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第78章 一更



    如果讓裴慶來說,他覺得陸家的這一輩里最出色的莫過于陸星搖無疑。即使是從小被當做繼承人培養的陸嘉實也難以匹敵。她雖是女孩,卻有著比男孩更狠的魄力和更敏銳的知覺,若將陸氏交到她的手中,陸氏必定會更上一層樓。

    裴慶在心里暗暗想著,卻萬萬不敢說出口半句。他又看向景延,笑道︰“什麼風把景少爺刮來了?”

    景延就站陸星搖身邊,怪打眼的,他一點不多帶掩飾的,“來圍觀圍觀,看看戲。”

    裴慶頷首,指指旁邊︰“還有點事得處理下,你們玩,應該也快開始了。”

    陸星搖點頭。

    他一走,景延忍不住說︰“我發現你家老爺子這心腹對你挺欣賞的哈。”

    肉眼可見的,裴慶對陸星搖滿眼都是欣賞,就恨不得往她臉上蓋個“優秀”的章了。

    “你沒發現的還有很多。”陸星搖說,“比如全年段的老師對我都很欣賞。”

    這話倒是不假,自從她在數學競賽上拿了獎後,雲十一中再一次名聲大噪,她每次去辦公室,都能接收一波慰問。

    景延一噎,“你能不能謙虛一點!”

    “不能。”

    主要是她有點喜歡看景延吃癟的樣子。

    “……”

    景延努力告訴自己,不能跟這人計較,不然就計較不完了。

    好在很快就開庭了,景延轉頭想和陸星搖說什麼的時候,發現她臉上清清淺淺掛著的笑消失了,面無表情地正看著走進來的人。她的手放在身側,卻不知何時虛握成拳。

    他微微一怔,大抵知道了這一次來這里對于她的意義。

    景延悄悄握住了她的手。

    陸星搖沒想到他會這樣,愕然轉頭看他。

    景延的表情看起來還挺正常,當然也有可能是裝的鎮定,“看我干嘛,看你想看的。”

    陸星搖試著抽了下。

    沒抽動。

    她也就放棄了,復又看向了周老太太。

    本來就瘦瘦小小的老太太這兩天仿佛又瘦了一圈,臉上幾乎沒有肉了,眼下更是兩片青黑,憔悴非常。

    陸星搖有不忍嗎?

    ——自然是有的。

    尤其是老太太在看到她時,眼眶通紅,干涸的嘴角囁嚅著喊“搖搖”的時候,她的情緒幾欲崩潰。

    她名字的由來其實挺好玩的,因為她小時候很喜歡听外婆唱《外婆橋》,里頭那句“搖啊搖,搖到外婆橋”她一听就會笑。老太太就由此給她取了名。

    至于那個“星”字,大抵是因為老太太知道這些事,也知道陸星旖的名字,才給她取的吧。至于她取的時候在想什麼,會不會有一絲一毫的負罪感和愧疚感,就不得而知了。

    景延察覺到了她情緒的變化,就跟坐了個過山車似的,明明剛剛還在低谷,現在一下子就蹦到了**。

    說實話,他覺得她這人生經歷還挺離奇的,也挺讓人心疼的。不過……這樣離譜的事情,一般人也遇不到,嘖,真不愧是陸星搖。

    他悄無聲息地把握著的那只手握得更緊,像是想通過這樣簡單的接觸起到傳遞力量的作用。

    周德梅也出現了,隨之出現的還有陸為修和沈明詩。

    周德梅真的是個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他們剛才跟她糾纏了那麼久,都沒能讓周德梅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她仍是冥頑不靈,固執地認為自己是對的,全世界都是錯的。

    眼看著開庭時間要到了,陸為修懶得再與她糾纏,“今天同意過來,我還挺後悔,因為這一趟竟是讓我知道了這麼惡心的事情。你就等著法律的宣判吧,我不會放過你,絕不會。我女兒受的苦,你只等著千倍百倍地償還!”

    周德梅捂著心口痛苦地喊他︰“不可能的,你不可能這樣對我!”

    明明她的為修是那樣溫柔的人,他會對她笑,也會提醒她端湯小心燙到。他對她……多多少少是有情的啊!

    周德梅咬緊了牙說出來的時候,只得到了沈明詩毫不夸張的嘲笑︰“不過是個笑,他會牽你的手,會抱你,會和你同枕而眠嗎?不過是個善意的提醒,他會給你端湯,會親口吹涼了喂你嗎?——都不會,他只會對我這樣!周德梅,做夢可以,但也別整天做白日夢!”

    周德梅的臉色一點一點地冷了下去。

    沈明詩的臉色比她還冷,“我也挺後悔,干嘛答應你過來呢?平白無故把自己惡心了一番。”

    周德梅的牙都快咬碎了,雙眼通紅地瞪著沈明詩。她說的每句話,都讓她想撕爛她的嘴!

    這個賤人——!

