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第113章 不好哄



    陸星搖長得確實好看,不常笑,才會給人一種高冷不好親近的感覺,其實這小姑娘長相很軟。

    景延的腦子里飄過了幾百幾千種想法,各種能做的不能做的事情全部過了一遍,最後停留在了陸星搖的年齡上。

    他的呼吸窒住兩秒。

    ,女朋友還沒成年怎麼辦?

    剛才那些想法簡直是白想。

    最多……

    抱一下?

    那親一下行不行?

    他在腦子里思索這個可行性,一邊覺得可能不太行一邊又壓不住蠢蠢欲動的心。

    趁著陸星搖還在懵神,他低頭在她嘴角親了下。

    ——這是他覺得目前能做到的最大尺度的事情,再多一點,可能都會受到道德的譴責,或者是陸星搖的譴責。

    她身上有些甜甜的香味,縈繞在鼻尖,勾著他的魂。景延的眼皮子一跳,放開了她。

    他還想,做個人。

    這里的氣氛實在算不上好。陸星搖有些難以從剛才發生的事情中反應過來,驟然被景延松開,她像是掉到岸上缺水的魚終于回到了水里,呼吸也回來了。

    她眨眨眼,剛剛,如果她的記憶沒錯的吧,她被這個混蛋親了??

    一時她不知該做什麼反應。

    生氣?揍他?還是裝作什麼都沒發生?

    陸星搖抿抿嘴,想走。

    卻被景延察覺意圖,一把拉住縴細的手腕,他的聲音有些啞︰“等等,我可以解釋。”

    解釋什麼?

    這有什麼可解釋的!

    “讓開。”陸星搖平靜地說。

    景延深吸一口氣,這哪能讓她走?這一走他直接被判死刑,翻身都翻不了。

    “不,不是,我什麼都沒做,你還沒說你來找我做什麼呢,還沒做就要走了嗎?”

    是......嗎?

    您這還什麼都沒做呢?那得做了什麼才叫做做了?

    陸星搖一頭黑線,手里沉甸甸的袋子在手上折出了紅痕,提醒著她它的存在,陸星搖卻不打算給他了,她給他買衣服,等會這個人得寸進尺地自己腦補了一大堆,那她也太吃虧了。至于剛才落在嘴角的親吻,更是充斥滿了她的腦子,她根本無法忽略。

    她感覺她再不走,臉就會迅速地紅起來,被他看到,那未免也太丟臉。

    “本來有事,現在沒事了。”陸星搖面不改色道,想推開他,自己出去,指尖踫上他的時候,卻不自覺有些熱。

    ......真是沒救。

    好端端的,出來當什麼妖精。

    “哎,我才不信。你手里拿著什麼?給我的嗎?”

    “不是。”

    景延眯了眯眼,陸星搖真是出了名的口是心非。他抿著唇看了她幾秒,嘆口氣,佯裝妥協︰“行吧,走吧。”

    卻在她走到門邊的時候,突然伸手拿過她手中的袋子。

    陸星搖︰“......”

    “你還嘴硬,你看,就是男裝。”他把衣服從袋子里拿出來,展開。

    一件白的,一件淺咖色的。

    都是他不會穿的顏色,尤其是那件淺咖色。

    他開始狐疑,“真是給我的?”

    陸星搖作勢要搶回來,“不是不是,還我。”

    景延才不信,護犢子一樣往身後一藏︰“你說你這姑娘,小小年紀怎麼就口是心非呢。讓我試試。”

    不管什麼色,只要她買的,紅色他也能穿,不管眉頭皺成什麼樣。

    陸星搖一言不發地看著他興致勃勃地試衣服。

    但還是有點兒,挺開心的。

    她挑的衣服,怎麼可能不好看。

    這一上身,就跟變了個人似的,從陰郁少年變成陽光大男孩。

    她的唇間慢慢往上勾。

    “陸星搖,我沒有想到你覺悟挺高,已經高到會給我買衣服了。”

    陸星搖︰“......”

    她想說,她沒有。

    “很好看,我決定了,今年過年就穿這件。”他拎著那件淺咖色的大衣,“好看嗎?”

    “......還行。”

    “別口是心非了好嗎?我們都什麼關系了,誠實一點不好嗎?”

    “誰跟你什麼關系?”

    他一臉“好了好了,我都知道”的表情,仔細一看,還帶著點兒寵溺和縱容,“逛了一天嗎?累不累,我給你揉揉手。”

    陸星搖受不了他這樣,用一種詭異至極的眼光掃他一眼,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跑了。

    她就知道,這狗東西撐不到高考!

