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第111章 營養液破千加更×2



    郁起辭是陸星旖閨蜜郁雅的哥哥,他們也算從小一起長大。直到他初中升高中的那個暑假,郁家的兩位老人身體突然不好了,郁家上下都是又驚又怕,在醫生的建議下,帶著兩位老人去了依山傍水的小鎮療養,還真別說,這一療養,兩位老人的身體還真是好轉了。

    醫生建議讓兩位老人就在那里療養,或許那里的山水適合他們的身體。郁家當然同意,可是把兩位老人放在那里,又不可能,再三思索下,身為郁家長子,郁起辭主動提出去陪著他們,便一起跟去了小鎮上,學也轉過去了,到了寒暑假才會跟著兩位老人回來這邊,因為兩位老人喜歡熱鬧,一直待在那里也待不住。

    算了算,郁起辭這一次都小半年沒回來了。

    半年太長,陸星旖又是出了名的沒心沒肺,她都快忘記他了。

    而且他們這麼久沒見,陸星旖總有些怯意,如果可以,她不想見,可偏偏這個人又是該死的了解她,這話一出,她相信她不可能拒絕了,不然他肯定還有法子等著她。

    陸星旖扭扭捏捏盡可能地拖時間,像只蝸牛一樣往外挪。

    可是當遠遠地看到那個穿著灰色毛衣和黑色長褲的人時,陸星旖又覺得,她其實是想他的。

    只是太久沒見了,她因為埋怨,就把那些想念,偷偷地藏在了心底里。

    郁起辭背對著她,听到輕微的腳步聲,他轉過頭來。

    唔,他是不是又長高了?一米八多了吧?她才一米六八,站在他面前,太沒有震懾力了。

    郁起辭招招手︰“過來。”

    陸星旖嘟囔︰“你怎麼不過來。”

    郁起辭耳力好,听到了,他挑眉,從身後拿出了一個挺漂亮的袋子,“給你的禮物,小鎮特產。”

    陸星旖眨了眨眼,總算願意過去了。

    郁起辭站的位置很巧,在陸家的監控外,他眸光閃了閃,張開手抱她。

    陸星旖沒想到他這個動作,遲疑了下,還是鑽進他懷里,輕輕抱了下,又鑽了出來。

    擁抱太短暫,短得熱度都不曾產生,郁起辭又把她摟了回來,沉沉抱了會,“這才叫抱,陸星旖,你好敷衍。”

    被吐槽的陸星旖有些赧然,“好嘛好嘛,讓我看看你給我帶了什麼呀。”

    郁起辭看得出來她的些許疏遠,也看得出來她這時候是在找話題緩解尷尬,他遞給她袋子︰“都是小鎮特有的小吃,回去慢慢看。陸星旖——”

    “嗯?”

    “本來期中考後我要回來一次,可剛好那時候爺爺的血壓又高了,所以就沒回來成。”

    郁起辭在給她解釋一學期都沒回來的原因。

    陸星旖眨眨眼,不明白他為什麼要跟自己說這個,愣愣地點點頭,“哦......”

    “下學期高三沖刺,我要回來了。”

    郁起辭比陸星旖大一歲,也比她高一年級。

    說罷,他抬手摸了摸她的頭。

    小姑娘又長大了,快長成大姑娘了。

    “啊?那郁爺爺郁奶奶怎麼辦?”

    “我姑姑最近空下來了,會過去陪他們,而且,我之後要去上大學,也是沒辦法再陪他們了。”

    “哦......”陸星旖的腦袋有些磕巴,他怎麼像......像爸爸出差回來跟媽媽交代事情一樣地跟她說這些呀?

    想了半天,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只憋出一句︰“那挺好的,你是要回來諾德嗎?諾德師資更好,說不定能給你沖刺高考助助力。”

    之前郁起辭初中就是在諾德,要不是因為這個突發事件,他會直升諾德高中部。

    “嗯,要去諾德。”兩年半過去,他終于再次回到了她身邊,怎麼舍得離得太遠。郁起辭笑了下,“想我回來嗎?”

    “不想。”

    “說實話。”

    “就是不想。”陸星旖撅了下嘴,並不順著他的意。

    郁起辭卻是笑得更深,“叛逆期啊,行吧,原諒你。”

    “你才叛逆期!我都十八了好嗎?再過半年就正式成年了!誰叛逆了真的是。”陸星旖懟回去,習慣性懟完,發現那種熟悉的感覺......好像又回來了?

