在這個領域方面發展的想法後袁昱年才開始進入這個領域,但也只是開了個頭,就把這事全權交給了景延。他想鍛煉他,也想培養他。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