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第98章 雙更合一



    活動室里,辛還在論壇上竄下跳,她憑借一己之力,愣是把人拉回來不少站在自己這邊。

    逐漸地,開始有人覺得她說的是有點道理。

    「樓主說的這些其實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道理」

    「或許陸星搖去接受治療或者去特殊的學校上學會比較好吧」

    「lxy這樣會不會影響到其他同學?這個還真說不準……」

    辛正沾沾自喜,門外突然響起了開門聲,她忙小跑過去,以為是管理員︰“你們怎麼回事啊?不知道里面有人啊,就把門給鎖了,這份工資很好拿還是怎麼啊?有沒有責任心……”

    她的聲音戛然而止——

    居然不是管理員,而是景延和陸星搖這幾個人。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辛悄悄地把手機往身後掩了下。

    她下意識後退了小半步,“你們……你們干什麼?”

    陸星搖清清冷冷的臉上,是極淡的表情,“你說呢?”

    她朝辛走去。

    景延就站在她身後,懶懶散散靠著牆,耷著眼看這邊,卻十足是一副撐腰的架勢,大有一種“鎮守後方”之感。

    辛咬緊下唇,手心開始出汗,“我不明白你是什麼意思!陸星搖,這里可是學校,你以為是你可以為所欲為的地方嗎?你…你小心被處分!”

    “相比于某些人竊取**,誹謗造謠,我揍個人而已——”陸星搖提唇,悠悠地說︰“算什麼。”

    辛才不肯承認,“誰竊取**了?你別血口噴人!”

    陸星搖歪頭看向她藏在身後的手機。

    不待陸星搖說什麼,辛先炸為敬︰“你干什麼!你又要干什麼!有你這麼欺負人的嗎?我只是在這里待了會,你就準備往我頭上扣什麼罪名?我告訴你,別以為自己有多牛逼,還想恃強凌弱,來個校園暴力不成?信不信你被學校開除,只能灰溜溜地收拾東西回家?!”

    似乎是想用聲音給自己壯膽,她說話的音量越來越高,尖銳得刺耳。

    付以听快被氣炸了,“你要不要臉啊?論壇那個帖子就是你發的!明明背地里干了一堆壞事,還在這里裝什麼無辜白蓮花?”

    辛才不可能承認,她繼續否認道︰“你們憑什麼誣陷我?你們說是我就是我了?你們就是世界,你們就是真理唄?讓開!我要出去!不讓我出去我就報警了!”

    陸星搖點點頭,頗為認可,“你報,不攔你。”

    辛一噎,一時不知她是個什麼意思,眼神都充滿了防備。

    陸星搖還催她︰“趕緊,110,按一下。”

    辛︰“……”

    她就沒見過比陸星搖還要囂張的人。

    陸星搖不緊不慢道︰“正好,我也能請警察幫忙看看醫院的監控,畢竟,泄露病人**,可是違法的事情。”

    辛終于明白她的意思了。

    頃刻間,臉色白如紙。

    這,這是違法的?

    她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她怎麼可能知道啊?

    這竟然還是違法的嗎?

    在辛震驚的表情中,陸星搖補充︰“現在傳播的範圍,夠判刑了。”

    辛眼前一黑。

    “醫院的信息是怎麼泄露的,查起來並不難。”陸星搖提醒她。

    辛突然知道剛才尤興瑞為什麼會那麼生氣了,一種巨大的恐慌開始籠罩她。原本她只是想簡單地報復一下陸星搖,讓陸星搖知道得罪她的下場,殺殺她的銳氣,可現在,事情的走向似乎早已脫離了她的控制,奔向了一個她拉都拉不住的方向,而且後果……可怕到她遠不可能承受。

    辛拿著手機的手都開始顫抖起來,這時候,即使她想逼著自己鎮定一些,她也冷靜不下來了。她不想在陸星搖面前露怯的,無論如何都不想……

    辛咬著唇,別開臉︰“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她的聲音已然弱了下去,沒有剛才的氣焰與囂張。

    她正在心里思考,以辛家的能力,把這件事壓下來的可能有多大。

    這年頭才不講對錯,講的是實力。

    犯法又如何?只要家里能兜住她就行!再說了,她還未成年呢。

    辛稍稍冷靜了些。

    “到這時候,還在 著呢?”陸星搖一點也不著急,“你這個帖子引起了挺大的注意,你說,如果老毛去查,能不能查出來發帖人是你呢?你覺得,學校處分或者開除的,會是你,還是我?”

