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第72章 一更



    “許媛,我知道你很難接受這個事實,但是事實擺在這里——你我本非兄妹。再叫你‘妹妹’,于理不合,于情…不該。”陸嘉實摩挲著手表,在許媛受傷至極的目光中淡聲道,“我也知道你現在情況艱難,只是,世上艱難的人多了,許媛,陸家做慈善,但不是慈善機構。”

    他這話,已是將話都給攤開說明了。

    許媛愣愣地看著他︰“哥哥,可是,十七年的感情,說沒有就能全都清空嗎?你們真的可以把我們之間的親情全都當作不存在嗎?”

    陸嘉實到底年紀不大,情緒控制的能力無法到達像爺爺父親那樣的高度,他的拳握了又緊,緊了又松,如此往復。

    怎麼可能沒有感情?無論如何,感情都在那里。從前有多疼愛她,現在割舍起來就有多難受。

    無非是理智當頭,對搖搖的憐惜戰勝了這一切罷了。

    面對她幾乎是帶著淚的質問,陸嘉實只覺喉間苦澀難言。

    他的眸光深邃又晦暗,一字一句道︰“可是,你從前過著優渥的生活的時候,陸家的親生女兒流落在外,在這座城市最底層的地方過著最艱難的生活。那十七年,是你的母親為你偷來的。她也為自己的‘偷’和搖搖受的苦付出了代價。至于這件事唯一的得益者,你……該學會感恩的,不該再奢求本就不屬于你的東西。搖搖好不容易回來,她之于我們,如珍寶,如易碎的水晶,我們小心翼翼地寵著她,根本舍不得讓她有一絲一毫的傷心,而與你來往,無異于是在她的心上插上一刀,所以——”

    “媛媛,好自為之,望自珍重。從前的錯誤,既已糾正,就別再去回憶了。”

    陸嘉實把話說到這份上,自覺已是仁至義盡。

    還能再說什麼呢?

    還能……再做什麼呢?

    多說多做,都只是枉然。

    許媛遲早要適應她原早該適應的生活的。她原一出生就是這樣的生活的。偷了別人的十七年,她享了十七年的福,受了十七年的寵,還什麼都不用付出,已經夠了。再多,是沒有了。

    許媛瘋了似的搖頭︰“不,不是這樣的,雖然糾正了,可是我所有的親人都鋃鐺入獄,我爸媽,外婆,姨媽,全進了監獄,我連個監護人都沒有了啊哥哥!但凡我有一點辦法,我都不會來找你的……這麼久了,我生活得一點都不快樂,可我還是忍住了呀。可現在呢?都沒有人養我,沒有人給我做飯吃,給我洗衣服了呀。哥哥,你……你就當是做好事,哪怕只是讓我去你外面的房子住,請個阿姨照顧我也好呀……”

    她自認為她的要求簡單到不能再簡單了。換作從前,無論是什麼時候的陸星媛,讓她提要求,都能提出一籮筐。現在這麼點的要求,可以說是樸素到不能再樸素。

    陸嘉實自是心知肚明,這樣的要求一點也不過分。可是……

    他只要答應了,就是對搖搖的殘忍。

    因為……

    她就是這樣過來的啊。

    他拼命告訴自己,這是許家人,這是將他們陸家害得好苦的許家人,無論許媛過得如何,他都不該心軟,也沒有資格心軟。父親要是知道了他心軟,不知會有多麼失望。終于,他起身,將錢包里僅有的一點現金給了她,“恕我不能做到。這些……你將就拿著,以後不用再找我了,再找我也沒用了。我先走了,你隨意。”

    他不再看她一眼,抬步離開。

    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听到身後傳來慟哭聲。

    陸嘉實的腳步有一瞬間的遲疑,但最終還是沒有轉身,抬手開了門。

    待門開了又關上的聲音響起,哭聲也戛然而止。

    許媛看著眼前的三百六十多塊錢,雙目通紅。

    你們是真的,好狠心……

    -

    陸家安頓好了許離,不說別的,單說這事兒,許離還是挺感激。只是,陸家到底是把許志國和周淑蘭送進監獄,打破了他生活的平靜,上次還因為沒有照顧好陸星搖,害得陸星搖發病了。他對陸家的感情很復雜,所以也沒特地做什麼,只在去學校前,特地來見了陸星搖一面。

    陸家給他轉去了沂市的一所比較好的私立中學,一個月只能回一次家,而且還可以進行選擇,就算選擇不回去也可以,等寒暑假了再回去。也就是說,他一個月最多只能見一次陸星搖。

    許離提前一天打電話來說過他要來,陸星搖知道他是第一次住校,特地去了趟商場,給他買了不少東西,就等著他來的時候都給他。

    等許離來時,她閑著無事,就在客廳里收拾著。

    陸嘉辰準備出門,經過客廳,不經意間瞥了一眼。也就是這一眼,他越想越不對,都走到門口換鞋了,他還是忍不住折了回來。

    他不太自在地問︰“這些是什麼?”

