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第127章 雙更,除夕快樂!



    畢業旅行就這樣定了下來,景延和陸星搖、柯明文和付以听,四人一起前往一個著名的海島,機票訂了,海景酒店也訂了。

    在听說他們要去以後,陸星旖忙說她也要一起去,她跟郁雅。而陸星旖要去,郁起辭不可能不去,他在學校里也不知混得有成功,說出來就出來,還真請了一禮拜的假。

    這麼一來,就有七個人要一起出行。

    景延在去之前,特地大搖大擺地去了趟袁氏,毫不遮掩,還唯恐天下不知道般地發了個朋友圈。

    他沒打算浪費這幾天時間,準備讓景家在這七天里好好地鬧一鬧,把該鬧的鬧完,這樣他回來時正好可以開始干正事,不必再因為景家耽擱時間。

    而景家,也如他所願地炸開了鍋。

    景老爺子算是見識過了景延的牛脾氣,他這回也不沖著景延發脾氣,直接沖袁茵發。

    畢竟袁昱年是她弟弟,她弟弟來搶景家的人算怎麼回事?她到底還是不是景家的媳婦?!就這樣由著她弟弟把景家的繼承人帶走都毫無反應的嗎?

    景老爺子和景老夫人常年自己住著,侍弄花草,悠閑自在,很少摻和兒子和兒媳的事情,也算得上是好公婆,這次算是他第一次跟袁茵翻臉。

    “你去問問你弟弟是什麼意思,是不是要斷我們景家的後!我們景家是哪里對不住你們袁家,才至于他這樣對付我們景家!”景老爺子怒火滔天,事情逼至跟前,他不得不慌,生怕這事真的板上釘釘,那他和整個景家退無可退,“先是讓景延去袁氏實習,那下一步呢?是不是要讓景延進入袁氏,接手袁氏?我告訴你,絕無可能!真有那一天,那景家絕不會放過袁家!也絕不會放過你!”

    袁茵萬萬沒想到公公會將罪責推到她的頭上,一副充滿怨怪的語氣,甚至到最後越說越難听,直接發了狠,她猛地站起身︰“爸,您怎麼能這麼說呢?我弟弟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這哪能怪他呢?”她低了低聲音,“明明是我們先不要延延的,是您先和延延鬧崩的……”

    景老爺子將拐杖狠狠往地上一杵,“你說什麼——!”

    他生于封建年代,思想封建,決不允許有人違背他的意願,更不允許有人與他頂嘴。這些,家里人都清楚,也是因此,之前景延跟他頂嘴他才會那樣生氣,發那麼大的火。可他沒想到,家里除了景延,竟然還會有第二個人這樣與他說話!

    景修文見狀不對,忙拉了拉袁茵,示意她收斂下,別直接和老爺子杠,老爺子年紀大了,一年多前還被景延氣進了一次醫院,元氣大傷,可不能再氣著了。老爺子的話可能對,可能不對,但他們做晚輩的,不就得孝順嗎?讓一讓,忍一忍,也就過去了。

    袁茵知道丈夫的意思,她和丈夫的關系素來很好,自己的父母又都離世,平日里她也是把景家兩位老人當成自己的父母孝順的,她不是不願意孝順景老爺子,只是……他今天說話實在是太過了,她忍不住,才會反駁一二。

    之前景老爺子和景延吵架的時候,她就是因為顧忌著老爺子老了,顧忌著丈夫,顧忌著太多太多,才一句話不敢吭,只默默看著兒子和老爺子吵得天翻地覆,兀自傷心卻無辦法。她忍不住想,要是……要是當時,她出聲了,維護兒子了,那……那這一切,會不會都不一樣了?兒子會不會對她沒有那麼失望啊?

