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第100章 二更



    這個世界並非全然是惡意的,它也有善意的一面。

    這個世界並非所有人都是辛,也有很多人,他們懷揣著善意,願意慷慨地將善意予人。

    陸星搖以前接收了挺多的惡意,在一段只有黑暗的路上獨自前行了許久,久到她以為這個世界只有黑暗。直到如今,她才感覺到光明的存在是多麼的盛大。

    在校長和眾多老師的努力下,陸星搖的學習環境並沒有發生太多的改變,甚至,在老師們和學生科普完以後,有些同學開始敞開心扉,正常地看待這個病,和家長提出了想去看醫生的想法。

    諱疾忌醫,校長對于這個現象還是很欣慰。

    不過景延和陸星搖無暇顧及那些,晚自習一下課,陸星搖就逮住了景延,抓著他的衣袖︰“回去了。”

    柯明文憋不住笑,“搖姐,這麼緊張,怕他跑啦?”

    陸星搖默認。

    “噗嗤。”

    柯明文一臉看好戲的樣子,景延卻瞥了他一眼︰“你懂什麼。”

    他壓低聲音,在柯明文耳邊嘲諷,“都沒人怕你跑了。”

    柯明文︰“……”

    倒也不必如此囂張。

    只是景延和陸星搖還是沒能順順利利地走,景修文和袁茵堵在了校門口,還沒來得及出去,就被他們兩人堵住。

    人來人往,許多人往這邊瞧。

    陸星搖抿緊了唇。

    她實在不明白,這世界上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父母?

    就跟她在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前想不明白為什麼許志國和周淑蘭不喜歡她一樣的想不明白。

    景修文在和陸為修通完話後,是有些驚訝住的,掛斷電話後,他對著手機陷入沉思。

    原本滿腔的怒火,一點點地被澆滅。

    這些年,他好像,的確是太忽視小兒子了。

    沒有過多的關注,卻有無盡的怒火施加。

    這樣想想,對他是有多麼不公平?

    一天的時間過去,景延連個人影都沒出現,或許,是鐵了心不回來了。景修文終于慌了,九點就拉著袁茵來學校,想看看能不能堵住景延。好在,是堵住了。

    這時候的他,尚且有些愧疚。

    他想,他軟化些語氣,或許能哄哄小兒子。

    雖然,他也不知道,他是有什麼錯。但無所謂了,一家子,總不能真的給鬧散了。

    可是,景延在看到他們時,並沒有他們想象中的欣喜,只有一臉的不耐。

    他的意思很明顯——並不樂意看到他們。

    少年清冷瘦削的臉上,神情淡漠至冰冷。

    “你們來干什麼?”他瞥了眼被他們堵死的路,“讓開。”

    袁茵今天很不好受,一邊為大兒子難受,又一邊為小兒子難受,雙重的打擊,雙重的折磨。

    面對小兒子的冷漠,她心痛而無法言說。

    袁茵忍了又忍,才忍住沒有哭出來,“延延,爸爸媽媽只是想著很久沒有接你放學了,今天特地一起來接你回家。”

    “很久?”景延試著從記憶中找出一絲半點的記憶的痕跡,卻發現連條蛛絲馬跡都沒有,他們接過他放學?呵,的確是個笑話無疑。

    “不必了,沒打算回去,老爺子讓我滾,我得听話,不是麼?”他有些嘲諷,聲音低低涼涼,和這夜色融為一體的涼,“你們不是整天嚷著讓我听話?這不,听著呢。”

    袁茵臉色一白,訕笑道︰“爺爺那是氣話,他最疼你了啊,延延,你別說氣話,跟爸媽回家吧?”

    “真不用,客氣什麼。放學時間,你們倆堵這兒,看看把多少人堵了?讓開,你們回你們的,我回我的。”

    景修文一臉嚴肅的凜然,他擰眉,“鬧什麼?”

    景延的脾氣可沒比他小,更沒有忍他的打算,“誰鬧?讓你們,讓開——”

    他往身後去拉陸星搖的手,拉上了,繞開他們就走,半點不帶猶豫。

    他沒有原諒他們的打算,也沒有向他們打開心房的意思。

    並不是所有的傷口都那麼容易愈合。

    甚至,有些傷口深到,連它的主人都不抱有愈合的想法。

    他現在沒心思再去渴望虛頭巴腦的親情,倒是有了些別的,想惦記的東西了。

    景修文喊他,“你有沒有想過,你這一走,就再也別想回來?!”