    地上有兩雙球鞋,還是男款的。難不成是……是送給他的?

    這樣一想,陸嘉辰忍不住臉有些紅。

    他都這麼大了,陸星搖還、還給送鞋呢?

    真別說,還挺好看的。

    “買了些東西。許離要住校了,就給他準備了些。”

    鐺——

    一盆冷水,從頭頂澆下,毫不留情。

    一腔的感動正在醞釀,就這樣活生生地被澆滅了。

    陸嘉辰都還沒來得及揚起的嘴角,愣是馬上熨平了。

    他就知道,陸星搖、偏、心!

    陸嘉辰咬牙切齒的,也不出門了——還出什麼門啊,他要親眼見證一下陸星搖到底是有多偏心。

    他就坐在一邊面無表情地盯著陸星搖。

    可卻半點也沒有影響到陸星搖。她依舊忙著自己的事情,動作如常。

    陸嘉辰氣絕,這個人,怎麼能做到偏心還得坦坦蕩蕩的?

    沒人教過你,要一碗水端平嗎?

    他氣鼓鼓地想。

    兩件t恤,兩件襯衫,兩件毛衣,還有好幾條褲子,休閑的運動的都有。其它生活用品更是一應俱全。

    越看,陸嘉辰就越面無表情。

    要不,他也提提想去住住校?

    ——當然,只是去幾天做做樣子,為了看陸星搖的反應罷了。

    這個荒唐幼稚的念頭在陸嘉辰腦海里不停滾動。

    陸星搖一樣一樣地清點,再撞進袋子里,點到最後一樣,把牙膏也撞進袋子後,她才拉好袋子,坐下休息。

    ——真累。

    陸家這個點沒什麼人,她一閑下來,陸嘉辰的存在感倒是強了。她問︰“你不是要出去嗎?”

    “突然就不用去了。”

    “……哦。”那可還真是挺突然的。

    陸星搖不太習慣跟他相處,畢竟說白了,兩人也沒多熟悉。好在許離很快就到了,管家帶他從大門進來,陸星搖去迎他。

    不過……

    來的不止是許離一個人。

    他旁邊跟著個,死皮賴臉趕不走的牛皮糖。

    黑色襯衫,黑色褲子,襯衫的袖子挽至手肘處,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不羈的味道。

    陸星搖︰“你們倆怎麼一起來了?”

    許離吐槽︰“門口遇上,趕不走。”

    “趕不走”這三個字形容景延,陸星搖竟是沒有半點不信。

    之前景延送陸星搖回家的時候許離見過他,只是沒想到今天能遇上,而且還非要一起來。

    景延拍拍他肩膀︰“別這麼小氣,不就跟你一起走了會。”

    許離懶得搭理他。

    “姐,你這兩天好點沒。”許離撇開景延,走在陸星搖身邊。

    “我沒事,倒是你,換了個學校要是有不適應的記得跟我說。你也沒住過學校,我給你準備了點生活用品,待會你一起拿走。比較重,一會兒我讓司機送你回去。”

    許離沒跟她客氣,還有點期待地想看看陸星搖給他準備了什麼,“好。”

    看到陸嘉辰在,他猶豫了下,輕一點頭,便算作打招呼了。

    陸嘉辰哼哼了下,索性打開電視轉移注意力,不去看他們姐弟情深的樣子。

    ……卻是忘記,是他自己非要留下來的。而且明明抬個腳就能走人的事兒,他卻怎麼也不肯走。

    景延瞥了眼,徑直走過去坐在陸嘉辰身邊。但他跟陸嘉辰不一樣,很主動地看著他們姐弟情深,一雙眼直勾勾地盯著陸星搖看。

    陸星搖把包打開,跟他交代了下里面大概有些什麼,又把包拉上,不放心地叮囑︰“你一定,照顧好自己。”

    她不擅長表達感情,這些已是極限。

    受生活環境影響,許離自認為自己的心腸挺硬的,這會兒卻還是忍不住軟成一汪水,“…好。”

    他湊在她耳邊,與她說著不想讓那邊的兩人听到的話,“如果可以,姐姐可不可以答應我,去看看醫生?這麼多年,每一天我都害怕你病發,而那一天,你也真的病發了。姐,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如果可以,你去看醫生,咱們有病治病,好嗎?”