    袁茵想到這個,不由更加難過了,她忽然覺得,自己真的不配當延延的媽媽。在他最需要支持的時候,她退卻了,她沒有出聲支持他……

    她越想越是難受得不行。

    “說話啊!啞巴了嗎!你這是在怪我把你兒子氣走了是嗎!”老爺子還在咄咄逼人,絲毫沒有因為袁茵的暫時安靜就各退一步。

    而這一次,袁茵忽然就不想忍了。

    她想,她忍了那麼多次,忍了那麼那麼的久,兒子都被她忍沒了,她再忍下去,兒子怎麼辦呀?

    她是愛延延的,是愛的,真的是愛的。

    “爸——”袁茵跟景老爺子對視,“事到如今,您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嗎?”

    “我們是有錯,我們給延延的愛不夠,因為沉浸在失去承承的痛苦中遲遲走不出來,所以我們一直沒有給他他所需要的愛。我們知道錯誤,也認錯。他對我們失望,他不要我們了,我們認。”

    袁茵說出這話的時候,她的心都在絞痛,這段時間她真的反省了很多,也看到了很多被她忽視的東西,比如孩子的情緒和感受,她慢慢地有意識到自己是錯在了哪里。可她有錯,難道就只有她有錯嗎?老爺子就沒錯嗎?景家和延延鬧到今天這個地步,難道不都是因為老爺子嗎?但凡他肯好好地哄哄孩子,但凡他肯彎下高貴的頭顱,哪怕只有一次,都不至于鬧到今天這樣不可開交。但她也深深地明白,景老爺子不知道錯,也沒有意識到他自身的錯,亦或者說,在他眼里,他是沒錯的,永遠都沒錯的。

    她的語氣很平靜,像是已經無心可傷,“爸,那您呢?您還不肯相信這個事實嗎?還想著挽回什麼呢?我也知道您想挽回,那您有做什麼挽回的事情嗎?沒有這麼好的事情的,在家坐著,想要的一切就都收入囊中,哪有這麼好的事呢?到現在了,您還指望著甩甩鍋,罵罵人,孫子就能回來乖乖听話嗎?您好好想想,有沒有這個可能?”

    袁茵說完這話,在場的幾人都愣了許久。

    廳中有一陣長久的沉默。

    許是猜到老爺子還要發脾氣,袁茵不肯听了,她起身回房。剛到房間門口,她就听到了樓下傳來砸東西的聲音,乒乒乓乓的,怪吵人的。

    這也沒影響她什麼,她擰開門把,進屋,關門。

    要做什麼呢?

    她思索了許久,覺得自己是該做點什麼的。

    良久,她換了張新的電話卡給景延發了條短信——延延,最近還好嗎?高考順利嗎?現在在做什麼呀?媽媽听說你要去袁氏實習了,這樣也好,可以跟著你小舅多學點東西。你放心地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媽媽最近想了很多,也反思了很多,知道媽媽做了很多無法挽回的錯事,媽媽也不求你原諒,只希望如果可以,媽媽以後可以盡力地彌補你。祝你在袁氏實習順利,寶貝。

    她發完後,狠狠地哭了一場。

    她不是個合格的媽媽,對不起承承,也對不起延延。她這一輩子就這麼兩個孩子,可是她一個都沒保護好,她何其失職啊?

    她知道景延不會回的,她也沒等,只收拾了下,開車去了袁氏。作為袁家的女兒,她手上有百分之二的袁氏股份,她想去袁氏看看,看能不能給兒子鋪鋪路。

    這座海島這兩年來挺出名,景色不錯,海水也干淨。

    酒店是陸星搖訂的,一共七間,在同一樓層,一人一間。

    訂的時候景延就在旁邊看,似乎是想發表什麼意見,但想了想,就算他發表了,陸星搖也不會听的,索性一言不發,維持正人君子的形象。他只是在想,這家酒店不行啊,這種畢業旅行的旺季房間居然還這麼多,要是只剩兩三間那才好,他跟郁起辭做夢都能笑醒。

    到酒店後,他們先去各自的房間把行李放下,陸星旖叮囑妹妹︰“記得涂防曬霜,不然待會穿泳衣玩,裸.露的皮膚會曬傷的。”

    景延只听到了“泳衣”和“裸.露”這四個字。

    他腦海里警鈴乍然響起。

    不對,他沒見她買泳衣。

    景延期待地看著陸星搖,等著她跟陸星旖說自己沒有泳衣。卻只見她點頭說好。

    景延︰“……”

    他一臉懵地問陸星搖︰“你什麼時候買的泳衣?我怎麼不知道?”