    安全起見,還是她自己保持距離吧。

    ......還真別說,他穿那衣服挺好看的。

    除夕前一天,袁昱年被袁茵叫去景家。

    袁茵為什麼叫他去,猜都不用猜也能猜出原因,可袁昱年還是去了。

    他就這麼一個姐,雙親已逝,世上也就姐弟倆還有一個大外甥相依為命了,不縱著些怎麼行。

    他自己那別墅是請了人的,幾個保姆工資拿的高,也上心,早早就擺弄出了過年的氛圍,更別提外面,整個國家都是喜氣洋洋的。

    偏偏這景家就是不一樣,冷冷清清的,他一路走進來都沒看到多少大紅色,不見喜慶的東西,一點過年的味道都沒有。

    至于麼?——他想。

    在他看來,景家就一家子神經病,他姐嫁進神經病堆,這不也被傳染了麼。

    保姆領他進去,他眼楮尖,認出了這是以前在袁家,跟著他姐嫁過來的元媽。

    袁昱年嘆了口氣,“這麼些年,你也不知道勸著點兒?”

    元媽听著這話,眼眶直接紅了,她連連搖頭︰“不是我不勸啊少爺,是小姐听不進去我勸的,一意孤行,到現在這個局面......真的無法挽回了,不過、不過她也後悔了,應該是要請您來想想辦法。”

    “辦法?”袁昱年冷笑,“能有什麼辦法,就這樣老死不相往來下去唄。哪來那麼多後悔藥給她吃?”

    元媽哭個不停。

    袁昱年听得煩,“她人呢?帶路。”

    景延離家三個月,袁茵這三個月寢食難安,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請了醫生來看也沒什麼用,還是整宿整宿的睡不著。比起之前因為太過想念大兒子而睡不著,她這段時間消瘦得更厲害了,顴骨上的幾兩肉都沒了,有些突起。

    看她把自己折騰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袁昱年氣不打一出來,“你這是做什麼!折磨自己給誰看?”

    “阿年——”

    “景承死了,你就用這種方式來懲罰自己懲罰了多久,你以為我不知道嗎?現在景延走了,呵,你繼續用這種方式懲罰自己,給誰看?”袁昱年感覺心里面窩了一股火,燒都燒不完,“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什麼叫做珍惜眼前人,只會一味地沉浸在失去的痛苦之中,一味地自責與懲罰自己。你根本就不明白,你這樣只會失去的更多,你什麼都抓不住。”

    袁昱年一針見血地直接點明。

    袁茵捂臉痛哭,肩膀一抽一抽地,難以自抑。

    “是親家小舅來了嗎?”景老爺子跟老太太听了聲音,忙出來迎接。

    袁昱年收起剛才的一番痛心疾首,朝他們頷首,“是,來這兒坐坐,這不是快過年了。”

    “哎,我新得了一些上好的大紅袍,元媽,你去拿來。”

    袁昱年卻無心與他們客套,“您不用太客氣,我就是來坐坐,跟我姐說說話。”

    “都是一家人,隨便坐,我們也是挺久沒有好好說說話了。”老爺子還是很熱情,他知道袁昱年回國,產業也在轉回來,很多他未知的消息想跟袁昱年打探打探,就是一直沒找著機會,這回正好趁著這時候與他探听一些。

    袁茵忍住了淚意,努力讓自己正常一些。老爺子前段時間一提起景延就生氣,後來漸漸地提也不提了,就好像家里沒有這個人一樣。她身為人媳,也不好說什麼。

    但她可忍,袁昱年卻忍不得。

    在老爺子問起一些商場上的事情時,他直接冷著臉打斷︰“不好意思了,老爺子,我最近沒心思想這些。我現在滿腦子都是我那大外甥,想著他這大過年的在別人家里可怎麼過,想著怎麼緩和緩和他們母子的關系,一直這樣僵持下去怎麼行。”

    老爺子臉色一變。

    他一提起那個混賬血壓就高,家里以他為尊,根本沒人敢再去提起景延。卻沒想到,袁昱年一來,什麼話都沒有開門見山,就是給大外甥討公道。

    他忍著怒氣,“親家小舅,這話可不是這麼說的,我們可不是不要他,也不是沒人去請過他回來,是他自己覺得自己能獨當一面了,覺得自己已經是個成年人了,硬是要在外面呆著,硬是要在別人家里住著,就是不肯回來,你說說我有什麼辦法?”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