    听到“成年”兩個字,郁起辭眸光微深。

    她的生日在十月份,他大學的第一個學期,她就成年了。

    “嗯,是長大了。”他喃了聲。

    “你說什麼?”她沒听清。

    “我說,我听說了,這半年你家發生了很大的事,我到現在才回來,很抱歉。”

    陸星旖不解,“這你有什麼好抱歉的。”

    郁起辭沒答她。

    陸星旖自己做了解釋︰“你認識了十七年的陸星媛不是我妹妹,我妹妹被陸星媛的姑姑,也就是我家之前那個保姆周姨給惡意掉包了,在別人家受了十七年的苦。半年前發現了這件事,對于我家而言的確是件大事,過程很忐忑,還好,現在一切都回到正軌了,陸星媛她改回原姓叫許媛,也回了自己家,那些凶手都進了監獄,我親妹妹也回家了,她叫陸星搖,超級可愛的,回頭介紹你們認識!”

    別看她輕描淡寫幾句話概括完了,但郁起辭知道這半年對于陸家而言絕對是艱難的,對于她而言也是難過的。再怎麼說也是一起長大的妹妹,說換就換,她這麼重情的人,私底下不知道哭了多少回吧。

    他很抱歉他沒有在她這麼難受的時候陪在她身邊,也很慚愧自己想做陸家的女婿,卻沒有在關鍵時候出現,哪怕做不了什麼,只是陪著也好。

    這半年,發生了太多事,這是他萬萬沒想到的。

    只慶幸,她現在看起來狀態不錯。他笑著揉揉她頭,“好。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她在嗎?不在也沒關系,我去你家等。”

    說完他拉著她就進去。

    陸星旖︰“......”

    真的是什麼話都被他說盡了,半年沒見,臉皮依然是這麼厚!

    進就進吧......

    她被拉著,很無力地想。

    某個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很快就發現了景延存在的痕跡,他差點忘了問,“景延是不是來你家住了?”

    景家的事他略有耳聞。他跟景延也算發小。

    “對。偷偷跟你說,他喜歡我妹妹,嘿嘿嘿......”陸星旖沒忍住猥瑣的笑意。

    郁起辭︰“......”

    他沒想到,景延也想當陸家的女婿了。更沒想到的是,景延比他出息這麼多,陸星旖的妹妹才回來多久,他就能迅速地住進來陸家,近水樓台先得月。

    相比之下,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像......不太......?!

    不愧是景延。

    郁起辭暗暗咬牙。

    他甚至懷疑起景延跟景家鬧成這樣是不是他一手策劃的了。說不定私底下全是他一手操控的......

    目的可能不只是為了陸星搖,可能還有一些別的,但陸星搖絕對是他眾多目的中的一大目的。

    操。

    突然,感覺他弱爆了。

    郁起辭咬著牙,想見景延一面,多久功夫沒見,這廝心機見長啊。

    “他現在在嗎?”郁起辭問。

    “他舅舅回來了,應該是出去見他了。”

    袁昱年?

    郁起辭心里一點點地有了成算。

    之前覺得景延現在面臨的路是死路,還準備回來幫他一把,可直到現在才恍然大悟,他這哪里是死路?分明條條大路通羅馬,根本用不上他多操心。

    “周姨現在進了監獄,我家新來個阿姨,他兒子跟搖搖是同校同學,現在兩人在樓上寫作業呢,不然我就把搖搖介紹給你認識一下啦。”

    “哦?”又是巨大的信息量。

    郁起辭覺得他這人追得實在比不上人家,瞧瞧,一個直接入住陸家,一個是媽媽在陸家,他呢?他竟是什麼都沒有。

    郁起辭摩挲了下指腹,危機感一重一重地壓來。

    不過......

    他挑了下唇,拿出手機給景延發微信︰「兄弟,猜猜我在哪?」

    「說。」

    「我現在在陸家。」

    景延滿頭黑線,郁起辭的N瑟都快溢出屏幕了,不就是在陸家嗎?至于N瑟成這樣?

    他毫不客氣道︰「在陸家又怎麼了,我還住在陸家呢。」

    郁起辭︰「哦,是沒什麼,只不過是可以看到旖旖妹妹跟陸家保姆家的小孩在一塊寫作業罷了。」

    景延︰「......」

    他咬著牙,宋言北怎麼說來就來?!他就離開了一會,宋言北就出現,怕不是在他身上裝了監控?!

    見大外甥臉色迅速沉下,袁昱年好笑︰“發生什麼了這是?”