    陸星搖看也不看他,“你怎麼可能什麼都知道。”

    “在網上買的?”景延見她點頭,自顧自地說,“那可能不合適,要不還是不穿了……”

    陸星搖輕飄飄地瞥他一眼,她想不明白,在他眼里,她有這麼傻嗎?

    她小聲說︰“我試過了,很、合、適。”

    景延︰“……”

    他只能眼睜睜地看她進了自己的房間,靈光一閃,又跟上去問︰“要不要我幫你涂防曬霜?後背你自己不好涂——”

    回應他的是“啪”地關上的門。

    “……”

    其他幾人目睹了這一場“搖著尾巴求寵愛”和“面無表情拒絕寵幸”的大戲,紛紛憋著笑去了自己的房間。

    陸星搖是第一次看見海,也是第一次穿泳衣。她的房間有一面是落地窗,站在窗前就可以看見不遠處的大海。

    這對她來說很新奇。

    一望無垠的藍色,是她一眼就愛上的顏色。

    她把泳衣換上,又涂了厚厚的防曬,正準備出門,就听著敲門聲。

    “誰呀?”

    “是我,你親愛的男朋友。”

    “……”

    真是,越來越不要臉了。

    陸星搖去給他開門。

    景延原本還有點兒笑意,但是在看到陸星搖的裝扮的時候,笑意蕩然無存,腦子里嗡嗡響,只慶幸自己來了這一趟。

    “怎麼啦?”陸星搖知道原因,還故意逗他玩。

    他把手里的衣服敞開,要往她身上披,“披個防曬吧,我跟你說,防曬霜不能完全防曬,把這個穿上,防止曬傷曬黑。”

    他不知道是哪里變出來的一件防曬衣,還是粉色的。

    陸星搖一看就嫌棄上了,“不要不要,我是來玩的,不怕曬黑。”

    要不是她不會游泳,她還想去游一會。

    景延化身老婆婆,苦口婆心地勸了半天哄了半天,好不容易把人給說……煩了,“行了行了我穿我穿,讓我出去,旖旖等我呢。”

    終于肯穿了,景延松了一大口氣。

    陸星旖看見陸星搖穿了件防曬衣,忍不住笑︰“哈哈哈哈搖搖你這件衣服哪來的,土粉土粉的哈哈哈,別怕嘛,不穿這個,我們直接穿泳衣就好——”

    她作勢要去幫陸星搖脫掉。

    景延腦子嗡嗡響,把人擋在身後,“干嘛干嘛干嘛,多好看一衣服,你有沒有點欣賞的眼光?再說了,防曬懂不懂?你黑你的,我們搖搖才不要黑。”

    陸星旖“嘖嘖”兩聲,“我就知道是你買的。你別是剛去樓下那家賣東西的店買的吧?哈哈哈哈哈哈——”

    景延面無表情地接受著陸星旖肆無忌憚的嘲笑,直到郁起辭過來,他的手里也拿了件一模一樣的防曬衣,陸星旖的笑聲戛然而止,而景延的笑聲毫不留情地響起。

    陸星搖搖搖頭,這群幼稚的男人,真是沒救了。

    郁雅狗糧吃得都快撐了,她開始有些後悔,她怎麼就跟出來了呢?兩對小情侶的畢業旅行,她就不該摻和進來當燈泡、吃狗糧,自己一個人在家里玩或者自己一個人去旅行不香嗎?!