    “你這輕賤的喜歡還是自己摟著吧,沒人想知道,也沒人會回應,更沒人會喜歡,沒人會因此而高興。”陸為修說罷,便拉了沈明詩的手離開。

    他現在的心情很復雜,整個人都籠上了一層陰郁。

    待得離開了那個地方,他才和沈明詩說︰“對不起,明詩,我從沒想過……是因為我,搖搖才會……”

    沈明詩嗔怪地瞪他一眼︰“你是什麼好心人,這種罪過也往自己身上攬?明明是周德梅鬼迷心竅,一顆心比蛇蠍還毒。”

    半晌,她又嘆了口氣︰“也是我們識人不清,將這樣的蠍子放在身邊二十年都不曾有半分發覺。搖搖……我這輩子都對不起她。”

    這十七年,于他們整個陸家而言,都是一場難言的心痛,也是難以抹去的黑暗。

    陸為修握緊了她的手,眼神卻是出奇的陰鷙。

    他不介意讓周德梅親身感受一下來自他的手段,不介意將自己在周德梅心目中不知道有多美好的形象親手毀滅。

    -

    按理來說,周德梅沒有律師,畢竟也沒人給她請。再說了,她這種段位的人怎麼可能請到陸氏律師團更好的律師?面對陸氏律師團,她請的律師再好也是白搭。

    但周德梅有錢,這些年她的錢沒怎麼花,都存著呢,只要有錢,請個律師不是問題。而且……她也不是躺著等死的人,即使知道打不過,她也得打一場。

    陸氏律師團和周德梅請的律師懸殊實在太大,所以基本上是人一到位,結果就已經能看出來了,都不用等開庭。

    開庭也就是走個過場罷了。

    這還是陸星搖第一次坐在這樣莊重嚴肅的地方,她看著法官,看著諸律師,小臉緊繃,薄唇緊抿。

    她一個十七歲的孩子,在靜靜地等著國家法律對她這十七年的遭遇給出一個公正的宣判,在靜靜地等著那個罪魁禍首得到她所應有的懲罰。

    剛開始時她心情很激動,開庭後,她的心情卻是平靜了下來。

    景延听了一會兒,很多從前他不知道的、陸星搖親身經歷過的事情他也都知道了。他難以想象這世上還會有這樣的人,簡直無恥到沒有下限。

    而陸星搖听著听著,心態愈發平靜,看上去像是在听別人的故事一般。

    等到結束,她和眾人一起起身,準備離開,也這才發現自己的手還被景延握在手里。

    她輕聲提醒︰“結束了,可以走了。”

    她得到了她想要的結果。

    周老太太,三年。

    周德梅,十年。

    她不懂法,不知道這是正常的刑罰,還是陸家特地使了辦法加重的。但她知足了。她想要的,不過如此而已。

    這個世界沒有出錯,賞罰分明。

    景延鼻尖有點酸,他突然伸手把她摟進懷里,拍了拍她的背。

    ——像是哄小孩一樣。

    陸星搖一愣。

    都來不及做什麼反應。

    “你的人生出了十七年的差錯,但好在,及時糾正,從此都是正軌。”他像是在宣告一個什麼旨意一般,聲音輕輕,卻很堅定。

    陸星搖輕輕地,點了下頭,“嗯。”

    會的。

    從此,都是正軌。

    陸星搖幾不可見地扯了下嘴角。

    她也抬起手拍了拍他,“好啦,走了。再不走就只剩我們了。”

    其實也沒有,陸為修和沈明詩在等著呢。

    哦,也不是等著。

    陸為修正怒視著那個抱住自己女兒的人,要不是沈明詩死死拉住,他早就沖上去了,擼起袖子二話不說揍一頓先。

    干嘛呢!動什麼手!抱什麼抱?!

    沈明詩含笑看著,看著看著眼眶就酸了。

    陸為修愣了下,又忙不及地哄她去了。

    沈明詩說︰“終于,凶手落網,罪有應得。以後搖寶身邊再無威脅。一定會如空山大師所說的,平安順遂一生。”

    陸為修重重地點了下頭。

    經此一事,以後陸家所有的佣人,怕是都要查上三代,而且隔三差五就得查上一查才行。

    犯過的錯誤,不可能再去犯第二次。

    沈明詩說著說著就哭出了聲。

    “都是我不好,我這個當媽媽的,一點都不稱職,我連我的女兒都保護不好……”

    陸為修有些黯然,沉聲道︰“我又……何嘗稱職呢。”

    待夫妻倆一起難受完一番,景延和陸星搖都已經站在他們跟前了。

    陸為修都快忘了剛剛自己在生什麼氣,把女兒拉過來抱了抱,實實在在感覺到她在自己的懷中安然無恙,那顆心才安了安。

    “搖搖,爸爸媽媽讓壞人受到懲罰了。”他聲音有些更咽,“對不起,搖搖。”

    陸星搖微怔。

    “以後再不會了。”

    陸星搖在他懷中,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也相信。”

    她的聲音很清冷,卻莫名有一股很強烈的安撫的作用。

    陸為修只覺得滿腔的情緒幾乎要壓不住,抱著女兒的手忍了又忍,卻還是忍不住地不停收緊,像是在抱住什麼失而復得的珍寶。

    嘖。

    景延都怕陸星搖沒被虐死,卻被她爸給勒死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