    景延黑著個臉︰“沒什麼。”

    卻是加快了用餐速度,恨不得馬上飛回去,就可惜事情還沒談完。

    郁起辭,要麼不出現,一出現就往他心口狠狠扎上一刀。

    這次袁昱年回國,誠如諸多媒體猜測,並非簡單的回一下國探一下親或者旅一下游就再次離開,而是抱著回國發展的心思回來的,沒打算輕易再走。

    袁氏的產業在悄然中已經搬回國了不少,在國內有條不紊地進行中,這一次他的回來其實已經提前鋪墊了許久,只是不曾為人所知罷了。

    袁氏在十五年前,嗅到行業前景,毅然轉型智能行業,在十年前抓住機遇,前往美國,得到了迅猛發展。十年後的今天,國內智能行業崛起迅速,發展趨勢亦是極好,他早有意回國助力智能行業的發展,並且在現在紛雜的市場中成為領頭羊。

    袁氏如今在這個行業早已是舉足輕重的地位,而這個地位離不開袁氏幾代人毒辣的眼光和抓住機遇的勇氣。

    除此之外,袁昱年也有些私事要處理。

    景家的事鬧得沸沸揚揚,他姐不知道打電話跟他哭訴了多少回,這幾個月幾乎三天一次通話,每天更是有無數條語音轟炸,他听得很絕望,想說你們活該,卻又怕直接把他姐那顆心給踩碎了。

    先前他雖忙著工作,卻也不忘常常提醒袁茵對景延好點,對他上心點。兩位老人臨走前都放不下外孫,她就算看在兩位老人的面子上,多多少少也花點心思在景延身上吧。

    可沒想到,袁茵口頭說好......也只會說好了,實際的事是一點沒做。這次矛盾爆發,倒是突然知錯,突然後悔了,可是早就晚了啊。

    其實景延剛從景家搬出他就想回來勸勸,但當時美國那里離不開人,他實在走不開,只能加緊處理事情。一處理好,他立馬回國了。

    袁昱年回國第一天,別的什麼事兒全都擱在一邊,第一件事就是先把景延叫出來。

    他聰明狡猾得像只狐狸,知道景延想听什麼,不想听什麼,反正一上來先說公事,那些私事是一句話也沒提。

    景延有袁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這是之前兩位老人留給他的。而他心智早熟,早早就有了運籌帷幄的能力,還真能參與一些決策方面的事情。包括這次袁氏回國,就是他挑的頭,袁昱年才會去細思這件事。

    景延看得到國內在這個行業方面的潛力,也看得到巨大的商機。

    “行,那就放出消息給媒體,也算是宣傳和造勢了。”袁昱年道。

    景延頷首,“在產品研制成功投放市場之前,營造品牌形象和品牌認可還是得先做到位。國內購物近年來不停發展,沒有足夠的宣傳,在大眾眼中就等于無名品牌,就沒法得到大眾太多信任。”

    “我明白,這次分部搬遷到了更大的辦公樓,會專門開闢出一個部門來做這方面的事。”袁昱年喝了口手中的茶,不由感嘆,“還是國內的茶正宗啊,在國外就算喝得到茶,也少了那麼個味兒。”

    “嘁。”景延嫌棄,“這里算什麼好的?回頭送你幾泡,讓你嘗嘗什麼叫好茶。”

    “那敢情好,就這麼說定了啊,你可別賴。我啊,訂了一套上好的茶具,下午就到,而且我還從網上下載了幾個泡茶的視頻,到時候我學著泡一壺,憑咱倆這關系,就免費請你喝吧。還真別說,十年前跟老爺子學的東西,竟然都忘得差不多了。果然,還是得需要一個氛圍,在那到處是老外的國家,沒那個氛圍,這些老手藝就容易丟。”

    “想好住哪了?”

    “那必須啊,總不能無家可歸吧?之前老宅拆遷了,拆遷款都裝你兜里了,我再不自己找個地方住,可就真無家可歸了。”袁昱年哀怨地控訴了下這個小沒良心的,“也在紫江區,離陸家不遠,挺大一別墅,我一個人住著空得慌,你要不要搬過來跟我一塊兒住?”

    怕景延不高興,他今天愣是一句話沒提景家,陸家都敢提,就是不敢提景家。

    “你說你,一直住別人家也不好啊,而且住別人家哪有住自己舅舅家自在?還有啊,我不在的時候家里就你一個,安靜得很,你不是很喜歡安靜麼。”袁昱年努力說服著,“再說了,這都快過年了,你總不能帶別人家里過年吧,來跟舅舅一塊過?”