    她忽然想起,好像還有兩個人……

    郁雅去找柯明文和付以听,想找一下“吃狗糧同盟”,卻發現兩人正在斗嘴。她眨眨眼,意識到自己摻和的可能不是兩對……而是三對……

    她仰天,有些絕望。

    海島的海水很清澈,景延會游泳,他帶著陸星搖往一邊去玩,想跟陸星搖過會二人世界。

    其實按他的想法,他更想來個兩個人的畢業旅行。

    陸星搖赤腳踩在沙灘上,感受著細膩的沙石和滾滾而來的海水。站在大海前,她有著生命很渺小的感覺。

    海水冰涼,是炎炎夏日中叛逆的一筆,她實在是愛極了。

    一直玩到了漲潮,景延才半是強迫地帶這個玩得意猶未盡的人去吃飯。

    陸星搖眨眨眼,“不跟他們一起吃嗎?”

    “郁起辭帶著你姐姐和他妹妹在吃,我讓柯明文跟付以听去吃,我們倆吃就好了。”他精心安排著二人世界。

    “柯明文和付以听?”陸星搖有些擔心,“他們不會打起來嗎?”

    “應該不會。”管他會不會,反正柯明文有分寸,不會真跟付以听打。無論如何,他今天跟陸星搖過二人世界是過定了,管不上他們了。

    這還是兩人第一次出來旅行,也是兩人在一起後難得一次比較長的獨處時光,景延可珍惜了,動不動就要跟陸星搖黏一塊兒。之前他嫌在家里沒機會和陸星搖相處,也不敢動手動腳的,這回在海島倒是沒了顧慮,他想怎麼相處就怎麼相處。

    陸星搖玩了一天,吃完東西就想回去睡覺。跟著她回到房間,在她房間玩了會,景延試圖留下︰“我保證,安安分分睡覺,絕對不亂來,行嗎?”

    陸星搖可真是太了解他了,果斷道︰“不行。”

    景延扒著門框掙扎,陸星搖很絕情地掰開他的手指。

    “那親一下?親一下就走。”他退而求其次,把人摟懷里親了親。

    他很高,高三一年明明很辛苦,睡眠也不夠,但半點也沒有影響他發育,他還長高了點兒,現在應該是一米八七。

    回到陸家以後,被沈明詩哄著一天一杯牛奶的陸星搖才一米六七,掙扎了兩年,僅僅掙扎高了兩厘米。

    跟他接吻,他低頭,她下意識地總會墊腳,仰起頭承受著他的吻。但這狗東西今天顯然不滿足于此,這個吻比起從前,綿長又深入,還帶了點兒力氣在鬧她。陸星搖有些站不住,而他像是察覺了一般,把她抵在牆上,減少她需要使的力。

    半晌後,陸星搖腿都開始發軟,她推了推他,含糊不清地說︰“回去了……”

    “抱著你睡,好不好?”他柔聲誘哄著,像是在欺騙小女孩的惡霸。

    他的指尖冰冰涼涼的,聲音听起來有些啞。

    “唔,不要。”

    “這麼毫不猶豫啊。”他故作失落。

    但陸星搖顯然不買他的賬,逼出最後的力氣把他推開,一把推出門,關門,鎖門,一氣呵成。

    為什麼要鎖門呢?

    ——防狼。

    等他一走,她輕輕呼出一口氣。

    -

    回房間後,景延在浴室待了很久,才擦著頭發出來,隨手翻著手機。他在腦海里想象了很多畫面,但無奈陸星搖不解風情啊,沒想到他得在這兒孤枕難眠。

    袁茵那條短信很快入眼,他粗略地掃了眼便擱在了一邊。

    明天陸星搖指不定什麼時候起,他想早點去找她,說不定能跟她一塊睡會兒。

    抱著這個心思,他定了個早上五點的鬧鐘。

    隔天鬧鐘一響,他就鯉魚打挺地爬起來去敲陸星搖的門。

    陸星搖眯著眼來開,看到是他,差點沒把他從這里扔下去,起床氣瀕臨爆發邊緣。景延看到穿著睡裙朦朧著眼的陸星搖,眼楮都在發光,別提困意了,他現在比任何時候都要清醒。眼看人要炸毛了,他趕緊抱著哄,“乖乖不氣啊,繼續睡繼續睡,老公陪你睡。”

    陸星搖吼道︰“老公你個頭啊!”