    景延步伐微頓,頭也沒回,“想過,也做好準備了,你們…隨意。”

    這個年紀常見的輕狂肆意,他有。

    這個年紀罕見的思慮周全,給自己鋪路留路,他也有。

    他既有任性的脾氣,也有任性的資本。

    看似猖狂,實則每一步都有他的謀算,並非輕易踏出。

    景修文沒想到景延會毫無懼意。

    剛剛他忍不住脾氣了,看到景延這樣叛逆地離開,下意識地就放狠話,但其實放完狠話他就後悔了,只是好像有點來不及,而且即使是放了狠話,也並沒能將景延喚回,反而……像是把他越推越遠了。

    景延一走,他臉色就沉了下去。

    別再回來——

    景延敢,他們卻不敢。

    景家這一輩,只有他一個繼承人,他舍得走一輩子,那景家怎麼辦?

    景修文大怒,卻不知如何發泄滿腔怒意。

    “從小錦衣玉食的給他養大,他零花錢的那張卡里更是從沒斷過錢,到底是哪里對不起他,讓他這樣給我甩臉子!”

    袁茵擦著眼淚,不敢說話。

    “要是景承還在,我也不至于著臉去貼他的冷屁股,愛回不回,死外面都沒人管!”景修文冷哼一聲,轉身離開,絲毫沒有再去哄人的意思。

    他覺得他的低頭的下限已經到了。

    袁茵踟躕地看著景延離開的方向,滿心悲涼。

    景修文還不懂,但她懂了。

    景延要的從不是優渥的生活,而是他們傾注于景承身上的那份愛。

    今天他們全家花在景承身上的心思,哪怕只分給景延一半,他都不會做到這樣絕情。可他們沒有,一點都沒做到。

    袁茵醒悟了些,清醒了些。可是,好像遲了。

    遠遠地,她看到景延拉著陸星搖上了陸家的車。

    袁茵閉了閉眼。

    景承是長子,是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從懷上他開始,整個家里都處在迎接新生命的喜悅之中,所有人都在期待他的到來。他聰明,優秀,孝順,懂事,從小就是他們全家人的驕傲。

    景延是次子,在知道懷上他時,袁茵是意外的,和景修文商量了許久,還是決定把他打掉。他們覺得有一個孩子就夠了,而且景家生意忙碌,可能沒有太多的時間和精力來分給第二個孩子。卻沒想到,在去打胎的路上,她接到了綁匪的電話——景承被綁架了。她當即回了家。

    後來,景承沒了,而景延,不可能去打掉了,非生不可,因為景家需要一個繼承人。

    那段時間,景家雖然決定了生下景延,但全家都還沒有從失去景承的悲痛中走出來,她也是成天以淚洗面。

    在知道懷上景延時,沒有一個人期待。決定留下他,也是因為景家需要繼承人。懷胎十月,整個家都是悲痛的,沒有人有多余的心思分給這個即將到來的小生命,沒有人會有心思去期待什麼。這種無形的漠視,一不小心,就持續了許多年。

    直到這時,袁茵恍然回神——

    這些年,她到底都做了些什麼?

    景承走了那麼多年,景延出生了這麼多年,可她的記憶,怎麼還停留在景承剛剛離開的那個時候?中間近二十年的時間,她似乎……什麼也沒做。

    袁茵想起景延的聲聲質問,一時間整個人都在恍惚。

    她還沒來得及走出陰影,這個“還沒來得及”,一不小心就是十八年。而景延,在悄然中,在被他們忽視中,已經長大了。

    猶記得小時候的景延,和他哥哥一樣聰慧,甚至兩人共同的幾個老師有說過,景延的天資更甚景承,讓他們好好培養。

    他們為此,不知該高興,還是該苦澀,兩相矛盾中,便也沒有太多的作為。

    但那時候景延不懂這些,他還是听話的,還是懂事的,還是會好好學習好好上課的。

    轉折點在什麼時候?

    在她有一次和景修文聊了幾句景承,懷念了下當年的時光,順口提了幾句為什麼會生下景延,而這時候,門外傳來些許微小的動靜,她開門去看,發現景延不知何時站在了門外,正一臉冷漠地看著她。

    從那時起,她便失去了乖巧懂事的小兒子,只有一個叛逆得與全家為敵,還恨不得與世界為敵的小兒子。他性情大變,成績一落千丈,無心于學習,也無心于……與他們之間的關系和相處。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