    “難不成你真的覺得自己的行為是正確的?”陸星搖問道。

    明明辛的行為已經在法律和道德的底線蹦噠,但是她自己好像絲毫未曾察覺。陸星搖覺得她也是挺神奇的一個人。

    陸星搖還在慢悠悠地跟她說話,像是在逗寵物,所以都沒告訴她景延已經查出來就是她,給她一種自己還沒被發現,他們手中還沒有證據的僥幸心理。

    陸星搖就像是站在上帝視角的人,在盡情地戲弄辛。

    付以听他們看得痛快又解氣,看辛,就像是在看跳梁小丑。

    辛顯然不是陸星搖的對手,幾番回合下來,高下立見,誰輸誰贏已是一眼分明。她稍顯狼狽,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害怕,雙手緊攥,卻仍仰著頭不肯低下半分。

    “你說,這事情可怎麼好呢?”陸星搖輕聲道,溫柔,卻是把溫柔刀,“悄悄告訴你——被這麼多人看到我的體檢報告,我很生氣。”

    她笑容一斂,臉上只余冷漠。

    辛突然尖叫出聲,陸星搖今天帶人把她堵在這,不是要打她,就是比打她更可怕!

    她恐懼地試圖向外界求救。

    景延不耐煩地制止她︰“別喊了,喊也沒用,管理被我支走了,這里離教學樓有段距離,這個時間點根本沒人。”

    辛心如死灰,面色慘白,“你們……你們到底要干什麼?殺人,殺人犯法的!”

    膽小得要死。

    陸星搖一面嫌棄,一面繼續嚇唬她,“我當然知道殺人犯法,為你這麼個東西把自己搭進去?我又不傻。”

    辛剛松口氣,就听陸星搖繼續說︰“但是打人,打的痕跡不明顯,還是沒事的。頂多算個鬧事?被老毛罵幾句就是了。”

    辛剛剛放下的心再度提起——

    “你瘋了嗎!你想做什麼!你沒有證據那些是我做的!再怎麼說,你也得給我個證據,你也得去問問老毛才知道!你現在憑什麼認定了就是我?”她太過害怕,這話幾乎是喊出來的。

    “哦,也對。”陸星搖深以為然地點點頭,“那行吧,那就先擱著這事兒。可是——”

    “我本來就有賬要跟你算,一大疊的賬呢,打你揍你,理由成山,就算這次不是你,也無所謂啊。”

    陸星搖看上去無辜極了。

    卻在說著最恐怖的話。

    辛看著被景延和柯明文堵死的門口,眼淚都要下來了。

    陸星搖是瘋子吧?是的吧?為什麼要揍她?!連個證據都沒有!

    她後悔了——

    但還不是後悔搞陸星搖,只是後悔沒找對地方,找在這里處理事情,這下好了,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這時候誰來救她!

    “害怕了?你做事情的時候不知道害怕,這時候倒害怕了,是不是有點晚?”陸星搖朝她走近。

    辛下意識往後退,驚恐地看著她,“你瘋了嗎?”

    “瘋了的是你。”陸星搖淡淡道,一邊慢悠悠地擼起袖子。

    辛或許是不想受制于人,索性在陸星搖動手之前,她先沖了過去,想先行動手。

    可她高高揚起的手腕卻倏然被桎梏住,動也不得,這股桎梏住她的力氣大得根本不像個女孩的力氣。辛一慌,掙扎著,卻根本掙扎不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老自己上趕著惹我,你說,是不是——犯賤?”

    陸星搖一手抓著她手腕,另一只手直接扇了過去,聲音清脆而響。

    辛被這力氣打得往旁側了幾步,險些跌倒,她捂著臉頰,不敢置信道︰“你敢打我?!”

    “我告訴你,惹事可以,但是惹到我頭上,不行。”陸星搖冷眼看她,眸中一點溫度都沒有。

    “我跟你拼了!”辛眼楮都是紅的,直直沖了過來,手掌即將落在陸星搖臉上的時候,陸星搖再次握住她手腕,狠狠摔向一邊。

    她整個人頓時就被摔了出去。

    “啊——”

    陸星搖不顧她摔倒的痛苦神情,悠悠走到她身邊,蹲下,“想還手?嗯,被打了是該還手,我也是在還手。”

    辛被這個樣子的陸星搖嚇懵了,她猛地往後爬︰“你想干什麼?你想干什麼!如果我有錯,也輪不到你來收拾我!”

    “你搞我,還不許我收拾你?真霸道吶。”

    在辛不斷放大的瞳孔中,只看得到像個惡魔一樣的陸星搖的身影。

    景延給柯明文使了個眼色,讓他去樓下盯梢,別讓人來,來了就趕走。

    他想讓陸星搖痛痛快快地發泄一次。

    這還是她第一次這樣還擊。

    付以听擔心︰“不會被學校記過吧?”

