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第109章 營養液破千加更



    在沒有被看到的一面,陸星搖整張臉全被染紅了。

    鼻尖的、他的溫度仿佛還真實存在。

    瘋了。

    她想。

    景延還想跟她說話,卻收到她的微信︰「再放肆一點,我就把你鎖在陸家外面。」

    後面跟了幾個微笑的表情。

    景延不得不收住了手,怕真的把她惹毛了。

    柯明文感覺自己要瘋了,他都看到了什麼??

    他湊到景延面前,一臉震驚,指了指景延,又指了指陸星搖,迫切地想知道景延這個狗東西都干了什麼。

    景延不緊不慢地澄清︰“還在追。”

    陸星搖的聲音從前面傳來︰“你閉嘴。”

    “……哦。”景延看向柯明文,閑散道︰“听見沒,搖搖讓我閉嘴。”

    柯明文︰“……”

    陸星搖︰“……”

    如果可以,陸星搖想把他從這里,扔下去。

    快速收拾完東西,陸星搖說走就走。

    景延哎了聲,隨便一手,就跟了上去。

    毛鴻運從青藤班離開後就去跟隔壁的班主任說了會話,這時候剛好拿著保溫杯要回辦公室,就看到了這一幕。

    他的手指點了點保溫杯杯壁,腦海里又浮現出了那一封舉報郵件。

    可是聯想到陸星搖這次的考試成績,那點擔憂又被他自己給壓了下去。

    陸星搖同學是個好孩子,他應該相信她說的話,而且早戀八成是會影響成績的,但她的成績卻沒有被影響,就足以證明她沒有早戀。

    況且這一次次的考試證明,兩個人並沒有退步,一個很穩定地保持著年段第一,一個還勢頭很猛地在往上沖,排名不停地上升。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他們真的早戀了,那麼早戀給他們帶來的影響也是有益的,而不是有害的。既然如此,他好像也沒有了干涉的理由。

    毛鴻運想通以後,整個人都輕快了不少,哼著歌回了辦公室。

    自打陸星搖轉來以後,年段第一全被她包了,並且遠遠地甩開了年段第二。他在清北班班主任面前那叫一個揚眉吐氣,以前有多沒面子,現在就多有面子。

    今年的年度獎金,終于也有他的一份了。他準備帶著妻子女兒去旅個游 。

    陸星搖不理景延,景延就自己往上湊,“我剛剛都乖乖閉嘴了……”

    言外之意是,你怎麼還不理我?

    听起來,倒還有幾分委屈。

    陸星搖真是信了他的邪,他這叫“乖乖”嗎?這叫“閉嘴”嗎?簡直此地無銀三百兩。

    她撇過頭。

    “哎,你是不是想耍賴?說好的考到前三十有獎勵的,我可沒打算賴掉你的獎勵,你能不能學學我,你看我,這麼真誠。”

    後座就這麼大,他不動聲色地往她那兒挪了下。

    “誰耍賴了,答應就答應,說吧,要什麼獎勵?”

    “還沒想好,想好了告訴你。”

    “……有期限的。”她還是有點想耍賴。

    “過年前。”

    陸星搖皺皺鼻子,“好吧。”

    “那我也過年前告訴你。”陸星搖說。

    “成交。”

    司機听著兩人的對話,听著听著,竟是有點害怕二小姐被景少爺給賣了都不知道。

    景延倒是一點看不出來是頭大尾巴狼,他看了眼手機推送的新聞,瞳孔微深。

    【袁氏集團董事長袁昱年回國】

    下面還有一行小字︰在美國發展了十年的袁氏集團近來傳出有重回祖國發展的消息……

    再後面,就看不到了,得解一下鎖,點進新聞才能看到。景延解鎖了,卻沒點開新聞,而是點進微信。

    他找到一個叫「小舅」的聯系人,發消息︰「小舅,回國了?」

    袁昱年秒回︰「對啊大外甥,出來不?小舅請你吃飯。」

    景延摩挲了下指腹,答應下來︰「明天下午,你定個地方。」

    「行,明天給你發定位。」

    景延不知道袁昱年突然回國的原因,但見面肯定是要見上一面。

    算算時間,還有一年半高考。

    這個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跟景家割裂,他從一開始就沒想過只是暫時性的割裂,他是奔著永久去的。

    景家家業龐大,但他既然說了不要,就不會再去稀罕。

    袁家雖然有袁茵這麼個女兒,但從上到下,對他一直很好,只可惜他七歲那年外公外婆相繼離世,他失去了兩位親人。

    而在兩位老人離世之後,袁昱年為了公司的長遠發展,抓住了一個在美國的機會,直接把整個公司搬去美國,這一發展,就是十年,而這十年間,袁氏的確發展得很好,將當年的規模翻了個倍,如今在國際上也是排得上名號。

    這十年,袁昱年忙得腳不沾地,很少回國,景延與袁家的聯系少之又少。沒想到十年後的這一天,袁昱年會傳出回國的消息。

    景延猜不出袁昱年的心思。論起發展,袁氏所處的行業,在美國的發展勢頭很好,十年過去,依然如此。他在這個時間點回國,可別是——因為他跟袁茵的關系?