    景延住在陸家,雖說陸家沒意見,但袁昱年還是覺得不太好。

    “再說吧。”

    面對袁昱年的苦口婆心,景延只是一兩句掠過,看不清他有什麼心思和打算,少年神色淡淡,心思越來越難揣測。

    袁昱年便不再說這個話題了,只說︰“我花重金請了幾個名廚,有時間常去我那兒吃飯知道不?之前是距離太遠我照顧不到你,現在距離近了,我再不照顧你,只怕你外公外婆都要托夢來揍我。”

    景延扯了下嘴角,“您還怕這個?”

    “嗯?”

    “你不是從小被揍到大的嗎?”

    “......”袁昱年咬牙切齒,“景、延!”

    他不要面子的啊?!

    “好了不跟你扯了,我還有點事,吃飽了嗎?要不要回去了?”

    “你個小屁孩能有什麼事兒。”袁昱年隨口吐槽了句,還是拿起外套,“走吧,帶你去認認家,你要是不來,我就去陸家逮你。”

    景延嘴角一抽。

    袁昱年跟他並肩往外走,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外甥竟是跟他一樣高了。

    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果然了,一不留神,孩子就長大了。

    這些年,他太忙了,忽略了很多,這孩子也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明明以前,他是很愛笑的一個小孩啊,而且特幼稚,看的動畫片都沒什麼內涵的那種。現在呢?出來這麼久,都沒見他笑過幾次。

    “穿厚點,大冬天的,別耍帥。”袁昱年揪揪他衣服,“算了,旁邊有家商場,我帶你去買幾件衣服吧。”

    景延不知道他怎麼突然變得這麼......?

    他懶洋洋地說︰“你不是說了,我把拆遷款都揣兜里了?八位數呢,幾件衣服我自己有錢買。”

    “小兔崽子,我又沒說你缺錢,但一看你就不會給自己買衣服。”袁昱年見他好像在著急什麼事情,也不強求,“回頭我給你買了送到陸家,順便帶點東西去拜訪一下他們。”

    畢竟孩子倆在他們家,再怎麼說,禮數都得周全些。

    “隨便。”

    景延心想,要不要賣個慘讓陸星搖給他買幾件衣服?然後再暗搓搓地找找有沒有情侶款,他偷摸著給她買回來。

    ......只是,想起陸星搖,他就想起現在她正跟宋言北在一塊兒做題呢,頓時又氣不打一處來,恨不得立刻飛回去才好。

    他才出來了一會兒!一會兒!這個姓宋的,這麼會鑽縫隙!

    要不是他現在逐漸有些想法的雛形在腦海中產生,著急跟袁昱年講講,想研究一下可行性,他今天,死也不離開陸星搖,堅決不讓敵方有可乘之機!

    郁起辭還笑他,呵,他憑什麼笑他?

    他才走了一個中午,都能有個姓宋的見縫插針,郁起辭呢,一走半年,千軍萬馬都插完了好嗎?

    景延想著想著,直接把這話發給了郁起辭,這才覺得解氣了些。

    郁起辭看到消息,臉色一黑。

    ......真是,該死的有道理。

    陸星旖問︰“怎麼了?”

    郁起辭收起手機,“沒事。哎,陸星旖,跟你說個事兒。”

    “什麼?”

    “早戀不好,得等到十八周歲後,談戀愛才是正確的。”

    陸星旖嘴角一抽,不理他。

    “真的。”

    “......哦。”

    她不知道郁起辭發什麼瘋,但也只是應付了一句,壓根沒放心上。

    郁起辭何其了解她,無奈扶額。也不知道,她身邊有沒有圍繞一些蜜蜂。

    但沒關系,來一只他就趕一只,反正他也不走了。

    景延一回來,掃了眼半年沒見的郁起辭,只跟陸星旖打了個招呼就上了樓。

    郁起辭︰“嘖。”

    陸星旖左右看看,不可思議極了︰“不是吧,你們見面都沒見上就已經吵上架了?”

    郁起辭︰“......”

    還真是這樣。

    景延回房隨便抓了個本子,立馬沖去陸星搖書房,氣都還沒喘勻,就敲了門。

    耤C

    宋言北來了多久了?他一走宋言北就來了?那他們豈不是單獨相處了三四個小時?

    這個姓宋的......

    陸星搖來開門,看到他,“咦,你回來啦?”

    “嗯,剛回來。”他迫不及待地往里走,看到兩把椅子緊挨著,陸星搖和宋言北是挨著坐的,感覺拳頭都硬了。

    他現在真的好想把這個姓宋的揍出去。

    男女授受不親不知道嗎?

    挨這麼近做什麼?!

    他完全沒有意識到,他自己是恨不得天天跟陸星搖挨得近一點,再近一點,恨不得跟她零距離接觸才好。

    ——不,零距離他可能都嫌不夠︰)

    嗯,雙標本人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