    景延︰“怕什麼,我們什麼也沒做,該記過也是記那個姓辛的。”

    付以听瞪大眼,看著不遠處嚇到不停往後爬的辛和陸星搖,產生了深深的自我懷疑……

    我們,什麼也沒做?

    “就算做了,不也有我麼,記過什麼的,不存在。”

    景延壓根沒放在心上。

    比這嚴重十倍百倍的事情他都干過,這點事情,他根本就沒當作是事兒。

    他太有鎮定人心的作用了,閑閑散散站在那里,付以听忽然覺得就算陸星搖把天給捅破了……好像也沒有什麼大事?

    過了十幾分鐘,陸星搖拍拍手,叫了景延和付以听︰“我們走吧。”

    等到陸星搖離開,辛整個人的神經都在恍惚。她臉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來她現在是有多崩潰。

    跟她想的不一樣,她以為陸星搖要揍她,要打她,但她沒有,她更狠,一邊用武力壓制住她不讓她動彈,一邊用語言在精神上□□她、殘害她。

    她忍不住抱住膝蓋,整個頭埋在膝蓋里哭出了聲。

    她完了,她這回真的完了……

    陸星搖不會放過她的,也不會放過姑姑姑父的,她真的犯法了……

    如果剛才陸星搖跟她說的那些都是真的,那她這回怕是真的沒有活路了。

    -

    辛也沒去上課了,直接回了家。

    她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架勢,連毛鴻運都沒說了,是找了個地方□□出去的。

    這個時間點應該只有她媽在家,她本來想著回家跟媽媽把這事兒給說了,說不定還能讓媽媽給她出出主意,可沒想到,這個時候的辛家不止只有她媽,滿滿當當的竟是全在。

    本該在上班的爸爸,還有姑姑姑父,爺爺奶奶,全都在。

    看到辛回來,尤興瑞撇開了眼,像是根本不想看到她。

    一家人臉上都沒什麼好臉色。

    辛心里一咯 。

    這回,她好像,是做了什麼不得了的大事了……

    辛晴還窩在辛老太太身邊哭呢,“媽,你說怎麼辦呀!”

    她和丈夫奮斗這麼多年才在醫院站穩腳跟,一個一個地升上主任,前段時間院長還跟她聊了下,說半年內能給她升個職,讓她好好干。

    可是現在,一切全都毀了。

    剛才院長把她和尤興瑞叫過去,當場辭退,並且提出會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

    病人資料泄漏,這事可大可小,可辛愣是把這事弄到了最大。

    丟工作是小事,大事是,這對于她來說,算得上是職業污點了。尤興瑞的話,雖沒參與,但兩人是夫妻,陸家又是醫院的大股東,這回他算是被連坐。而且院長說,這次他們算是把陸家給得罪透了,陸家不可能善罷甘休,今後再不可能有好的醫院願意收他們。

    辛晴這輩子的前途算是都毀了。

    還有尤興瑞……也差不多。

    夫妻二人,竟是被辛一手給毀了個一干二淨。

    辛晴哭了很久,眼楮都給哭腫了,如果要坐牢的話,那對不起的不只是她自己,還有子孫三代都會有所牽連。

    她的兒子這麼優秀,還說以後想當機長的……

    辛老太太摟著她,舍不得極了,又是哄又是勸,卻拉不住人哭。她剛剛已經忍不住朝兒子發了一通脾氣,瞧他教的這好女兒!

    這下辛回來了,可好,剛剛他們的怒火都不知道發泄在哪里,現在有地方發泄了。

    辛父率先站起來,怒道︰“你還敢回來?!”

    何止是妹妹妹夫的事業出了問題?一大早上,他公司就來了一波人查賬,又來了一波人說是接到舉報,要檢查質量問題。一波又一波的人,沒完沒了地來,沒完沒了地找茬。

    辛家的公司問題很多,只是都藏在暗處,遮遮掩掩,表面上也就顯得風平浪靜,但這樣一查,遮羞布一掀,所有的暗病一覽無遺。

    辛父頭疼了一整個早上,又被老太太叫回來,他現在是一肚子的氣沒地方發。

    這是辛第一次站在家門口卻不敢進。

    面對父親的怒火,奶奶的冷漠,姑姑姑父的漠視,她茫然得不知所措。

    辛母舍不得女兒這樣,擦著眼淚去拉她,“快進來吧,你好好跟你爸爸姑姑姑父認個錯,請求一下他們的原諒。”

    話是這麼說,可她心里知道,這次的事情太嚴重了,恐怕……不是認個錯就能挽回的。

    辛父指著門︰“讓她滾!有多遠滾多遠!我沒有她這樣的女兒!認什麼錯?她有錯嗎?她沒錯,有錯的是我,是我當年沒有在你懷上她的時候就把她打掉!沒有在她生下來的時候就把她掐死!”