    袁家這一代只有袁茵和袁昱年兩個孩子,袁昱年遠走美國的時候不過二十三歲,今年三十三歲,還未成家。

    袁茵是袁昱年的姐姐,他們關系肯定是不錯,所以景延這個猜測還是有道理。

    只是,很可惜,他跟袁茵的關系不可能修復了,袁昱年倒不必為此費心。

    想起十年前,兩位老人離世之際,還在抓著他的手叮囑著袁昱年好好照顧他,還在將給他的財產一點點地跟他說清楚,他整顆心就忍不住地發疼。

    如果說這世界上有誰是全心全意地愛過他,那也就只有這兩位老人了。

    陸星搖的爪子在他跟前晃了晃︰“想什麼?到了,下車啦。”

    景延回神,順手抓住,“嗯,好。”

    陸星搖抽回手,睨了他一眼。

    真是,逮著機會就佔便宜,一點機會都不放過。

    今天也是陸嘉辰和陸星旖領成績單的日子,陸嘉辰回來得早,正在……挨訓。

    陸為修和沈明詩讓陸星旖學著陸星搖給景延補習的樣子,給陸嘉辰好好補補。算算時間,也挺長的了,可沒想到,陸嘉辰這次成績在年段里還後退了二十名,在班級後退了五名。

    要是說他原本成績名列前茅,退也就退了,可他的成績本來沒有多前面,退退退,這都退無可退了!

    沈明詩板著個臉,手里煞有其事地拿著根棍子,一副今天決不罷休的模樣。

    陸嘉辰苦著個臉,看到陸星搖進來,眼前一亮,趕緊跑過來往她身後躲︰“二姐救我!她她她要打死我!”

    沈明詩看到女兒就溫柔下來了,生怕嚇著女兒,把棍子隨手一放就去接陸星搖手里的包︰“寶貝回來啦?考的怎麼樣呀?我讓英姐做了銀耳蓮子湯,你跟景延去喝一點吧,累了吧?”

    陸嘉辰瞪大眼。

    剛剛沈明詩還凶神惡煞地拿著棍子指著他,“你看看你這成績!是能拿得出手的成績?!一天天的你都在學什麼?啊?你這成績,我跟太太們聚會的時候我可不承認你是我兒子!”

    ——前後簡直沒法當成是一個人好嗎!敢不敢再偏心一點?!

    沈明詩還在溫柔地問景延的成績,知道景延拿了年段第三十後,她更高興了,“太棒了,你這孩子,這段時間這麼刻苦也算沒有白辛苦了!阿姨就知道你會考很好的!快跟搖搖去吃點東西墊補下,晚上我讓英姐做大餐,犒勞犒勞你們!”

    陸嘉辰本來是抓著陸星搖的衣擺的,一不留神,陸星搖和景延就去了餐廳。

    沈明詩再次回頭來面對他的時候,陸嘉辰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一絲涼意。

    而他的感覺也並沒有錯。

    沈明詩給他表演了個“川劇變臉”。

    “你看看!你看看!搖搖給景延補習,景延直接竄到了年段前三十!以前他可是年段墊底的!現在呢?年段前三十!!”沈明詩更生氣了,“一樣是補習,這差別怎麼就這麼大呢?來,你回答我,是你有問題還是你有問題還是你有問題?”

    陸嘉辰︰“……”

    他艱難地開口︰“說不定是補習的人有問題……”

    “還想甩鍋給旖旖?得了吧,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你大姐二姐成績都可好了,還有你哥,當年也都是年段前排的,你你你!一樣的基因,我簡直要懷疑你的基因是不是變異了!”沈明詩叉腰,“去!面壁思過去!晚上不給你吃飯!正好減肥!”

    雖然她知道這孩子肯定會自己找東西吃的。

    陸嘉辰耷著個腦袋,拿著成績單乖乖去面壁思過了。

    景延考了年段前三十?怎麼听起來就那麼不可思議呢?

    都是一個圈子的,以前景延的成績可是最糟糕的,還能被他拿來當墊背的,被罵的輕點兒,這下可好了……

    唉,肯定是哪里不對。

    白英給兩孩子盛了銀耳蓮子湯,手上有些水,她隨手在圍裙上擦了擦,就站在一邊,表情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

    陸星搖性子敏感,心思細膩,很快就發現了她的不對勁,“阿姨,有什麼事嗎?”

    白英搓搓手,更不好意思了,“二小姐,那什麼,我有點事想跟你商量下……”

    “你說。”

    景延感覺可能不是什麼好事。

    果然——

    “小北他這次考的不太理想,剛剛跟我打電話的時候,他托我問問你,寒假有時間他能不能來跟你一起寫寫作業?……這孩子面子薄,可能不好跟你提,我也覺得這樣很不好意思,但我想著還是厚著臉皮問一下你……”

    陸星搖不覺得有什麼,但景延心里的警鐘卻直接敲響。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