    陸星搖沒想到許離會突然說這些話,動作僵在了原地。

    “人都是會生病的,生病並不可怕,讓人害怕的是生病的人不願意治病,任由這個病在心口腐爛,任由這個病將自己侵蝕。姐,我誰都沒有了,我只有你了……”

    說到最後,少年聲音帶著些許的更咽。同時,他也站直了身體,從她耳邊離開。

    陸嘉辰已經在不滿地叭叭叭了︰“干嘛呢?還說起悄悄話了都。”

    有什麼話是他不能听的!

    許離理也沒理他,只哀求地拉了拉陸星搖的手。

    陸星搖一點點從他手中抽離自己的手腕,“……讓我想想。”

    在許離逼迫的目光中,她垂下眸,“我會好好想想的。”

    許離這才勉強點了下頭,“想好了記得跟我說。”

    “知道了。”陸星搖下意識皺了皺鼻子,極不情願的模樣。

    景延看樂了,若有所思地看向許離,琢磨著他到底是跟她說了什麼。

    他是內斂下所想,陸嘉辰則是直接外放︰“說什麼啊,有什麼不能讓我听的。”

    他不滿極了,醋意直接拉滿。

    許離卻仍是沒理他,陸星搖嫌他吵,突然吩咐︰“陸嘉辰這麼多客人你去讓阿姨倒點果汁來。”

    陸嘉辰︰“……”

    行,陸星搖你好樣的,偏心都擺在明面上的唄。

    跟許離就對著耳朵說悄悄話,住個校還買東西買得妥妥貼貼,跟他就使喚這個使喚哪個,問都不許他問幾句唄!!

    陸嘉辰氣絕,踹了腳沙發,一臉上都是“我不情願”“我不高興”“陸星搖你做不做人了”,往廚房走去,一邊走一邊嚷嚷著︰“阿姨!阿姨!阿姨——倒點喝的來啊。”

    聲音大得,整棟別墅都在作響似的。

    陸星搖問景延︰“你來干嘛?”

    畢竟把人冷落在一邊也不好,陸星搖才有此一問。不過很快,她就意識到,有些人還是不搭理為好,被冷落那是活該。

    “我還能干嘛,想你了唄,就來看看你。”

    “……”陸星搖一臉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景延一笑,“真沒干嘛,我又不是你們三好生,一堆作業寫,我無聊得要死,就過來串串門。”

    “……哦。”她拉了拉許離的衣服,“都入秋了,在學校你別仗著沒人管就穿得這麼薄,多穿點,別感冒了。里面有兩件毛衣,你要不去試一下合不合適吧,”

    說動就動,她從包里把衣服翻出來,讓許離去試試。

    幾不可聞的,景延“嘖”了聲。

    原來陸星搖照顧起人來是這個樣子。還……挺有煙火氣的。

    不說別的,反正他是沒見過她的這副樣子。

    陸嘉辰已經叫完阿姨回來了,抱著手站一邊,冷漠著一張臉也在圍觀。

    別看他臉上是冷漠的,他心里的小人早就在地上打滾八百回了,尖叫著,怒吼著,幾乎要壓抑不住地沖出來在陸星搖面前撒潑叫屈了。

    瑪德,陸星搖從來就沒這樣對過他!從!來!沒!有!

    別說一包的東西了,一樣東西也沒給他買過啊。

    把#陸星搖偏心#打在公屏上︰)

    許離試完衣服,抱著衣服出來,三兩下疊好放回包里,“很合適啦。”

    陸星搖點點頭,“那回頭我照著這個尺碼再給你買幾件。”

    陸嘉辰︰“……”

    還買?!

    ……怎麼就不知道,給他也買幾件?

    哪怕,哪怕只是……順便啊。

    又不麻煩!

    陸嘉辰的嘴巴上已經可以掛油壺了,一臉的哀怨,怨氣快把房頂都給掀了。

    許離大概是察覺到了某人……不,某些人的嫉妒,微微揚唇︰“好啊。姐姐眼光很好,我很喜歡。”

    陸嘉辰從鼻間溢出一聲輕哼。給點顏料,你他媽還開染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