    辛母從未听丈夫說這麼重的話,一時間,氣的眼淚又流了出來。

    辛更是直哭,不停地喊著“爸爸”。

    尤興瑞說︰“媽,你女兒這回可是被你孫女毀了個干淨,如果認兩句錯就能得到原諒,那麼——我也只能沉默了。”

    辛晴不說話,只是埋在老太太懷里哭。

    她是疼佷女的,很疼很疼,當成親閨女的疼,這時候再生氣再心痛,也不忍斥責。只是,她不是沒有怨氣的,不是不生氣的,兩相矛盾下,她選擇了不吭聲。

    老太太知道這次辛做了什麼,也知道她這回造成了什麼樣的後果,閉了閉眼,一邊摟著女兒,一邊吩咐兒子︰“你該好好管管了!”

    她心痛地不再去看。

    辛這次,太讓她失望了,也讓她怒不可遏。她這回可是毀了女兒女婿,還讓公司陷入了這麼大的困境,前途未卜。任何一個家族,都容不得這樣的害群之馬。

    辛听到這話,僵直住的頭腦終于回過神,她趕緊跑進去,“不,等一下,爸爸!我——”

    “你知不知道你惹的是什麼人?你姑父明明跟你說過,那是陸家的人,讓你別惹,你為什麼還非要惹?!”

    “爸爸,他們家有錢,我們家也有錢,怕他們做什麼?姑父怕,是因為他沒有錢,只是個醫生,我們家又不……”

    “你給我住嘴!”

    辛父像是第一次認識自己的女兒一般。

    連自己姑父都看不起了嗎?那可是她的姑父!從小疼她的姑父!醫院的主任啊,她連這都看不起?她憑什麼看不起啊?話里話外濃濃的蔑視,她憑什麼?

    難道她看不看得起一個人,只是看有錢程度嗎?!

    尤興瑞像是早就看破了辛的本性一般,只冷笑了下,什麼都沒說。這一聲冷笑,卻是切切實實在嘲笑辛父教女無方!

    辛父感覺整張臉都要丟盡了,“而且你以為陸家是什麼?又以為辛家是什麼?辛家在陸家面前,屁都不算!陸家想弄死一個辛家,要多容易有多容易!就因為你的種種作為,現在公司已經被有關部門盯上了,查賬,質檢,一樣一樣的,再這樣被搞下去,破產也就在明天了!”

    辛父的話說得辛一愣一愣的。

    他在說什麼?

    每個字她都懂,可是連起來她就不懂了……

    “你這是毀了整個辛家!”辛父吼道。

    辛嚇得後退了一步。

    辛母只抱著她哭,慢慢地,從小聲地哭變成了失聲痛哭。

    辛整個人都傻了。

    也是這時,辛父的手機突然響了。

    “董事長,不好了,又來了一批人,您快回公司吧,大家這都亂成一團了!”

    辛父深呼吸了一口氣,“剛才那波人有沒有查出什麼?”

    對方沉默了兩秒。

    終于在辛父的心沉到谷底之前,猶豫著說︰“……該查出來的,都查出來了……”

    這話,直接讓辛父眼前一黑。

    “你先把局面給我穩住,我馬上回來!”辛父來不及跟他們解釋什麼,掛斷電話拿起外套就往外走,經過辛時,他終于還是壓不住怒火,重重地踹了一腳過去。

    “啊——!”

    辛母嚇得臉上血色全無,趕緊朝著摔倒在地的女兒撲了上去,“——”

    辛第一次被踹,還是這樣的力道,她覺得,爸爸應該是恨不得一腳把她踹死!

    她大聲地哭喊起來,可是除了媽媽,無一人理她。

    老太太拉著女兒的手,“走,我們去我房里,這里太吵了。”

    現在女兒女婿的前途都成了問題,她愁的飯都吃不下,不想個辦法,她怕是要愁得半白的頭發全給白了。

    辛的哭聲隨著他們的離去戛然而止,她更咽著,想抓著救命稻草一樣抓著辛母的衣服,“媽媽,怎麼辦?我怎麼辦?爸爸踹我,爸爸不要我了,我好疼,被他踹的那里……我感覺我腰斷了……”

    辛不敢鬧了,可她是真的疼啊,疼的額角汗珠一點點地都冒了出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