    不過她暫時沒功夫收拾他,趁著困意未散,倒頭就睡。景延就像是在自己的房間一樣,絲毫沒有不好意思地在陸星搖旁邊躺下,摟著她,也不睡,就睜著眼看著她的睡顏,那叫一個美滋滋。

    陸星搖又睡了三四個小時才醒,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時,徑直對上他的眼楮。

    陸星搖︰“……”

    還真有點,驚訝。

    “你怎麼在這兒?”她下意識往後一退。

    “老婆,你給我開的門。”見眼前這人沒了記憶,生怕她以為自己擅闖,忙解釋道。

    陸星搖仔細回憶了下,哦,想起來了,她冷冷一笑︰“說,早上幾點來敲的門。”

    他的稱呼已經自動從“女朋友”升級成“老婆”了,陸星搖注意到了,但不想說她注意到了。

    這個人,真的是,給他一滴的顏料,他就能給她開個連鎖染坊。

    “五點……”怕她把他踢下去,他率先抱住她啃,“我想你了嘛。”

    他親了親她的嘴角,她偏過頭,他就順勢往下,在她脖子上種草莓。

    “你今天——”陸星搖咬著牙,“是不是活膩了。”

    九點鐘,陸星旖來叫陸星搖吃早餐。

    過了五分鐘,陸星搖才來開門,“來了——”

    陸星搖穿了件圓領的白t恤和短褲,陸星旖滿頭問號︰“怎麼這麼久才來開門呀?今天不穿泳衣嗎?”

    陸星搖含含糊糊混過去,跟她下樓吃早餐。

    景延快被她拉黑了︰)

    -

    海島說好玩也好玩,但玩兩三天也就膩了,第四天他們就飛去歐洲的幾個國家玩,一直到十天後才回沂市。

    回到沂市,景延听下面的人總結了下這幾天景家的反應,見他們差不多崩潰完了,他挺滿意,第二天一早就去了袁氏開始實習。

    他一走,陸星搖就開始無聊了,索性研究下志願的事情。

    她到現在,也沒想好想讀什麼專業。

    感興趣的專業還挺多,但真要下決定,她拿不定主意。

    閑暇時,她無意中翻到了一個作家訪談的視頻。

    景延一邊上班一邊還很有余力地給她發消息︰「老婆干嘛呢?」

    陸星搖堅定不移地掰正︰「男朋友,在看殊姝的訪談視頻。」

    這是剛出名不久的作家,半年前以一本自傳在文學圈里小火了一把,景延還真不認識,一臉懵地去搜索資料。等查完了回來,繼續給老婆吹彩虹屁︰「老婆真棒,研究起文學了嗎?」

    陸星搖︰「剛看了兩分鐘,下單了她的書回來看看。你回來給我帶杯西瓜汁?」

    景延︰「好的老婆沒問題!」

    陸星搖揚了揚唇。

    景延沒再給她發消息,倒不是他不想發了,只是景修文和袁茵來了,他不得不騰出精力來應付一下。

    景修文笑笑,有些局促和無措︰“延延,跟爸爸媽媽說會話吧,我們想……”

    “我沒有那麼多時間,整天拿來招待你們,有話一次性說完。”景延轉動著手中的筆,表情也沒什麼變化,像是在招待一對陌生夫妻。

    “延延,就一小會,爸爸媽媽只是想問一下你對于一些事情的決定。”

    “什麼事情?繼承的事情嗎?那我可以很明確地告訴你們,景家我不要,誰愛要誰要,袁家我也不一定要,看情況決定。”

    景修文臉色微沉,心情直接沉重起來。

    這孩子,翅膀真的硬了,他的魄力遠超乎他的想象。

    “之前種種,爸爸知道你很生氣,別的先不說了,爸爸先跟你道個歉。”

    “別,受不起。”他冷冷一笑,指著門,“如果你們來還是說這些,那沒什麼意義。請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